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北京市开两会不敢公开 拘押20余人
(博讯2005年1月24日)
    从今天(23日)开始,为期五天的北京市人大两会在北京会议中心开幕,据不完全统计,在会议中心和与会代表们下榻的五洲大酒店两处最少有20多北京上访人士被警察带走。目前正值赵紫阳逝世、国内外人士要求公开悼念、恢复赵紫阳名誉的敏感时刻。当局没有向往常一样公开报道北京市开两会的消息。

    **对上访抗议人士监控严密

     维权女士倪玉兰为了摆脱门口日夜监控的警察和保安到会场喊冤,千方百计的设法逃出家门。当地派出所的警察还跳过院墙试图扭断她家里面的门锁查看她在不在家,在知道倪玉兰不在家后就不停的打电话警告她:“你要撕破脸吗?”倪回答:“你随便!我就要出家门的自由。”倪的丈夫在早晨四五点钟出家门时被抓到新街口派出所,一直到下午都没有放回。 (博讯 boxun.com)

    其他的北京人士为了摆脱监视的保安,也分别早早的逃出家门:抗议强制拆迁的王学欣于凌晨三点钟趁监视警察熟睡的时候离开家门;监视高玉清女士的警察一般从清晨六点开始监视,她在清晨四点半出了家门在马路上游荡;李桂芬女士于早晨五点钟离开家门;王玲女士趁着警察不注意偷偷坐公交车到达北京会议中心时被地方警车追上带走;……

    **会议中心戒备森严

    北京会议中心在亚运村的东北方向,那一带不通公共汽车,没有行人,没有商店。代表们坐在车里出入会场。

    李桂芬女士表示:警察将人拦在离门口一站地,他们为甚么在这儿开?就是因为老百姓喊他们也听不见,你再怎么喊也没有甚么影响,没人听见。

    王玲女士在拘押她的警车中接受了记者的电话采访:我坐着公共汽车到了北京会议中心的时候,警车追上我了。警察多极了,十步一岗五步一哨的,大警车、小警车、摩托车、警察在那儿看着,我们上访的人在离100多米的地方和他们呛呛着呢,警察比我们上访的人都多,很多上访的都被他们看起来了。我也从警车的窗户里喊了一嗓子,新街口派出所抢我东西,下面的警察说快去去去。

    目击者介绍会议中心一带的大小警车最少也有20多辆,警察最少也有数十人。

    王学欣和张志新被一辆警车从五洲大酒店拘押,警车将他们拉回家中释放,当时抓他们的时候在五洲大酒店的门口还有五六名上访人士。

    王学欣也在警车中接受了记者的电话采访:我把材料递到五洲大酒店马路上的一个信访口,一个警察开着警察把我接回去了,我现在正在警车上。

    **上访人士呼吁人大代表为老百姓办事

    李桂芬在人大代表中午休息回到酒店的时候,对着人大代表的车队喊:要求人大代表为我无辜的女儿被害死在崇文区体育馆里申冤,维护我女儿的人权,维护我女儿的生命权利,我这是第六年向您含冤了,“人大代表人民选,人大代表为人民”,你们到底是不是人民的代表?

    高玉清女士表示,因为他们规定不许穿状衣,不许喊口号,不许围住机关大门,我没有喊口号,我将我的材料递上去了。

    **北京惧怕抗议 开会时间地点不报导

    倪玉兰女士表示:往年事先还报导参加会议人数、直通会场的热线电话等,我们到会议门口,里面的人还协助我们把材料转到人大会场上去,今年就没有,他们都给封锁了,特别紧张。

    2004年12月4日普法日,数千人士聚集在中央电视台门口抗议被抓后,警察多次讯问倪玉兰是不是她组织的这次抗议。常年上访的广西人士朱国成也在12月31日被警察抓到羊房店派出所,警察和国安从下午一点审讯他到夜间十点,立了三次案,指责他是124的组织者,他们详细的讯问是谁带的头?怎么知道的?怎么去的?你的主观目的是甚么?你和刘素清(天津维权女士)、王克志(河南维权人士)、李小成(因申请八七大游行被公安判刑的上访维权人士)、叶国柱(因申请918大游行被公安逮捕维权人士)的关系等。朱国城表示:谁也没有告诉我,我也没有告诉别人,我是从报社和电台的公布知道的,这是一年一度的活动,去年我就知道,我们是去反映问题,去法律谘询的。

    此外还有许多上访人士被警察就该事件审讯过,有消息称北京政府将该事件当做425法轮功学员聚集到中南海以后的第二大事件在进行调查。

    倪玉兰表示:(中国政府)他们吸取了教训,1月10日的公安的法制宣传日媒体也没有敢事先公开报导,只有当天的晚间新闻报导而已。去年的法制宣传日时,她和叶国柱等上访人士到东丰(音)地下一层去,当时反映问题的人很多,市局还给我们录像,晚间新闻中有我们的镜头,说我是残疾人来谘询,我是甚么残疾人,他们为甚么不说我是被他们打残疾的。今年他们连法制宣传日都不再提了。(大纪元记者赵子法报导)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