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82娶28:杨振宁不愿多说 翁帆神秘消失(图)
(博讯2004年12月17日)

82岁杨振宁对传将娶28岁硕士生的反应

    
    据台湾媒体报道,第一位华人诺贝尔奖得主杨振宁,传出上个月,已经和年仅28岁的一位硕士班学生翁帆在北京订婚,并且计划在明年1月结婚。TVBS在北京独家访问到杨振宁,对于再婚,杨振宁不愿多说,只用英文简单说了一句不予置评。
    
    82岁诺贝尔奖得主杨振宁,在传出要娶28岁的硕士生后,一直相当低调,16日他在北京清华大学告诉TVBS记者他知道台湾的报道,不过他不愿回答任何事情。记者:“报纸给您看。”诺贝尔奖得主杨振宁:“我都知道了。”
    
    记者:“这事件好事,您要不要跟台湾观众讲一下。”诺贝尔奖得主杨振宁:“我已经跟所有新闻记者,说了没有任何的访问,这事情是不是确定这样,Nocomment(不予置评)。”
    
    记者:“这是好事要不要讲一下。”诺贝尔奖得主杨振宁:“不能破例。”记者:“讲一下这个喜事。”诺贝尔奖得主杨振宁:“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记者:“我们来看过老师的课,这事能不能简单讲一下。”诺贝尔奖得主杨振宁:“不可以。”
    
    虽然不愿意回答,不过从杨振宁表情,可以看出大师的心情喜悦与复杂。TVBS特派记者杨钊:“这是杨振宁在北京清华大学的住所『归根居』,自从传出要娶小他54岁的硕士生后,杨振宁相当低调,连他学生同事都不知情。”
    
    北京清华大学杨振宁同事:“他要跟一个硕士生结婚,我没听说呀,没听说呀。”杨振宁学生:“这不可能不可能,我觉得这不可能。”
    
    据了解杨振宁是在1995年一场会议上认识翁帆,他形容翁帆没有心机而又体贴人意、勇敢好奇而又轻盈灵巧、生气勃勃而又可爱俏皮。两人完婚后与新,杨振宁将与新婚妻子长住北京清华园。
    
    82娶28:杨振宁不愿多说 翁帆神秘消失
    

翁帆为躲记者神秘消失 清华大学表态

    
    1995年夏天,19岁的翁帆(左)是汕头大学英语系大一新生,参与接待访问潮汕地区的杨振宁夫妇 羊城晚报记者蔡惠中/摄
    
      现年82岁的第一位华人诺贝尔奖得主杨振宁,今年11月5日与28岁的广东外语外贸大学翻译系硕士班学生翁帆订婚。预计明年1月正式举行婚礼。昨天,杨振宁的秘书向本报记者证实了双方的婚约。
    
      订婚:对54岁差距有心理准备
    
    
    82娶28:杨振宁不愿多说 翁帆神秘消失


    
      虽然两人在11月份就已订婚,但直到最近,杨振宁才将这则喜讯以电子邮件通知了少数几个朋友。杨振宁知道他和翁帆年纪上有54岁的差距,难免会引起议论,因此心理上已经有了准备。杨振宁形容翁帆为“上帝恩赐的最后礼物,给我的老灵魂,一个重回青春的欢喜。”
    
      据知情人透露,杨振宁和翁帆是在电话上订婚的,两人并没有举行公开仪式。杨振宁将在北京清华大学这学期课程结束、大约明年1月时正式和翁帆结婚。这不是两人的第一次婚,杨振宁的太太杜致礼去年十月因病过世;翁帆则离过婚。
    
      相识:翁帆曾接待过杨振宁
    
      1995年夏天,杨振宁和杜致礼到汕头大学参加一项国际物理学家会议时首次见翁帆,当时她还是大一学生,负责接待杨振宁夫妇等人。杨振宁说:“那是一个只有上帝才会做的安排。”
    
      翁帆当时是英文系学生,英文说得极好,加上漂亮、活泼、体贴而且没有心机,杨振宁夫妇非常喜欢。杨振宁夫妇离开汕头后,和翁帆偶有联络。翁帆大学毕业就结婚,不久离婚,几年后进入广东外语外贸大学翻译系硕士班就读,目前还是学生。
    
      杨振宁和翁帆曾有好几年时间没有联络,但有如天意,翁帆今年二月寄了一封信到纽约大学石溪分校给杨振宁,但杨振宁当时在香港,信转到香港。之后几个月时间,杨振宁与翁帆有了密切联络,两人逐渐熟识。
    
      印象:没有心机体贴人意
    
      杨振宁表示,青春并不只和年纪有关,也和精神有关。他虽然岁数上已经年老,但精神上还是保持年轻。这也是翁帆觉得他有吸引力的部分原因。
    
      杨振宁以一首诗描写翁帆:没有心机而又体贴人意,勇敢好奇而又轻盈灵巧,生气勃勃而又可爱俏皮,是的,永远的青春。
    
      杨振宁和翁帆订婚后,才将消息告诉他在美国的孩子和他的弟弟妹妹,他的亲人都深表祝福。
    
      杨振宁其人
    
      杨振宁,美籍华人。1957年获诺贝尔物理学奖。现为清华大学与香港中文大学的教授。
    
      1951年,杨振宁与李政道教授合作,于1956年共同提出弱相互作用中宇称不守恒原理,因而与李政道共获1957年诺贝尔物理学奖。这一原理彻底改变了人类对对称性的认识,促成了此后几十年物理学界对对称性的关注。
    
      夫人杜致礼是杨振宁先生在昆明教书时的学生,国民党将领杜聿明的千金。杨振宁先生说,当时他们之间并不熟识。只是1949年他们在普林斯顿惟一的中国餐馆中偶遇,而后开始交往,并于1950年结婚。2003年10月,杜致礼女士与世长辞。
    
      揭秘准新娘
    
      高中老师:上进心非常强
    
      翁帆出生在广东省潮州,高中毕业于广东潮州金山中学。因学习成绩优异,被保送到汕头大学外语系就读。翁帆的高三班主任老师丁坤敬告诉记者,翁帆是个漂亮、活泼的女孩,高三时总体成绩很好,在班中属于上游水平,尤其是英语相当出色,每次考试成绩总是前几名。她还是班中的英语课代表,总体来说是个上进心很强的学生,这一点给丁老师留下很深的印象。
    
      大学辅导员:是个文静女孩
    
      昨天,记者联系到广东外语外贸大学曾经做过翁帆辅导员的钟老师。钟老师说,研究生由于独立性较强,大体上属于自主管理,所以她并不很了解翁帆的情况,只有些粗略的印象。她说翁帆看起来文文静静的,戴着眼镜;她身高1.63米的样子,长得白白净净的。
    
      钟说,他们家可能在广州有亲戚,所以翁帆研一时在学校住过一段时间后,就出去住了,联系起来就不太方便。
    
      大学同学:非常纯洁大方
    
      作为广东外语外贸大学的在校学生,在她的同学眼里,翁帆非常纯洁大方、看起来比真实年龄要小很多,杨振宁对她的描述“一点都不过分”。同学说,她在学校里租有一间房子,这个学期由于课程不多,她在没课时常去香港那边。本来此时大家都在忙着找工作,但翁帆看起来没有任何求职的“动作”。翁帆的同学介绍,她的毕业论文原本就曾打算写“杨振宁的翻译思想”。
    
      校方反应
    
    清华大学:尊重杨振宁的个人选择
    
      昨天,清华大学宣传部有关负责人介绍,他们通过杨先生的秘书和杨振宁进行了沟通。清华大学校方认为,个人感情的发展和婚约是杨振宁的私事,对此,清华尊重杨振宁的任何选择。清华同时呼吁,社会应该尊重杨振宁的个人隐私,不要对他的私事过多的议论或干预。
    
      清华大学物理系大学一年级新生,是杨振宁在清华讲授物理课的学生,他们都表达了对杨振宁的祝福之情。“我上过杨老师的课,他讲课时总是面带微笑地和声说话,非常和蔼。”一位男生称。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没什么大惊小怪的
    
      昨天,广东外语外贸大学有关负责人表示,校方已经知道杨翁订婚的事情,但在学校看来,这并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如今两人一个丧偶,一个离婚,都是自由之身,完全有选择婚姻的自由。况且翁帆已经上完了这学期所有的课程,研究生即将毕业,剩下的半年中只做论文就行。
    
      翁帆所在的英文学院的仲伟合院长则表示,昨天早上,他已经向翁帆亲自证实了订婚的消息,作为院长,他为自己的学生祝福,其它的不愿再多说。
    
      最新消息 翁帆为躲记者神秘消失
    
      昨晚6时多,记者赶到广东外语外贸大学时,从早上起就一直守候在广外的众多媒体记者均是一脸愁容。为躲避众多媒体的袭击,翁帆已偷偷和一个中学时最要好的“闺中密友”离开了学校,据传是在广州市内某个咖啡厅里,翁的手机也始终处于关机状态。记者打电话到翁帆的家中,接电话的是翁帆的母亲,但她第一句话就是“你是她的什么人?找她什么事?”之后才说上一句,她要到晚上11点才回家。
    
      昨晚7时30分许,记者终于找到了一位与翁帆关系较密切的同班同学,该同学见到记者就说:“你们不要再打扰她了,今天一天,我们看到她为了躲避媒体用尽心机,网上更是有很多不公正的言论,令她伤心欲绝,我都替她难过,你们应该给她一个宁静的空间。”
    

  翁小姐给杨博士用英文写的情诗

    
      倍可亲网讯 太郎的黄昏恋:翁小姐给杨博士用英文写的情诗(翁帆BLOG)
    
      杨振宁未婚妻翁帆网上公开热恋情诗:杨博士昵称“太郎”、“我的darling monster”、BG
    
      82老翁杨振宁博士热恋28 青春翁帆硕士成功,天下没有简单的事,一家欢喜是一家哀。翁帆小姐离婚后同时恋一年轻男友和杨振宁博士。翁硕士有闺中好友思呈、丽丽(刘广丽)、玲儿和男同事王博等。翁帆被认为是其中“最理性”,思呈“最感性”的。他们密谈许多,还到天涯社区的博客网站上登出对话。翁帆在8月13日以前就和杨振宁进入实质关系,有眉目传情(杨先在宴会上注目翁),手足相攀,额头相碰。
    
      翁小姐曾经因为两人差别太大而退却过,一声声DARLING后面接着惋惜。最后杨博士的吸引力还是很大。翁小姐昵称杨博士“太郎”、“我的darling monster”、BG。喜欢杨“宽阔的肩膀”。
    
      翁小姐给杨博士用英文写情诗,杨博士在飞往香港的飞机上修改,将原来只有一个人称的诗改成了“你”和“我”。翁小姐看后说“一早起来就收到BG修改的诗,有点面目全非。他也太猖狂了。看时又恨又好笑。”
    
      翁小姐也告诉了闺中密友思呈自己和一个年龄大很多的人恋爱了,思呈把杨称为翁的BABA,那时还不知道杨可以做她们的爷爷,新闻出来后,思呈吓了一大跳。思呈还帮翁小姐一道欣赏爱情诗,一起改诗呢。
    
      9月1日以前,杨博士和翁硕士两人就经过了“深夜静静对着你永远不想离开的人”的时刻。
    
      这里只公布她们在博客网上已经公布的东西。翁的年轻男友是谁,就不说了。
    
      比杨振宁那边公布的要多了。他不过说了“翁帆今年二月寄了一封信到纽约大学石溪分校给杨振宁,但杨振宁当时在香港,信转到香港给他。之后几个月时间,杨振宁与翁帆有了密切联络,两人逐渐熟识。
    
      现年八十二岁的第一位华人诺贝尔奖得主杨振宁,今年十一月五日与芳龄二十八岁的广东外语外贸大学翻译系硕士班学生翁帆在北京订婚”。
    
      翁小姐的父母还不知道她和杨博士订婚。翁小姐不知道怎么说服自己的父母,他们和杨博士怎么互相称呼就难倒了翁硕士。
    
      poem written for wu xin2004-8-13 星期五(Friday) 晴
    
    
    
      今天从北京回来,在天涯上申请了会员,又建了BLOG.
    
      找到以前写的诗:
    
      Cold here, icy cold there. You belong to neither, leaves have withered. Your face is pale and blue, a tearful smile. Something in your eyes, whispers words of last good-bye. My heart sinks down, tears surge out.
    
      Hot summer. Cheerful Cocktail. You took my hand. We fled into another world of band. You sat by my side, long hair tied behind, cool and killing. Smile floating on the lemonade, soft and smooth. How I was amazed. Your face looked like the cover of the magazine. My head spin. You led my hand, danced along the crazy theme.
    
      Light vied with wine, elegance mixed with fragrance, laughing covered by greetings, the crowed was busy at handshaking. You stood there, eyes on me. I trembled at the sparkles, brighter than the light. A masterpiece from God, I felt dizzy. We were not near, yet we were together.
    
      Days ended. You said, you would wait for me at the Alps side. We would ski against snowflakes dancing in the sky. I gave no answer but a good-bye to accompany your flight. Gone was the plane, I suddenly tasted my pain. I knew I had been silly and stupid, you were in my heart, I shouldn’t have hidden in the dark. I tried to forget your disappointment. I made believe sometime someday, I would tell you, I feel all the same.
    
      My thought struggled at confessing, somehow hesitation ended in flinching. I continued my role of a fool, clinched to my maiden pride, yet secretly indulged in your promise of the white land -- snow measuring down to us, in your arms I am lifted up. The chiming of Christmas bell!
    
      The bell died in the patter of rain, from hell came the laughing of Satan at my brain. Tearful smile, swallowed by the darkness. How could I trace your hair to wipe your tears? My hands reached out, catching nothing but a raindrop, on a leaf that had withered.
    
      Snowflakes have melted into water, we are no more together.# posted by 翁帆 @ 2004-08-13 21:28 评论(0)
    
      poems2004-8-13 星期五(Friday) 晴
    
    
    
      Wind Flower
    
      Life was lonely. I used to stand in my balcony, watching the stars shinning far away. I was a seed, full of life, buried in the earth, waiting for the rain of spring.
    
      There came a cool winter night. By the glass wall above the misty sea, we were touching edges of the dream. Red wine painted a fragrant smile. Isn’t it a magic beginning of spring?
    
      Life began again the moment you took my hand. Under the neon light, your kissed set me free. Out from the earth rose a sweet sweet rose. I felt again the warmth of spring.
    
      Each day I see you pass by me. Your broad shoulders are all my dream. You are always here, shinning. My darling monster. If your thoughts are with me, I could see the color of spring.
    
      How could I ever neglect you before? You are the star I have been searching for. Who says sacrifice is moth to the flame? Could you understand I am dying for the spirit of spring?
    
      Your breath caressed my ears; your sweat tiptoed my hands. Through the windowpane, blue sky in my eyes. The night was so pretty and so young. If I could ever stay here forever, I would ignore the hope of spring.
    
      Wind flower. It has captured every young dreamer. I know I should keep away, but your charm carried me away. I hold you so closely and lost in the beauty of spring.# posted by 翁帆 @ 2004-08-13 22:42 评论(0)
    
      poem - i have to go2004-8-13 星期五(Friday) 晴
    
    
    
      I Have to Go
    
      I have to go, my darling. Spring arrives. Life in nature blooms but breath of love dies. I take a deep inhale, depressed at the freshness. I have to go.
    
      Darling, too many walls have been built between us. Your heart is up where I cannot find. I look into your eyes and see nothing inside. Your smile is no longer here to shine. When clouds abruptly darken the sky, when turns suddenly occupy the road, I have to go.
    
      Darling, my shelter shatters. Sunshine glitters on the sea. Light stings my eyes. Uttering a cry, the sea gull flaps its wings. My island sways in the wind. The waves run onto the rocks – crash, boom, bang. When hope turns into foam, I have to go.
    
      Darling, night no longer lights fire. Access to your voice has expired. I glare at my phone, catching no trace of your name. As stars twinkle, magic slides from my hands. It falls to the ground like china -- crash, boom, bang. When the pieces could no longer make a whole, I have to go.
    
      Darling, the city stands in the dark, dazzlingly splendid. I find no glory but a riot of chaos. Sobriety twists in reality; solidity switches to fragility. I live like a butterfly, struggling out of the cocoon. When sorrow bursts out from the hollow, I have to go.
    
      I have to go, my darling. I once looked over your shoulders and saw a beautiful world. But now, when life is without you, when promise is no longer promise, I have to go.# posted by 翁帆 @ 2004-08-13 23:01 评论(2)
    
      又一首诗2004-9-1 星期三(Wednesday) 晴
    
    
    
      昨晚突然又想写诗了。写完了,往床上一躺,睡了一个好觉。本来想今天修一修改诗,可是下午我突然病了。天旋地转,吓得我以为自已得了森林脑炎,看来莫尔道嘎还在我心里作怪。
    
      因为生病,不想修改诗了。思呈说,诗是在一瞬间完成的。有道理,而且这首诗写的是一个心境,能够再现当时就足够了。
    
      To BG
    
      Fair night, faint light,Smooth breath by my side.Rapt gaze upon you,No fatigue, but felicity
    
      Sweet night, soft light,No regret, but delight.I can evade all,But the hearts entwined.
    
      Pure fondness, true loveHad as a gift, or is earned?
    
      Deep into the night,Labyrinth turns into heaven,And fantasy into reality.Eternity of loyalty.
    
      I touch your forelock,Gentle breath over my hand,Silence more intense.
    
    
      # posted by 翁帆 @ 2004-09-01 23:12 评论(3)
    
      BG的版本2004-9-5 星期日(Sunday) 晴
    
    
    
      一早起来就收到BG修改的诗,有点面目全非。他也太猖狂了。看时又恨又好笑。结果我给他回信说“It's YOUR poem”。
    
      我决定把两首诗都保存下来,而且要存在同一个文件里面。从某个角度看也很有趣:两首诗描写的是同一个人的心境,即是我。作者却分别是里面所说的“I”和“you”。
    
      BG的版本是:
    
    
      Sweet night Soft lightSmooth breathing by my side,Fair night faint lightTranguility after surging tide.
    
      Dreams deep pleasures keepGently I touch your forelock,Love deep smiles keepLingering scent of soulful delight.
    
      # posted by 翁帆 @ 2004-09-05 10:17 评论(0)
    
      一种相思,两处闲愁2004-9-5 星期日(Sunday) 晴
    
    
    
      刚刚下了好大一场雷雨,在家时,特别喜欢外面狂风暴雨,因为这样家里就显得特别温馨,心中满是安全感。记得当时年纪小,打雷的夏夜必是停电的。穿着洋式小睡裙的我持着蜡烛,从客厅走到房间,从房间回到客厅,感觉自已象小天使。那时候另外一件必做的事情是替洋娃娃盖上被子,因为天气刹那间转凉了。
    
      刚刚也接到了BG的电话。他刚到香港的家里。原来早上所贴的诗还不完整。他说他在飞机上继续写完了。# posted by 翁帆 @ 2004-09-05 17:57 评论(4)
    
      无穷尽2004-9-13 星期一(Monday) 晴
    
    
    
      有太多事想做!第一件事当然是写毕业论文,这是不得不做的,也很明白事理是目前最要花心思做的。其余的呢,我要慢慢数。
    
      从第二件想做的事开始说,是学法语。回到广州我要寻找那里有兴趣班,我就是喜欢一群有共同兴趣的人嘻嘻哈哈一起学语言。这一说就想起当年三毛在西雅图的英语班。那时,西雅图成为我最想去的城市,艾琳也成为我最想要的老师。我这种人一定要学得开心才能学好,自己闷在家里自学结果可想而知。
    
      第三件想做的事呢,要从今天中午说起。我从床底下翻出尘封几年的吉它,发现断了一根弦。毕竟过了十几年啊!想当年,刚刚懂得什么是为情所困的日子,那年夏天的傍晚,我必然一人抱着吉它坐在阳台上,对着外面一片金灿灿的油菜花,想着怎么想也想不清的心事。油菜田的旁边是黄色的小溪,伸向远处的小竹林。那时的天空是一片粉红的晚霞。好多年以后的日子,大学毕业,寻找工作,很多乏味的现实再也容不下那份情趣,吉它也从我的怀里到了床底下。最近对什么事都有兴致,吉它自然再次得宠。明天就去乐器店给吉它换上新弦,再问问有没有吉它老师愿意给我上两个星期课,要古典吉它曲。
    
      第四件事,回广州后和呈呈一起学欣赏古典音乐。
    
      第五件事,跟太郎学名画欣赏。
    
      第六件事,买架钢琴,请个老师,圆我少年梦。
    
      第七件事,学跳芭蕾,圆我儿时梦。
    
      第八件事,有待发现。
    
      不发现也罢,只怕一发现就会有第九件、第十件……
    
      # posted by 翁帆 @ 2004-09-13 21:37 评论(2)
    
      额尔古纳河边的村庄(一)
      2004-9-20 星期一(Monday) 晴
    
    
    
      一个多月了,一路的疯狂和放纵已经沉淀下来,除了奇乾…..
    
    
      出森林记
    
      我们都认为,莫尔道嘎国家森林公园是这一行的高潮。我们计划,乘车进入森林深处的白鹿岛,再徒步往回走,三四天便可走出森林。对这片森林的美,所有书籍上都有相似的话语:“难以言形”或是“令文字苍白无力”。可是,汽车在森林里穿梭了一个多小时,窗外永远是同样的山和树。
    
      终于,记不得是谁说了一句:“一样的景色,徒步可能会很闷啊。”
    
      这个人勇敢,顾不得会被其他人鄙视为临降逃脱。毕竟,我们是“绿野”上的乌合之众,只认识了两天,除了呈呈是儿时的朋友。其实大家都这样想。最后,丽丽也点了头。丽丽前一天才被我们推上队长的宝座,当然要尊重她的权威。
    
      于是,四个脑袋又凑到地图上。如果不徒步,三四天的计划可能只剩一天。时间长短没关系,原本是高潮的空白却很要紧。司机极力推荐我们转向西面的俄罗斯民俗村。可那是一个旅游点。
    
      地图的最上方有一个小小的圆圈,旁边写着“奇乾”。我问了司机,他淡淡地说那是一个中俄边境的小乡。
    
      “不如我们一直把车开到森林尽头,到奇乾。”我突然很想去,直觉说这个名字不会让人失望。
    
      “我们就去奇乾。”呈呈马上说好。王博也支持。最重要的是,丽丽又点了头。
    
      于是我们没有在白鹿岛停下来,一直往森林里头走。路很快变得窄起来,看不见山脉,天没有先前光亮,密密的树林压着路边。路越来越颠簸。
    
      “不是很多人愿意走这条路的”,司机说了一句,提高了车费。又嘟囔着“我天黑前还要赶回家呢,明天我亲戚取媳妇。”
    
      这段路有密密麻麻的像苍蝇那么大的蚊子。我们把车窗关得严严实实。再有一只野马静站在林子边,一只像火鸡的大鸟飞进树林。然后有一只野兔从车前跳跃而过,是呈呈看到的。我睁大眼睛等着下一只动物的出现,一直到看见一间小木屋。
    
      木屋是军人的岗。车停了下来。司机指着我们,对军人说我们去奇乾。我怕大军们认为我们防碍边防安全,所以对着他们笑得纯真纯真的。一个大兵让我们顺便送他到奇乾。
    
      “没有人带,这条路很不好走啊。只有我们才知道路哪个转弯有大坑大洼。”大兵很友好。
    
    
      额尔古纳河畔
    
      下午七点钟了,天还亮着。我们继续往北走,和时间竟赛,争着多一点白昼。大约半个小时后,窗外的树林慢慢退去,天地开阔起来,远处有了起伏的线条。接着,广阔厚实的草地,连着缓缓而起的山脉。郁郁葱葱的松林。好熟悉的画面!
    
      “是《音乐之声》里的山脉!”王博叫起来。
    
      他聪明,一下子就想到了。平时只能在电影里看到的山脉和树林,这时开始撞击着我们的心。我们开始笑起来,叫起来。车一直开到奇乾尽头的额尔古纳河边,我踏出车门的一刻,眼泪几乎跳出我的眼睛。
    
      十二年前,我也曾经有这种感动。那时也是四个人,黑夜开着车奔向一个小岛。我们是去看海。那是个没有月光的晚上,窗外只有黑黑的山坡。虽然生长在离海边不远的城市,可是在那之前我没真正看过海。我们下了车走在沙滩上,听着海浪起起伏伏,眼前却是一片黑夜。我不停地问着同伴同一个问题:“白天的海是不是很好看?是不是很蓝很蓝?”眼泪满面。那就是我和海的第一次见面。
    
      这次我们是来看奇乾。
    
      额尔古纳河的另一边是松柏覆盖着的俄罗斯山脉。看着额尔古纳河,我就想起了“静静的顿河”。河的上方,天空里的云彩灿烂灿烂的。河的这边,我们的脚下是一片草地,缀着小野花。回头看,一间破旧的小木屋前,三头猪忙着啃草。
    
      我们密谋起来,要说服司机在这里留宿一晚。奇乾,在车驶入村庄的一刻,已经捕获了我们的心。
    
      我们开始奔跑起来,各自寻找着奇乾最让人心动的画面,收入相机里面。
    
      “小心猪粪!”王博好心地提点三个乐得蹦蹦跳跳的人。
    
      离开额尔古纳河,顺着草坡上去,便是通往村庄的小路。据说奇乾本来有上百户人家,后来政府要求搬迁,其他的人都拿着补助金走出这个小乡,只有十一户人家不肯离开这片土地,至今在这里喂猪养牛,种菜捕鱼。
    
    
      大兵
    
      这里还驻着一个军营。
    
      军营里的人马上发现有陌生人闯进这个宁静的村庄。营长带着两个士兵直追上来。
    
      “你们是什么人?”营长板着脸。
    
      “我们是学生,来这里旅游。”我们笑着说。
    
      “你们就在这个范围内走走,不准去别的地方!”他一脸严肃。
    
      “我们今晚去兵营里住好不好?”呈呈对着一张拉长的脸居然还能提出这种要求。
    
      “这……”显然这个问题是营长想也想不到的。不过,营长的嘴角开始往上抬了。
    
      “我们只需要一间小房子,小小的就够了。”呈呈受了鼓励,接着进攻。
    
      “是啊,没有床的话我们睡地板也行。”看到希望,我跟着咬着不放。
    
      “这……”营长有点不好意思地笑笑,说“今晚不行啊。领导来视察。”
    
      我们也不忍心为难这么年轻的一个营长。对着我们四个天外来客,他的笑时而有点腼腆,原来营长也会害羞。
    
      # posted by 翁帆 @ 2004-09-20 22:57 评论(10)
    
      额尔古纳河边的村庄(二)
      2004-9-20 星期一(Monday) 晴
    
    
    
      小木屋
    
      我们沿着小路往村里走。几间木房子零零星星立在路边上。房子都围着木篱笆。篱笆里有各种不知名的野花,都是没有刻意修整的,却是好看。
    
      一位俄罗斯模样的大爷坐木屋前面,脚边伏着长毛小狗。在这个少有陌生脸孔的村庄,连小狗都对着我们叫个不停,院里的大狼狗更是凶巴巴。大爷欣快地答应接纳了我们。他把大娘喊到屋外,大娘带我们走进旁边一个小木门。经过小院子,来到一个木房间。屋顶、墙壁、地板,桌子、床,全都是没有上漆的木头。一个灯泡悬挂在屋顶中央。我满心欢喜。只是每次到大爷大娘的屋子,我们都要在院子门口喊一声“大爷!狗拴住了吗?”。其实他们还有友善的小黑猫,似乎听得懂我讲的猫语。
    
      奇乾位于寒温带,夜晚明显的冷。大爷大娘的屋子却是暖和暖和。晚饭是大娘帮我们做的。最好吃的是大爷从军营温室里特地要来的小青瓜。饭后还有一杯热腾腾的红茶。
    
      我常常想像着这样一幅画:夜晚,一间小木屋,外面风声、海浪声。屋里挂着一盏不大的油灯,却足够光亮。屋里有一张木床,被子和床一样旧,却很温暧很柔软。屋里还有一张木桌子,桌子上方墙壁上的橱柜里有简简单单的银餐具,擦得光亮光亮的。
    
      我们围着饭桌,学着《风流少年唐伯虎》里唐伯虎每次小计得逞,两对V字手指往前一屈,叫“Yeah—”。在以后的旅途中,这个手势就成为我们高兴的最高级代码。
    
    
      星空下的磕睡虫
    
      村庄的晚上只有从七点到十一点才有供电。十一点钟过后,村庄一片漆黑,我们戴着头灯再次往河边走,去看星空。这时我们已经穿着毛衣、冲锋衣,仍可以感觉到吹在脸上冷冷的晚风。
    
      天空原来有这么多星星!这里每颗星星都是上帝的杰作,明的暗的,深深浅浅地挂在天空。我静静躺在河边,在最贴近宇宙的时候,最大程度地感受着某种神秘。我很喜欢一首叫《星空》的钢琴曲子,这首曲子是不是源自于这样的星星?
    
      在银河更明亮的时候,丽丽站了起来,说她的牙齿直抖着。呈呈跟着跳跃起来。接着,我也发现自己的牙齿开始在打颤。王博头包在冲锋衣的帽子里。好冷的夜。
    
      从北京一路走来,呈呈在旅途中第二天就感冒了,又传给了我。虽然这样,呈呈和我还是最活蹦乱跳的,常把丽丽和王博弄得哭笑不得:“感冒都这个样子,好了的话如怎么了得!”可是,深夜感冒必定回来袭击我们两个宝贝脑袋,让我们蜷缩在睡袋里,做不醒的磕睡虫。
    
    
      晨雾中的木乃伊
    
      奇乾的天在四点钟就开始亮了。
    
      睡梦中听到有人走着木地板,有人推着木门走出去,一会又有人跑进来。
    
      “快!外面好漂亮。粉红色的雾!仙境一般!”是王博的声音。
    
      才四点!我的头昏沉沉的,鼻子塞住了还感觉到又干又冷的空气。思想开始斗争,在起与不起之间徘徊。丽丽和王博早就没了人影,呈呈还在她的睡袋里,一点挣扎的意思都没有,僵尸式的睡袋活像一条裹尸布。幸亏我睡得是信封式的睡袋……
    
    
      大娘
    
      八点钟,大娘推门进来:“该醒啰!早饭等着你们呢。”
    
      大娘一个个屁股接着拍。
    
      “大娘,麻烦你把王博也打醒。”我对大娘笑着。磕睡虫醒了,日子从这一刻开始闹轰轰。
    
      “这可不行啰。他是大小伙子。” 大娘原来还会害羞。
    
    
      天上人间
    
      内蒙的天空早上总是碧蓝碧蓝的,中午云朵开始汇集,但天仍是天,云仍是云。傍晚便是云浪滚滚。
    
      饭后,我们沿着额尔古纳河往村里走,挖掘奇乾更多的宝藏。阳光下的俄罗斯森林是多年来藏在我心里的另一幅图画:一片古老的森林,里面有一个小村庄,村里有一座座的木房子,住着以伐木为生的人们。每天早上,阳光穿过树林照着村里的小路,弯弯曲曲的小路一直申展到河边。一个小姑娘提着小木桶,踏着路上的小光圈,来河边汲水。
    
      一路下去,有牛群在额尔古纳河边饮水,白的蓝的紫的不知名的小花洒在草地里,红艳艳的蝴蝶停在金灿灿的野菊花上。这片广阔的草地上,长满红色的草籽,草一抹一抹的粉红。王博赶起在山脚下的马群,马奔跑起来,鬃毛在风中一起一伏。
    
      我们是天外来客,请允许我们唤醒这里的宁静片刻。
    
    
      在水一方
    
      还没到中午,阳光晒已经热辣辣打在皮肤上。只是在这片纯静中,心永远是安静的,浮燥不起来。我们穿过一片小树林,林子尽头是一片鹅卵石地,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溪。
    
      “好晒啊!我去那边树下等你们。”呈呈是我们队伍里的小“索马里”,却是最“见不得光”的,大大的眼睛整天在荷叶边的帽子下扑闪扑闪的。她犹如僵尸,在夕阳下苏醒,在月光下起舞。
    
      丽丽是另外一种动物,阳光下最勇猛。我们还在嘀咕小溪对面有没有路,她就脱下鞋,咚咚几下淌过小溪,钻进另一边的小丛林。
    
      等了好一会,不见丽丽回来,也不见呈呈。我和王博决定去找丽丽。她不回头,那边肯定有另外一番景色。
    
      烈日下的溪流却是冰凉冰凉的,寒气入骨。
    
      又是一片鹅卵石地,穿过小丛林,见丽丽独坐另一溪流边。她说她在冥想。
    
      这条溪要宽得多,水湛蓝湛蓝的。溪的对面是更浓密的树林。我高高挽起裤子,站在溪里,思想和溪水一样纯静,慢慢溶化成永恒。
    
    
      永恒
    
      之后,我们当然是回到大爷大娘家。呈呈也当然在那里等我们,她和大爷大娘聊得东滋滋的。她当然不知道自已刚刚错过了什么。其实我和她都错过了一个世界 --- 粉红色晨雾里的奇乾。这是我永远的遗憾,我只能在用想像力绘制这第三幅图画。
    
      再之后,大爷的儿子用一辆白色的农用车送我们出奇乾。王博说了几遍“我们应该再住一晚”。可是我们急着去发现更多的惊奇。我们还不知道,奇乾只有一个,一天奇乾会换来一世的思念。
    
    
      # posted by 翁帆 @ 2004-09-20 22:56 评论(6)
    
      毕业论文
      2004-10-22 星期五(Friday) 晴
    
    
    
      自从回到学校,一直忙于看书,理清毕业论文的思路。不仅没什么收获,还发现原来的思路,其实两年前就有研究生写过了。于是我在书本中挣扎了两个星期,痛定思定,决定换个题目。新思路当然是“许渊冲+诗词+翻译”。昨天一鼓作气,一清早跑到图书馆检索书名,问问管理员我最多还可以借几本书。女管理员的态度少有的好,如早晨的阳光空气。
    
      我的收获是一大叠书。其中意外的收获是一本刚刚摆上书架的新书《中西诗比较鉴赏与翻译理论》。我相信书对我有很大的参考价值,而且作者是北大的一位博导。早几天我在网上找专业方向时也留意过他。
    
      这些书果然比前两个星期的书要可口得多。我不再需要强近自已集中精神,每看一会就要翻翻后面,看还有多少页。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杨振宁未婚妻翁帆大学老师:我本人不大赞同(图)
  • 杨振宁即将再婚 清华呼吁尊重个人选择 (图)
  • 杨振宁质疑博导制度
  • 杨振宁海南演讲:中国离诺贝尔奖不太远了(图)
  • 杨振宁评中国高校教育:清华本科生水平超过哈佛
  • 杨振宁:“西方式的的民主,并不适合中国”
  • 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杨振宁将定居清华园(图)
  • 不要以今人论古人,也评“杨振宁指<易经>阻碍科学启蒙”
  • 胡星斗:略论中国人的思维方式,支持杨振宁关于《易经》的论述
  • 杨振宁丢尽了物理学子的脸!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