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政论家郑贻春被营口公安局逮捕
(博讯2005年2月27日)
    郑贻春更多文章请看郑贻春专栏

    郑贻春曾在互联网发表大量政论文章,据杨春光发出的消息显示,郑贻春已经于去年12月3日失去自由,近期被官方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捕。

     以下是杨春光的稿件: (博讯 boxun.com)

      今天上午11点30分,我突然接到郑贻春的二弟郑少春的电话,他告诉我,郑贻春已于去年12月3日被营口公安局内保抓走到辽河宾馆监视居住,而且,公安人员开始以他是练法轮功的罪名而被带走监视居住的。公安人员开始警告他的亲人都不要把这一事件向外界透露,如果透露会对他的案情严重不利,所以,郑家亲人对外界也包括对我这位他最亲密的朋友在内,皆一直守口如瓶。直到今年2月24日郑贻春所居住城市《营口日报》刊出“郑贻春因触犯刑法第105条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而被捕”消息公开由官方地方党报报道后,他弟弟才决定把此事告诉我。

      据郑少春所述,郑贻春的家人被告知他在营口辽河宾馆被监视居住10多天后,即于去年12月20日转送到辽宁省盘锦市第一看守所关押,到去年12月31日,才正式通知他的家人所犯罪名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并已正式逮捕,同时通知他们可以给他请辩护律师准备出庭辩护。郑贻春的小弟即现任营口外国语学院院长、兼任营口市政协委员的郑晓春,正在积极为他寻请辩护律师。

      据郑少春告诉笔者,郑贻春被抓走后,公安人员立即搜查和封条了他的原居住处,没收并查封了他所使用的电脑和其它写作用具。公安人员还从他的电脑里调出他写作或发表的300多篇文章,抽出63篇认定为所谓反动文章,说是可作为他的罪证。

      在我打听郑贻春被抓后的现状和身体健康情况时,郑少春说:“只容许我代表家人去盘锦第一看守所看过一次,但不容许见面,更无法知道我哥哥身体状况如何。负责接待我的看守所狱警也只能告诉我说,‘这里是曾经关押过中国著名政治犯张志新的模范看守所。’还说:‘你哥哥也关押在张志新曾经关押过的监号。对政治犯是最知道该怎样对待的了,请放心好了。其他就再无从所知了。’我知道这是他们自我嘲讽和故意搪塞而已。”

      笔者告诉郑少春说,“盘锦是我的老家。我本人89年因“6.4”运动也曾被关押在那里的张志新监号。那里的狱警干部可谓对政治犯因疯狂迫害过张志新而对政治犯普遍有迫害狂的传统,所以下次要想办法看到你哥哥的面,防止他们进行肉体与精神迫害。”我还特别告诉郑贻春的二弟,“我这里春节前后接到过许多朋友的电话,如《大纪元》记者冯长乐女士的,她也独家采访过你哥哥,还有著名民运活动家唐元隽、自由青年作家和诗人杨银波等等,他们有的就向我打听你哥哥的近况。因他们最近很少看见你哥哥在互联网上发表文章了,就向我询问你哥哥的联系方式与近况。我也纳闷你哥哥的突然失踪。我正想专程去营口打听,不想噩耗真的终于传来了!我为了我们苦难的中国悲哀,也为郑贻春先生向上天郑重祈祷,祝他平安度过艰辛苦难!!”

      在电话中获悉此情后,作为郑贻春最亲密的朋友与战友之一,我无比震惊和愤怒!除了在电话中反复安慰其弟和家人要镇静免惊以外,同时要赶快把此事件想办法向国际社会自由媒体报道,以寻求国际自由社会的人权界、政要界和舆论界的道义人权声援和多方政治人权营救,免得中共当局继续暗箱操作进行迫害,以寻求按正常司法程序公正透明审理此一案件,使之尽快早日把他无罪释放,也为之避免他们进一步对他升级非法关押、加以严重迫害。为此,我现谨以我个人的名义,并争取在第一时间向有关自由媒体发出通报和呼吁,在此紧急呼吁国际自由社会和一切追求自由民主的国内外朋友们和相关组织团体一致行动起来,强烈抗议中共当局又一次严重公然践踏它自己刚刚把“人权”普世价值标准写进新修改的中国宪法条文中的背信弃义的罪恶行为;强烈抗议胡温新政的假亲民而真反人民、伪依法依宪治国而真违法违宪祸国的更加极权专制统治人民的霸道行经;强烈呼吁国际国内自由社会各界主持正义的、追求民主自由的政要人士、人权活动人士、自由文学作家、诗人和所有民运朋友们一致行动起来给予郑贻春先生坚定而及时的道义声援,以我们共同强烈抗议声音一致谴责这一严重违抗和公然践踏人权国际法则的罪恶政治迫害;呼吁中共有关当局立即停止这一暴政极权行动,同时严厉正告极权统治者—— 你们若不立即停止这一继续与人权法则相背和与人民先进知识阶级的正义进步事业为敌的暴行,你们就会注定被历史和人民所抛进历史的垃圾堆中!

      最后,我谨此顺便说明的是,郑贻春的被捕这一事件本身,再进一步让我联想到自去年11月份以来,中共胡温新政上台立足刚稳不久对自由作家、民运人士师涛、杨天水、刘晓波等数十人的大肆逮捕、传讯和监视居住等一系列镇压行为,如是更进一步证明了胡温新政已经赤裸裸地撕下了亲民和改善卑劣人权现状的假面具,也深刻证明了中国人民光靠中共极权内部改革的阳光变化的希望是越来越渺茫或者根本没有出路了。中国人民民主自由的政治命运能否实现,其首先必须紧紧依靠人民自己的力量去实现,并把最大阳光希望只能最好是寄托在郑贻春等这样的极权体制外的日益觉醒先锋起来的坚定果敢的公共知识分子身上。这也就是说,中国民主自由的政治制度能否尽快实现,将完全有可能首先取决于体制外知识分子的言论自由的先锋运动的进一步开展和相应进行的人民维权觉悟与活动的不断觉醒和兴起,同时再去有效影响和带动体制内的知识分子以及党内改革势力的能动配合。如此,中国民主自由的春天才能早日来临。

      我同时再进一步联想到,自《九评共产党》于去年11月19日发表以来,所带动起来的国内、外先进知识分子和进步群众纷纷勇敢告别共产党、揭露共产党反动骗子面目以及由此掀起的纷纷退党潮等人民民主自由大觉醒运动高潮兴起以来的可喜形势来看,并由这个形势的形成和进一步高涨的本身来说明,它不仅由此敲响了共产党在中国乃至全世界共产主义末世统治的丧钟,也同时揭开了中国共产党必将在中国进行最后垂死挣扎的极权统治大表演之尾声大幕。由此可见,国外于去年11月19日发表《九评共产党》,而国内去年12月3日就秘密抓捕了一直在网上连续坚定、有力、深刻而直接批判共产党和揭露共产党流氓欺骗真面目的反共先锋者郑贻春,这显然绝并非偶然发生的。这肯定是中共最高决策当局妄图宁可错杀一千也不放过是谁能够撰写《九评》作者一个的整体高压特别行动之一!进而再可以断然地说,这一定是《九评》发表后立即激怒了中共最上层而痛下的杀人死手之一。因为《九评》的作者是谁找不到,这肯定是会让中共最高领导人最头疼的非解决不可的最大事件。

      从去年自由诗人、进步记者师涛被关押以来,直到后来发生的而我们今日才获悉的著名政治评论家、自由诗人郑贻春的被捕入狱,由此一连串的政治高压和严重侵犯中国人权的事件之恶性发生来看,我们自由文学界与民主政治评论界及民运界朋友们,至此刻都应该彻底清醒了,即对胡温新政的任何不切实际的幻想皆应该彻底丢掉了!这就是我们应该彻底明确了:中国大陆的政治高压严冬已经迅疾来临了,我们与极权统治的争取言论自由的斗争形式日益险峻了,我们为之争取奋斗的民主自由的春天再不可能不经必要的痛苦牺牲就能顺利换来!(2005年2月26日急就)

      【特注】郑贻春的二弟郑少春的电话是:0417-2609714(学校)。

    郑贻春简历:

    1959年月1月27日:生于中国辽宁省营口市。父亲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官,母亲是营口市第三服装厂干部。

    1973年:进入营口市第7中学,被选为毛主席著作积极份子,历任班长、团支部书记、团委宣传部长。

    1977年7月:插队于营口郊区柳树公社西岗子大队四小队。做过柳树公社农村中学的英语教研组组长。

    1978年:考入大连外国语学院英语语言文学专业。于1983年8月毕业。毕业后被分配到辽宁电视大学朝阳分校;一年后,调转至锦州工学院(现为辽宁工业大学)做英语教员。其间,曾教授过锦州师专、辽宁商学院、锦州电大等大学。

    1986年:因父亲病故转回营口照顾老母,任教于营口教育学院、营口高等职业技术学院(其前身是营口师专)。一年后,调往沈阳辽宁经济管理干部学院,任教于基础部与外贸系。

    1989年:参加并领导了学院的学生运动,在沈阳的不同大学、广场、机关与工厂,进行了以民主和自由为主题的演讲,大约40多次。因参与“6.4”运动并拒绝悔改,被学院党委终止任教资格,安排到学校图书馆去反思错误。

    1991年:被辽宁企业经济研究所聘为一只笔杆子,给所长做参谋工作,并从事学术活动的顾问工作。

    1998年:被邀请到营口超群外国语学院做教务处主任至今。

    1998年:参加中国民主党组党工作,与辽宁民主党主委王哲臣过往甚密,与王有才、秦永敏、徐文利等均有联系。之后一直受到打压,亲属且受到株连。

    研究的主要方向:中国大陆的全面现代化。

    待出版的著作有:《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纲要》计30万字、《中国政治时评》计25万字。已出版著作有:由杨春光作序的《大陆架的命运》与《洗脑》两部诗集、以及《诗歌大元帅》、《要对牛弹琴》、《黑太阳时代》、《诗歌时代》等8部诗集。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大陆政论作家:余樟法与郑贻春——附:当代大陆持不同政见之部分知名政论作家
  • 郑贻春:流氓政权应该回答的十大问题
  • 郑贻春:《九评》及其征文活动功德无量
  • 郑贻春:平等意识是实现人权的基础
  • 郑贻春:「加强党内民主」是骗人的胡说
  • 郑贻春:中共新闻的特色
  • 郑贻春:在取缔铁饭碗的基础上实行竞争上岗
  • 郑贻春:自欺欺人的中共
  • 郑贻春:建设一个健康的社会环境
  • 郑贻春:人大应该制定中共基层组织及其活动为非法的法律
  • 郑贻春:黑箱作业的中共
  • 郑贻春:官僚视察略考
  • 郑贻春:反抗暴政是美德
  • 郑贻春:封网的伟光正立场
  • 郑贻春:封网的伟光正意见
  • 郑贻春:五星红旗 你的名字真的比生命更重要
  • 郑贻春:五十五年共産统治,何功之有?
  • 郑贻春:割喉与封网
  • 郑贻春:归来兮,紫阳!
  • 郑贻春:关闭《一塌糊涂》网站的伟光正意见
  • 郑贻春:从美国大选辩论所想到的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