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韩国兴起赴华移植器官潮
(博讯2005年2月02日)
    致命武器》描述了中国器官移植的真实状况。按中国的社会现状(例如,事故处理和采集死亡者的器官的时间),很难做到西方那样从车祸死者身上采集利用器官,这样,中国器官移植的来源就值得探讨。

    通过故事主角杨文峰对遗弃尸体案件的调查,以侦探小说的形式,把这些问题一一展开。

     大概案件情况是:“公安局刑警队法医部的解剖结果显示,十八具尸体年纪都在17到32岁之间,十二具男尸,六具女尸,生前身体都极其健康。虽然尸体被破坏,但躯体和四肢都不缺少。发现时所有尸体的肚子都呈破裂状,身体器官不全。但由于尸体暴露在荒野好几天,当时法医鉴定不排除器官被野狗或者动物咬走。北京刑侦专家留下“器官移植”四个字的结论后,广东地方法医再次检验,结果发现尸体肚子的破裂口明显为刀子割破;同时发现身体内多个丢失的器官连接处留有外科手术的刀痕。这两个发现证实了北京专家的结论。 ” (博讯 boxun.com)

     杨文峰想方设法找到了广东主管器官移植的处长,介绍说:“从器官摘除的角度分,器官移植可以分两种情况。一种是从活人身上移植器官,这主要是指人体有两个器官或者不致命的器官,例如肾脏,捐献人可以捐出后照样正常生活,严格说,骨髓捐献也属于这种器官捐献;但另外一种则只能从死人处获得,例如心脏等,每个人只有一个这样的器官,缺少了就无法生存。 ”

     “肾脏和脾脏从哪里来?”杨文峰问。

      对人体关键器官的移植,戚处长说,这类器官捐献就比较复杂了,首先捐献者必须是死人,因为捐献任何这类器官如心脏等之后就是不死也不可能活下去。国外这类捐献的经验值得我们借鉴,特别是美国。他们主要依靠交通事故中身亡的人的自愿捐献。在美国你申请驾驶执照时,他们就会让你选择,如果出现交通事故当场死亡的情况下,你是否愿意捐献你的器官,以及你愿意捐献哪几种器官等等,然后把你的答案输入全国性的资料库里。所以每次美国出现交通事故,警察首先检查是否有人死亡,一旦确定死亡,就马上检查死者的驾驶执照,如果发现死者是器官捐赠自愿者,那么警察最先通知的就是医院的直升飞机。直升机上的医护人员会在第一时间把死者的器官摘下来,紧急送往医院。因为美国全国的医院都住满了等待着器官捐赠的垂死病人。那些人躺在医院里算着自己的死期,可怜巴巴地盯着电视屏幕,巴不得新闻广播一些严重交通事故这类对他们来讲是喜讯的消息。当然美国也出现过医护人员急于获得器官而在事故人还没有完全死亡时就把人家器官割下来带走的。

       “我们国家死于交通事故和其他意外事故中死亡的人数每年都有几十万,如果可以学习美国,那不就解决了器官移植的这个大问题?”杨文峰说。

       事情不这么简单。戚处长解释说,器官移植最主要的是及时性这个问题,一般来讲,像心脏等重要器官的移植,最好的方式就是从一个躯体里取出后尽快移植到病人身体里。中间间隔的时间越长,成功性越少。如果相隔一个小时以上,就需要特别精密的仪器维持。如果你考虑到器官移植前还需要进行严格的血液化验、DNA对照等程序,就知道在我们国家这个方式几乎完全不可能。因为全国交通事故中当场死亡的人确实不少,但在死亡后,首先需要警察第一时间赶到,第二则需要就近的医务单位有24小时待命的直升飞机和高水平外科医生,第三则是需要有全国病人资料库,因为在获得鲜活的器官后直升飞机必须在起飞的同时就知道目的地,也就是就近哪个医院躺着需要何种器官的病人,否则时间太长器官无法保鲜,一切努力都是白费。从上面三条可以看出,我们国家还远远达不到。

       “可是,”杨文峰不解地问,“我们国家也做这类器官移植,我是指心脏呀,肺部呀,等等,那都是哪里获得的器官!?”

    据朝鲜日报报道,因韩国国内器官移植法律严格和活体匮乏,许多韩国人开始不远千里赴中国看病,尤其是需要器官移植的病人。

      中国医院为韩国人改造病房

      在大批韩国移植患者前去接受治疗之后,天津中心第一医院方面也大幅增加了医院设施和规模,正在积极安置韩国患者。

      医院方面把12层医院大楼的4、7层改为移植患者病房,新改造了76个病床。剩下的病房依然是韩国20世纪70年代水平的病房。手术室也只把器官移植用手术室改造成了现代式。

      医院方面还在去年聘用了会说韩国语的朝鲜族外科医生和护士。中国的医疗组已熟练掌握并使用诊治所必需的韩国语。如,“很痛吗”、“还好吗”、“请曲起膝盖”(诊查腹部相关的询问语)等,会诊的中国医生大都能流利地说出这些话。

      医院还把临近的天大天财酒店的24、25层改为韩国人等外国患者等待器官移植的病房,而且还在这里专门安排了2名护士。从天津医院坐车需要30分钟距离的国际心血管医院的8层也被作为韩国患者的住院区。国际心血管医院作为建立在经济特区内的外国人专用医院,具备了尖端医疗设施。这里的设施被评价为达到了首尔(汉城)一级医院的水平。

      在天津医院移植中心的网站上,专门登有接受韩国人手术咨询及申请的国内公司标语广告。医院方面称,正在准备建立介绍移植中心的韩国语网站。

      移植器官从哪里来?

      在韩国寻求脑死亡者的器官像摘天上的星星一样困难,但在天津并不困难。那么,医院如何获得这么多的器官呢?

      移植外科主任医师郑虹说:“在中国各地发生的脑死亡者给我院捐赠器官。”接到脑死亡者捐赠器官的消息,该医院会立即派出有关小组。如果距离远,就利用专机运送器官。该医疗表示,去年用专机运送了西藏地区脑死亡者的器官。

      被赶到中国的韩国患者

      中国天津市是要接受器官移植手术的韩国患者最多的地方。今年1月24日,在天津第一中心医院重病患者室,接受肝脏移植手术的白某(49岁)等2名韩国患者在中国医疗小组的医护下,正与病魔殊死搏斗。

      接受移植手术已第3天的白某称,2年前,在首尔(汉城)A大学医院被确诊为肝硬化晚期,因此,向国内国立器官移植管理中心申请进行肝脏移植,但一直杳无音信。白某在精神恍惚的状态下,不断说:“如果继续在首尔等待,我已经死了。只有在这里我才能活……”

      据介绍,韩国自2000年实行“有关器官移植的法律”后,在韩国接受脑死亡者器官移植变得难如登天,这种现实将晚期患者赶到了中国。

      在天津医院正在照顾接受肝脏移植手术后处于恢复中的妻子的金某(46岁)称:“在过去4个月内,寻访了四川省等器官移植医院,几乎踏遍了中国所有地区。如果韩国的《器官移植法》不变,将劝告患者前往中国。”为了向中国医疗小组表示亲近,他穿着中国传统服装。

      患者的担忧

      来到这里接受器官移植手术的患者们诉苦说,回到国内仍免不了遭白眼。1月23日,在14名韩国移植患者住院的国际心血管医院8层病房,患者家属李某称:“听说韩国医院不给在中国接受移植手术回国的患者看病。回国时,手术部位还插着排液管,因此很担心。”患者家属之间还流传着“住院遭到拒绝”、“医疗小组拒绝说,不会替别人擦屁股”等传闻。

      经证实这一传闻在韩国大医院并不属实,但韩国移植学界一位有关人士表示不满说:“一些‘远征’器官移植患者将身边的患者介绍到中国医院,因此,已确定活体间移植手术时间的患者也取消手术的情况时有发生。”

      该人士还表示,一些赴华移植患者在国内进行中国医院“中间人”的活动。

      韩国医院协会事业理事金廷植(堤川市首尔医院院长)表示:“在国内器官移植系统还不完善的情况下,无法阻止冒着生命危险前往中国的患者。有必要通过非赢利团体,针对赴华器官移植制定正式的程序和规范。”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