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吴敖祺:一次被扼杀的游行——重庆五四记
请看博讯热点:反日示威

(博讯2005年5月13日)
    二零零五年五月四号游行的消息,是早在一个月前,网络上已经广泛传开了。虽然随着时间的逼近,各地传闻相关策划和组织人员被捕,但是,通过网络、手机短信传递的这条消息依然让很多人心动:五月四号,反日游行,重庆大礼堂,解放碑,日本驻华大使馆重庆总领事馆。

    早上八点刚过,我们五人一行,坐上去重庆大礼堂的公车。今天天气很好,没平时那么热气逼人,我们九点左右到大礼堂。外面停止六辆警车。此时,人已很多,但是,我们马上感到失望,没有游行的标语,没有示威叫喊的口号,人群中夹杂着警察。

     我们几个到广场中心,聚在一起聊天,不一会,就有人过来搭讪。很快,人不断加进来,他们首先问哪个学校的,什么年级,留个电话。这群笨鸟,正常人有这样问话的吗。我们开始警觉他们是便衣,或者是学校的领导。没出一会儿,各个高校的团委书记,党委书记,和学工部的领导都出现在广场上。他们在寻找自己学校的学生。我看见一个学校保卫处的家伙,装矜持说自己是学生。而后,凡是来问学校的,我们都以“爱国大学”或者“英雄不问出路”回应。 (博讯 boxun.com)

    人群继续聚集,但是,就是没有看见打标语人。这时候,几十个公安在升国旗的地方站队,他们似乎也在示威,向蠢蠢欲动的人群示威。学校的老师,领导不断靠近每个学生模样的人,了解他们。广场上,凡是超过四个人的聚集,都会有便衣凑过去。周围,一直有人在录像、拍照。

    已经是十点四十五了,广场的气氛很压抑,想过来游行的人,看到这形势,渐渐散去。很明显,当一个游行,没办法在开始形成气势,基本是要失败了。我们打算,转往解放碑。

    邀上几个刚认识的,经过“检验”的同道,大家准备走路去解放碑。开始的时候,看到后面有便衣跟随。我们一致打算,制作标语,在解放碑游行。解放碑是十字路口,人群更多,在那里,警察很难管住整个场面。

    路上,我们买齐需要的纸张、墨水、画笔,还买了几件白色衬衫。我建议在店里把标语都写好。但是,有人建议到临江门的麦当劳再写,因为还有两个女生先坐车去了临江门。于是我们打的过去,路上得知,两个女生要回学校。大概是,觉得风险太大。

    我们七人到了麦当劳,我们找了一个稍微偏僻的位置,小胖子和麦当劳经理熟,和他要红墨水。大家分工把“反对日本入常”“日本道歉”,等标语写在画纸和白衬衫上,还在一件衬衫上画上日本国旗,准备到日本驻重庆总领事馆焚烧。大家商量好,在警察吃中午饭的时候,过解放碑。

    正准备起身,一群十五六个人就过来了。情况已经很明了。我们被隔离在一个区域。东西都被没收了。他们是重庆公安局的,还有各个学校的领导,重大、西政、西师、西农、川外、重师等。他们的招数很简单,就是问哪个学校的,然后把大家分开,由每个学校领导开导,然后发送回去,而且保证不处分,如果是社会上的,就带到公安局处理。很快有三个人承认是重大的,他们被集中在一起,由重大老师说教。小胖子,是工作了的,被带到公安局。有两个人没有说是哪个学校的,最后还和他们吵了起来,说到:“如果你们保证不处分我们,还问学校干什么?把我们送回我要要去的地方就OK了。这样还能表示你们的善意。我们有权利保持沉默,你们没有权利问我们这些问题。”

    最后一直折腾到下午三点,看到这样的对峙没什么效果,最后两个同学也被送上公车。车没走多远,我下车了,回解放碑看情况。叫上另一个被送上车的朋友。解放碑熙熙攘攘,丝毫没有游行的气氛。碑下面,正在布置“五四青年节”的节目舞台,听说是市团委故意安排的,意在压要在那示威的人。我们决定再到日本驻重庆总领事馆看情况,在民生路283号重宾商务大厦14楼,但是,除了几个看起来貌似便衣的人外,没有看到外面有什么异样。没有警察,没有人群。

    最后了解到,承认是重庆大学学生的三个人中,有一个不是重大的,最后移交重大武装部处理,其他两个,学院党委书记找谈话,他们还要向指导员交一份交待书。

    观点:

    这次游行的失败,是注定的。因为中央的害怕和禁止。因为,“反日”游行现在已经夹杂很多的情绪和诉求,而不仅仅是“反日”诉求。

    因为“爱国有理”对反日游行的无罪辩护,使得各种复杂诉求充斥其中。譬如前阵子的砸日本车事件,我不会把它单独的看待为一次“反日”事件,实际上,是“仇富心理”借助“反日”游行加于表达。

    深究一下,之所以反日游行出现这么多极端情况,是因为,中国可以“合法”表达自己政治诉求的渠道资源的稀缺,在其他类型的游行看起来不那么“合法”的情况下,“反日”游行体现独特的正义、“合法”优势。弱势群体夹杂在反日队伍中,他们虽然“在线”,却让自己真正的政治诉求“隐身”,无论是激烈还是温和,这从根本上,反映中国的言论自由空间的狭小。

    我个人认为,参加反日游行,不但是为表达对日本的不满以及对中国阳痿外交的蔑视,最重要的是,让沉睡十几年的民众,意识到我们有示威游行的权利。我尊重有人对“反日”游行的不屑,同样,我也认为,中国的民主权利的争取不是在书斋或者BBS上可以完成。我们每个人的一小步,或许就是中国民主的一大步。

    网络上,在继续民族主义和自由主义的辩论。

    让说话的人说话,让走路的人走路。批评的,抗议的,游行的,处分的,入牢的,出逃的,我们相信,专制只会不断制造不满,不断生产敌人,不断培养异己,不断助长反对势力,最后逼近马克思老人家“自己掘墓”的预言。

    原载“中国天鹅绒行动论坛”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