[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林和立:胡锦涛「联俄抗美日」的算盘打得响吗?
(博讯2005年5月15日)
    国家主席胡锦涛「联俄抗美日」的算盘打得响吗?这次胡总高调出访莫斯科,参加纪念法西斯灭亡六十周年的国际大会,主要有两个目的:一是要凸显中国共产党带领人民打垮日本鬼子的丰功伟绩;二是要强调中俄人民要恢复与保持二次世界大战末期,在东北并肩作战、唇齿相依的精神。

    这主要谈谈中、俄,尤其是胡总与普京总统的特殊关系,并探讨「中俄联手对付美日」的背景与可行性。胡在到达俄京的第一天,马上接见部份二战时代的苏联老兵。胡总强调「中苏两国人民并肩作战,结下了生死与共的友谊。」他并希望两国人民可以「共同建立一个持久和平、普遍繁荣的和谐世界。」与普京会晤时,胡总提议「中俄应深化战略协作,加强各方面的协调和配合。」

     胡在与普京与其他国家领导人的谈话中,并没有提到美国。但中方的态度很明显,在二战六十年後,唯一足以破坏「和谐世界」次序的,就是美国的单边主义。的确,中共喉舌《了望周刊》上星期就发表强硬的评论文章,呼吁各国加强合作,「反对冷战思维、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当然,在今天,只有美国有资格搞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 (博讯 boxun.com)

    跟俄国发展「全方位的战略夥伴关系」,是作为中共外事领导小组组长的胡总的重头戏之一。俄国是中国先进武器的主要提供者;据外交界透露,北京曾向莫斯科保证,即使欧盟解除对华的武器禁运,北京仍会继续向俄大量购买高级军备。假如说国家前主席江泽民「亲美」,胡总则有明显「亲俄」的倾向。

    尤有甚者,胡的性格与世界观,与普京有不少相近之处。胡长期从事党务,钻研马列理论;普京则在情报机关KGB度过青壮年;两人在意识形态方面都甚缅怀老一套的共产主义,敌视西方的民主自由思想。胡不但觉得中国式的社会主义不过时,还深信第四代领导人可力挽狂澜,把「新时期」的社会主义事业推往高。而普京则决心纠正「亲西方」的戈巴契夫与叶利钦的错误,立志恢复大苏联的光辉岁月。而且,他们有共同敌人,即「新美国帝国主义」。最近,布什以「推销民主」为名,在俄、中边境的乌克兰、吉尔吉斯等国大搞「颜色革命」,把亲西方的反对党培植上台,都令北京与莫斯科十分头疼。

    日本又怎样?据北京的看法,日本是「美帝」在亚太区的「头号打手」;而且在近年向俄国施压,要莫斯科交还北方四岛。胡总在莫斯科没有发表特别针对东京的言论。但在大陆展开的「纪念抗日战争暨反法西斯战争胜利六十周年」宣传活动中,如何发挥「现代中国人民反抗日本帝国主义侵略斗争」的精神是一个重点。在上月的反日运动中,北京的主调就是要防止日本新帝国主义复辟。在莫斯科与苏联老战友谈话中,胡总还特别怀念在二次大战的「关键时刻,苏联红军开赴中国东北战场,同中国军民一道对日作战」的感人场面。

    必须承认,胡温新领导层搞外交确有一手;他们有视野、进取,而且下手快;和北京在内政方面的畏首畏尾、保守因循成鲜明对比。但这要问两个问题。第一,年轻但老奸巨猾的普京会跟北京跑吗?普京虽在意识形态上反对「美帝」,但在其他领域,很明显比中国更依赖美国的投资与援助;他也经常把握讨好布殊的机会。

    这次莫斯科的大骚,美国的第一夫人劳拉是获得和其他国家元首一同出席红场典礼的少数配偶之一。在对日方面,虽然两国有北方四岛之争,但普京经常对中国打日本牌。例如在出口石油方面,莫斯科倾向把油多卖给日本,而非中国。观察家认为,长远来说,俄国不少政客与学者──与邻近中国边境的一般老百姓──对中国的崛起都有莫名恐惧。这就是为何在卖战机及其他武器给中国时,莫斯科都尽量把最先进的机器延後给中方。

    第二个要探讨的是胡温都十分有兴趣的历史问题。在教训小日本的官僚时,中方高干往往批评日本政客与知识分子篡改历史,美化不光彩的侵略罪行。这些批评都没错。胡总在莫斯科就强调要忠於历史,并点出「历史是一面映照现实的明镜。」但同样重要的是:中共自己有勇气面对历史吗?先不说在国内发生的大灾难,如五十年代的大跃进与大饥荒,与其後的十年浩劫。

    就拿中国与苏联的关系来说:当然胡总可以歌颂在四十年代,中俄人民如何联手对付法西斯主义。但史太林如何半欺骗、半怂恿强迫毛泽东参加韩战;中国在韩战中死了多少人;毛与後来的老江在中苏与中俄边境问题上,作了多少不必要、甚至辱国丧权的让步等;胡总和他的前任高官有交代过吗?没有!而胡本人在前年纪念毛一百一十冥寿时,更违反邓小平稍微科学性的「六、四开」,竟全盘肯定毛的功绩;老毛的错误与罪行,包括他与苏联打交道时所犯的大错,胡总一句也没提。这叫忠於历史吗?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