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杨秀珠去向不明红色通缉令失效
(博讯2004年12月10日)
    法制晚报/12月7日,原浙江省建设厅副厅长、曾任温州市副市长的外逃女贪官杨秀珠的案件查处情况浮出水面。温州市纪委通报,杨秀珠案涉案金额高达2.532亿元,19名各级干部涉案,其中9人已被移送司法机关。然而,巨贪杨秀珠本人却至今逍遥法外。

    去年4月20日上午,杨秀珠给浙江省建设厅领导打了个电话说,自己的母亲病了,得马上回家看望母亲。随后,杨秀珠带着女儿、女婿、外孙女出现在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并由此出境,至今杳无消息。

     目前,杨秀珠本人是在新加坡?还是已经从这里去往了第三国?在种种说法中,最常见的就是杨秀珠已经逃到美国,并于出逃前在纽约购置了多处豪宅。今年早些时候,《财经》杂志曾派记者专程赴美,查询杨秀珠的踪迹。在纽约市政厅的房地产交易记录中,记者发现,曼哈顿中城西29街102号公寓楼为“YangXiuzhu”名下产业。 (博讯 boxun.com)

    今日凌晨,本报记者将电话打至美国移民局,试图查找杨秀珠的入境信息,但被告知无法查询到此人。今年2月12日,浙江省检察院检察长朱孝清透露,检察机关已通过国际刑警组织对杨秀珠发出红色通缉令,全球缉拿这名女巨贪。然而,截至目前,红色通缉令却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失去了它的效力。

    国际关系学院国际法研究员吴惠说,由国际刑警组织发出的通缉令对其成员国并没有强制缉拿要求,只是要求各国协助缉查,查与不查的决定权在各国自身。在接到红色通缉令后,如果这个国家认同红色通缉令为临时拘留国际证书,才会对被通缉人实施临时拘捕;如果不认同,那么,申请发出红色通缉令的国家就不得不在确定嫌犯所在的准确地点后,再向该国申请临时拘留证。

    另外,红色通缉令虽然是国际刑警组织发出的,但部分国家是不认的。中国社会科学院国际法研究中心研究员林欣表示,即使是国际刑警组织的成员国,在接到红色通缉令后,最先考虑的也是缉拿该人是否符合本国的法律。

    在这种情况下,被通缉者就非常有可能闻风逃至另一个国家,或在被引渡之前就被释放。最后,红色通缉令是否“灵验”,在某种程度上还要依靠两个国家的政治关系,基于此,对方国家才有可能做出反应。

    去年4月20日,杨秀珠与女儿、女婿、外孙女一家四口能够从上海浦东国际机场顺利出境,这表明她并非冒险强行闯关、非法偷渡出境,而是手持有效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护照走“正常”渠道出境的。据报道,那些蓄谋已久的外逃贪官手中,大都早已备有因公或因私护照。与走私、贩毒团伙中的“黑道”人物案发后伪造证件潜逃国外不同,贪官们持有的多数属于真护照。

    按规定,领导干部因公出境回国后,应将因公护照上交,由专人统一保管。但一些人并没有上交,其手下的人根本不敢催促。此外,还有些贪官在护照上用的是化名,而这些护照也并非出自假证贩子之手,而是公安机关的“作品”。利用手中的权势、金钱或其他手段,贪官们可以将真的假护照顺利拿到手。

    另外,还有些贪官稍稍用点心机,曲线办护照,这样的话,他们一旦逃到国外,不但在海关查不到记录,还可以堂而皇之地易名而居。“抓回来的太少了,和逃出去的几乎不成比例。”最高人民检察院一位办案人员表示。

    据悉,通过侦查,有关部门即使知道有些贪官已外逃,但其具体躲藏在哪个国家、哪个地方,护照号是多少等等问题,都难以弄清楚。因此,提请国际刑警组织协助缉拿具有相当大的难度。而且,即使知道外逃贪官隐匿的确切地点,能否引渡也是一大难题。

    林欣说:“目前,与我国签订双边引渡条约的只有十来个国家,其中多数是发展中国家,没有一个西方国家。一些被外逃贪官视为避难‘天堂’的国家,大都与中国没有引渡协议。”

    香港廉政公署前副廉政专员郭文纬也表示:“即使是内地与香港之间,也没有签署任何条约,如果一名贪污官员逃到香港,照样无法对其实施逮捕并送回内地。”

    据国际关系学院国际法研究员吴惠介绍,在缺少引渡条约时,双方一般会采用外交谈判。《联合国反腐败公约》去年签署后,各国有了加强合作的义务,但却对那些没有签约的国家不具有约束力。目前,我们的对策只能是一方面加强国内预防机制,防止贪官跑出去;另一方面加紧进行与那些外逃“天堂”国家的双边引渡谈判。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温州巨贪杨秀珠案发后去向不明 红色通缉令失效 (图)
  • 外逃女贪官杨秀珠案取得进展 四嫌犯被公诉 (图)
  • 自由是最好的:中纪委怀疑李鹏亲信高严已和杨秀珠一样成功外逃
  • “红色通缉令” 全球缉拿贪官杨秀珠
  • 掀开杨秀珠的底牌
  • 浙江省建设厅副厅长杨秀珠出逃调查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