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华邮》长篇报道浦志强律师为陈桂棣夫妇辩护(图)
请看博讯热点:农民、民工问题

(博讯2004年12月29日)
    
    
    
《华邮》长篇报道浦志强律师为陈桂棣夫妇辩护

    (图片为浦志强和陈桂棣与前来旁听的农民交谈。
    面向农民者左为浦志强,右为陈桂棣。图片版权归《华盛顿邮报》所有。)
    
    
    【编者按】近年来,中共官员以诽谤罪控告作家的事情时有发生,事实上在美国等西方民主国家诽谤罪的量刑非常严格,既要看事实,还要看动机和原告的身份。官员作为公共人物,他们的执政行为是置于媒体的严格监督之下的。媒体对于公众人物的公众行为的批评,即使有不符合事实的地方,一般也很难构成诽谤罪。陈桂棣和春桃夫妇被控案庭审结束已经四个月了,但至今没有做出判决。关注这一案件,防止官员以法律的名义报复作家和媒体,是国内外舆论应该认真去做的事情。
    
    今天的《华盛顿邮报》以整版篇幅报道了著名律师浦志强志愿为《中国农民调查》的作者陈桂棣与吴春桃夫妇作辩护的故事。报道的题目是《中国:把法律变成保护人民的武器》(In China, Turning the Law Into the People's Protector )。
    
    陈桂棣夫妇用了两年的时间走访了安徽五十个县,写出了二十万字的调查报告,细致描写了三农问题的真实状况。书中透露了很多残酷的现实,被点名的中共官员多达数百人,包括两届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和安徽省五届领导人的名字。该书出版不久在大陆就遭到了查禁,作者也受到了政府官员的指控。安徽阜阳市政协副主席张西德,在今年六月把这对作家夫妇告上了法庭,理由是这本书对他的声誉构成了很大损害,把他描绘成当地的恶霸。
    
    身材魁梧,留着一头短发的浦志强律师,今年39岁,研究生时代因为参加天安门民主运动而失去了良好的工作机会。这些年他当过秘书,做过生意,还在农贸市场干过活。1993年朋友建议他学习法律,1995年通过了律师资格考试。凭着渊博的知识,正直的良心和缜密的论辩功力,浦志强完成了一系列在中国颇有影响的辩护。今年2月份,他听说了陈桂棣夫妇被安徽阜阳市政协副主席张西德控告的事,便主动和他们取得了联系。当时陈桂棣夫妇已经请到了律师,浦志强便要求志愿为他们辩护。
    
    “我仔细阅读了《中国农民调查》这本书,简直让我怒不可遏。”浦志强回忆说。书中的故事让他想起自己十几年前在农村的经历:官方强制执行计划生育政策,他的一位嫂子怀孕九个月也被强行流产。
    
    浦志强建议把这场官司打成中国的“《纽约时报》对沙利文案”,他认为只有公众批评党政官员的权利得到保护,中国的情况才会好转。不过,他对案子的最终胜利也不抱太大的希望。地方党政官员控制着地方法庭。张西德是阜阳的一把手,他儿子做过法官。唯一的希望是让这个案子吸引足够的公众注意,也许别的地方的某个官员会站出来为作家夫妇撑腰,也许当地的领导会认为让张西德赢了官司有损党的光辉形象。
    
    《中国农民调查》一书被禁之后,陈桂棣夫妇决定请浦志强加入他们的律师队伍。“我们那时明白了我们需要这门大炮。”吴春桃说。
    
    今年8月24日,第一次庭审在安徽阜阳市法院开庭。作家夫妇和他们的四个律师坐在右边,张西德和他的律师们坐在左边。三个穿着黑袍的法官坐在正中,头顶是红色和金色相间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徽。
    
    坐席上有100多人,另有十几个站岗的警察。到场的记者有五六个,尽管他们知道他们的报道不经审查难得见报。好几百从张西德工作过的临泉县赶来的农民在法庭外等候。虽然法庭还空着很多座位,但他们只让25位农民进入。
    
    张西德五短身材,大腹便便,面带微笑地坐在那里,悠闲地从不锈钢热水瓶里呷着茶。他很少说话,讼词都由律师代劳,只是到了最后,防线被一层层突破,他才变得话多了,笑少了。
    
    张西德的律师首先发言:“张西德是一位老党员,是一位从没有犯过错误的合格干部……他要拿起法律武器伸张正义。”他说张西德要求被告道歉并赔款20万人民币。
    
    浦志强辩护说陈桂棣夫妇对于张西德的描述是建立在与农民的广泛接触和一些党内报告之上的,而且他们的书采用的是报告文学形式,允许进行一定程度的艺术加工。
    
    浦志强又敦促法庭考虑批评官员执行公务的行为算不算诽谤,法官不予考虑,说:“我们不打算把这个争论颇多的问题纳入本案。
    
    第二天,张西德的律师请出了他们的第一位证人,原是张西德手下的工作人员。浦志强加紧了进攻,他指控这位证人曾经贪污公款,非法收税,酒醉驾车撞死一位行人。
    
    “他是证人,不是罪犯。”张的律师表示反对。
    
    “不错,他是证人。”浦志强提高了嗓门说:“我只是想知道,一个有明显犯罪记录的人,怎么能够逃脱法律的惩罚,而且还得到了提升。如果说张书记有能力干预执法,那么——”
    
    法官打断了浦志强的话。
    
    张西德的律师又请出了13个别的证人,多数是党员干部,大权在握,平日很少有人挑战他们的权威,此时个个都显出不知所措的神情。面对辩方律师的提问他们不是大光其火就是拒绝回答。有时,连大法官命令他们回答他们也一口回绝。
    
    职位最高的一位证人是一位灰白头发的县级干部,名叫李品正(音译),站在证人席上,竟然接听手机。他还让辩方律师讲出各自的名字。有一位律师让他专心听着,他火冒三丈地说:“你让我小心?该小心的是你!”
    
    在浦志强的压力之下,不少证人讲出了对于控方极为不利的细节。《中国农民调查》一书曾经提到官方用扒房牵牛之类的手段来惩罚触犯计划生育政策的人。站在证人席上的一位官员承认县里还强迫夫妇双方做绝育手术,即使丈夫已经做了手术,妻子也要做。
    
    张西德的最后一位证人是位农民,名叫戴俊明(音译)。浦志强问他有几个孩子,他回答有三个。浦志强又问:“那你结扎了吗?”
    
    法庭一片寂静,证人不知所措地望着律师。浦志强又重复了一遍他的问题。那个人依然不予回答。
    
    张西德的律师提出抗议,可是法官这次站在了浦志强一边,也要求证人回答。证人手足无措地不出声。最后,浦志强又问了另外一个问题:“你认为张西德在临泉县是个好书记吗?”
    
    证人对这个问题依然闭口不答。
    
    第三天,辩方开始请出证人,清一色的临泉县农民。他们一个个讲述了自己的亲身经历,和书中的描述并无二致:党员干部非法收费,让他们吃尽了苦头,粗暴的计划生育口号听得人毛骨悚然,为了上访1995年村民们远赴北京,74个人一起跪在天安门广场。
    
    证词中最令人难忘的是1994年4月3日,大批武警洗劫了他们的村庄。那是因为张西德命令他们来教训这里的村民,说他们不听他的命令。武警们见谁打谁,临走还抓走了十几个人。
    
    “真比鬼子进村还厉害!”一位名叫王永良(音译)的头发花白的老农作证说。他还说,村民们吓怕了,都纷纷逃到邻近省去了。
    
    别的证人,包括一个叫王向东(音译)的满脸皱纹的村干部, 说武警们抓住他们百般虐待。“每个当官儿的都打我,还一个劲儿地问:‘你活腻了?’”
    
    最后一个证人是一位苍老瘦弱的69岁老人,名叫张秀英(音译),身穿印花的宽松大衫。她一边抽泣着,一边回忆着他丈夫被警察抓走时撕心裂胆的叫声,叫着叫着就昏倒了。当官儿的把他仍在地上,村民们害怕警察,都不敢上前去救他。没等到第二天天亮,他就离开了人世。
    
    讲完,老人跪倒在法庭中央,一边哭,一边说:“请青天大老爷给我家申冤啊!”大法官高呼肃静。可是整个法庭都骚动起来,接着又有一位妇女跪在地上要伸冤雪恨。
    
    浦志强猛地站起身,抹去满脸的泪水。保安警察急忙把两位妇女带离法庭。
    
    在辩后陈述中,浦志强说,作家有权批评张西德的执政行为。法律应该保护人民的权利,而不是官方报复的武器。然后他话锋一转,又说这次审判表明不仅仅是张西德,任何党政干部不管何时犯下的罪,都要最终受到法律的惩罚。
    
    “这个案件给了我们一个机会,来重新审视十几年前张西德做党委书记时所做的一切。”浦志强说:“我希望通过这个案件,千千万万党员干部会明白,他们不应滥用手中的职权,欺压百姓……随着时间的推移,所有的罪债都要偿还。”
    
    浦志强最后还巧妙地请求法官不要一味顺从他们的共产党上司。他说:
    
    “很显然,创造性地行使你的职权的余地还是有的。如果你能够适度地运用你的创造力,你的努力和敬业精神会引导社会走向文明和民主,你会名垂青史……你的判决会向世界表明,中国的司法机关能否担当起促进社会发展的重任。”
    
    根据律师们透露,庭审法官曾经说他们做不了主,言外之意是上一层党组织会最后做出决定。由于庭审的一些资料发表到了互联网上,还见诸于香港的平面媒体,党组织要拿出决定顾虑会很多。最近,一些官员和作家夫妇接触,试图以调解方式结束本案,这很可能是上级党组织的指示。
    
    到发稿时止,陈桂棣夫妇仍然没有同意和解。“和解不是我们的选择。”陈桂棣说:“我们已经走了这么远。我们需要一个判决。”
    
    
    ──《观察》首发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访《中国农民调查》案双方谈和解
  • 《中国农民调查》侵权案 官员要求被告陈桂棣「和解」
  • 「中国农民调查」作者要追究官员作伪证责任
  • 德杂志主编谈《中国农民调查》获奖原因
  • 「中国农民调查」一书获尤里西斯报导文学奖
  • 《中国农民调查》入围德国“尤利西斯”国际报告文学奖
  • 《中国农民调查》作者法庭最后陈词(下)
  • 《中国农民调查》作者法庭最后陈词(上)
  • 《中国农民调查》作者案和陪审制
  • 中国禁止媒体报导《中国农民调查》案
  • 《中国农民调查》作者案和陪审制
  • 地方官状告<<中国农民调查>>作者
  • 《中国农民调查》诽谤案开庭 500村民庭外声援
  • 阜阳中院开庭审理《中国农民调查》作者涉嫌诽谤案
  • 《中国农民调查》作者被诉 网民从赵燕事件对比中美
  • 阜阳政协副主席诉中国农民调查作者
  • 专访阜阳政协副主席:为什么告《中国农民调查》
  • 《中国农民调查》阜阳“受审”法庭拒绝群众旁听(图)
  • 《中国农民调查》一书的作者遭起诉
  • 马建:有感《中国农民调查》获国际报告文学奖
  • 读了《中国农民调查》除了哭我还能做些什么?
  • 网上热评《中国农民调查》之无删节版
  • 晨海:在农村是政治土匪,在城市是政治流氓—— 八评《中国农民调查》
  • 晨海:农村官吏黑匪化的“特殊机制"究竟是什么? --- 七评《中国农民调查》
  • 《中国农民调查》的震撼力
  • 梁京:对大陆社会良知的考验--评大陆出版《中国农民调查》
  • 晨海:让中国钻了五十多年的怪圈----六评《中国农民调查》
  • 晨海:人间官员多不安宁 中共吃皇粮无理由 ——五评《中国农民调查》
  • 晨海:人间官员多不安宁 中共吃皇粮无理由——五评《中国农民调查》
  • 晨海:江泽民朱镕基应首先在北京"上访村"下跪--四评《中国农民调查》
  • 仙鹤草:是谁造成了中国农民的负担问题?——《中国农民调查》读后
  • 晨海:是骗你没商量?还是投其所好 ----三评《中国农民调查》
  • 晨海:还是农奴制--评《中国农民调查》(之二)
  • 晨海:中国农民已成为悲惨的二等公民--五十年来极其难得的《中国农民调查》
  • 《中国农民调查》,让我们灵魂和良心永远不得安宁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