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脑炎红火蚁可治可防?麻痹易铸成大错!
(博讯2005年2月02日)
    
    
     广州-中国24省爆发流行性脑炎,而可以夺命的红火蚁也在广东出现。中国卫生部和农业部官员竟然都不约而同地传出一片“可治可防”的声音。这句耳熟能详的话在过往几次中国国内爆发疫情危机时每每能听到,跟禽流感疫情、“非典”等爆发初期时,实在是何其相似! (博讯 boxun.com)

    
    香港《文汇报》2月1日报导,自2005年以来,中或内地除福建、海南、西藏三省区,其余24省区均有流行性脑炎病例报告。内地1月份累计报告脑炎病例258宗,死亡16宗。该报道引述全国传染病监测信息指出,自2004年11月至2005年1月30日,内地传染病疫情报告脑炎发病为546宗。卫生部2月1日通报安徽省局部地区发生的流脑疫情时特别“提醒”公众,流脑是一种常见的呼吸道传染病,可防可治。
    
    不过,山东《齐鲁晚报》同一天刊文,直截指出中国卫生部的不是。据报道:2004年12月下旬,安徽省局部发生流脑疫情,直到2005年1月31日,卫生部才发布紧急通知,要求各地加强预防控制工作。报道直指:“这暴露出,在传染病暴发、流行时,相关部门不报、瞒报的思维习惯未改,这是十分可怕的。”
    
    据《齐鲁晚报》,在新的《传染病防治法》第三条中,流行性脑脊髓膜炎和流行性乙型脑炎、传染性非典型肺炎一样,归入了“乙类传染病”的目录,都属于要“及时、准确地公布”的传染病疫情信息之列。该报指出:“可以说,卫生部的这个紧急通知也是不及时的。”
    
    据指出,不及时向公众发布传染病信息、不及时通知有关职能部门做好工作,后果十分严重。《齐鲁晚报》表示,由于全中国只有一家药厂能生产治疗C群流脑的疫苗,且生产能力有限,目前疫苗调运供应十分吃紧。报道指出,中央政府如果早在一个月前就发布流脑信息,通知这个厂家加快生产,疫苗供应如今也就不成问题了。
    
    与此同时,另一个红火蚁问题,情况也一样让不少百姓感到忧心。据新华社报导,中国农业部官员1月31日仍表示,红火蚁是一种可治、可防、可控的有害生物,不会对社会和人民生活造成太大影响。这位官员称,最近,在广东省吴川市等部分地区发现一种新传入的外来有害生物——红火蚁。但从目前掌握的情况看,红火蚁发生地点还处于零星状态。由于发现早,各级政府高度重视,防控措施及时得力,防治控效果显著,没有发生严重的人员伤害,也没有因采取严格的检疫措施对贸易和农产品交流造成大的影响。
    
    广东省省长黄华华1月24日证实深圳出现红火蚁。可是,深圳市对有关问题一直采取沉默。《深圳商报》就在2月1日报导中指“粤全面封控红火蚁”,两篇报导都不忘高调宣扬中国农业部的“红火蚁可防可治可控”一说。对深圳的情况,外界不得而知。可是,在香港各处却已发现370个红火蚁丘,连有关官员也承认红火蚁已经“落地生根”。深圳就在香港毗邻,当地的红火蚁问题的严重性如何,却一直是个谜。
    
    在2002年底出现2003年蔓延成灾的非典疫情中,中国沦为重灾区。在疫症初期,中国政府有关部门就一直声称“非典是可治可防可控”。不过,从2002年11月16日中国广东佛山发现第一起后来称为SARS的病例起到最后在2003年演变成一场危害全国乃至世界各地的一场世纪大灾难。截至2003年8月16日,中国内地累计报告非典型肺炎死亡349例。
    
    2004年禽流感疫情在亚洲各国流行,中国同样未能幸免。在中国安徽、湖北湖南、广东、河南等多个省市皆先后发现疫情,一时间,全国杀鸡屠鸭扰攘一时。尽管中国政府未几即高调宣布“中国禽流感疫情已经受到控制”,不过毗邻泰国、越南等国未见纾解的疫情,就提示中国并未能高枕无忧。
    
    前车可鉴,这次的红火蚁会否酿成另外一场大灾难尚不得而知,不过中国官方的“可治可防可控”未免言之尚早。目前只可以肯定的是,中国要渡过这些难关,提高信讯的透明度,加强通报,让各地及时采取措施和有效调度资源,实在是当务之急。
    
    现时适值春运,中国各地民众往来频繁,容易发生交叉感染,红火蚁也可能跟著民众的盘栽往来各地,中国官方对有关问题假如仍是一片“可治可防”的心态,实在不是百姓的福气。
    
    亚洲时报在线 垚远 撰文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江苏北部出现6例流脑病例
  • 安徽11市发生流脑疫情
  • 安徽省局部发生流脑疫情
  • 河北易县出现流脑疫情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