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危险信号:中宣部29号文件吹响复辟倒退的魔号
(博讯2004年12月15日)
    (原北京大学校长吴树青认为,中国搞的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而很多人不提社会主义,只提市场经济,这样容易导致走到新自由主义导向的资本主义道路上去,国有企业私有化的恶浪,就是受到新自由主义影响的明证。)

    中共中央宣传部就目前的宣传工作,九月三十日给中共中央作了一次书面汇报,中南海高层对这一份汇报作了批示,肯定了中宣部提出的对新闻宣传要“把好关、把好度”的做法。十一月十一日,中宣部以此作为第二十九号文件,下发各省市新闻出版领导部门,十一月下旬,各地新闻出版单位开始逐级传达。当局指出,目前新闻出版工作“由于缺乏把关意识,自觉不自觉地宣扬了西方的错误观点,做了西方新闻媒体在政治上想做而没有做到的事情”,“问题不少,险情不断”,有的鼓吹西方政治制度,有的鼓吹西方司法制度,有的鼓吹民间维权,有的鼓吹新闻出版自由,有的扩大历史阴暗面,有的将刑事案件政治化。

     中宣部下达的文件,强调“西方敌对势力始终把争夺舆论阵地当作主要目标,不惜采取各种办法和手段打进来,企图推销他们的世界观、价值观,搞乱人们的思想,以达到『西化』、『分化』的图谋。对此必须保持清醒的头脑,要『把好关,把好度』,要『守土有责』。 (博讯 boxun.com)

    文件传达时点了一批知名学者的名,认为他们经常或撰文或演讲批评时政,极力推动政治体制改革,是宣扬西方错误观点的典型,其中有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研究员茅于轼、北京自由作家余杰、澳洲莫纳什大学经济学教授杨小凯(已故)等;点了近期发生的“炮轰中宣部”事件,北京大学“一塌糊涂”网站被关事件;点了《战略与管理》、《炎黄春秋》、《图书周报》、《同舟共进》等一大批报刊的问题;点了国际笔会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在北京举办二零零四年度自由写作奖的颁奖典礼,该奖颁发给了章诒和(作品《往事并不如烟》,港版名为《最后的贵族》);还强调传媒关于国企改革的报道,不要探讨深层次问题。

    胡锦涛指戈氏是罪魁

    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对宣传工作作出批示,他认为,“一段时期来,境外敌对势力和媒体大肆攻击我们国家领导人和政治制度,而国内媒体打着政治体制改革的旗号,宣传西方资产阶级议会民主、人权、新闻自由,散布资产阶级自由化观点。针对这种错误,绝不能手软,要加强新闻舆论管理”。他还指出,苏联解体、苏共垮台,是其逐渐背离乃至背叛马克思主义和最广大人民群众根本利益的最终恶果。戈尔巴乔夫是苏东剧变的罪魁。正是他提倡公开化、多元化,使苏共全党和人民的思想陷入混乱,苏联、苏共正是在他“西化”、“资产阶级自由化”的冲击之下解体的。

    中共中央要求中国社会科学院尽快成立“新自由主义研究”课题组,课题组成立后,推出《新自由主义评析》研究论文集(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并开动舆论机器,要求各省市高层官员必读此书,发出反击“新自由主义”的信号,并举行多次研讨会,指出:“新自由主义”是国际垄断资产阶级关于全球化意识形态的理论表现,其根本目标是肢解民族国家,为垄断资本提供更多的空间。对此,必须保持清醒的认识,否则就有可能导致理论和政策上的失误”。 当局官方主导的主流意识形态正在发生微妙变化。执政党高层在多个场合强调舆论的控制权问题,并意图将互联网纳入严密控制的对象,一股反“新自由主义”思潮正逐渐形成。有学者认为,当局的这一主流意识形态的形成有迹可寻:中共十六大召开后,总书记胡锦涛到西柏坡学习考察,向党内重提“两个务必”,树“新三民主义”旗帜;农业、农村、农民的“三农”问题学者纷纷以民间独立研究者的姿态出现,强调关注工农阶级的地位;中共十六届四中全会召开前后,中央电视台的电视剧《成吉思汗》被暂停播映,插播《红旗谱》,以《张思德》为代表的电视电影文艺题材纷纷出场;执政党高层近期一再强调:要大力加强大学生和青年的思想政治教育建设;学术领域中的新经济自由主义的主张正在受到打压。这一切意图体现执政党的思想回归,从历史寻找执政合法性;角色回归,代表中国主体阶级利益的政党;目标回归,统一全民意志,体恤民情民生。它试图向世界表明:中共的执政地位是历史选择的,有阶级基础,代表民众利益的。

    北京当局在大力批判所谓“公共知识分子”的同时,也大力批判所谓“新自由主义”。二零零四年六月,中国社会科学院科研局、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室和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联合举行《新自由主义评析》出版座谈会,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李慎明、中共中央党校副校长李君如等有关专家学者四十余人参加。座谈会由中国社会科学院副秘书长兼科研局局长黄浩涛主持。中央编译局副局长、《国外理论动态》杂志社社长李其庆发言时指出,新自由主义是为国际垄断资产阶级服务的西方主流意识形态,它将导致“新帝国主义”,是对第三世界发展中国家实施“新殖民主义”的工具。会议认为,中国的改革开放是对社会主义制度的发展和完善,决不是走新自由主义理论所描绘的资本主义道路。

    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党组副书记李慎明认为,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为适应国际垄断资本主义在全球扩张的需要,“新自由主义”开始在全球蔓延。近年来,“新自由主义”思潮在中国开始肆虐开来,张五常、曹思源极力推销以科斯为代表的新制度经济学派的私有产权理论,大肆鼓吹私有化,误导中国改革开放的方向,企图引导中国走资本主义道路。新自由主义经济理论受到了美英之外发达国家和广大发展中国家的抵制,在拉美国家和俄罗斯遭到严重失败,给这些国家的人民带来惨痛的灾难。中国哲学社会科学工作者,需要高度警惕国际垄断资本通过“华盛顿共识”设下的世界“一体化”陷阱,回击新自由主义的挑战。他强调,现在中共中央对新自由主义的本质和危害认识清醒,明确要进行批判和抵制。

    原北京大学校长吴树青认为,中国搞的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而很多人不提社会主义,只提市场经济,这样容易导致走到新自由主义导向的资本主义道路上去,国有企业私有化的恶浪,就是受到新自由主义影响的明证。前不久的黑龙江“宝马案”在网络上热炒,反映着一种真实的社会情绪。这是一种不容忽视的警示,如果走新自由主义道路,连基本的社会稳定都无法维护,更不要再谈什么发展了。新自由主义是国际垄断资产阶级关于全球化意识形态的理论表现,它的核心是经济上市场化、自由化、私有化,政治上“西化”,是美国等西方资本主义发达国家,向发展中国家推行新殖民主义的思想武器,是“和平演变”。

    重提反和平演变

    北京《光明日报》是这场反“新自由主义”攻势的前哨阵地。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九日,《光明日报》刊发长文《警惕新自由主义思潮》。中国社会科学院副秘书长何秉孟编审,中央编译局副局长李其庆研究员,北京大学教授吴树青,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吴易风,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胡代光,中国社会科学院拉美所原所长苏振兴研究员,中国俄罗斯东欧经济研究会秘书长田春生教授和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杨斌副研究员,他们再次集中对新自由主义作出描述性批判总结。

    指有人攻击马列主义

    十一月十八日,中国社科院“新自由主义研究”课题组发表《新自由主义在全球的蔓延及我们应取的科学态度》的报告,署名何秉孟、戎殿新、刘迎秋、李千、江时学、裴小革、阎小兵、顾俊礼、苏振兴、田春生等。报告说:新自由主义是从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中后期开始,适应资本主义由国家垄断阶段向国际垄断阶段过渡,逐步成为美英两国的主流经济学;以“华盛顿共识”的出笼为标志,新自由主义由经济学理论嬗变为美国的国家意识形态和主流价值观念。文章认为,近年来,海外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士及国内极少数顽固坚持资产阶级自由化的人,内外呼应,利用某些论坛,借介绍新自由主义之机,狂热鼓吹自由化、私有化、全盘西化。如疯狂叫嚣要“在马克思主义的棺材上钉上最后一颗钉子”的张五常,就是通过在某些大学乃至国家机关的讲坛大放厥词的。

    中国社科院政治学所副所长房宁发表了《金融崩溃,政府垮台,社会动乱──阿根廷全面推行新自由主义四大政策的四个沉痛教训》,北大教授董正华发表《阿根廷新自由主义改革失败的教训──中国应以此为监!》,以及《卡斯楚批驳新自由主义与全球化》、《阿根廷推行新自由主义政策导致改革失败的教训》。(据亚洲周刊)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