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河北易县出现流脑疫情
(博讯2004年12月15日)
    法制晚报:从11月30日起,解放军302医院陆续收治了5名患流脑的河北易县少年。易县与北京距离只有100多公里,接连发生的流脑疫情会不会大规模暴发,是否会波及京城,记者随即赶赴易县进行实地调查。

      高烧不退 冷水澡“洗”出流脑

       11月27日下午,易县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电话铃声响起,打电话的是易县易水中学的校医伊振英。伊振英说,一个叫卢伊明的学生出现头痛、高热症状,怀疑感染了流脑。 (博讯 boxun.com)

      “流脑?在学校里?”眼下正是流脑的高发季节,一旦在人员密集的学校暴发,后果不堪设想。听到报告,疾控中心主任于树玲立即将此事向上级进行了汇报。

      据伊振英介绍,11月15日,卢伊明洗了个冷水澡,之后就出现发热症状,当时校医室是按一般感冒处理的。但此后,卢伊明的体温却持续升高,于是转入县医院治疗。由于在县医院病情也不见好转,11月17日,卢伊明来到北京儿童医院求治,被诊断为脑实质感染。

      11月28日,卢伊明被转入302医院,在这里,他被诊断为病毒性散发脑炎,这是易县第一个确诊的流脑病例。

      一夜之间 多名学生发病

      几乎一夜之间,流脑疫情在易水中学学生中蔓延开来。继卢伊明之后,一个叫范兴初的学生又被北京佑安医院诊断为流脑,紧接着,又有三名学生因高热不退,陆续来到302医院,诊断结果依然是流脑,而县医院也传来消息,在这里治疗的两名学生的病症还是流脑。

      12月4日,易水中学再次传出流脑疫情,37班学生王新磊、14班学生苏雪楠等人也出现高热、头痛等症状,心急如焚的家长拒绝在当地治疗。一位家长告诉记者:“在北京的大医院看病,我们才放心,万一出现个三长两短,那就什么也来不及了。”

      据悉,截至今日,易县共发现流脑病例9例,疑似病例2例,全部是易水中学学生。目前,易县疾控中心已将易水中学定为流脑疫区,把学校与外界隔离开来,不准学生外出活动,避免因人群流动造成流脑进一步扩散。

      数千学生 紧急注射流脑疫苗

      “我们最担心的有两点,一是在人员集中的学校再出现流脑疫情;二是担心疫情会向首都蔓延。”易县疾控中心主任于树玲坦言。

      于树玲说,县疾控中心接到疫情报告后,立即启动了应急措施。11月27日当天就派出流行病管理人员进驻易水中学,指导学校进行消毒、隔离病人。县卫生局、教育局也及时配合,限制易水中学、易县初级中学的在校学生外出、聚会,以免因人群流动造成疫情进一步扩散。老师们也被要求密切观察学生身体状况,发现高热、头痛的病例立即报告、隔离治疗。

      从12月1日起,易县卫生部门已为易水中学、易县初级中学的数千名学生注射了A+C流脑疫苗,并要求与患流脑学生接触过的人口服磺胺药物进行预防。从12月6日起至今还没有新的病例出现。

      当地卫生局 劝阻患者来京求医

      “流脑是个老传染病了,可防可治,我们并不主张家长们将孩子送到北京就医。”易县卫生局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易县当地医院完全有能力治疗流脑,目前也已指定县医院和保定传染医院专人专室对流脑患者进行治疗。

      “但学生家长过于心急,发现孩子患了病,就跑到北京的大医院四处求医。家长的心情我们可以理解,但是,这样做却可能导致疫情向北京传播。我们一直劝这些家长带孩子来本地指定医院治疗,实在劝不住时,只能同意他们直接去302医院。”这位负责人无奈地说。

      在易县大街上,几位戴着口罩的市民匆匆走过,由于出现了流脑疫情,一部分人加强了预防措施。

      易水中学 仍在进行医学观察

      昨日中午,记者来到被隔离的易水中学。学校门口聚集了不少学生家长,手里提着大大小小的塑料袋,里面装的大都是食品、衣物等,他们都是来看望孩子的。

      一位家长告诉记者,刚刚听说学校里出现流脑疫情时,家长们都特别紧张,后来,学生们接种了疫苗,并且服用了预防药品,这几天又没有出现新增病例,他心里的一块石头才算落了地。

      由于学校仍处于医学观察阶段,隔离尚未解除,学生们不能出校门,外人更不能进学校,因此,家长们每天来看望孩子,只能隔着校门口铁栅栏聊上一两分钟。

      本版撰文/特派记者 杨章怀

      记者柳姗 那媛

      北京反应  多名患流脑的学生辗转来京就医 大部分市民不担心疫情扩散

      易县多名患流脑的学生来京就医的消息,引起了很多北京市民的关注。冬季是流脑高发季节,有些人担心,这些患者在辗转来京看病的过程中将流脑疫情带进北京。

      前天,记者在五棵松、西直门和公主坟三地随机调查北京市民后发现,大部分市民不担心疫情扩散 。

      在丽泽桥长途汽车站开往易县的长途车上,售票员十分卖力地招徕乘客,并指着车窗玻璃上的“今日已消毒”条幅说着:“易县16块,汽车天天消毒,放心坐啦。”

      专家说法  外来务工者发病率为当地人口16倍 青壮年发病率明显增高

      昨日,负责救治易县流脑患者的302医院感染一科主治医师秦恩强告诉记者,302医院收治的5名易县少年病情都已稳定,其中4人已出院,与他们密切接触的家属也没有发病症状。据悉,流脑患者从潜伏期末开始发病,10天内具有传染性,因此,不必担心这些患者会将病毒传播出去。

      昨日记者从北京卫生局获悉,目前,除易县来京治疗的这几例流脑疫情外,北京尚没有发现本地流脑病例。

      近年来,由于外地来京务工人员增加及环境等综合因素,本市青壮年流脑发病率有明显增高趋势。据统计,外来务工人员流脑发病率是当地户籍人口的16倍。随着冬季的到来,包括流脑在内的各种传染病预防工作都已经展开。

      据悉,流脑的流行是呈周期性的,每隔三五年或十年就可能有一次暴发流行。

      医生提醒 疫苗不是“保险箱”

      虽然流脑疫苗可以使90%—95%的人群得到免疫保护,但专家指出,打过疫苗并不是意味着就进了“保险箱”,仍然还有被传染流脑的可能,所以,虽然已注射过疫苗,但在流脑高发期,仍要做好适当的保护。

      从小到老都是易感者

      专家指出,虽然流脑发病者一般多是5岁以下的儿童,特别是2至6岁的儿童更易感染,但儿童绝不是流脑的惟一受害者,从刚刚出生几天的新生儿到七八十岁的老人,都可能遭受流脑袭击,因此,决不能掉以轻心。

      流行性脑脊髓膜炎

      简称流脑,是由脑膜炎双球菌引起的一种急性传染病,主要由人的唾液飞沫传染,传染性很强。

      脑膜炎双球菌侵入人体后,由呼吸道进入血液,随后进入脑膜和脊髓膜。临床表现为发热、剧烈头痛、呕吐甚至抽搐昏迷,全身皮肤出现黏膜淤点、淤斑及颈项强直等脑膜刺激征。此病来势急骤,变化快,如不及时治疗,可能因循环衰竭、呼吸衰竭而死亡。

      流脑发病期从每年11月份开始,到次年三、四月份达到高峰,每年冬春季,流脑的发病率占急性细菌感染的第一位。学校、工地等人群集中地区为易发地。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SARS疫苗临床研究将结束 36名受试者未出现异常
  • 深圳爱滋病疫情扩大前10月爱滋病例倍增
  • 中国自行研制艾滋病疫苗进入Ⅰ期临床研究 (图)
  • 青海乌兰县鼠疫死亡事故真相:生存遭受困境
  • 新疆据报爆发牲畜口蹄疫
  • 青海数县发生鼠疫疫情确诊19例死亡8人
  • 福州爆发登革热政府隐瞒疫情
  • 福清政府被指隐瞒疫情
  • 中国西部发现鼠疫,1人死亡
  • 甘肃青海出现人传人鼠疫病例
  • 泰国证实也出现疫情 亚洲禽流感恐慌再起(图)
  • 中国安徽出现致命禽流感新疫情(图)
  • 郑州6人制售假疫苗惊动温家宝
  • 甘肃5月初发生一起人间鼠疫疫情
  • 京港合作SARS疫苗可望年底进行人体试验
  • 四中国人萨斯疫苗注射无不良反应
  • 吴仪:中国艾滋病疫情十分严峻 防治进入关键期
  • 北明:美国媒体如何“侦破”萨斯疫情
  • 世卫怀疑中国萨斯疫情源于实验室
  • 李奇观:揭发政治SARS 消灭国家瘟疫
  • 东海一枭:SOS,另类疫情!
  • 中港卫生官员防疫态度轻率 - 林绮慧
  • 蓝牙:一场瘟疫废黜一个政府
  • 专家警告:萨斯疫情随时都可能重新爆发
  • 美教授:萨斯瘟疫提高胡影响力但不会导致政改
  • SARS疫情未来预测
  • 中港防疫通报仍不够积极(东方日报)
  • 黄叶:中国大陆SARS疫情数据的奇迹和玄机
  • 茉莉:各国抗疫,为何唯独中共禁网?
  • 郑义:【国难预警】警惕鼠疫大爆发
  • 郑义:被严密封锁的疫情
  • 王丹:中国仍在隐瞒SARS疫情
  • "党治不了的, 非典都治了"-----北京抗非典,笑话当疫苗
  • 洛杉矶时报:萨斯疫情可能刚开始
  • SARS没有特效药,大部分患者可靠自身免疫康复
  • 萨斯疫情激化中国政争?
  • 张秋康:胡锦涛政治生命尽看此「疫」
  • 行动起来,共赴国难——关于萨斯病抗疫问题的联合声明
  • 揪出传播SARS瘟疫的罪魁祸首:李长春是杀人犯
  • 国难当头,抗疫至上: 中国民主党联总向北京市民发出的呼吁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