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焦国标:我坚信中宣部会被撤掉(图)
(博讯2004年11月24日)
    
焦国标:我坚信中宣部会被撤掉

    (大纪元特约记者/希望之声广播电台记者林佳采访报导)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焦国标目前正在美国访问。他不但有数百篇痛贬时弊的杂文在大陆民间流传,今年更发文高调历数中宣部罪状,在后89时代的中国知识份子犬儒化和附庸化的大潮中殊为难能可贵。日前,焦国标接受了记者的专访。在采访中,焦国标发惊人之语,说他坚信中宣部在将来是一定会被撤掉,因为这是中国社会走向人类文明的大方向所决定的。

    中宣部一定会被撤掉

      今年3月焦国标撰写的《讨伐中宣部》,在互联网和海外媒体曾引起了轰动。焦文系统地罗列了中宣部的罪恶,在中共历史上恐怕也是体制内第一人。中宣部某些人据说对焦恨之入骨,但因为焦「树大招风」而不得不作罢。但是这并不意味著没有惩罚。今年新学年开学后,焦国标被北京大学剥夺上课的权利,并取消了其的硕士导师资格。这一后果其实开始就是很明确的,因为党国政府的历史记录证明,这个政权从来都是睚眦必报,锱铢必较的。在焦国标之前,已经有了杜导斌、罗永忠等人的例子。

      究竟是是甚么样的信念,让焦国标迈出当初的那一步?

      焦国标说,他认为首先人类的文明有一个普适的价值,有一个普适的发展方向。中国现在尽管和这个方向有一定的距离,但是他相信她会朝著那个方向发展。他觉得,作为一个知识份子,所能做的就是帮助这个社会走向一个人类文明的共同的大方向。虽然这一过程的后果非人力所能控制,但焦国标认为作为知识份子,至少可以去现问题,并提出问题。谈到他是否想过《讨伐中宣部》一文的后果,焦国标说没有想过。他认为那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一个知识份子说出其所认同、所坚持、或者所理解的真理。

      谈到《讨伐中宣部》一文是否会有实质性的效果,焦国标表示乐观。他说,他的文章对于短期内中宣部的工作模式及其工作的改进可能会有一些作用;长期来看,中宣部有朝一日肯定会被撤掉。焦国标说,他确信这一点。原因是中国有三千年的历史,而中宣部历史非常短暂。世界上有二百多个国家,有「中央宣传部」的国家数量微乎其微。因此,焦国标认为,对这一论断无需怀疑。

      纵观人类历史,「宣传部」这一怪胎仅仅在出现法西斯国家和共产主义国家出现过。奥威尔的著名小说《1984》中维妙维肖地刻画了一个被称为「真理部」的谎言机构,负责传播党的三大纲领:「战争就是和平」,「自由就是奴役」,和「愚昧就是力量」。又比如,臭名昭著的纳粹战犯戈培尔就曾出任法西斯德国的「国民教育与宣传部部长」一职。他的至理名言是:「如果你撒一个大谎并且不断重复,人们最终会相信它。但是,真理是谎言致命的敌人。也正因为如此,真理是这个国家机器致命的敌人」。这句话后来被人们总结成「谎言重复一千遍就成为真理」,被各个极权政体的「宣传部」和独裁者奉为圭臬。而在民主国家,政府的政策是靠颁布法律,发布政府文件和媒体的曝光,在各利益集团的互动与妥协中,依照民主和法治的原则得到贯彻实施的。「宣传部」这一机构在民主国家无疑是违法的。在中共自己的法律体系之内,「中宣部」也是一个违反宪法的机构。

    公民维权的有效方式

      其实,不仅仅是中宣部,中共当局自从建政以来,其实就处于一个两难的境地--它颁布了法律,但它的行政机关却长期处于违法状态。远的例子有刘青山、张子善,他们是经过毛泽东御批才判处死刑的,因为中共的法律系统根本管不了他们。近的例子有警察暴力折磨善良民众,酷刑致死等等。中宣部更是无法无天,一个电话,一个口信,就可以决定对作家或著作的封杀和解禁,比如最近有一个受害者茅于轼先生。焦国标在过去的一篇杂文中也提到,「法与书记、宣传部总是有矛盾的」。

      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大陆公民维护自身人权的有效的方式是一个很值得讨论的问题。焦国标对这个问题表达了他个人的看法。焦国标认为,应该根据每个人所遭遇到的不公正而去抗争,每个人根据自己认识到的真理或真相去坚持自己的观点和自己的表达是最重要的,是最有效的。他说,在中国社会,那些遭遇不公正待遇而且努力抗争的人是推动社会前进的真正力量。有很多人遭到不公正,但努力抗争甚至付出生命为代价。焦国标认为,这些抗争的人是博奕的一方,如果一方遭遇不公正而忍气吞声,中国社会就永远不可能达到在公正的基础上的平衡。

    中国大陆网络传播现状以及新闻管制

      焦国标作为一个杂文作家,其实也是一名中宣部新闻审查制度的直接受害者。《讨伐中宣部》和他的很多杂文都发表在网上。毫无疑问,网路现在已经成为主流媒体的一种。如果没有网路,可以说《讨伐中宣部》在中国可能根本没有面世的机会。

      在被问及网路对中国资讯的自由传递究竟有多大的帮助时,焦国标说,他大约98年开始接触网络。目前大陆对网络的控制,对相当大的一部份人来说,是有力量的,它确实屏闭掉了相当多的网站和讯息,譬如说有些国外或国内的网站被屏闭掉了,上不去,敏感的词语被屏闭掉。尽管如此,它还在另一部份人,特别是对年轻大学生这个群体来说通行无阻,他们能够通过各种的软件、技术手段去克服这一点。焦国标说,事实上证明中国近两年重大的舆论监督事件,或者说一种社会丑恶的曝光事件,都有网络首先的发起或推波助澜,让社会在某一个具体问题上获得一些进步。因此,焦国标对网络的作用相当看好。

      另外,焦国标还透露,现在大陆的主流媒体都从网络上寻找灵感,网络上譬如BBS(记者注:电子公告板)这类的内容和讯息对于主流媒体思路的开扩意义更大,成为主流媒体寻找思想资源、观点资源的重要的宝库。他认为从这方面看来,网络的功能的确不可小看。换句话说,网络舆论也在反过来影响中国的主流媒体。

      谈到中国的主流媒体,新闻管制的问题是不能够绕过的。在西方国家,舆论监督被称为国家三权之外的第四权,舆论界被称为watch dog (记者注:监督者),监督政府的运作。但是在中国,新闻界却变成了当局的lap dog(记者注:宠物),成为无处不在的政府权力的帮凶。其实在中国近代史上,中国新闻界前辈不乏铮铮铁骨之辈,比如邵飘萍创办《京报》,储安平开办《观察》。最后他们都因为坚持新闻自由而遭专制政权的杀戮。焦国标曾写过一篇文章,称为《中国报禁怎样开》。在中国当前的政治环境下,这可能只是一个的乌托邦而已。

      针对这个疑问,焦国标说,中国新闻史上有人因为独立办报丢掉性命,但是也有另外一些人不但没有丢掉性命而且在中国新闻史上,甚至是文明史上留下他的位置,像梁启超、胡适、鲁迅,都是很多的。总的来说,他认为因为追求新闻自由、言论表达自由而遭遇困厄的例子不是吓退当代人的理由。

      焦国标也否认他的梦想是一个乌托邦。他说,事实上曾经的乌托邦最后总会成为一种现实,因为任何一个乌托邦的理想不是凭空来的,有些乌托邦也有人性的基础。他认为,他的关于取消报禁的梦想不能被简单的说成是乌托邦,因为他相信这样的一个时代会来到,他对中国的新闻自由、言论表达自由寄予的希望,会变成一个现实。

      然而,在胡温上台之后,焦国标的梦想并没有变得离他近了,却倒退了一大步。比如,南都事件,关闭民间思想网站风潮,包括北大一蹋糊涂网站在内,《往事并不如烟》被禁等等。正如一位网络作家所言,胡温政体并没有像人们想像那样带来和煦的春风,相反却刮起了寒风。

      焦国标对这些迹象的解读是,在最近一段时期中共对新闻出版自由的控制收紧了。但是,他认为不能太把这个结论扩大化,不能无限扩大,看不到尽头。他坚信,中国社会不可能置外于人类文明的发展史,不可能置外于新闻自由的人类文明的潮流。另一方面,他觉得这一些具体的作法仅仅是权宜之计,不能代表今后的一年、两年、三年的趋势,甚至不代表一个月以后的趋势。他赞成把这些迹象看成分立的个案,而不能把它们看作任何可以对未来表示担忧和恐惧的理由。焦国标重申,他抱乐观的态度,是因为坚信谁也不可能让人类文明的大潮倒流。

    中国的走向和布什连任

      中国的走向一直是近年来学者们研究的热点之一。国外学者对中国的前景有很大的分歧,有人认为发展很好,可有人认为必将崩盘,比如章嘉敦先生曾写过一本书叫做《中国即将崩溃》。这个论点得到了国内一部份经济学者的认同,他们也认为2010年左右,中国各种社会矛盾将达到一个顶点。记者就此征询了焦国标的意见。

      焦国标说,他对经济问题不是太了解。他认为,他们的研究不能说一点道理都没有,但是中国社会,或者是说人类社会极其复杂,不能笼统的用一个简单的数据模型来表达,社会变动的变量和因变量也许无穷尽。因此,他觉得这个变化非常丰富,只有「上帝会知道」。

      焦国标进一步解释说,他并不是不知论者;相反,他认为中国的未来不是不可知。不论其他学者的研究成果如何,焦国标相信中国近几年当中,各种矛盾、社会不协调的种种情况会出现爆发。他认为这是多年以来中共政府对社会矛盾采取压制办法的结果。他举例说,新闻自由、言论自由这一块,其实是中国人几百年来该做的工作,而中共却没有做;从新闻史上来看,其实中国的许多的问题,早在三百年前,英国就已经解决了,但中国的问题仍然悬而未决。

      焦国标认为,中国历任政府的一大特点就是压制,以致给中国积压了三百年来的大量问题没有解决。在这种情况下,社会稳定没有可能实现。他批评道,「中宣部」或是各地宣传部,甚至于是一些党政机关,实际就在扮演压制的角塞,还在继续「给子孙造祸」。焦国标警告说,这样的态度可能来不及到子孙,就会发展到完全控制不了的程度。

      焦国标对于中国的未来还是抱有希望的,但他承认说这个希望也许是经过一个大的社会变动以后的希望。他认为中国每个群体已经遭受了很多苦难,也许中国人还会遭受一些新的挫折和磨难,但是最终会得到「应该有的荣耀」。「这一点我坚信」,焦国标说。

      焦国标教授到达美国的时候,美国大选已经尘埃落定,布什总统赢得连任。焦国标曾写过一首诗,坚定地支持美国的反恐政策,也支持美国摧毁伊拉克独裁政权。在被问及美国总统大选对中国的启示时,焦国标说,一个政府、一个国家领导人,需要是一个很坚定的道义上的人,而不是一个通过玩弄政治手腕来统治社会的一个人。玩弄英雄故事和阴谋诡计的政治家、政客的时代,应该在人类文明历程中已经走向衰亡。

      焦国标认为,中国社会需要学习的就是非常光明磊落的领导人更新换代的做法。他举例说,比如像凯瑞和布什两位在几次的辨论会上,表现出的都是非常的亲热、温馨的关系;而相比之下中国和其他非民主的国家的领导人更新换代,往往伴随著杀戮和血腥行为、阴谋诡计,各种的明争暗斗。焦国标坦言,像这样所谓的领导人更新换代的一种文化和文明形式,「我们该学习的东西太多了」。

      据悉,焦国标奖还将继续他在美国的访问。他的日程还包括在一些大学和民间机构发表演讲。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宁鸣而死 不默而生「阳光男孩」从我做起/焦国标「讨伐中宣部」
  • 焦国标:「非民选的国家领导人是国民公敌」
  • 焦国标应邀访美 申请获北大顺利通过
  • 北京大学不准焦国标教书
  • 防引起激烈震荡 中宣部决定放焦国标一马
  • 美国之音采访笔伐中宣部的北大学者焦国标(2)
  • 采访笔伐中宣部的北大学者焦国标
  • 读《讨伐中宣部》,访焦国标教授
  • 纽约时报报道焦国标笔伐中宣部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