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湖北警方不许杜导斌回家探望八十岁父亲
(博讯2005年2月05日)
    杜导斌更多文章请看杜导斌专栏

    卫子游

     日前一个非常偶然的机会,笔者很荣幸地与杜导斌先生有过一次近距离接触。在聊天中了解到,身为人子的导斌先生居然连回家探望年迈父亲的愿望都因警方的蛮横无理而无法实现。父子亲情,竟咫尺天涯! (博讯 boxun.com)

    当警察告诉上面不准回家探亲的决定后,导斌当场拍着桌子抗议道:“我是有回家权利的,法律并不禁止我离开居住地,也不禁止我探望家人。这个决定没有法律根据。这样的决定是反人道的。请你们转告做出这个决定的那位领---导,他连人道都不懂。人道是做为一个人的最起码的道理,连这个都不懂的人,做人都不配,还配管谁?”见导斌反应激烈,警察们居然“建议”导斌将父亲接到应城来过年,导斌说,我的父亲已经八十多了,这么大的年纪,离这么远,让他搭车来去,万一歪在路上怎么办?亏你们想得出。

    导斌先生母亲去世多年,双亲中只有一亲健在,今年已高龄整八十岁。杜父曾多次被打为“右派”,一生中最好的年华都毁在了政治灾难之中,从教师职位上退休后,目前跟大儿子一家一起,居住在离应城市约一百五十公里的武汉市黄陂区其世代相传的祖居里。按照中国传统,望八大寿是大喜事,应该儿孙亲友团聚,但去年正月做寿之时,导斌尚身系冤狱。老人家于痛苦忧愤之中,生日前曾亲往孝感第一看守所探监,令做儿子的导斌百感交集。据导斌讲,父亲大寿,我应该回家祝福,却反而让他老人家担惊受怕,情何以堪?当时就决心,出狱后一定要回家看望父亲和家人亲友。导斌出狱后,曾几次提出回家探亲,但警方一直以种种理由搪塞,许诺春节再说。原本想春节是一年中最大的节日,不论是谁家,千里万里都要争取阖家团聚,警察也是人,也生活在中国,总该讲点人道主义吧,因此一家人早早做好了回家探亲的准备,并且将回家的计划打电话告诉了父亲,临到行前,没想到再次遭到拒绝。

    导斌目前虽说人在狱外,但身不由己,人身自由仍然受到极大限制。有一次他因为一个人到书店买书,没有跟同事打招呼,结果警方到处搜查,弄得鸡飞狗跳。不仅如此,反感警察的邻居和有关人员还私下告诉他,当杜家无人时,警察常常溜进去,警察手里有导斌的家门钥匙,人们估计在导斌家里安装有窃听装置。可惜这些人目前不可能在法庭上作证,又无其它证据,无法起诉。但一个警察可以敝进敝出的家与监狱何异?导斌在谈到警方对自己所做的种种人身侵犯行为时,愤怒之情溢于言表:

    “我的案子本就是冤案,他们不是不知道。我相信他们也有良知,对“文字狱”,只要有一点点良知,或者不讲良知了,但只要有一点点常识也会清楚,古今中外,没有一次“文字狱”不招骂名。现在他们是明知错了,也宁可一直错下去,而不肯遵照宪法法律办事。即使以缓刑人员论,他们这样对待我也是非法的。从国家管理体制上讲,国家安全局或国保大队根本没有管辖缓刑人员的职责,法律上更没有一个什么管制我的“领导小组”的说法。目前位于居住地派出所之上的管制我的机关都是在越权。从具体行为上讲,没有合法的手续而进入私人住宅,窃听私人谈话和电话,拆阅私人信函,监视电子邮件,都是没有法律授权的行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没有任何一部法律允许他们这么胡来。即使按照《国家安全法》,国家安全局或国保大队也没有任意干这些勾当的授权。任何人做这些都是在犯罪!都是歹徒!不存在因为你是警察就合法了的道理。客观上讲,在国际国内要求保障人权的持续的压力下,现在共产党的警察比苏联的克格勃要进步一点,过分残忍的行为少见了,不会出现持不同政见者像萨达姆治下那样从肉体上消失。但秘密警察们还在做不少脏活。这些脏活,与当年戴笠的队伍,与臭名昭著的东厂、锦衣卫也许程度上有所不同,要好些,性质上却是没有分别的。”《观察》首发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
  • 杜导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二审裁定维持原判
  • 蒋彦永、杜导斌等获「杰出民主人士奖」(图)
  • 杜导斌被判颠覆罪向湖北高院上诉
  • 杜导斌的上诉状
  • 少见的宽容?中国网路异议人士杜导斌颠覆罪仅判四年缓刑(图)
  • 杜导斌被判刑3年
  • 杜导斌庭上为自己作无罪辩护
  • 杜导斌案将于5月18日开庭
  • 杜导斌18日秘密审理
  • 著名网络自由撰稿人杜导斌21日被湖北检查院正式起诉
  • 自由是最好的:江泽民罗干下令抓杜导斌和清水君
  • 湖北公安继续审理杜导斌案件
  • 湖北公安强调续审杜导斌案 学者批评(图)
  • 赵达功:进一步镇压「杜导斌们」的信号
  • 中国媒体报道逮捕网上异见者杜导斌
  • 中国人权:杜导斌案证据不足退回公安局
  • 纽约时报:中国改革派人士公开要求审查颠覆国家罪释放杜导斌
  • 杜导斌可能被以颠覆罪起诉
  • 杜导斌:两点意见——二审法庭辩护和陈述
  • 请关注杜导斌
  • 杜导斌: 为什么中宣部的秘密通知大于宪法?
  • 杜导斌:是「被沾光」还是「沾光」?
  • 点评几句杜导斌的“狱中札记”
  • 郑贻春:魔鬼的尾巴必须斩断──评中共对杜导斌的文字狱审判
  • 郭飞熊:中国政治出现了一些新因素——为杜导斌事件而作之三
  • 不變和變:杜导斌案塵埃落定
  • 赵达功:杜导斌无罪!
  • 晓默:写给杜导斌儿子的信
  • 刘水:质疑湖北警方“杜导斌案”罪证
  • 徐沛:不为杜导斌
  • 郭飞熊:俞正声应该向白克明学习——为杜导斌事件而作之二
  • 郭飞熊:自由主义早已不在摇篮之中——为杜导斌事件而作
  • 张三一言:胡新政收缩圈线 杜导斌冲击底线
  • 张祖桦:千夫之诺诺,不如一士之谔谔──杜导斌被捕而作
  • 刘晓波:“天安门母亲”张先玲女士声援杜导斌
  • 刘晓波由杜导斌被捕谈法轮功问题(图)
  • 刘晓波:声援杜导斌的茅于轼先生
  • 张祖桦:千夫之诺诺,不如一士之谔谔——为杜导斌被捕而作
  • 蒋品超:我给杜导斌的一封信
  • 刘水:下一个是谁?──写在杜导斌先生失去自由第十天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