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接触职业上访人王求升
(博讯2005年1月12日)
    作者:翟洪仟

    引子:这是一个真实的的人、一个真实的故事,笔者与本文主人公无亲无故,完全出于一丝良知所为。笔者是在冲破许多阻力情况下得到的第一手材料。


(一)因上访而惹祸

    王求升,原籍山东栖霞市亭口镇上杏家村农民。这个倔强的山东大汉,以他乡为故乡,长期与疾病和饥饿相伴,常年奔波在国家机关与新闻媒体的大门口,在失望与希望的交替中度过一年又一年……。

      1996年因不服栖霞市法院强判其妻离婚一案而走上连续上访之路。因而得罪了上上下下许多人,遭到打击报复。先是村里以修道为由,没收了他的果园和土地,激化了矛盾……

    再后来,为阻止王求升上访,相关人员实施每天24小时监控,限制王求升的人身自由,牵连到了他所有的亲戚:均受到警告或被限制部分自由。因王求升多次逃跑到北京上访揭露有关人的行径,最终导致被相关人雇用黑帮人,打断王求升的双腿!此举引起当地群众义愤!

    处于黑暗的王求升请求有正义感的人组织救助、脱离苦海,晚了就会被活活折磨而死!!黑暗中无能的王求升渴望严惩凶手,维护法律的尊严!。

    王求升有令人敬佩的部分,有令人可怜的部分,也有可悲的影子深深的埋藏其中。王求升有着不堪回首的昨天,却有着同样心酸的今天,和渺茫的明天。原本上访制度只是我国目前司法制度不太完善的一种补充,却喧宾夺主的成了救命稻草,让像王求升这样的农民无助的抓住它,这本身就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如今抓住它的王求升在背著一身冤屈的同时,却遭受著各种不解、各种白眼、各种驱逐。

    王求升特殊的生活使得很多人对他不理解,笔者在与他的一段时间的接触后,对他算是有了一点了解,希望对想帮助他的人和不了解他的好心人有一定的帮助,也算笔者对上访者王求升的一点小小的帮助。


(二)王求升状况的各种分析

    笔者从王求升案卷中,仔细分析后,找出可信的,保留可疑的,对他的情况在从不同角度看,归纳了一些共同点。但很多时候,由于王求升本身的条件的限制,他很多时候完全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使笔者也很迷茫,因此有些分法可能比较勉强。

      首先从根本原因上来说,笔者认为有两种,一是历史上的"青天情结"和"告御状"的思维遗留,使他将希望寄托在高层某个人的批示上或重视上。他坚信在共产党的领导下,一定会出现一位青天来解决他的问题,而那时他已三年和家里全无音信了。王求升和另几人一起在短短几天了六闯中南海,以至于连卫兵都认识他了。于是重复了古人的"告御状"和"拦御架"。基于这样的目的上访,他的问题假如真得到了解决,倒是社会的悲哀,是法治向人治的倒退,只会引出更多的上访大军。实践过程中王求升逐渐也相信法治,但由于目前有些基层的管理比较混乱,导致他对基层毫不信任,而将希望寄托在光荣的伟大的正确的中央上,但分工又使得高层不可能过多的去处理繁杂的基层的事,因此案件往往又被往下转,从而,王求升的问题就永远成了问题。但不幸的是,在这个循环中,上访者王求升与基层的关系不断恶化,互相憎恨,小问题变大,大问题恶化,最终导致处于弱势的农民不得不滞留北京。

    而造成王求升上访的直接原因,笔者归纳为二种。第一,是由于基层干部的违法行径(含不作为)。比如大量的土地承包合同纠纷,首先是基层撕毁合同而不补偿,相应权力机关则不做出相应处理,甚至于错误处理,被剥夺了土地的王求升不得已的踏上了这条路,到市、到省,一级一级直到中央。而基层在收税费时,基层干部的简单粗暴的作风、无视农民权利的行为、和更多基层干部的不作为将王求升直接推向上访。上访者王求升本身当然也有一定的问题,但主要是基于基层的行为是造成王求升上访的主要原因。第二,基层也有一定的责任,但主要是由于农民王求升本身的法律意识淡漠,或诉讼时无力请好律师,在很多关键问题的处理上犯了致命的错误,导致重大事实不清,重要证据毁损失去证明力,或诉讼对象根本错误,使诉讼失败。王求升想翻案只存在理论上的可能性。而在当时,在材料中法院的舞弊行为还没有在关键地方表现出来。他在很大程度上是非常可惜的败给了法律。

    从上访反映的问题来看,王求升是可敬的上访者,举报当地干部违法乱纪的现象的,为当地百姓利益受侵害而挺身而出的孤胆英雄,他受到各种打击报复而毫不畏缩,心中揣著一团火向著黎明奔去。王求升是被侵害的农民为维护自己的权利而上访的人,他既有惊天血案,也有家庭琐事。

    刚开始上访时,王求升每年或每月定期到北京上访,尚有一定的收入,经济状况稍微好一些,因此生存环境还是强一点。但他大部分却不知找哪儿去解决问题,很多时候只是听别的人说或凭自己的猜测去找某机关,他在失望后,不死心或回不了家了,则变成了常驻的访民。王求升为老访,已将上访作为一种职业,他的观念已很难转变,让他放弃上访几乎不太可能。他已无家可归或有家不能归,睡在露天或小窝棚里,以拾垃圾或乞讨为生。

    笔者认识王求升可能还很不够,但大体能说明问题,以求能让更多人了解王求升。


(三)王求升的心理特征

    上访者王求升所要面对不仅仅是生活上的困境和冤案的痛苦,还有城市居民不满的目光和收容队的随时到来。他是不幸的,但为什么他却没有得到应有的帮助呢?除了人的冷漠之外,他自身也有不少缺点。这种缺点当然是多方面作用的结果,和他交往时提前留意这一点也可使我们多一分理解。

    笔者觉得他的缺点主要体现在四个方面:

    其一,由于他大部分迷信人治,因此依赖心理极重,往往将问题的解决视为他人的义务,当听说哪儿有解决问题的可能是,便到那上去,而且希望立竿见影,这样他的语气可能让帮访者大吃一惊,甚至于一定的不满。比如一日王求升找杂志社一位编辑,而编辑当时来晚了一点,不料王求升竟然大为不满的说:"我大老远跑来容易吗,他能不接待吗?还让我们等了这么久!"王求升第二次来杂志社的人甚至说:"都几天了,我的问题怎么还没解决?"幸好杂志社的人经常与他这样的人接触,非常了解他,换了其它人,不知会有什么感想。

      其二,上访者王求升是从平静的生活中突然跌入了另一个极端的世界,因此心态很难调整过来。在现实与梦想的巨大差距间,很多人的心理不平衡,在自己的材料中王求升注明:中国第一大冤案。他极力的期望自己的是件大事,这样便会有高层人来重视这件事。这种想法左右了他的思想,他的行为也被这种思想所左右,认为没人重视他的事情是很错误的,因此他提及自己的事时有时会有过多的主观渲染,使他的诉说也变得支离破碎。而在这种思想的暗示下有时会上一些重要部门乱闯,因而常常引起事。

      第三,他非常的执著,但想法过于简单。在他的意识中,只有上访能解决问题,即使有时候他承认上访是没有一点用的。关键在于他只认识到了这一条路。笔者曾经劝他换一个想法,在空闲时间想想还有什么别的解决问题的方法没有,但在他的眼中,不上访的对立面只有一个----同归于尽。笔者在向他介绍一些别人成功的通过其它方式解决问题的经验时,他大都边摇头边一口一个不可能。

      第四,也是比较严重的一种,即轻重不一的焦虑证。他在哪儿都找不到安全感,几乎对社会丧失了信心,经常以一种怀疑的眼光看其它人。当笔者走进王求升家时,那种冷漠的、怀疑的眼光让笔者恐惧,让笔者心酸。他怕一切,即使笔者是想尽自己一点微薄的力去帮助他们。他知道谁也不能真正帮他们,却忘了单靠他自己也是无济于事,而拒绝一切外来事务也就将他与世隔绝了,没有人知道在今天还有这样一个人这样活著,只将他视为盲流,视为垃圾。


(四)掩卷后的思考

    上访者王求升作为边缘人而活著,谁能将他带回主流呢?他自己是不能了,只有靠我们社会人,而我们社会人只有先放下自己的价值观后才能更好理解他,才能真正的帮助他。笔者希望自己或多或少的放下了一些,笔者的理解或多或少对他能有一些积极的作用。

     翟洪仟

    E-mail:[email protected]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