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沈阳市黄河派出所涉非法拘留被诉
(博讯2005年1月14日)
    [核心提示]

      40岁的杨泉去年因一次纠纷被沈阳市公安局皇姑分局黄河派出所留置48小时,其间他喝下一瓶硫酸浓度为20%—30%的洁厕剂,最终自杀未果的他付出了胃60%切除的代价。昨天,他走上法庭,状告黄河派出所非法限制其人身自由。在法庭上,他厉声说道,派出所警员曾对他进行殴打, 而这一切是受到了皇姑公安分局副局长周宏斌的指使。在庭审进行到一半时,杨泉身体抽搐,最终昏厥在法庭上。

       对于这场诉讼,黄河派出所的代理律师则有些不同的看法。他称派出所对杨泉所做的48小时的留置决定,完全是依法做出的,根本不存在听从某人指使的情况。如果事实真的像杨泉所说的,那么双方在法庭上不需要打民事官司,而是打刑事官司。 (博讯 boxun.com)

      庭审·事件回放

      洗澡“洗”进派出所

      昨天上午8点不到,在沈阳市皇姑区人民法院208法庭外,聚集了很多杨泉的亲人,他们在焦急地等待着庭审的开始。8点20分左右,脸色腊黄的杨泉被他的律师和妻子扶了进来,他腿脚不好的母亲紧跟在他的身后。

      时间不长,这个皇姑区法院最大的法庭就被旁听市民坐得满满的,法院三次叫人到外边去抬旁听的椅子,即便这样,还有20余人只能站着旁听。8点45分,庭审正式开始。这时人们注意到,旁听席上还坐着4名警员。

      在法庭上,杨泉讲述了去年所发生的那件事情。2004年6月20日晚6点,杨泉一行五人在皇姑区清泉湖洗浴中心洗浴。在洗浴中,全身浸在水中的杨泉从水中抬起头时,扬起的一些水花溅到了坐在池边的他人。等杨泉起身时,看到有三个人同他的朋友为此事发生争吵,随后双方大打出手。

      杨泉后来得知,三人中有一个人叫周宏斌,他自称为皇姑公安分局的副局长,另外还有一个人叫曲尚武。随后周宏斌叫来了黄河派出所的大批警员来解决此事。当晚,斗殴事件的当事人,除双方分别有一人受伤被送往医院外,其余均被带到负责该片治安的黄河派出所,接受例行调查。

      两日后的6月22日清晨,杨泉在被关押了35个小时之后,利用上厕所的机会,喝下了洁厕剂以求自杀。对此杨泉称,一进派出所民警就对他拳打脚踢,然后就把他晾在一边不再管他。其间,他曾突发性全身抽搐,后被警方送到沈阳市第四人民医院救治,病情缓解后杨泉被打了“安定”再次带回黄河派出所。他再也忍受不了折磨了,所以只求速死。

      在昨天的庭审中,二名律师代表黄河派出所的所长坐在被告庭上。代理律师称,当晚派出所的警员接到110指挥中心的报警电话,称有人在浴池中将他人打伤。而后出警将打人者杨泉带回派出所进行询问。

      出警前,警员并不清楚报警者是谁,所以不存在受谁指使的问题,而且本案审理的关键是,公安机关对杨泉的留置是否合法,所以谁报警与本案无关。同时,杨泉喝洁而剂自杀一事,是其自愿,并非其所称的被逼。

      庭审·双方交锋

      庭审激辩四大焦点

      在庭审过程中,双方就杨泉是否应该被留置?留置时间为48小时是否合法?应该适用何种法律或法规?公安机关是依法办案还是办人情案等方面展开了激烈的交锋。为此,杨泉的律师共准备了17项证据。

      交锋一:杨泉是否应该被留置?

      原告律师认为,其一、杨泉因溅水而与他人起纠纷,其情节只能算是扰乱公共治安。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条例》的规定,公安机关传唤后应急时讯问、查证,其时间不得超过24小时,超过24小时必须放人。

      其二,根据公安局的现场勘验笔录,在打架时杨泉、曲尚武、和另外一人都同时受了伤。为什么只将杨泉进行留置,对曲尚武却保护起来。这样做合乎逻辑吗?

      其三,曲尚武三次更改口供,其中一次说是因为杨泉两次跳入水池中,结果溅了他们一身人。杨泉作为一个体重90公斤的男子,为何要反复跳入一个1米深的池子中?这不符合情理。

      派出所的代理人则称,正是因为有这些不合逻辑的地方,才会对杨泉进行留置。因为当初是曲尚武报警称杨泉打人,所以需要将此事调查清楚。因为根据《警察法》第九条规定,被指控有犯罪行为的,公安机关可以对其继续盘问。所以公安机关在6月20日晚6点30分,对其继续盘问。6月22日晚7点解除留置。

      交锋二:留置48小时是否合理?

      杨泉称,当时警方并没有下达留置盘问审查表、通知书及解除留置书,就对他进行非法留置。而所谓解除留置通知书上的签字,都是警员让他的姐姐代签的,包括手印都是趁他昏迷时按上去的。

      其律师认为,即便本案适用《警察法》,同样根据第九条规定,公安机关对原告的继续盘问,需要具备两个条件,1.有作案嫌疑身份不明的;2.携带的物品可能是赃物,而这两点当时都不具备。另外,曲圣武所受的只是轻伤,留置杨泉48小时,没有法律依据。

      被告方则认为,对杨泉进行留置和解除留置都是有法律依据的。因为曲圣武受伤后,伤害鉴定报告没有下来。他的伤有可能是轻伤也有可能是重伤,所以选择以何种方式对待当事人,是警方的权利。另外,杨泉称自己胸部受了伤,但没有证据证明伤是当时造成的。

      值得一提的是,在庭审过程中杨泉的情绪十分不稳定。当听到被告方律师的上述说法时,杨泉的情绪变得更加激动,随后整个人产生了剧烈的抽搐,最后昏倒在法庭上,被他的家人抬出。

      对于这一突发情况,法官决定由杨泉的律师留下来进行正常的庭审。

      交锋三:杨泉在派出所是否挨打?

      杨泉的朋友在法庭上证实,她到派出所去探望杨泉时,曾听到他的惨叫声和求救声,随后杨泉才被民警带出厕所。而杨泉则说,在派出所内他曾经36小时内没有吃下任何东西。同时,律师还提供了七项证据,希望证明被告拒不履行救护责任,以及曾经通过中间人给了周宏斌一方三万元。

      派出所方的律师则认为以上的证据,都是间接证据,并不具有证明力。如杨泉的朋友只是听到,并没有亲眼看到他挨打。至于给中间人三万元,希望原告能提供证据,警方会因此追究行受贿双方的责任。

      交锋四:是依法办案还是人情案

      杨泉的律师认为,有证人提供证言证实,周宏斌曾当场打电话给黄河派出所,让他们把事解决了。派出所仅依此就非法限制他的人身自由,在这其间没有出具任何合法的手续,没有当事人的签字,是执法者在违法。

      被告律师对此进行了反驳,对杨泉一案,警方完全是在依法办案。在整个过程中,出具全部的手续,但是现在这些证据派出所还不能出据。原因是杨泉在浴室中打人一案,还没有最后结案,所有的材料都在市公安局,取不出来。

      在最后陈述时,原告方律师认为杨泉在浴池中与他人发生纠纷一案,本是一个很简单的民事纠纷,却因某些复杂的人为因素,而变成今天这个状况。以前曾是一个体重180斤的健康人杨泉,现在却成只剩下了40%的胃、每天靠流食为生的人,希望法律能给他公平。

      而被告方则认为,依法办案是法律赋予警察的职责,在这次办案过程中,黄河派出所的民警没有任何责任,也没有受到外来的干预,所以也请法庭维护被告的合法权益。

      12点20分,庭审结束,法庭没有当庭做出判决。

      庭审·连线当事人

      昏厥杨泉仍在医院治疗

      当庭审结束后,记者来到了四院希望了解一下在法庭昏倒后的杨泉情况如何。在急诊室中,记者看到了身上插满了管子的杨泉。此时,他的神智还没有恢复,整个人不停地抽搐。据他的姐姐介绍,出事前他的身体一向很好。但是出事后,他的胃因大面积灼伤,已经切除了60%,平时只能靠流食为生。而且整个人压力很大,特别容易受到惊吓。家人本不同意他参加庭审,可他坚持要去。

      公安局长始终未露面

      随后,记者希望能与皇姑公安分局副局长周宏斌取得联系,但没能成功。在法庭上,被告的律师曾表示,周宏斌不存在指使派出所民警打人的行为,且现在他的问题已经得到了相关方面的定性。同时,据皇姑分局秘书科的工作人员介绍,周宏斌现还在领导岗位上。但是现在整个分局都在对领导的岗位进行调整,这种调整还需要持续一段时间,周的职务是否变化还不清楚,大概在调整后记者可以采访周宏斌。《沈阳今报》供稿 □沈阳今报记者 张雷 吕映辉 特派记者 李忠良/文 记者 王睿/摄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