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安徽阜阳扳倒“黑心法官”
(博讯2005年4月23日)
    安徽阜阳扳倒“黑心法官” 又掀“反腐风暴”

     扳倒“黑心法官”又掀“反腐风暴”——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腐败“窝案”调查

     本刊记者 周立民 (博讯 boxun.com)

     安徽阜阳农民张子海的脸上露出了多年未见的笑容。《半月谈》今年第3期独家刊发《一名原告的自述:“我被一名法官榨干了血汗钱”》的文章后,在中央政治局委员批示和省市主要领导督查下,张子海全额拿到了执行款,“黑心法官” 薛懿也很快被逮捕。

     坎坷8年上访路,一名普通公民凭着对正义的信任和执著,终于扳倒了“黑心法官”,一场“反腐风暴”也随之席卷到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继阜阳中院经济二庭副庭长薛懿落网后,一则消息更是传遍阜阳城乡:阜阳中院副院长朱亚、执行庭长王春友、经济二庭庭长董炳绪、执行庭法官丁建被“双规”,其中两名法官的妻子也分别被刑拘、“双规”。阜阳百姓嘲笑他们是“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

      一些深谙内情的干部群众相信,这是一场“风暴”的前奏而非终响。

     “黑心法官”染上“道德缺失症”

     据阜阳市纪委一名办案人员透露,朱亚等4人问题得以暴露,是由薛懿牵出来的。薛懿“双规”后为检举立功交代了大量向有关院领导行贿、接受部分同事贿赂的事实。“这几人犯罪金额都比较大,有待进一步深查。而且,不仅限于他们几个。”

      阜阳市委一位领导这样评判薛懿:丧尽天良、愚蠢透顶,吃人家、喝人家,连执行款也悉数鲸吞,逼得农民山穷水尽,“这户农民哪怕只剩一口气,也肯定会告到底”。

     此前阜阳中院获此“批语”的还有一人——原刑一庭庭长巫继成。收下一名想给丈夫办假释的女人几千元后,巫继成竟然在办公室里强奸了她。这名有着20多年庭审经历的法官,还指点一名嫌犯的母亲让受害者翻供,并多次与嫌犯母亲发生性关系,曾被前来突查的警方逮个正着。至少与6名当事人亲属发生性关系的巫继成,去年11月因强奸罪、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8年。

     近年来阜阳中院的“落马”法官还有:原刑二庭副庭长李先义,被检方搜出上百万元财物,因徇私舞弊案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原执行庭副庭长尚杰因职务犯罪被判处有期徒刑,缓期执行。

      “这使全院干警都蒙受巨大耻辱,感到无脸见人!”不久前由副院长升任阜阳中院院长、党组书记的张自民说,“这充分反映出我们的管理监督工作存在严重的漏洞和薄弱环节,反映出我们少数法官、执行人员的素质和道德品质极为低下。”

     腐败法官的“交易黑网”

     “没有道德感的人是需要防备的,丧失道德的法官却让当事人防不胜防。”阜阳市纪委一名干部对记者说,“更可怕的是,在阜阳中院染上这种‘病毒’的并非已揪出的几个人,而是有一定的‘群体性’。”

      据透露,薛懿曾交代,至少先后有8名法官为8个案子找过他,把装钱的大信封往办公桌上一扔,搁下一句“某某案子你关照一下”转身就走。“不少法官之间,吃请同去,受贿相互介绍,混到一块了,形成赤裸裸的‘交易市场’。”

      “恶疾”在阜阳中院究竟蔓延到何等程度,恐怕很难说清,但个案可以让我们得以见识一些法官的心之狠、手之辣。

     一位市政协委员向记者讲了一件令他“至今仍深感痛苦和无奈”的案子。阜阳临泉县一名出租车司机的4万元存款被某储蓄所主任卷逃,县法院一审判决所属银行承担偿还责任,银行上诉至阜阳中院。一天,中院主审法官打电话让这个司机去并把卷宗递给他,要他带回去找律师好好看看。“当事人不懂,其实卷宗是不准拿走的。他把卷宗带出来找律师,法官很快带着法警把他抓走了,说他偷了卷宗,胜诉方怎么可能偷卷宗呢?可他还是被拘留15天。如今他宁可4万元不要也不愿打官司了。后来得知,主审法官的爱人在那家银行工作。”

      一名在阜阳中院工作多年的老法官认为,比“有理无钱莫进来”更严重的是,有些法官已和“讼棍”、“讼托”联手织就了一张“黑网”,使手中的权力更具“市场化”。有名房地产商向记者描述他所了解的“讼托”:法院门口经常有为法官“拉活”的,看有人要告状就悄悄跟上去问有没有熟人。有,就算了;如没人,他就讲,他给找人,然后再谈价。找“讼托”一般还真管用,他们和法官或是亲戚,或是战友,或是朋友。法官找就找这些人,别人他们信不过。有人“头顶着票子”送不掉,通过“讼托”法官才会收。阜阳少说也有近百个“讼托”,我熟悉的不下20个。

     “恶疾”是怎样蔓延的

     阜阳市人大法工委早就将张子海的投诉批转给阜阳中院一位原负责人,这位负责人转交给了时任院纪检组长的朱亚。市人大法工委一名工作人员说:“结果,中院向人大报送材料说,张子海举报失实,薛懿只是工作失误。就这样不了了之。”

      “下面举报压住了,上级过问顶住了,人大、检察监督挡住了,全力护短,小病能不拖大吗?”阜阳市人大一位领导感慨万分,“我曾当面指责一名中院领导糊弄事,大事化小。他们对人大,在细节上能接受监督,但大事从不买账。”

     据当地一名检察官介绍,临泉县一毒贩落网后,花几十万元托县法院一名法官“运作”,这名法官给市中院的两名法官送了几万元。案发后,县法院法官被判刑,但市检察院到中院要带走两位法官调查时,中院一位负责人却出面阻拦,说要谈就在中院谈,这笔钱他们是收了,但不是个人收的,上交给庭里了,检察院只好作罢。

      阜阳市纪委一位干部尖锐指出,一些领导热衷于上顶下压,养痈遗患,主要是因为与“问题法官”存在利害关系。“这样一来,再严格的监管制度也流于形式,对违法、违纪现象不敢下手,也下不了手,一些坏法官的胆子自然也就越来越大。”

     “最后一次机会”能拯救堕落法官吗

     3月31日,记者来到阜阳中院办公大楼。一楼大厅电子屏右上角赫然打出“政策期限第8天”的字样。这是阜阳市委常委会专门开会研究批准的《关于对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展的警示教育活动期间主动讲清所犯错误人员的处理政策》的具体体现。屏幕上的“期限”,从3月23日起至4月12日止,为期20天。

     这项政策规定:“在规定期限内,主动讲清本人的违纪违法问题,揭发他人违法违纪行为,积极退出违纪违法所得,属违纪性质的,可以从轻或减轻处分,并视情节依纪免予处分;属违法性质的,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并视情节依法免于处罚。”而对“在规定期限内,拒不交代自己的违纪违法问题,或者隐瞒问题,以及订立攻守同盟,包庇违纪违法涉案人员”,“一经发现查实,将依纪依法从严惩处”。

      阜阳市纪委副书记、监察局长王伟说:“能挽救的尽量挽救,要给他们改过自新的机会。”“我们要利用这一政策彻底清理法官队伍中的污泥浊水,彻底清理历年来管理工作中积存沉淀的问题垃圾,彻底清理埋藏在法院建设中的定时炸弹”, 阜阳中院院长张自民告诉记者,“这是最后一次机会。”

     在记者调查中,阜阳许多干部群众认为,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风气扭转尚需长期努力。这对罹患“群体性道德缺失症”的阜阳中院来说尤为艰巨。(半月谈2005年第8期)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司法干部李国柱上访:司法腐败 人权何在?
  • 盛雪:远华案朱小华案透视中国司法腐败(图)
  • 特大非法行医、致死人命、涉黑并司法腐败案(2)
  • 特大非法行医、致死人命、涉黑并司法腐败案(1)
  • 杜光:司法腐败和民主革命-周正毅案和《南方都市报》案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