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中国官方残酷血腥镇压民间反日,传媒严密屏蔽流血事件
请看博讯热点:反日示威

(博讯2005年5月02日)
    2005年5月1日,在4月初开始,中国大陆以深圳为起点的官方性质的反日活动迅速波及全国,在深圳,广州,上海,北京,成都,重庆等地有控制的进行,官方的反日虽然有严重的政治做秀的目的,但是在客观上激化了民间矛盾,在外交,统战,宣传等领域实现政治目的后,官方的反日政治活动结束,但是民间的反日却被激活,可悲的是仅经过一轮的政治活动,中国真正的民间反日就遭到官方的武力镇压,流血告终,具体情况总结如下:

    一,民间反日的政治起源

     在官方操纵的初期反日活动中,实际的民间力量基本没有参加,完全处于观望的态度,只是在国内的互联网站上进行有关的评价,根据内部人士的透露,反日活动官方实际上原计划是延续到5月中旬,但是由于政治事态的发展超过官方预期,连战提起决定访问大陆(原来预计是六月上旬),日本在中国反日活动后仅两个回合就告认输,美国对华表示中立等因素直接导致官方反日政治活动大获成功,于是提起结束活动,享受胜利果实,但是在此期间,中国各地的民间人士陆续通过互联网,短信,手机,QQ,论坛等方式实现了集团的集中,组织机构,游行人群等方面的聚集,导致这样的原因就是民间的发起人曾向官方质询得到的答复是:目前的反日示威无需申请,报备,批准,只要是反日都是合法并受到政府保护的.所以在国内陆续建立"中国反日同盟","中国民间反日联合同盟","中国保卫反日同盟"等组织,并通过互联网在国内实现反日运动的传播活动. (博讯 boxun.com)

    二,官方的政治诱导

    在反日的活动中,经常可以见到有官方人员使用摄像机录像的情况,这实际上有多重目的,首先,官方主导反日时期,由于是政治任务,所以有考勤的性质,其次,根据具体的表现对有关的人员会有表彰,官方还根据游行的具体情况有针对性的进行删节并将资料发往世界各地的传媒,夸大反日活动,再就是在非官方主导时期对参与人员的秋后算帐的有力证据,正是民间对政治运动的官方的目的的不明确导致掉进官方的后期陷阱.


三,官方的媒体及联系机构的反日封杀

    在官方主导反日结束后,针对民间的反日,官方采取了关闭网站,论坛,屏蔽反日报道,拦截反日短信,封闭串联等信息等方式将民间的反日集体完全割裂化,导致民间的反日团体很快由于联系问题迅速瓦解,只有小部分骨干人员由于地理原因保持联系,同时官方将原来的反日改为必须经过申请同意,否则为非法并法办的方式进行政治威胁.


四,官方的残酷血腥镇压导致的流血事件

    在民间反日兴起后,由于部分民间团体有较多的不同情况的人员,导致部分团体被迅速瓦解,"中国反日同盟",成立于网络上的民间团体,4月4日建立,4月25日解散,六名发起人被逮捕,多名骨干成员同被拘捕,"中国保卫反日同盟",成立于4月7日,4月26日解散,发起人被逮捕,骨干人员被警告.最悲惨的是"中国民间反日联合同盟",4月10日建立,网上组织,并建有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成都,沈阳分会,同时有民间的公司赞助经费,在官方的反日活动末期曾是各地反日的急先锋,但是这个组织的各地领导人不幸在4月25日在深圳集会期间被官方血腥镇压,具体情况是:

    4月23日中国民间反日联合同盟的各地领导人,深圳的唐明波,唐明军,杨毅,何立,李凭祥,广州的罗天烈,钟彪,周国栋,北京的单同军,赵法南,沈阳的李建国,孙强,成都的武代英,在深圳西丽的龙辉花园唐明波的家中集会,考虑反日的活动及其他问题,4月24日,深圳地区的会员要求进行内部会议,由于人数过多,为避免警方的注意决定在4月25日在西丽留仙洞一工业区厂房内集会,4月25日上午集会如期进行,中午时大部分人员散去,在清理现场后准备离开时,仍滞留在场内的同盟成员17人被赶来的便衣拦截,据后来的目击者称,便衣共四辆车,约11人,所处厂房后传来间断的枪声,在短时封闭后,随后赶来一大型货车,现场曾抬出17个铺着白布的担架,随后现场被清理,车辆离开,几日后,深圳,上海,北京,成都,广州,沈阳等地陆续传来官方镇压的消息,但是流血消息严格封闭,至此,中国民间反日的三大主力被全部消灭,骨干不是被捕就是被杀,其他的反日残余成员尚未组织起来,只是小规模联合.方对具有组织能力的人员残酷镇压,不惜处死,但是对于跟从者采取恐吓,威胁利诱等手段,瓦解反日团体.其它民间及网上反日组织也陆续被瓦解及消灭,详见国内有关网站报道.

    以上报道曾为网上间断性的陆续报道出现,现总结汇总,告慰死者。

    (博讯编者按:该消息博讯无法核实,但根据成文的细节,具有一定可信度,希望网友提供更多相关消息)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