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中国工人维权意识抬头
(博讯2005年3月12日)
     BBC记者 郑理先 在中国经济的迅速增长中扮演了重要角色的数目庞大的流动劳工们开始掂量他们所付出的自身代价。

    中国南方广东省的工厂主人多年来第一次发现面临严重的劳工短缺问题。

     家门口或者离家较近的地区提供的新就业机会使得许多人不再那么热衷于跋涉到毗邻香港的广东省谋生计。 (博讯 boxun.com)

    但是,对另一些人来说,这是由于在那些“血汗工厂”工作对健康的危害,以至他们不愿意在哪里打工。

    血的代价

    对于在广东省中型工业城市惠州的一家电池厂打工的四名女工来说,这是她们所付出的无形代价。

    她们都是来自其他省份的流动民工,在接受我的采访时她们要求对她们的身份保密。

    其中一名女工说:“在1999年的时候我觉得喉咙有问题。当时我想是受凉了,就花了一千块钱买药吃。结果好了些,但过了几天我又病倒了。自那以后,就这样不断地发病。”

    她们的许多工友也有同样的症状。现在,除了诸如记忆力衰退等症状之外,这些女工们还感到颈部和腰部有剧痛。

    最终,她们决定去检查。血液和尿样化验分析显示,百分之九十接受检查的人体内的镉元素含量大大超出了正常水平。

    镉元素是她们生产的电池中的一个基本原料。

    检查还在供水和工厂附近的尘土中发现了镉元素;在工厂雇员的家中,镉元素的含量超出了安全标准七倍。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他们生产的是可充电电池。这一全球知名的电池品牌在它的广告宣传中突出强调的是这种电池对环境的低危害性。

    工厂为这些女工提供了保护服,但是这些保护服并不是专门为这种工作性质而设计的。她们用的面罩是城市中使用的那种避免吸入汽车废气的面罩,她们用的手套是薄薄的棉手套。

    赔偿不易

    她们所在的工厂对这些女工的病症没有表现出什么同情心。

    一名女工告诉我:“这取决于你的症状的严重程度。赔偿费在五千块钱到八千块钱(人民币)之间。但是,根据劳工法,我们必须先离开这家工厂,然后才能得到赔偿费。”

    这些女工们准备在本月晚些时候对这家工厂提出起诉,要求雇主向她们提供赔偿,并支付她们的医疗保健和身体损害。

    她们的律师周立泰说这个问题非常普遍。

    周立泰是以为劳工争取权益而闻名的律师。他从自己位于重庆的律师事务所通过电话对我说:“工人的权益经常受到这样的侵害。”

    “这包括与工作有关的健康问题、以及工作地点缺乏安全保护措施。他们不为工人购买健康保险,工伤事故频繁发生。所有这些问题都经常发生。”

    法庭对这些工人也没有显示出多少同情。尽管中国的有关法律对雇主向在危险环境中工作的工人提供保护有着严格的要求,每年预计仍然有超过十万人因工伤而死亡。起诉雇主的法律诉讼极少获得成功。

    谨慎选择工作

    但是有迹象显示流动劳工们可能已经找到了一个反击的途径。

    王先生是惠州附近中山市一家工厂的老板,他发现今年出现了一个新趋势。

    他面带忧虑地说:“往年在春节过后都会有大量的新劳工流入。但是今年春节后来到这里的劳工却很少。”

    “现在除非给好工钱、好居住条件、并且不做任何危险的工作,否则他们就不会来。如果找不到那样的工作,他们干脆就呆在家里。”

    但是对前面提到的惠州的女工们来说这一切都已经太晚了。她们的病不大可能容易地治好。他们只能希望法庭会判给她们一些赔偿。

    其中一名女工在想到将来的时候不禁流下了眼泪。“下一代会怎么样呢?他们的健康会受到什么影响呢?我对我的身体状况很担心。一想起这个我就感到伤心。我们全家都很伤心。”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