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六百报人请愿吁释放喻华峰
(博讯2005年3月06日)
    王健民

      《南方都市报》《新京报》前总经理喻华峰因广州当局报复入狱,两报六百名编辑、记者等联合请愿『九问』执政当局,指喻的人品、能力为报业同行认同,办案者严重违反程序,非法剥夺喻的上诉权,而『主犯』获释『从犯』被重判更显荒谬。

       刚刚过去的春节,对于正在广东番禺监狱服刑的广州《南方都市报》兼北京《新京报》前总经理喻华峰及其家人,是个倍加痛苦的日子,但也是令他们感动的时刻。 (博讯 boxun.com)

      恰恰是在这个时候,一封由《南方都市报》和北京《新京报》编辑与记者发起,两个报馆六百多人签名的请愿信,送到了其主管单位南方报业集团,为喻华峰鸣冤,也为南都报在过去的一年受到广州地方当局的报复和司法迫害鸣不平。

      有关请愿信是对喻华峰和家人最大的安慰,表明同事们没有忘记这位为南都报的发展立下汗马功劳的前总经理。不少编辑记者,更在除夕之夜,放弃与家人团圆的机会,来到喻家团聚,用行动表明他们对喻华峰的支持,也是向有关当局发出的无声抗议。喻妻向丽告诉亚洲周刊,当天晚上就来了三十多人,次日更有不少人上门拜年,他们鼓励喻的家人『风雨如晦,鸡鸣不已,没有熬不过的黑夜,没有等不来的黎明』。向丽说,喻家以前过年『从没有这么热闹』。

      南都报有几十人被讯问

      但有关的请愿信,却更详细和系统地表明了他们的心声,他们在信中向当局发出了『九问』,公开表示从零三年十二月十七日喻华峰『被(广州东山区)检察院非法采取强制措施以来』,《南都报》和《新京报》『每个以各种方式被卷入其中的人,莫不经历了巨大的精神与思想的冲击』。

      喻华峰并在零四年的三月十九日,被控以莫须有的『贪污罪』,指他伙同其他《南都报》编委,私分公款,获得十万元人民币,加上莫须有的『行贿罪』,被重判十二年,后在二审判决中减为八年,之后的申诉也被驳回。

      事实上,自喻华峰被非法拘留之后的一年多,《南都报》有『几十名同事被各种手段讯问』,包括编委王培兴被取保候审,会计邓海燕被关押六个月后释放,总编辑程益中也被关押六个月之后释放,『他们在为南方都市报的迅猛发展,国有资产的快速增值,中国新闻事业的进步做出了巨大贡献,付出了心血与汗水,做出了常人无法估量的牺牲。可他们和他们的家人却要遭受如此不白之冤,遭受如此沉重的精神打击和身心摧残。』

      请愿信透露,当邓海燕、程益中被先后释放后,南都报不少人『以为法律战胜了阴谋,事实得到了尊重,正义、党性战胜了私欲,因此对党、政府、司法机关的自我纠错能力充满期待和信心』,但喻华峰的申诉在去年十一月十日被驳回后,顿时令南都员工大失所望,『将心比心,我们无比愤怒』。请愿信指责某些政客『为了个人或一小撮人私利,恶意欺骗上级领导、公然践踏法律与人权、败坏党和政府形象』。

      事实上,南都报的员工至今都在感念喻华峰给报社作出的贡献,记得他使南方都市报广告额从一九九七年的两百万元,增加到二零零三年的近十三亿元,当年上交集团纯利近两亿;记得在在开始的几年,当报社广告和发行数次处在困境中时,喻华峰多次自己掏钱为员工发工资,并多次为有困难的员工慷概解囊,还多次为属下工作的过错、失误而自处罚金;因此他们问:『这样的人会贪污区区十万元吗?』

      请愿信认为,『喻华峰的人品、能力是公认的,不光南方都市报的员工公认,南方日报报业集团认可,中国报业同行也认可。喻多次被评为省、全国报业先进荣誉称号。光明日报报业集团与南方日报报业集团合作创办新京报时,也把喻华峰的参与作为必要条件。试问,这样的人还需要用行贿来谋取所谓利益吗?』

      对于当局指控喻华峰『送钱给李民英,是为了谋求李民英对其将南方都市报每年预收款计入当年广告收入,以虚增业绩提前领取奖金行为的认可』的说法,请愿信指出了这一认定的自我矛盾,因为它『既否定了国内同行普遍按“收付实现制”核算的惯例』,实际上如果『按照权责发生制计算,喻华峰实际将多收入八万两千四百多元』。所以,『有人会以行贿来减少自己的收入吗?』

      办案过程严重违反程序

      他们在请愿信中认为,编委会被指控『私分贪污』的一百五十五万元所谓『公款』,事实上是由南都报经营人员自愿从自己的合法收入中拿出一部分,由报社用于平衡因机制局限而收入相对偏低的采编、行政、管理人员。此种行为是保证南都报的全面协调发展的有力措施。但此种自愿行为被判为喻华峰贪污,『岂不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而在喻华峰案中,相关办案人员进行了『有罪假定』。他们在取证过程中,将证人口供曲解、并进行诱导;而在举证过程中,多个有利于喻华峰的口供未被采纳。『试问,这样的办案机关如何能维护法律至高无上的权威』?

      如此违反程序的做法还出现在公诉机关违法取证和采纳证据方面。据指出,在喻案一审中,公诉机关在向法院起诉后,仍然在调查相关证据,并在法庭出示;而且在一审判决后,二审开庭前,公诉机关仍然调查收集了几十份证据,并在二审开庭中出示,并成为二审判决的所谓主要证据;而且只让喻华峰对上述证据仅行使了一次抗辩权,实际上是被剥夺了上诉权,损害了喻华峰的诉讼权利。

      此外,检察机关还违法对喻华峰采取强制措施。比如喻华峰在广州市有固定的住所,但检察机关决定对其施实监视居住后,地点既不在于喻华峰的住所,也不在喻华峰的单位。喻华峰及其家属至今不知其当初被关押何处。刑事诉讼法和相关司法解释对监视居住的适用条件、方式、均有明确规定,而检察机关公然执法违法。『如此办案,岂能不造成冤假错案』?

      主犯获释从犯被重判

      而最令人不解的,是同一案件出现不同的处理结果。喻华峰『贪污罪』成立,上诉、申诉均被驳回,但同案中的程益中却是『证据不足被释放』。而根据当局的指控,程作为总编辑,是该『贪污案』的主犯,可是该案却出现了『没有主犯,从犯被重判』的结局。

      请愿信认为,『主犯』获释而所谓『从犯』却被重判,『充分暴露了司法机关在此案先定罪后办案、自相矛盾等事实』。而稍具法律常识的人都能看出程益中、喻华峰贪污罪不能成立的事实,可是,『为什么我们的司法机关敢冒天下之大不韪』?

      这是中国大陆目前执法犯法的经典。显然,广州地方当局个别利益集团打着惩治贪污腐败的旗号,行打压异己和政治报复之实,他们『视法律为私物,视党章为废物,视民意为无物』。这些人肆意妄为的结果,不但破坏了法律的公正,而且也将激化民众与政府间的矛盾。(亚洲周刊)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喻华峰申诉被驳回(图)
  • 指南方都市报案量刑仍重 法律专家挺喻华峰
  • 南方都市报案:喻华峰二审法庭最后陈述
  • 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负责人就喻华峰案答记者问
  • 南方都市报案二审改判喻华峰有期徒刑八年(图)
  • 喻华峰案二审的一些细节——喻华锋夫人哭倒法院门口
  • 喻华峰案上诉二审开庭(图)
  • 《南方都市报》:喻华峰案上诉二审今天开庭
  • 南方都市案:喻华峰、程益中先生简介(图)
  • 喻华峰案情况介绍会
  • 记者无国界和保护记者委员会组织抗议中国逮捕喻华峰等人
  • 《南方都市报》喻华峰案情况介绍会
  • 《南方都市报》原总经理喻华峰法庭最后陈述
  • 是依法判决还是篡法判决?——关于喻华峰案二审判决理由的评析
  • 周正毅七亿才判三年喻华峰十万判十二年?
  • 《新京报》创刊半年之际想起邵飘萍、程益中、喻华峰三君子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