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为人民服务》作者谈小说被禁
(博讯2005年3月26日)
    中共当局日前查禁了中国作家阎连科的中篇小说《为人民服务》。阎的一个短篇小说原定在河南《莽原》文学双月刊今年第二期发表,编辑部因《为人民服务》遭禁而有顾忌,于是将这期《莽原》全部销毁。目前,港台多家出版公司正透过各种渠道,联系阎连科出版《为人民服务》港台版。《为人民服务》被称为中国大陆2005年“第一禁书”。

    据亚洲周刊报导,中共中央宣传部下发文件,“不准发行,不准转载,不准评论,不准摘编,不准报道”,已发行的刊物全部回收,各省市宣传出版部门正逐级传达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李长春和中宣部部长刘云山的有关批示精神,认为这部小说“诋毁毛泽东,诋毁《为人民服务》的崇高宗旨,诋毁人民军队,诋毁革命和政治,滥性的描写,搞乱了人们的思想,宣扬了西方的错误观点”。

     亚洲周刊说,《为人民服务》原作九万字,阎给广东《花城》的稿子,经自律“审查”删节,只剩五万字,而《花城》再作“审查”删节,估计只剩四万字,用阎的话说,“已经根本就不像一个作品了”。《为人民服务》小说讲的是在文革时期,一个师长太太以“为人民服务”的招牌,要一名士兵提供性服务;两人做爱前要砸碎毛泽东雕像,才能刺激他们的性欲。小说在互联网上流传后,中共高层震怒,中宣部指称它诋毁毛泽东、军队,以及性描写泛滥。刊登该作品的广州《花城》杂志须全面回收。目前,《花城》编辑部有关人员正作检查,受何种处分尚未定论。 (博讯 boxun.com)

    该小说作者阎连科是中国大陆著名作家,曾获第一、第二届鲁迅文学奖,第三届老舍文学奖和其他全国、全军性文学奖二十多项。阎连科日前接受亚洲周刊采访谈及自己的一些感受和对当前文艺界的看法。

    要表达什么?

    对于《为人民服务》究竟要表达什么,阎连科表示,小说要说什么意思,我也常常说不清楚,但肯定是意味无穷的。表达激情和愤怒是我创作的原动力,面对历史,面对现实,没有激情和愤怒,是不可能写出好作品的,尤其是长篇小说。

    针对是否之前想到把砸碎毛泽东相和性搅在一起而不会被出版,阎连科表示自己写小说从来不去想出版问题,写完再说。其实作家都是眼高手低的,想到十分,能表达七分,已经不错了。如果连十分都不敢想,只考虑这不能表达,那不能表达,这样作家也就别去写了……写了如果无法出版,那就先放进抽屉里,或者拿到境外出版,这要看一个作家的承受力了。

    老百姓不在火热的生活中间

    访谈中阎连科还说,真正的老百姓不在火热的生活中间。几十年来,那些典型的大起大落的运动,都不是老百姓能真正参与的,反右派、文化大革命,就是现在的改革开放,真正主人不是老百姓,不管是苦难的还是欢乐的生活,老百姓都不是主角。几十年来,就长篇小说而言,没有一部作品是将他们当作主角的。

    阎连科称作家要关注的,就是他们的情感生活、他们的生与死、他们面对这个世界难以忍受的尴尬的局面和生存的苦难绝境,这是中国的大多数啊,我们的文学恰恰把他们丢掉了。我们的所谓“现实主义文学”,就是把这一层人丢掉了。

    阎还认为,现实主义已经被曲解了,人们通常说的现实主义其实是伪现实主义,伪现实主义成了文学主角。谈到生活的真实,往往会滑入伪现实主义的轨道里去。因此,这些作品不是来自作家灵魂,而是来自生活表面的。

    现实主义应当来自作家内心的、来自灵魂深处的东西,不论是丑的还是美的。改革开放带来社会的大变化,但仍有几亿人日子过得十分艰辛,他们为生存而挣扎,谁来关注这些人,这不是我们能从电视和报纸上能看到的,完全被所谓“生活的真实”所掩盖了。

    “性是作家试金石”?

    中宣部指称《为人民服务》里面性描写泛滥。如何对待这个人们仍比较忌讳的问题,阎连科认为写性如果有更深层的含意,就应该大胆而无所顾忌地去描写。如果写性是为了多卖掉一本书,那是另一回事。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查禁小说《为人民服务》
  • 江迅:《为人民服务》:中国二零零五年“第一禁书”
  • 看见写有“为人民服务”的地方就发怵
  • 西风烈:将为人民服务搬上银幕
  • 卫子游:必须界定“为人民服务”
  • 【禁书】阎连科中篇小说《为人民服务》(下)
  • 【禁书】阎连科中篇小说《为人民服务》(上)
  • 昝爱宗:“为人民服务”的超能伟哥效应
  • 走出“为人民服务”的误区
  • 走出“为人民服务”的误区
  • 赵达功:共产党要垄断“为人民服务”——从万延海、周立太看“三个代表”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