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胡佳:叶国柱案件进展
(博讯2004年12月25日)
    
    
     作者:胡佳 (博讯 boxun.com)

    
    多年来,拆迁维权成为在中国各地凸显的社会和人权问题。贪官、酷吏、奸商勾结横行,老百姓经常流离失所。维权上访反而被党政机关、公检法机构、中宣部控制的媒体等斥为“刁民”。“拆迁问题”和三峡等地的“移民问题”类似,都充满血泪。
    
      2003年开始从网上了解到北京宣武区叶国柱、叶国强一家的抗争,以及他们为拆迁维权付出的沉重代价。叶国强因为跳金水河自杀被判处两年有期徒刑,我们不知道还有哪个国家的法律,会对社会不公的受害者--走投无路最后选择自寻短见以表达抗议和悲愤的老百姓给予刑事处罚。我想惟一的解释就是他跳了天安门前的金水河,纵观多年我党的惯例,总是对此核心敏感地带“滋事”的老百姓给予倍加严厉的迫害,棍棒和牢狱自不在话下,甚至也曾经开枪夺去他们的生命,如此以正效尤。这样的恶法处置远远超越法律。只要几个达官下个命令就定性了。法院审理只是走个形式。叶国柱作为兄长四处奔走上访。而近日他也面临四年的牢狱之灾。
    
      认识老叶是今年7月18日,那天六四伤残者庞梅青、因为搜集六四证据被判刑九年刚刚获释的李海、还有我及另一位与天安门事件相关的朋友一起探讨今年上半年经历的过程。叶国柱是我们中惟一一个与六四没有直接关联的。虽然我久闻老叶在拆迁维权领域发挥的作用,但这确是第一次幸会。叶国柱身材消瘦,穿着一件黑色的衬衫,釦子都解开着,露着胸膛,目光沉稳,说话非常有底气。他专注地听着我们讲述,偶尔也询问或给予评论。他的小灵通不时响起,一接听起电话他就完全沉浸在和对方的交谈中。回想起来他大约接了七八次电话。内容一类是被政府强制拆迁侵害了权益的普通百姓,他们向老叶请教该如何应对,叶国柱通常会询问基本情况,然后告诉他们一些对策,并要其做好最坏的打算,最后他总是鼓励对方要坚强。另一类是海外媒体的记者打电话给他,有BBC和海外网络媒体的,他立即告诉记者本地发生的新情况,并把求助者的联系方法给对方,请媒介给予关注。第三类是已经和老叶一样无家可归的穷哥们,他们在电话里嬉笑怒骂一番,老叶也用老北京的犀利语言嘲讽警察和基层政府的嘴脸,最后留下的是四海为家的他们相互保重的话语。
    
      短暂相处三个小时,很感动老叶为这个群体所作的努力,电话里的话题都是为了他人,他发挥着维权中转站的作用。我佩服老叶是条汉子,侠肝义胆古道热肠。临别之前,我们几个人着重商量如何营救蒋彦永教授,方法是组织庞梅青、齐志勇等几位在六四中受过枪伤乃至被截肢的伤残者,到301医院干休所看望蒋老师。实际上我们知道当时蒋老师还在总政保卫部的羁押中,那么干休所警卫肯定不让我们进入,并且不提供蒋老师的情况,那么我就带领大家一起去301医院找院长要人。作为这群六四伤残者,大家要找蒋老师看病,也要看望蒋老师,如果找不到,军方一定要对蒋老师的失踪给出说法。这是给军方及后面更高层官员压力的一种形式。让他们切身感觉到民间要对蒋老师的事件采取实际行动了。老叶听说了我们的方法,也愿意一道参与。我想也好,至少我们两个作为健康人,可以帮助不得不藉助双拐的齐志勇和庞梅青等。考虑到这件事情会面临的风险,我很钦佩老叶拔刀相助的勇气。那一天也很巧,下午我提前离开,为的是和刘晓波会面,而晓波开宗明义和我商议的也是如何营救蒋彦永教授。想想刚刚见过的六四伤残者庞梅青、一无所有到处流浪的叶国柱,然后是眼前也沧桑拂面的晓波。大家背景不同,但作为社会最底层,最为被国家机器碾压的一群,相濡以沫的走到了一起,而且团结起来去为更多的弱势群体抗争。
    
      实际上就在第二天的夜里,7月19日晚11点,蒋彦永教授被秘密释放回家。这是我们始料不及的。当路透社披露之后,我们都感到欣慰。而我们采取行动的计划也可以暂时搁置。自此我和老叶之间经常有电话的联系,他给我讲述拆迁群体面临的新问题,并约我一起去看望天津蓟县的郑明芳。我也偶尔给他介绍爱滋病在中国的传播,以及我所了解的其他社会问题。
    
      后来听说叶国柱在组织9月18日的天安门万人大游行,虽然游行示威是中国公民的基本权利,但没有人怀疑这肯定难以成功。不过我仍然被老叶的执着打动。他们才是尊重宪法,“认死理儿”的老百姓。8月底接到叶国柱儿子叶明君的电话,老叶被东城区的公安骗出来“谈话”,然后就受到拘留。8月27日那一天叶国柱似乎有所预感,把身上的小灵通、电话本、以及仅有的一些钱都留给儿子叶明君,这项决策带来的最大好处就是外界和老叶的家人联系没有中断。
    
      叶明君今年22岁,以前还有父亲相伴,现在一个人四处飘零,借住在不同的亲属和朋友家,警察还不断给予骚扰。作为老叶的朋友,我和明君经常有电话往来,我能给他的支持就是安慰和鼓励。明君告诉我他自己生活以及老叶案件的情况。
    
      11月下旬,我又一次从河南爱滋病村考察孤儿生存和病人用药的情况回来,突然感到身体不适,呕吐、晕眩、厌食等等症状开始出现。有两天的时间只能卧病在床。11月23日叶明君通知我26日周五开庭,但24日又告诉我法院忽然改在27日周六开庭。我们不清楚官方在变换甚么花样。我的病情仍然在加重,26日我到地坛医院检测,结果是转氨□比正常值高10倍,这意味着我五年前曾经得过的乙肝又发作了。我想是因为今年面临了很多的压力,愤怒、绝食、加上超负荷工作的疲劳诱发了乙肝。晚上我和明君通电话,我告诉他医生让我住院,这可能是我最近惟一一次能帮助老叶的机会,即使身体再不适,我明天一早一定会去东城区法院声援叶国柱。并且我会带着数码摄像机和数码照相机,这些工具不仅可以为爱滋病群体维权,也一样能成为拆迁受害群体的守护者。即使不能进入法庭,也可以记录法庭外发生的情况。待庭审结束,我会去附近的地坛医院找专家门诊。
    
      然而,这天晚上女友的电话引起了我的疑惑,通州区的警察到我的新家去查户口。果然第二天一早7:00,当我刚刚迈出院门的时候,三个通州国安的警察拦住我。他们的意图很明确,就是不允许我这一天出门。乙肝复发的我再也没有力气和他们像今年夏天那样用拳头抗争了。我只有和他们交涉,如果一定阻挠我去法庭,那么我至少也该去医院。但国安的警察请示之后,拒绝了我的要求。即便我拿出了检测证明,他们也无动于衷。这方面可以看出他们是不懂甚么叫人道的。我仅仅是被拦阻在家中一整天,而老叶几经深陷囹圄三个月了。我的女友闻讯也出来,她看到头一天来过的警察们,质问对方为甚么之前不诚实说明来意。她怎么会懂得,卑鄙无耻下流这方面,国安系统是中国登峰造极的。没办法,我只好和女友一起转身回家。往回走的路上泪水淌下来。我心里想着:“老叶,这次非常抱歉无法去帮助你。”
    
      后来我知道,这一天不仅仅我,还有几位有关的人被软禁在家。而到了现场的朋友,例如刘荻,也被一个个有所在地的公安派出所“接走”。东城区法院本来坐落在狭窄的胡同里,这次来了上百辆警车,蔚为壮观。审判庭内本来18个旁听席只有两个给了叶国柱的家属,即使这样叶明君也未被获准进去。而坐在那些座位上的除了警察就是保安,还有一些不知来历的人。看来上上下下对老叶的案子如此重视。律师后来告诉明君,叶国柱在里面受到了刑讯,他的双手腕子因为被手铐吊着一夜,所以已经嵌到肉里,有明显的伤痕。
    
      12月18日又是一个周六,定在这天庭审宣判。早上7:30左右我离开家,准备赶9:00到达法院。但在门口又被通州的警察拦住,看来他们又是有备而来,我坚持要往外走,话语也毫不客气。警察紧攥住我的手腕,相持了一会儿,居然放我离去,不过这恰恰错过了宝贵的时间,待我到达时,宣判已经开始,我无法进入法庭现场。只有站在门外等待。刘荻也和我在一起。四周是大量穿制服和便衣的警察。他们中也有几个拿着摄像机。我们的目光不时交锋。大约9:25左右,叶明君和几位拆迁的受害者走出了法庭。我听到有人在喊“与其这样不如把叶国柱枪毙算了”,原来,庭审宣判的结果大家谁也没有想到,叶国柱居然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罪名是寻衅滋事。叶明君打电话给亲属“可能快过年了,法院和警察想给咱们一个惊喜,判了四年!”我能听出这话后面的悲哀。这次宣判之后,没有给叶国柱任何申诉的机会,两名法警就把他拖出去,其间叶国柱在挣扎中撞到了门上。我拿出摄像机要让叶明君在法庭门口说几句,但刚刚开机,一群警察就围了上来,推推搡搡,用身体去挡镜头。大声喝斥:“把你证件拿出来!”我也针锋相对,“你先把你的证件拿出来!!”明君担心我的摄像机有闪失,过来解围,并且小声告诉我这些是国安系统的便衣。我们遂向外走,后面警车一辆一辆跟随。在胡同口,便衣警察还是在周围监视着。大家在那里谈了一番宣判的结果。看到一辆法院押解人的面包车驶出来,虽然我们看不清里面,但很希望叶国柱能从里面看到我们。或许这能给他莫大的鼓舞。
    
      这几天北京进入了最冷的时节,零下8度,雪花飞舞。12月20日,叶明君到东城法院去领了判决书,晚上我们在通州见面,我拿到了一份复印件。按明君的请求,我连夜开始打字录入判决书的内容,以便把它如实公布出来,让海内外更多人能够看清国内司法黑暗。东城法院的判决书洋洋洒洒近五千字,当录入一条一条公诉人所提到的证人证词,也就是叶国柱一条一条所谓罪状,比如公开唱国际歌成为扰乱治安的“罪证”时,我只是感到两个字“荒谬”。12月21日,又从明君手中拿到了辩护律师高智晟律师为叶国柱向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请的上诉状。当天晚上,明君告诉我,他的奶奶现在心脏病发作,每天都与“速效救心丸”相伴,尽管都没敢告诉她叶国柱被判刑四年,但看来老人家很难熬过这个冬春了。而作为儿子的叶国强还要服刑一年多,叶国柱更是可能面临四年的铁窗生涯。恐怕他们都无法为老母亲养老送终。明君请求我去拍摄老人家现在的状态,待她百年之后,我再记录下出殡的过程。这样叶国强和叶国柱获得自由的时候,还能看到老人最后的阶段。我听着,泪水在眼眶里打转,这样的请求我能有甚么理由不答应呢。老叶,再过几天我也要去住院了。拍摄你老妈妈最后的生活或许是我能为你做的一点点事情吧。
    
      胡佳 北京
      2004年12月24日星期五平安夜前
      010-86000663 89520738 13501091828
      [email protected]
    
    (新世纪〕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胡佳:叶国柱案件进展
  • 叶国柱判刑四年 家人律师谈公道
  • 中国知名维权人士叶国柱被判刑四年
  • 维权人士叶国柱在狱中惨遭吊打
  • 叶国柱的案件开庭审理情况
  • 叶明君谈父亲叶国柱案庭审情况
  • 北京叶国柱案开审 被告律师评说
  • 叶国柱案今开庭 多名欲旁听维权人士被抓
  • 警告、监视、抓人 叶国柱案当局高度紧张
  • 叶明君:逮捕叶国柱 是违规重复处理
  • 北京逮捕叶国柱
  • 918在即 叶国柱被逮捕
  • 叶国柱儿子:申请游行是公民不可剥夺的权利(图)
  • 叶国柱体会:共产党到底是个什麽东西?(图)
  • 北京七一紧张 警察请叶国柱「出去玩」
  • 年迈老人-叶国柱、叶国强父母被强拆后奄奄一息倒在北京市委门前(图)
  • 叶国柱:人民「公仆」是披著羊皮的狼(图)
  • 田晓明:关注王光泽、叶国柱的权利
  • 谢馨给叶国柱的儿子叶明君的信
  • 为叶国柱郑明芳严正呼吁的公开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