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中共中央关于高干子女特权的绝密报告
(博讯2005年1月24日)
    1997年,中共搞了一份《关于高干家属子女工作、经济情况》的调查报告,披露了高干家属子女的种种特权情况。

    关于高干子女特权的绝密报告,是由中纪委和中央政策研究室,根据中央政治局于九五年十一月通过的第十二号决议,在九六年十月向中共中央、国务院提交了一份题为《关于高级干部家属、子女工作、经济情况》的调查报告。   但是,这份化了七个月才完成的调查报告,震惊了中共高层,被视为洪水猛兽。这份被称为「爆炸性、震撼性」的绝密报告,被封存了。


高干子女工作情况   

    据该调查报告披露:县、局级干部子女,占在职岗位人口的十万分之九点二,在商贸、金融部门工作的,占百分之七十八以上;专业不对口的,占百分之八十五以上。   地、厅级干部子女,占在职岗位工作人口的百万分之十八点五,在商贸、金融部门工作的,占百分之八十八点七以上;专业不对口的,占百分之八十七以上。   省、部级或以上的干部子女,占在职岗位工作人口的百万分之七点一,在商贸、金融部门工作的,占百分之九十二以上;专业不对口的,占百分之九十一以上。

      又据中国社会科学院于今年五月初所作的一份调查报告披露:在第一代、第二代革命老干部的七百三十多名子女中,除了一百五十七名担任党、政、军部门领导干部外,其他五百余名都在工商、金融、外贸领域担任领导职务,但专业对口的仅五十三名。


高干家属、子女拥有财产的情况  

     据《关于高级干部家属、子女工作、经济情况》调查报告披露:一万五千多名地、厅级或以上高级干部家属、子女拥有的财产,达到二千五百亿元人民币,还不包括他们在香港、海外的财产,平均每人拥有财产一百六十万元人民币。中央政策研究室有人指出,这还是不完全的、保守的统计数字。


高干子女公派留学未归者众  据该调查报告披露:至一九九五年底,公派、公费到美加、西欧、北欧留学、进修的地、厅级或以上的高干子女,完成学业未归国的有一千七百多名,其中有五百七十多名已在当地安家定居。


广东省高干子女在中资机构工作的情况   据该调查报告披露:广东省地、厅级、副省级以上高级干部家属子女(包括已离退休的高干),有七百九十多名在港澳、海外中资公司任职;在港澳、外国设有经贸公司的有一百五十多名;有四百七十多名在金融、外贸、外资企业中担任领导职务。


地方高干及家属拥有房产情况   

    据该调查报告披露:

    四川省地、厅级或以上高干每家平均拥有三点五套住宅,面积达六百二十平方米,价值达一百五十多万元人民。   河北省地、厅级干部平均每人拥有居住面积达三百五十多平方米的住宅,仅支付一万二千元至二万五千元的代价。   湖南省地、厅级干部三百十五名,拥有公配私用轿车一千二百十九辆,平均每人占有四辆之多。


关于宋任穷的「特权」   据该调查报告披露:宋任穷家属在北京、渖阳、大连、哈尔滨、珠海等地,各拥有一幢住宅。除北京的任宅是属于公家分配的之外,宋任穷用象徵性的代价四点五万元人民币买下了另四幢别墅,居住面积共七百多平方米,还附有八百多平方米的花园。


诸元老对调查报告的态度   

    去年十月,该调查报告出炉后,中共元老中只有彭真作了如下的批示:建议高级党政军干部及离退休干部,都要严肃对照一下,作出反思:共产党领导干部及其家属、子女是人民的公仆、人民的女儿,还是社会的特权阶层?老干部要在这个问题上作出选择。   宋平的批示为:完全同意彭老的意见。

    杨尚昆、万里、薄一波、宋任穷等元老仅作了「已阅」的表示。


政治局视该调查报告为洪水猛兽 该调查报告至今未公开到省、部级。曾经有人提出,拟将该调查报告作为十五届一中全会的参考材料,为此,政治局于十五大前夕曾讨论过,但未获通过。未通过的理由是,认为该调查报告的负面影响难以评估,可能会对社会稳定、政治稳定造成冲击;还认为调查报告会给党的工作带来极大的干扰,党的领导干部的威信将受到沉重打,党内会造成思想混乱,甚至极易被敌对势力藉以攻击社会主义制度。


中共高层对高干子女特权的两难   

    中共高层对高干子女已形成特权阶层的问题十分为难:一方面觉得应该管一管,抓一抓,这样才对中共统治灌的巩固有利;但另一方面又怕高干子女已形成特权阶层的事实完全曝光,会激起人民群众的不满和反对,反而影响党的统治权的巩固。于是,他们想在黑箱作业中,悄悄地将高干子女的特权限制一下,规劝他们收敛一下,缓和一下广大人民群众的不满,但并不想彻底解决这一问题。


传邓质方等入高干子女学习班   

    十五大结束后,由中纪委、中组部在京西宾馆举办了高干家属子女「十五大学习班」。名为学习十五大文件,实为晓以大义,希望他们进行自我批评、自我纠正在经济领域中的问题。学习时间是两周,十一月十日已是第二期。据传参加这期学习的有邓质方和另外十四名高干子女,包括有万里、姚依林、李先念、乔石的子女。

    摘自【争鸣】月刊 一九九七年十二月号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