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由“两会”想到的几个问题/ 陈风
(博讯2005年3月15日)
    中国一年一度的“两会”又召开了。虽然每年的议题或有不同,但是“两会”的机制却未见值得一提的改变。
    
     “人民代表大会”素有“橡皮图章”之讥,更惶论“政治协商会议”的实际地位。任何一种国家的政治机构或者管理机构都是社会性消费。如果这些机构本身不能有效地产生政治效应或管理效应,那么,这种社会消费就意味着对社会资源的浪费。显然,这不仅对国家、社会不利,也不会对执政党有利。采取有效步骤,使“两会”的社会功能得到实质性强化,或许应当成为打破中国目前政治改革僵局首先要迈出的一步。本文准备仅就“人民代表大会”的改革提出一些拙见,希望能对推动中国的政治改革有所助益。 (博讯 boxun.com)

    
    一、明确“人民代表“的社会角色
    
    每年看两会新闻,都会有这样的镜头----穿着少数民族节日盛装的“人民代表”激动地对记者说,“我们认真学习了××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深受鼓舞… …”云云。看到这样的镜头我会心痛。少数民族代表为什么一定要穿节日的盛装?这样就能证明中国的少数民族受到优待吗?难道人民代表开会是来过节度假的吗?更重要的问题在于,“人民代表”是来学习《政府工作报告》的吗?
    
    “人民代表”最重要的职能之一,就是通过审议《政府工作报告》等活动,对行政权进行有力的监督。可惜,许多“人民代表”在高级官员面前常常表现出奴性,而逢迎拍马已经成为时尚,他们又怎么敢代表人民,对总理的报告提出异议。由于“人民代表”不理解“人民代表”的社会职能,“人民代表大会”自然也就无法有效发挥它的作用。因此,提高“人民代表”素质的首要之举,便是通过立法的方式,明确具体地规定“人民代表”的职能,并设立对其履行职能状况的监测考评机制。“人民代表大会”对行政权的监督职能的强化,毫无疑问有利于遏制行政权的腐败。
    
    前几年,就有人不断提出并论证“人民代表”应当专职化。但是,专职化的前提是必须提高“人民代表”的素质,用法律明确“人民代表”的具体职能。否则,一些连“人民代表”的具体职能都不明确的人,一旦成为专职的“人民代表”,情况只能比现在更坏。因为,专职的愚昧者会比非专职的愚昧者产生更大的负效应。
    
    当然,“人民代表”素质低的根本原因还在于其产生的机制。现在的“人民代表”名义上由选举产生,实质上还是由各级党委指令产生。通过真实的选举,由公民自主选出代表,才能一劳永逸地解决“人民代表”素质低下的问题,“人民代表大会”也才能真正成为人民行使国家最高权力的机关。而每年的人民代表会议必然会因此对国家的发展,产生积极的影响,对行政权产生真正的制约作用。
    
    二、设立宪法法院
    
    关于设立宪法法律的问题也有各界人士进行过长期的讨论。不过,以往关于设立宪法法院必要性的论点,均以有利于保护公民权利,维护宪法的尊严,作为基本的论据。而我愿意从强化“人民代表大会”的地位和作用的角度,来探讨这个问题。
    
    各国宪法法院有独立设置者,也有设于议会之内者。根据中国的情况,为强化立法机构的职能,宪法法院应设于“人民代表大会”的管辖之下。
    
    中国的宪法法院系统的案件管辖权不仅仅限于违宪侵权的案件,而更应当把行政诉讼案件纳入其管辖权范围。设立这样的机制,就会使公民的行政诉讼权,同弱势的立法机权,以及部分的司法权结合在一起,通过行政诉讼的法律程序,对强势的行政权进行监督和校正。
    
    弱势的立法权如何同强势的行政权形成平衡的权力架构----这是各国政治设计过程中务必着力关注的问题。平衡的权力构架就意味着,权力之间互相制衡处于合理的状态。这种合理的状态正是防止权力腐败的体制性要求。
    
    在中国,“人民代表大会”虽然具有名义上的“国家最高权力机关”的宪法地位,但是,它却缺乏实现这种宪法地位的具体机制。因此,将管辖行政诉讼的宪法法院系统设置在“人民代表大会”的框架之内,一方面有利于实现权力平衡的制度性反腐败机制,另一方面也有利于充实“人民代表大会”作为“国家最高权力机关”的这一宪法地位的内涵。
    
    三、一个重要的代表资格问题
    
    在“人民代表大会”的代表中,有许多是各省和国家各部委的行政官员。以行政官员的身份来行使立法权,这恐怕是中国的一大奇观。
    
    立法机构创制法律,行政机构执行法律。立法机构和行政机构之间,在国家职能的问题上泾渭分明,不可合流。一个人如果既创制法律,又执行法律,法律就立刻失去了客观性、公正性,并成为由执法者任意玩弄的东西。
    
    立法机构的作用除了创制法律之外,还在于对行政权实施强有力的制约。行政权之所以强势,是因为构成国家的最主要的物资性要素,绝大部分由其管理。因此,对强势的行政权的制约机制如果不能有效地发挥作用,行政权的滥用和腐败就无法避免。立法权的最主要的职能之一,就在于监督制衡行政权,使其在法律的逻辑上运行。试想,行政官员当“人民代表”,行使立法权,这样的立法机构怎么可能真正对行政权形成有效制约的态势?
    
    通过以上简短的讨论,就不难看出,取消行政官员充当“人民代表”的资格,乃是使中国的立法机制科学化、合理化必须采取的措施。
    
    
    《真话文论周刊》第十期(首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