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温州炒煤团在山西:亿元投资一两年内就能收回
(博讯2004年11月24日)
    

     一辆奔驰急速驶入太原高级宾馆——国贸大厦,一位着装考究的温州煤老板走下车来,穿过中央大堂,消失在视野里。 (博讯 boxun.com)

     此时,温州煤团“老大”胡育林,正在自己承包的多个煤矿之间来回奔波,而大同市煤炭招商引资负责人,正在接待排着长队伺机前来投资开矿的温州人……

    同样忙碌的是负责筹备山西省浙江煤炭企业协会的阎敏才,从早到晚,他办公室的电话一个接着一个,话筒的另一端是要求加入协会的温州口音。

    据知情人士透露,目前在山西各地投资开矿的温州商人已经有500多个,而“贵如黄金”的煤炭价格,还在如磁铁般吸引着温州投资者“鱼贯而来”。

    两批煤团控制六成中小煤矿

    在这些嗅觉灵敏且深谙赚钱之道的温州人看来,煤海山西是他们当前最为兴奋的投资地。用他们的话说:“山西煤炭是一个闪光的赚钱机会。”他们也因此戏称山西为“第二故乡”。

    据有关方面的初步统计数据显示,到目前为止,山西境内60%的中小煤矿(包括地方国有煤矿和乡镇煤矿)已经由温州煤团承包,投资额度高达40多亿元人民币。他们控制的煤矿年产量达8000万吨以上。这一产量是山西省煤炭年产量的1/5,也就是全国煤炭年产量的1/20。

    而对于500多个投资商,也仅仅是初步统计数据。“精确的煤团队伍是多少,我们现在尚不清楚。”阎敏才说。

    但太原的一位朋友如此形容:“随便拦下一辆高级轿车,十有八九就是温州煤老板。而在几年前,这样的风景难得一见。”

    阎敏才也表示:“在山西任何一个产煤市县,基本都活跃着温州煤团的身影。”但他说,温州人前来山西挖煤由来已久,分为前后两批,只是近两年来涌入的比较多。

    第一批出现在上世纪90年代初。当时煤炭市场即将纳入市场机制(1993年煤炭市场放开),传承市场开拓意识的温州商人陆续在山西承包煤矿,从事煤炭采掘、生产和经营。

    这一批人大部分是上世纪80年代进入山西的井巷掘进队伍,分别属于温州市苍南县和平阳县的井巷工程公司职工。由于80年代是中国尤其是山西新建煤矿的高峰期,而温州掘进队伍技高一筹,迅速占领了山西煤矿井巷掘进市场。当时,山西境内从统配煤矿到地方矿,从乡镇煤矿到民营矿,几乎所有新建、扩建矿井的井巷工程都由浙籍施工队伍(90%是温州的)承担。但是1990年代初,新建矿井逐年减少,掘进市场随之萎缩,加上煤炭市场化程度日浓,温州煤团自此浮出。其中,最典型的就是胡育林,他1987年开始在大同承包经营煤矿,目前在山西拥有六七家煤矿,总投资额已达1亿多元。

    第二批基本是在2000年后入晋的,直到目前仍在大量涌入。2000年的背景是:全国煤炭市场刚刚经历三年特困期,正以蒸蒸日上的势头回暖。尤其是近两年的能源短缺,电荒、煤荒困扰全国各地,大量以前从事其他行业的温商纷纷把目光聚焦到山西煤炭。

    有人透露了一个细节,2002年,浙江省省长北上谋煤,长驱山西、内蒙古等地,但收获寥寥。这一事情在温商中反响强烈,其强烈的市场信号,刺激了相当多的温商前往山西。

    据阎敏才介绍,这部分煤团不像第一批那样是干技术出身的,他们没有专业的开采背景,甚至对煤炭开采一窍不通,大部分是纯粹的投资客。

    这部分温商中,最典型的就是陈德伟。这个目前仅有31岁的小伙,去年携带1亿元的资金前往山西,成立了山西育材能源投资有限公司。由于没有煤矿从业经验,陈自己并不参与煤矿开采,生产任务由高薪聘请的矿长负责,陈德伟在山西沁水县投资的煤矿正是如此,其所聘的矿长年薪高达百万。

    通吃煤炭利润

    但是,正是这帮不懂煤炭开采的温州煤团,却散落在山西的各个角落,大把大把地往口袋里面揣钱。

    阎敏才坦言,温州煤团投资回报率惊人之高。“照目前的市场情况,投资1个亿,一两年就能收回投资。这两年,没有听说哪个老板不发大财。”

    阎敏才眼中的温州煤商财大气粗:“我们协会预计下个月召开成立大会,到时候国贸大厦下面准是清一色的奔驰、宝马。”

    甚至有人透露,不久前媒体屡屡报道的“山西煤炭富翁争购京城豪宅”,其实里面有相当部分是从山西挖煤发达的温州煤团。

    他们何以如此有钱?

    有人在解释温州煤团“老大”胡育林的财富神话的时候,如此表述:由于供不应求,煤价一扫多年颓势,每吨煤炭从原来的20元左右反弹至每吨50元到500元不等。

    这一说法无可非议。但山西省煤炭工业协会一位专家认为,另外一个不能忽略的因素是,温商基本上是通吃了煤炭生产和流通中的大部分利润。“如果仅仅开采,卖个成本价,能赚这么多钱?”

    这个“通吃”是指,温商不但从生产上获取利润,而且还把触角延伸到销售环节。“因为中小煤矿往往不受计划因素的限制,走的全部是市场煤,只要供应紧缺,涨多涨少自然是卖煤的人说了算。”这位专家甚至表示,当前煤价与温商有一定关系。“他们因高价煤炭而来,凭着温商炒房的经验,炒煤也不是希奇的事,他们是当前煤炭市场上不可忽略的神经。”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温州煤商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不回避自己在煤价控制上的“牛气”:“煤炭每天一个价,没有赊账的买卖。你拿今天的钱,绝不卖你明天的煤。”他的意思是,明天的煤价跟今天完全不一样。

    另据了解,部分温商甚至自己开展运输业务。这是当前备受诟病的煤炭高价因素所在,也正是暴利所在。

    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目前在晋的温州煤团,其实纯粹开采煤炭的人不多,尤其是随着山西省煤化工发展的产业结构调整要求,越来越多的温商在频频试水综合开采之路,有的已经步入开采—加工—运输—销售一条龙的经营格局。

    另外一个重要的步骤,正在温州煤团中紧张进行。他们即将成立山西省浙江煤炭企业协会,将在山西投资的温州煤商聚集起来,形成合力。前述山西省煤炭工业协会专家认为,这样做“除了可以互通市场信息,还可以进行联合影响市场价格。”对于这一点,阎敏才没有明确表示,他说:“你想吧,温州人在外面都是很抱团的。”

    温商民资转战能源市场

    山西于温商而言,与其说埋着的是煤,不如说埋着的是一车子一车子的钞票。“只要干得动,煤矿这行我会一直经营下去。”胡育林毫不掩饰自己的“宏伟计划”。

    但是,他们的眼光不仅仅局限于山西,也不仅仅局限于煤炭。目前,胡育林除了在山西拥有众多煤矿外,甚至在宁夏、贵州的开采网络也已撒开。

    “可以想象,温商将在全国乃至国外掀起另外一轮投资风暴,除了煤炭,还有石油和电力。”浙江省私营民营企业协会秘书长潘立生早已注意到了这个投资变化,“浙江商人,尤其是温州商人,市场眼光比较独特,现在国家能源较缺,先入为主往往意味着获得较高的回报率。”

    据了解,除了目前活跃在山西的温州煤商外,越来越多的浙江人开始在全国各地投资煤矿、石油和电力。目前内蒙古、陕西、安徽、山东、湖南、贵州都已经陆续有大批温商涌入。

    山东浙商协会会长章鹏飞就表示:“浙江缺什么,我就在外面干什么,现在浙江缺煤,我准备在济宁枣庄收购煤矿。”

    以皮鞋生意发家的温州商人王荣生,目前已经投资200多万买了三口油井。还有一些温州商人,正在瞄准朝鲜“学习中国”的经济发展模式,开始进军朝鲜能源、交通领域。

    据潘立生保守估计,浙江省目前在外投资的6000亿元中,能源投资的比例有几百亿元左右。其中,据目前山西省浙江煤炭企业协会筹备组掌握的数据,仅温商在山西投资承包煤矿的资金就高达40多亿,而这一数字还在与日俱增。

    另一个统计数据是,钱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流出温州的银行——自今年2月以来,温州全市存款余额每月递减20亿元左右。这不仅打破了连续10年来温州存款余额月月上升的纪录,也是今年波及整个浙江的“存款锐减潮”中下滑最厉害的地区,远超宁绍和浙北。

    据了解,为了使富裕的民间资本得到合理有效的利用,今年初,浙江省政府还出台了《关于促进和引导民间投资的意见》,对民间投资予以政策支持,鼓励民间资本向能源、公共事业等垄断性、基础性行业进军。

    政策开始放手允许民间投资,瓶颈因素正在逐步消解,充裕的民间资本,激荡着这些投资手笔的频频甩出。明天,又会有多少温州富豪出现在全国各地、世界各地?

    延伸阅读

    温州炒房团炒到美国 多半以投资的眼光买豪宅

    几年来,在中国大地,精明的温州人转战中原、挺进北京、上海,低买高卖,把许多地方的房价“抬”上了天。其实,不仅国内的温州人善于动房地产的脑筋,在美国的温州人也一样精于此道。纽约就有许多“炒”房的温州人。他们有的人买好几套房子,然后租出去,以租养房;有的人是低价买进高价卖出,从中赚取差价;还有的人是专门低价买旧房子,把它装修一番后再出租或卖出。其实,“911”之后,随着美国贷款利率的不断下滑,股票、基金等投资手段逐渐失去了往日的光彩,房地产成为人们新的投资手段。本来就偏好买房置地的华人,更是对此趋之若鹜,尤其是在美国东海岸的许多地方,房价更是因为华人的到来而飞速上涨。阅读全文

    传言四起 温州炒房团千亿资金虎视京城楼市

    温州“炒房团”正携千亿资金虎视京城楼市。不过记者采访发现,各种传言版本多是道听途说,有“作秀”味道。而京城一家银行房贷部老总也向记者表示,京城银行并未对温州炒房团出台特殊的房贷政策,但是工农中建等银行的个人房贷早已提高门槛,有的银行对投资商用房首付已经提高到40%,且年限在8年以下。且对外地人在京贷款买房审查 都极为严格,任何地方的炒房人在京都很难兴风作浪。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尹中立:像打击倒卖火车票一样禁止炒房  很多人认为,禁止以赚取差价为目的的房地产交易违背了市场经济的自由原则。其实,这种观点是滥用了市场经济原则,市场经济并不意味所有的产品都可以完全实现市场化,市场经济发达国家也有很多涉及公众福利的产品是不允许完全市场化的。在我国,住房就属于不能完全市场化的产品之一。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浙江温州发生100多名工人讨薪阻碍交通事件
  • 浙江温州双桥村圈地调查:内外勾结侵吞集体财产
  • 浙江温州腐败楼轰然倒地 谁为腐败楼买单?(图)
  • 温州昨日发生液氯泄露事件 4千余群众紧急转移
  • 温州第一烂尾楼中银大厦调查 谁为腐败楼负责? (图)
  • 温州购房团:中国一个可怕的产业黑洞
  • 10万温州人 耗资千亿各地炒楼
  • 温州一药店保安暴殴记者 被打者至今未醒(图)
  • 浙江温州森林虫害疫情严重 污染水源自来水断流
  • 温州亿万富翁遇害案:凶手被判死刑
  • 浙江巨贪原温州鹿城公安分局局长王天义二审死刑
  • 温州商人秘密酝酿战后集体动作
  • 温州重大交通事故 47辆车追尾11人死亡46人受伤
  • 温州亿万富豪中14刀身亡 原因据称是为了抢夺市场
  • 温州净光塔发现舍利子 为唐代禅宗大师真身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