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官商黑勾结强拆 上访无望自焚抗争(图)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2004年12月16日)
    官商黑勾结强拆 上访无望自焚抗争

    04.5.27面对西安新城区拆迁办雇用的打手,对群众施暴大打出手,旁边站立的警察无动于衷。 (大纪元记者辛菲采访报导) 2004年12月11日上午,西安市新城区政府在其强占的原安仁坊小区的地块上举行西北商务中心开工奠基仪式,一位男子在已被夷为平地的原安仁坊小区的空地上,欲点火自焚抗议;旁边的西北果品交易中心也打出标语播放哀乐以示抗议。

    记者就此事件采访了有关人员,包括欲自焚者翟卫东、另一被拆迁户赵新,以及西北果品交易中心副总经理、市场部负责人冯贵坤。

    * “牺牲生命 捍卫权利”

    翟卫东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明了自焚的原因:“从4月份安仁坊就被开始拆迁,民怨纷纷。我们到处上访,都不被理睬、受理。我们依照法律、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的多次举动都告失败。政府无法无天、官官相护,欺压老百姓,我实在没有别的办法,所以就考虑自焚,想给当权者一个警告:老百姓不怕死,不是好欺负的。我们不惜牺牲生命来捍卫自己的权利。同时希望别人能看清他们的真实面目。”

    官商黑勾结强拆 上访无望自焚抗争

04.5.27中国西安新城区政府拆迁办雇用的打手(图中全是打手)

    他又说:“10日下午,我发现有人在布置会场准备第二天开奠基典礼、招商引资会。我就开始准备。我将他们强拆房屋、打人等照片做成传单,买了5升汽油,打火机。11日上午奠基典礼时,中共党政各级官员及有关人物都到场,平时上访,都见不到。我将传单散发后,一手拿著‘非法拆迁,无家可归’的牌子,一手用打火机点火。群众围观,我火没点著,汽油没燃著,附近的四名警察扑过来,扭住我带到附近的派出所。”

    * “弱势群体 力求公道”

    冯贵坤是西北果品交易中心副总经理兼市场部负责人,他向记者介绍了西北果品批发市场被强拆的情况:“自从土地改制,我们就给国家交了转让费,已经把土地买下来了,占地21亩33,每年交易额3亿,有400多名员工,是西北五省水果主渠道。暴力拆迁早在5月份就开始了,没有经过我们同意。5月10日、11日,交通警察连续两天在通往果品批发市场的路口设立了‘禁止通行’的路牌,并用汽车封堵了路口,把3个公路封断,不让车进来。还雇用200多打手,手持凶器,要强行拆除果品市场的大门。果品市场职工奋起阻挡,安仁坊的数百居民也前来支援。在5月10日的抗争中,总经理、副董事长孙继才,带领职工据理力争,因劳累激愤过度,于10日晚心脏病发作,次日不幸去世。”

    冯贵坤无奈地说:“新城区政府多次干扰,雇用数百打手,指使暴徒,挖断交易中心周围的道路,拦截砸坏运输果品的车辆,殴打果农果贩,抢掠果品,果农果贩纷纷逃避,致使这两个果品批发市场的经营完全停止。10月13日晚,华商报记者接到市民报告赶到现场采访,被这些打手拳脚相加,打倒在地,头上身上被狠命地踩,照相机被抢,汽车、手机被砸。其中一位记者被打得住进医院。现在经营彻底中断,即将发不出工资,400多位职工面临下岗。我们是弱势群体,实在经营不下去。”

    冯贵坤表示:“职工多次上访,希望政府按规定,公道解决,至少给一个中间数。只要属于合法拆迁,就积极地给予配合,合理地谈条件,遵循商业原则,平等交易。但是他们不按国家条例,给最低价,所以我们一直没答应。我们不同意,他们就用暴力。因为担心他们趁我们不在时,把经营设施等都强行拆掉,我们现在晚上都住在办公室里。”

    * 官商勾结黑社会打砸抢

    冯贵坤指出:“拆迁办,其实是一个政府机构,城建局下面的单位。法律规定政府不能参与拆迁。我们要求按法律办,他们自己规定的法律自己都不遵守,执法犯法。

    翟卫东说:“政府搞工程,投资商要赚钱。政府把土地拍卖给公司。官商勾结,狼狈为奸,欺负老百姓。”

    赵新介绍说:“新城区政府将安仁坊小区连同安仁坊东面的永乐路果品市场、多彩商城的地皮68亩卖给了浙江温州人开办的银邦公司,市、区政府声称要与银邦公司合作在这里开发经营西北商务中心,其实是由政府直接参与的商业经营性项目。西市和新城区政府在拆迁报告中,对这个楼宇状况尚好的小区竟谎称要进行‘低洼和危旧房屋改造’,‘进行低洼和危旧房改造’其实是个幌子,其实,安仁坊是80年代盖的西安第一所小区,20多年的新房子。很好的楼。实际上是政府滥用权力,私自抢占倒卖地皮,从事商业经营,已严重侵犯了公民的居住权和土地使用权。”

    翟卫东描述了暴力拆迁的情形:“自拆迁以来,非正常死亡有好几个。政府拆迁办用尽了各种办法、流氓手段:欺骗、引诱、恐吓、骚扰、逼迫。政府开始还骗人,说:‘暂时性的,过几年再搬回来’。后来发现骗不动了,老百姓都看清了他们的真面目,他们就公开抢。中央下达命令不准媒体报导拆迁的事情。已经彻底没希望了。有的通过单位领导施加压力。街道办事处一位工作人员,说:‘条款不合理,不能签字’。坚持了2个月没签字,领导说:‘你先回家,什么时候把家里的事情处理好了,再来上班。’从4月份开始拆迁,5月27日那天最严重,他们雇用了好几百名黑社会的流氓打手冲进小区滋事。砸墙,砸玻璃,打人,撞人,堵马路,并砸坏家具用品,扯断电话线。居民们被迫堵路抗议后不久,来了很多防暴警察、民警,黑社会流氓打手还有体工队的人,推拉驱赶堵路的居民。路人谁说话,就打谁,拳打脚踢。看起来策划很周密,分工很细致。有路人被打得跪在地上求警察帮忙,警察不管。”

    赵新说:“拆迁从一开始就受到安仁坊居民的坚决反对。居民们认为:具有这这里的土地使用权原本都属私人所有,政府违法违规。他们多次强行堵路、砸楼梯、砸玻璃,断水断电,雇用黑社会打手打人、恐吓威胁,不让果农进市场,打果农。华商报的记者来采访,被打住院了。

    官商黑勾结强拆 上访无望自焚抗争

04.5.27被中国西安新城区拆迁办打伤的18号楼居民,满脸是血,浑身软组织搓伤,肋骨被打断,躺在地上近2小时无人过问

    官商黑勾结强拆 上访无望自焚抗争

04.5.27被中国西安新城区拆迁办雇用的打手,打伤的12号楼居民。

    官商黑勾结强拆 上访无望自焚抗争

04.5.27被拆迁办打伤的16号楼居民

    官商黑勾结强拆 上访无望自焚抗争

04.5.27中国西安安仁坊被拆迁办打伤的18号楼群众

    官商黑勾结强拆 上访无望自焚抗争

04.5.27中国西安新城区拆迁办雇用的打手,非法翻窗闯入20号楼36号正在坐月子的秦翠萍家,对他们夫妇大打出手,并砸坏部份家具。

    *官官相护上访无望

    冯贵坤说:“我们只是要求个公道。上访是否能成功,现在还看不到希望。”

    翟卫东说:“10几户人家没有签字,到市人民法院要求立案审理新城区公安局。先告拆迁办、投资商,法院说必须有公安局、监察院出示证明。但是他们不给,就告不成了。我们只有自诉,告新城区公安局。后来,他们就派人强东西,打人。从5月份开始告,所有能跑的地方都跑了,一直没人管。省市区公检法态度都很恶劣。”

    翟卫东说:“王朔说过‘我是流氓,我怕谁?’现在发生的情况是:‘我是流氓政府,我怕谁?’政府根本不怕你告。告到哪儿都是一伙的,官官相护。现在只要是政府参与的事情就一塌糊涂,什么都搞不好。我们对政府不抱希望,但是问题一天不解决,我们就要继续抗争下去。”

    翟卫东说:“现在穷人越来越多,下岗工人也越来越多。霓虹灯下有无数罪恶。要么去吃人,要么被人吃。不要看表面,背后的罪恶很多。有机会希望媒体都多看看老百姓家里的生活情况。没钱,没工作,民怨纷纷,我看早晚要爆发大规模动乱。”

    翟卫东最后说:“谢谢大纪元对我们大陆老百姓的关心,揭露政府黑幕为民伸冤。”

    官商黑勾结强拆 上访无望自焚抗争

04.6.4中国西安新城区拆迁办强行拆除的17号楼房间。

    官商黑勾结强拆 上访无望自焚抗争

04.6.4中国西安新城区拆迁办强行拆除17号楼57号房间时,损坏楼下54号正常居住的阳台。

    官商黑勾结强拆 上访无望自焚抗争

04.5.27被中国西安新城区拆迁办强行拆除的安仁坊17号楼的围墙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西安一男子欲自焚抗议强占土地
  • 宝鸡市男子因拆迁补偿不合理而与工作人员自焚,被判纵火
  • 福建莆田市强制拆迁 老伯自焚抗争病危
  • 9月19日 一男子天安门自焚
  • 北京加强清理 金水桥又一自焚事件
  • 北京天安门金水桥发生自焚事件
  • 女子在派出所里自焚
  • 天津苗秀芳抗议强拆自焚 夫妇同被拘留
  • 北京妇女因走投无路在居委会自焚
  • 北京一妇女因生活困难在居委会自焚
  • 北京拆迁户欲泼汽油自焚 阻止拆迁被拘
  • 河南洛阳一残疾人街头自焚被救
  • 郑明芳天安门城楼自焚未果 今又昏死多次 受尽折磨
  • 西安六旬老汉上访期间屡受骗 汽油浇身欲自焚
  • 北京又发生讨薪民工自焚事件
  • 中国对两老人自焚事件保持沉默
  • 北京一民工为讨薪自焚 烧伤面积达30%
  • 两老人在北京府右街自焚1人死亡
  • 河南一民工讨工钱无望自焚 欠账人见状扭头离去
  • 北京强行拆迁引发自焚抗议,自焚者被拘留
  • 汪达林: 我也想去天安门广场自焚
  • 被严密封锁的消息:南京邓府巷拆迁户翁彪自焚之后,又有两人惨死在“强拆”二字之下(图)
  • “安徽农民天安门自焚”追踪:村民细说朱正亮
  • 高寒:把拯救抢在惨绝人寰的自焚悲剧发生之前——救救公民个人权利的捍卫者徐永海!
  • 江泽民三个代表究竟代表的是什么,一下岗工人因为没钱治病在家自焚身亡!
  • 张三一言:玩民族主义之火,中共或自焚
  • 徐高金:弱势群体难道只有走向绝望? ——自焚悲剧何时了
  • 胡平:天安门自焚与胡温新政
  • 百姓自焚与政府作为
  • 张伟国:江泽民对中国频频发生的自焚负有罪责
  • 以集体抗争代替自焚-- 王丹
  • 又见自焚焰火起
  • 刘晓波:自焚背后的人权灾难
  • 天安门民工自焚事件显示强行拆迁政策导致官民对立
  • 违宪审查第二波:惨剧背后--南京“自焚”事件反思
  • 自焚解读:野蛮拆迁的社会学含义
  • 徐永海:自焚者翁彪是英雄
  • 徐永海:请告诉我们中国有多少因拆迁而自焚的
  • 胡祈:人豁出去了,民全傻了——南京集体自焚的感受
  • 胡祈评论:人豁出去了,民全傻了---南京集体自焚的感受
  • 自焚讨薪,烧伤的不只是民工
  • 潇湘浪人: 玩兵如玩火,江泽民玩火必自焚
  • 观自焚骗局续集产生的若干疑问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