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云南强行征地 妇女被警察按跪在地看打人
(博讯2004年12月08日)
    [大纪元记者古清儿采访报导]中国大约13亿人口,约有9亿在农村,农民问题一直是中国的一个大问题。近年来,中国的经济改革开放步伐越来越前进,虚伪的繁荣景象,吸引很多外资、外商企业纷纷投资中国大陆。由于城市开发已经达到饱和,所以政府就大规模的向农村征地,发生了很多官方跟农民争地的问题。不过,事件一发生大多是农民吃亏,因官员们往往不顾农民的死活从中谋利,农民在生活已成问题下,还要受当地官员的欺负。
    
     据《中国农民调查》一书揭示,农民苦干一年的收入,只有400多人民币,却不得不被各种官方捐税夺走近150元!乡、村干部横行霸道加横征暴敛,连义务教育的「义务」也要农民自己负担。如果这些问题不妥善处理的话,农民将长期积压在心理的很多不满,最后就『官逼民反』,如最近发生了多起农民失去土地而发生的流血事件。 (博讯 boxun.com)

    
    云南数千农民 家被卖了都不知道
    
    2003年,昆明市官渡区小板桥镇白德邑村、晓东村、雨龙村的村民,世代以种植蔬菜为生。昆明市官渡区的官渡园以及其他单位在手续不全的情况下强行征用
    农田3500多亩(从2003年6月到2004年10月)造成上列村庄的几千名村民彻底失去土地及生活来源,致使他们落于旁徨无助的地步。以下记者采访到当地的村民,因安全顾虑,隐去姓名。
    
    在征地的几个月里,各村村民都不知实情,村官们在征地之前根本没有将征地的所有政策、法规和操作过程召开村民大会告知村民,背著村民勾结著官渡园做这笔交易,形成事实后才告知村民,一切征地的手续都办了、合同签了,才不得不开村民大会口头上告诉村民情况。
    
    针对征地的补偿,一切都是村干部口头上说了算,作爲村民来说,只要能改善村民的生活,大家都是非常地赞成、积极配合的。但是据当地村民说:「我们根本没有见过自己被征去的土地的任何手续和合同。」
    
    村土地法第47条:征用耕地的补偿费用包括土地补偿费、安置补助费、青苗补偿等等,其中征用耕地的土地补偿费爲该耕地被征用前3年平均年産值的6至10倍。可是村官们发放到社员头上却只有区区两万元?「我们可怜啊!区区两万元叫我们怎么活啊?」村民们叹气的说著。
    
    村民说:我们的土地被至少20万一亩给征用,而从村干部口中报给我们的仅仅是10--12万一亩,而我们人均占有农田0.7亩多,每年人均种地纯收入在五、六千以上,我们每个社员应分到至少七、八万的征地补偿,但他们分到我们社员头上各项费用加起来才2万元。
    
    2万元的补偿远远低于实际种田的收入,只抵得普通公务员1年多的工资,我们根本无法维持最低的生活标准。
    
    以韩贵、李成爲首的村官骗村民说:美国老板要来投资建厂、台湾老板要来建厂,村民把最好的菜地和村里的打谷场以数百万的价钱让他们几个村官给卖了,大笔的钜款跑到哪,村民们都不知道,村官门们坐飞机游泰国、马来西亚、海南、新疆、北京、大理,全国走透透。剩余的至少1,800多万的征地费用,不知何时被挥霍一空,那时村民被逼得真的走头无路了。
    
    6月30日村民自发到市政府上访,市政府领导表示马上下来解决,但迟迟不见市政府领导下来解决,引起群众的强烈不满。2003年7月3日,晓东村民小组成立了征地领导小组。
    
    村干部横行霸道吃喝玩乐嫖
    
    干部给每一位村民的答复都是∶同意也要征,不同意就强制征用,村民们没有一个同意,一致要求将我村的土地现有多少亩面积公布一下。
    
    村干部毛家录多次极为嚣张地叫我们:「你们想告就去告吧,反正现在到处都一样的在贪,包括上面级级都一样,有本事你们去告,我们不怕,反正最终也是我们来解决......」村民语带无奈的说:反正最终政府也是要他们村干部来为村民解决问题,即使我们告了也是白告。
    
    毛家录甚至还骂我们村民是无赖,他说市政府规定给我们的全部补偿费(包括农转非的安置费在内)只是13,000元,多出来的7千元还是他们费尽心机才爲我们讨要到的,我们爲什麽还人心不足,并说昆明市政府要求他〈毛家录〉转告我们:叫我们不服可去告国务院,告国务院市政府也不怕。
    
    村官韩贵、高志刚等只因爲做了见不得人的勾当,所以一直不敢召开村民大会。
    
    村长孟加志更是大小财务不清,十多年来任村长期间帐目不公布,乱用土地,租了多少、卖了多少只有他一人知道,他的钱几代人都吃不完。
    
    李升上台当村长,把我村的土地多达50亩建盖成他自家的酒厂,家有3、4辆轿车,并少报土地数字6亩多,欺上瞒下。
    
    村官们说的这里有好多村子的村民非常乐意自己的土地被征用,等征用后可以去打工,那要比种农田、种菜地强,首先这话是他们村官们讲的,尤其是征地这一件大事,李升三月份就把我村土地卖了,直到7月16日才开村民大会,而这绝对不是我们村民的心声。
    
    代理书记孟加志利用他个人的恩怨,把百多个那些被无故打伤的村民强制性抓到官渡区防暴大队关著当人质,强迫村民来拿一次性的卖身钱2万元,不拿他们就不放人,还没有来拿的他们就强加罪名说是这一次闹事的带头人,是要受到法律的制裁的,声称法制健全的中国竟然养出这些人!
    
    自从把村民赖以生存的田地卖完后,村官们拿著全村老小的骨头钱全国各地旅游,吃喝玩乐嫖,今年还集体去马来西亚等国行欢作乐,全村老小的生存权迟早要断送在这伙败类的手中,我们的经济不但没有壮大,现在已经被他们挥霍、贪污的所剩无几,毫无文化、技能的村民老少不知今后的命运如何?使群众对村官们完全失去了信心。
    
    强行征地 血腥镇压
    
    保护土地尤其是保护耕地是我们每个村民的神圣职责。2003年7月16日中午3点30分左右,上千名武警防暴队,层层围住村口,手拿电棒,对著老人、年轻人、妇女等跟他们讲道理的手无寸铁的村民,用手中警棒乱甩乱打。
    
    村民们一个个被打倒在地下,然后三、四个警员又冲上去,拳脚并用对这些动弹不得的村民暴踢暴打,最悲惨的是一位80多岁的老大娘跑慢一点,被这批法西斯暴徒打到水沟中,又被警察从水沟里提著脚丢在地上,当场掼昏。他的儿子、孙子上前拉也被警察打成重伤一人,还有一人当场昏迷。
    
    这次血腥镇压当场打伤村民重伤100多人,打伤并被抓走的十多人,而妇女竟被警察强行按跪在地上,看警察怎样打人,当场有两名采访的记者被打伤,录像带被警察打断,几名警察大骂记者,你们还想活命吗?把记者拉上警车带走了。
    
    看到这样惨烈场面的别说老人、妇女流下了眼泪,就连那些见惯风浪的男人都一个个流下了悲愤的泪水,老人们哭著说∶从国民党领导再到今天,他们才亲眼看见这样的场面。而他们录下的只是群众,警察怎样打村民他们就不录。其中有29人被非法关了30天。
    
    当地政府、警察勾结数以千计的黑社会人物血腥镇压无数弱势村民的事件以至众多的村民被殴打致死、致残、或是身受重伤(例如晓东村、小耳村、织布营村的众村民就遭到了这样的灾难)。
    
    上访如贱狗没人理
    
    这几年我们从没有间断地上访过众多部门,但没有一个部门亲自来农村调查过,都是敷衍了事,最多就打个电话到村委会简单问一下,最后还是不了了之。
    
    尽管村民去了省政府、市政府等无数的部门,但他们非但不为这些弱势群体做主,还把带头上访的村民抓了拘留起来,其余的被省、市政府配来的人,像拉猪狗一样的将村民拎到汽车上又推下来,再拎到汽车上又推下来,反反覆覆的对上访村民进行折磨,还把一些女村民的头发剃成人不人鬼不鬼的「花衣猫」(例如织布营村的众多妇女),对其进行人格侮辱。我们不禁要问:时时号称「人民利益高于一切、人民当家作主」的伟大的共产党领导的中国,怎会如此?
    
    我们可怜啊!何处有青天啊?从小到白德邑村开始到官渡区政府爲首的官们完全是爲了应付上面而互相勾结的结果,你们口口声声“经过调查核实”,而我们从1998年就爲此事到处奔波,谁来过我们村民中调查过、核实过、听过村民的呼声?爲什麽你们总听包括官渡区政府爲首的官老爷在内的一切谎言呢?村官们干坏事、拿著村民的血汗钱国内、国外旅游、到处吃喝嫖玩有告诉你们吗?在黑手党制度下农民悲惨真实处境。
    
    中国农民堪称万万税
    
    据《中国农民调查》一书指出,中国农民苦不堪言,并非仅仅因爲中、下层干部天良丧尽,他们敢于肆无忌惮地作恶,完全是受到中央政府的教唆和纵容。把征税的权力下放给下层政府,任由他们向农民开刀,征少了自己少花,征多了也无须上缴,大陆农村要负担中央与地方各种摊派计三百六十二项,再加上基层官员横征暴敛的各种费用,中国农民堪称万万税。
    
    向农民征收的各种税费究竟有多少项?是谁也说不清、道不明的事,许多根本是乡村干部随心所欲,名目听起来带有几分黑色幽默,但征收起来却是一文也不许少。更有一些基层干部乾脆什麽名目都不说,伸手就要钱,谁敢说个不字,或是皱个眉、瞪瞪眼,马上大打出手,「直打到你喊大爷」。
    
    2万元 一辈子的补偿
    
    我们官渡区的众多村民为了结婚登记得交20多项费用,最高的达两万多元,最少的也得交5000多元才能领到结婚证,向省市有关部门反映时,他们说:这是村规民约,我们无权干涉。试想在我们官渡区被强行征用土地后每个村民最多得到两万元,并且是一辈子的补偿,还要负担高额的结婚登记费,这样还叫农民活命吗?而再婚的还得翻倍的缴纳结婚登记费,否则村委会就不给你落户口,这就是民主的中国农民的现状。否则没有钱你就当一辈子的老姑娘、单身汉吧!
    
    在我们小板桥镇有好几个村子比我们早2、3年左右被征用了土地,因现在彻底失去土地没有了生活来源无法生活,现在还在上访省、市政府的相关部门,要求解决生活问题,例如竹园村、民泉村等等。
    
    现在好多村民还天天去村委会、去这些村官家就爲征地补偿不合理还在找他们吵闹著的,若上面始终置之不理,我们这里最终要闹出流血事件和大冲突的,毕竟农民要活命,希望宪法和法律要真正能够给所有的公民平等保护,也包括农民。我们被征地后的生活状况和征地前真是天差地别,现在总是愁花光了这两万元该怎麽办啊?这就是现在村民们的心态。
    
    从征用土地后看不起病的40岁以上的多的是,反正能拖就拖,进村卫生所都舍不得,进乡卫生院那简直就是奢侈,更不用说进区、市、省这些大医院了,年纪大因看不起病拖延而最终丧命。可是我们却是毫无任何保障、无法享受得到任何福利待遇的“城市居民”,而我们除了2万之外就一无所有,这不明摆著要把广大农民往死里整吗?不知衆多的当权者想过没有最终这会带来多大多严重的社会问题?
    
    现在我们不仅失去了土地,还得出2、3万元的高价买宅基地盖房子,全部补偿还不够盖一所房子,我们今后的生活不知怎么维持。我们失去土地,文化偏低,年龄偏大、劳动技能偏弱,无法适应现代企业对劳动力的要求。也许20来岁有文化知识的、有技能的农村青年勉强找得到工作,但这也是极少数,而30岁以上的、40岁以上的没知识、没文化、没技能、没劳力、素质低,这打工谁要啊,就拿著这2万元「死钱」真的去等死吗。
    
    村民告诉记者:昆明市政府是狗急跳墙,互相和下面勾结啊!我们最多时800多老老少少村民去市政府上访,被他们吆喝猪狗一样得赶出来,真寒心啊!他们是大贪官,而且极为的心狠手辣。这些年把我们赖以活命的农田,强行卖给官渡园,并且村委会集体贪污建房款900多元。我们向云南省政府、国土资源局、省市物价局、省纪委、省检查院、市物价检查所、昆明市土地管理局、官渡区土地管理局等等众多部门上访,都是级级推委,接待态度极差,我们好像乞丐一样,甚至我们送去的上访材料,最后又回到村官们的手中,现在我们生活在惶恐之中,无法正常生活,他们非但没有给我们解决问题,还使我们的日常生活及人身安全都受到极大的威胁。
    
    记者近日采访村民,告诉记者说他们现在根本无人理,向昆明市政府反映,他们说村民是『三无人员』既不是农民,也不是黑户,更不是城市人,没有资格享受任何待遇,还把他们赶走,村民说:他们连最下层的人都不是。上访到中央,北京派来两个记者,最后也是不了了之。他们查到官渡园的头头是某位中央领导的侄子。他们累了,国内的政府部门都不理他们,他们要向全世界的政府及媒体细诉他们的冤屈,他们甚么都不怕,只为了政府给予他们合理的答覆和生存下去的条件。
    
    难道中国真的没有一个包青天?
    
    云南省这2、3年来前省长李嘉廷被抓,并判死缓,前省委书记高严在逃跑的路上被抓、省委宣传部长柴王群近期被抓、省财政厅原副厅长魏晓雄不久前被判10年,昆明市规划局局长李德昭也刚刚被抓,并且被判重刑。同时拔出萝卜带出泥,又有多名官位极高的高官被抓,昆明市国土资源局的局长也因爲其相关人员办事推委拖□、办事态度较差被全省多分报纸通报批评,并撤消了相关分局局长的职务。
    
    如果不追究恶人、贪官的“保护伞”,不惩办那些对恶人贪官于徇私枉法、欺上压下的后台老板,就好比铲除几朵毒蘑菇,却不废掉生长这些毒蘑菇的树木,肯定还会有更多的毒蘑菇长出来害人。
    
    一村民语重心长的说:社会贫富悬殊,加上传统的忠恕道德已湮没,社会上充满戾气,极易引发暴力事件。可说埋下无数「计时炸弹」。
    
    我们官渡区的农民问题非常多,非常严重,只因爲村民们文化低,不知怎麽去找相应的部门反映,而实际上找对了部门又能怎样,他们更多的是推委,所以最终仍是让这些文化低又老实的农民空欢喜一场。若中央能亲自下来调查听听村民的心声,那就一切都清楚了。
    
    我们全村老少现已走投无路,难道中国真的没有一个包青天?但我们坚信∶河流的源头是清纯的,经过流趟才会变得污浊!不管官渡区的官老爷给这些村官们多少保护伞,我们都坚决用法律来维护广大农民的合法利益。
    
    记者采访信访局,工作人员以不方便回答我的问题而拒绝采访。
    
    下面是有关单位的电话:
    昆明市市政府:0871-3135514
    信访办:0871-3131892
    晓东村:0871-7267524
    申冤者电话:13698776187、13708414594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