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宁鸣而死 不默而生「阳光男孩」从我做起/焦国标「讨伐中宣部」
(博讯2004年11月22日)
    曾慧燕

     从一个六岁丧父的农村孩子,到中国最高学府的副教授,「阳光男孩」焦国标从河南泥泞的田野走向北京大学的神圣讲坛,他身上流淌的是农民之子的血液,寡母遗传给他的是正直及是非感。他背负着章太炎、梁启超和胡适等中国优秀学者的传统,宁鸣而死,不默而生。因《讨伐中宣部》一文而横空出世、驰名海内外的北京大学新闻学院副教授焦国标,11 月上旬应「 21 世纪中国基金会」邀请访问美国。此前,因北大校方奉命剥夺他的研究生导师资格,并停了他的课,反令他又一次成了焦点新闻人物,许多人为他作不平鸣:「中国之大,却容不下焦国标的书桌和讲坛!」 (博讯 boxun.com)

    41 岁的焦国标日前顺利获北京当局放行来美,这是他有生以来首次出国,而他一再公开发表「出格」言论,宣布「将从我做起,打破中国媒体不敢言的无形隔膜」,并声称这次美国之行,就是要见「敏感」的媒体和「敏感」的人士。有舆论担心当局趁此机会将他逐出国门。11 月 10 日晚上,焦国标应邀在华府美利坚大学演讲时,一些华人听众表示担心他的安危,情绪激动地央求他不要再回大陆,以免「秋後算账」。

    焦国标 11 月 11 日在接受世界周刊专访时乐观地表示,时代不同了,北京当局没有任何理由不让他「回家」。因为中国的国土是几千年炎黄子孙共同创造的,「如果有人不让我回国,老祖宗不会答应」!他预定 11 月底自美国西岸返回北京。

    「我希望回去後可以继续在北大好好地做学问,教学生。该说的话还是要说,该做的事还会去做。我要对中华民族负责,不能堵住自己的嘴巴,变成闷葫芦。」

    他在访问美国期间,接受一些在中国政府眼中视为「敏感」的媒体访问,并与「敏感」人物接触,包括被大陆视为「敌对电台」的《自由亚洲电台》和法轮功学员。焦国标不以为然地说,大家都是中国人,并不是什麽「毒蛇猛兽」,即使是「毒蛇猛兽」,也可以去动物园参观,他是一个记者出身的新闻学老师,更应百无禁忌,「应该没有什麽大不了的问题」。

    焦国标说,在他的眼里,没有什麽敌人,也没有什麽敌对媒体,只有不同的观点和不同立场的媒体。他认为,不同观点不同立场的媒体是确保社会透明、公正客观的必要条件,也是保证公众知情权的必要条件,如果只有一个声音一个信息管道或一个立场的媒体,老百姓必然偏听偏信、一知半解,得不到全面信息。

    「而且我们没有必要给自己树那麽多敌人,这个是敌人,那个也是敌人,这是小农乡土意识的一种东西。你要把心情放开一些,哪有那麽多敌人?在我眼里没有什麽敌人。而且你把别人当成敌人,但你没有权利让我把别人也当成敌人。」他不愠不火地说。


檄文震惊网里网外

    今年 3 月之前,虽然焦国标在大陆已是一个多产杂文作家,但仍不大为外面世界所知。自从他的《讨伐中宣部》的檄文在网上发表後,震惊网里网外,在全球范围内引起了轰动效应。最初经香港《亚洲周刊》和《开放》月刊报导,《亚洲周刊》在封面故事中,以《还公民知情权,教授挑战中宣部》为标题,大幅报导大陆网民正在传阅北京大学焦国标所写的 1 万 4000 字长文《讨伐中宣部》。

    接着美国之音、英国广播电台 (BBC)、法国国际电台、德国之声等跟进,纽约时报和一些欧洲国家的主要媒体也作了报导。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几十家西方媒体报导《讨伐中宣部》的内容,并被翻译成22 种文字,焦国标也因此名噪一时,人气急升。

    「讨伐」文章之所以轰动,原因是焦国标的大胆直言。此文开宗明义指出:「当下中国为邪恶势力和腐败分子撑起最大最有力的保护伞的是谁?是中宣部。」焦国标呼吁知识分子和共产党员都应该「鸣鼓而攻之」。他痛斥中共中央宣传部控制新闻媒体,扼杀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他说:「谁都知道中国不是新闻自由太多,而是新闻自由太少,试问是谁把本已少得可怜的新闻自由又来个偷斤短两,横挑竖扣?是中宣部。」

    当前,中宣部对传媒设立的禁区包括: 不许报导民工欠薪、上访、疫情,不许提反右、文革、六四和哈尔滨宝马案等「敏感」问题,粗略统计共有 25 个「不准报导」,焦国标忍无可忍,终於拍案而起。

    他指出,中宣部动辄以「稳定压倒一切」为由,限制采访报导,封杀新闻媒体,扼杀民众知情权,使丑恶现象未能根绝。他说中宣部的每一次「不许」,都是对最起码的文明准则的公然践踏。他罗列出中宣部的 14 种「大病」:包括愚昧、枉法、冷血、弱智、权钱交易、为无数的罪恶捂盖子、蹂躏传媒人的是非感与正义感等。

    焦国标还在文中提出拯救中宣部的上下二策和四个办法。上策是撤销中宣部,下策是改造中宣部。他说当今强调政府信息透明化,中宣部却常常下达几十个「不准报导」。既然别的部和部长都可以成为媒体「挑剔」的对象,接受舆论监督,那麽谁来监督中宣部。中宣部是不是老虎屁股摸不得呢? 这是对六十万新闻人最起码的职业理念的践踏,也是对几百万人文知识份子最起码的人文情操的蔑视和挫伤。他同时提出,要像佛教大师那样对中宣部「当头棒喝」。

    许多读了焦国标文章的人,在觉得痛快淋漓、击掌叫好之外,不禁担心焦国标会否成为另一位「抗煞英雄」蒋彦永?被软禁甚至被施行思想再教育。


「母亲是我永远的大学」

    焦国标身材瘦弱,说话慢条斯理,若光看外表,很难将他与大气磅薄的《讨伐中宣部》的檄文联系在一起。他以「讨伐」一文成名後,许多人对他的家庭背景及成长道路都很好奇,焦国标是一个什麽样的人?

    1963 年,焦国标在河南杞县出生,他是老大,六岁多父亲去世,弟弟四岁,妹妹一岁多。母亲 29 岁,一个农村寡妇带着叁个稚龄孩子,备□生活的艰辛。对自幼丧父和童年坎坷这段经历,他没有抱怨,只是轻描淡写地说:「过早失去父亲,反而切断了我的污染源,让我在一个非常单纯及与外部世界隔绝的环境长大。」

    在没有任何家庭背景的支持下,焦国标通过个人奋斗,1982 年考进河南大学中文系,毕业後再留在原校攻读硕士,1989 年获古代汉语硕士学位,之後分配到洛阳石庄任教。 1993 年考入中国人民大学攻读新闻学博士学位,1996 年到中国文化报当记者。至 2001 年 5 月28 日北京大学成立新闻学院,缺乏师资人才,焦国标雀屏中选。「为了这一天,我花了整整 20 年」。

    到北京工作後,事母至孝的焦国标,曾尝试将母亲从河南老家接到京城生活,但母亲不习惯,总觉得「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土窝窝」。今年 8 月份,焦国标曾回河南老家探望母亲。在母亲的记忆中,儿子爱吃杨槐树花炒鸡蛋,便为他准备了好些杨槐树花让他带回北京。虽然焦国标现在已不大吃它了,但不忍拂逆母亲的心意,仍高高兴兴地收下了。

    焦国标与母亲都不习惯说「我爱你」之类的言语,母子情深尽在不言中。他动情地说:「我是在母亲的怀抱长大的,母亲是我永远的大学。」童年的经历,是他「永远的力量」。他的正义感来自他成长的环境,他的寡母正直勤劳,是非观念强,「有时她的看法不一定全对,但她很较真。」他继承了母亲的是非感,只要认为是对的事,就会坚持到底。

    焦国标从小喜欢看人物传记,欣赏胡适的「较真」、百折不挠及鲁迅的坚持原则和是非感。鲁迅「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是他的学习榜样。他还信仰倡导「爱与非暴力」的甘地精神,以及美国民权领袖马丁路德金恩不向权势妥协,主张人人生而平等,对焦国标世界观的形成产生深远影响。


无心插柳意外成名

    焦国标此行是应美国「 21 世纪中国基金会」邀请,出席 11 月 5日至 7 日在康乃迪克州叁一学院 (Trinity College) 举行的「信息时代的族群关系」研讨会。接着在美东地区巡回演讲。8 日应「耶鲁大学管理学院中国驱动计划」、「耶鲁亚洲法律论坛」及「美华法律协会」的联合邀请,作了《中国媒体及出版物管制》的专题演说。然後到美利坚大学、哈佛大学等大学演讲。15 日他应纽约皇后区公共图书馆国际资讯中心邀请,在法拉盛图书馆演讲。之後再到美西地区各大学演讲,预定 11 月 29 日回国。

    经过《讨伐中宣部》一文的风波,焦国标总结自己未来做事的原则,一是做个「阳光中国人」,也就是用自己的行动照亮周围的人和事;二是行为主义,也就是言论自由不能停留在书面上,要付之行动。

    焦国标回顾了因不满北京当局控制媒体而写作《讨伐中宣部》一文,结果「意外」成名的经过。

    原来,焦国标最初并没打算在网上发表《讨伐中宣部》一文,只是通过电子邮件发送给几个朋友传阅。他的律师朋友浦志强意识到此文的份量,没有徵求他的意见,便把「讨伐」一文跟蒋彦永要求给六四正名的文章同时发到网上。经香港媒体报导,在海内外引发巨大反响。

    焦国标说:「这下一发不可收,该文不是呈风行之势,而是呈爆炸之势,在互联网上迅速扩散开来。」先是中文网站,很快被翻译成外文,登上各大网站。美国许多大学,如哈佛大学和史丹福大学网站上都贴上了翻译成英文的《讨伐中宣部》。

    他收到的第一封国内读者来信,来自江苏省一个干部,给他寄来一张明信片,称他为「中宣部的掘墓人」。

    「讨伐」文章在全球造成轰动效应後,北京大学对焦国标非常头痛。主管教学和意识形态的副校长,还有他所在的新闻学院院长都来找他谈话,希望他不要见外国记者。他一度答应不见,後来觉得不对。因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保障言论自由,宪法义务□面没有中国公民不得接受外国记者采访这一条,北京大学教职员工行为守则,也没有不得接受外国记者采访这一款。中国外交部既然允许外国媒体进驻中国,即意味着这样一个契约关系的形成:外国驻华记者可以采访中国公民,中国公民可以接受外国记者采访。

    他说:「我想清楚了这样的道理,我觉得这是宪法赋予的权利,後来我突破了这个给自己设置的樊篱。」


人最大的敌人是恐惧

    7 月份,日本一家出版社要出版焦国标的日文版文集,为此他写了五千字的序言,题为《後讨伐中宣部时代》,主要讲述他发表《讨伐中宣部》一文後的经历,挑战当局不让他见外国记者的禁令。

    他在这篇序文中指出,新闻自由不应该停留在新闻学课堂上,言论自由不应只是外国人的福利,而是现实的、全人类的权利,他声称,「我要做新闻自由的行为主义者」。

    他说,本来这篇序文他同样不打算在网上发表,因那时的情势对他不大有利。但有位跟他相熟的《南华早报》的资深记者,听说他写了一篇文章,他就发给了她。她把这篇文章转给了《亚洲周刊》,结果在没有知会他的情况下,又一次被「意外」发表。

    焦国标对此觉得「特别吃惊,有点猝不及防,我怕学校知道简直不得了,但既然发表了,我也没办法,只能等着看後果了」。

    8 月 26 日,焦国标正带领学生在北京郊区的延庆县军训,离军训结束还有一周时间,院长却打电话让他返校。焦国标坦言:「那天晚上我在房间里想是怎麽回事呢?非常紧张,想死的念头都有。那个时候确实挺恐惧的。」第二天,校方花了六百块钱 (人民币 ),让焦国标坐出租车回北大。学校领导们几乎倾巢而出跟他开会,会议的两个中心意思是:一、别写时政类或重大题材类的文章;二、不要见外国记者。并让他写了保证书。

    焦国标在保证书中,虽然答应以後不见外国记者了,但他同时指出,「外国记者在我眼里对中国是有功的」。他举了两件事例:2003 年SARS 是《时代周刊》报导的;1943 年河南大灾荒饿死一百多万人,另有一百万人流亡,也是经《时代周刊》记者白修德披露後,挽救了这场灾难。「就像 SARS 在中国蔓延那样。外国记者对中国是有恩德的,他们不是麻烦制造者」。

    焦国标又说:「中国人本来很苦,还不让报导灾难,我受不了。高攀一点可以说是慈悲。我没有立场没有政见,只有是非感。如果说有什麽自私的目的的话,我想得两个奖,一个是美国的普立兹新闻奖,另一个是诺贝尔和平奖。」

    他渴望获得两个奖项的「野心」把学校领导吓着了。9 月 2 日,院长给他打电话说:「你的课『上面』说要停。」

    9 月 17 日,院长再通知他说,指导研究生的教师名册,已经没有他的名字了,也就是说他指导研究生的资格被取缔了。

    他说这个打击对他挺大的。「那天我骑着自行车绕着未名湖,我到北大刚好叁年,感到心里很难过。但过了两叁天後,我又想明白了,如果北大停了我的课,或者以後开除我的公职,我还可以想别的办法,可以去非政府组织找个事做,或者做个自由作家养活自己,再不济就回去种地养活我妈。想了一想觉得路不是很多吗?就这样把黑暗期转过去了。」

    通过这件事,焦国标颇有心得体会地说,人最大的敌人是恐惧。後来他转念一想,要争取免於恐惧的自由,大不了坐牢,也不过是将自家的床挪到监狱里去而已。这样一想,就克服了先前的恐惧感。

    焦国标被北大停职的事,很快就被香港媒体披露了。这时他开始想要不要见外国记者?要不要写文章?「後来我想,写文章和见外国记者都是宪法保护的权利。这时我的头脑里有了新的理念,思想性的火花。就是中国社会必须有两个解放,一个是中国出版业从中宣部的掌控中解放出来;另一个解放是每一个中国人从他所在的单位的党政领导下解放出来。」

    他说,他批评中宣部,结果学校停他的课,他觉得中间没有因果关系,停他的课是不合理的。「如果我的教学有问题,是学院管的范围,学院可以停我的课。我批评中宣部是宪法规定的权力,不是我的院长或书记所能给予或剥夺的。」


气吞万里如虎

    焦国标被停职後,虽然内心非常不好受,但他坚信,「长远来看我是最终的胜利者」,他对被讨伐者的反应持「气吞万里如虎」的态度。

    早在焦国标 3 月份发表《讨伐中宣部》轰动全球後,就已引起中共党内保守力量群起口诛笔伐,有人甚至骂他为「汉奸」、「教兽」,他的电话遭监听和骚扰,出版界不敢出他的书。北大校方一度为他顶住来自高层的强大政治压力,但新学期开始後,终於招架不住停了他的课。

    大陆《了望》杂志前总编辑许博渊,在新华网上公开批评「焦国标现象」。他指焦国标是近年来出现的一种社会现象,「那就是一些人功底不深,根底又浅,却急於成名,於是走捷径,用可怜的知识积累去批名人,批权威,去自我炒作。焦国标不过是步子迈得大了些,企图用声讨的办法一举成名,成为国际知名的『持不同政见者』。在市场经济中,名的含金量往往是很高的,一样可以『引无数英雄竞折腰』,何况成名无望又心急如焚的平庸之辈。」

    焦国标对许博渊的批评付之一笑。他说对方的言论上网後,许多朋友为他打抱不平,要他作出反击,但他考虑对方是位「老人家」,年轻一辈要尽量包容。

    与此同时,新华网开始有组织地讨伐他。2003 年 4 月 5 日,焦国标写了一首诗《致美国兵》,贴在网上,诗中有「请允许我喊你一声『 brother!』 (兄弟 ),如果招募志愿者,请你第一时间通知我!...... 假如有来生,当兵只当美国兵。假如今生注定死於战火,就作美国精确制导炸弹下的亡灵」等句子。

    新华网在旧文重登的同时,还刊出一些「爱国」网民对他大加挞伐的言论,指责他「深深地情系侵略者,极力为霸权主义鼓吹」,「如此『精英』不要也罢!」

    对这一类网民的反应,焦国标说,俗话说得好:「树林大了什麽样的鸟都有。」他不介意别人的批评,但希望是理性的探讨。他不讳言自己欣赏美国的民主思想、自由理念以及对个人信仰的宽容与尊重。

    焦国标说,最初写《讨伐中宣部》一文时,没有个人得失的考虑,他重视的是精神价值。在中华民族文明的进程中,他希望每一个人都不要放弃可能会有的重要角色,争取在历史上得到更好的地位。他明白在大陆讲良心和真话是要付出代价的,但如果因此让中国老百姓的命运变得好些,他愿意承担其後果,他相信历史将会永远记住是非功过。


「写着杂文进北大」

    在焦国标的名字还未为海外熟悉前,他已以多产杂文在大陆文坛闯出名堂,并以此铺平通往北大的道路。按照他自己的说法,他是「写着杂文进北大」的。他平生嫉恶如仇,特别容易「上火」,白天遇到不公平的事情,有时夜□气愤辗转睡不着,他就起床写到天亮。也许是出身农民之子的关系,他长期关注农村问题。他说:「中国农民的问题不需要研究,有良心就行了。」

    在他最多产的时候,一年发表超过两百篇杂文。近年他已发表言论和杂文上百万言。到目前为止,已出版《奉献与义务的边际》、《新闻之外的敏感》、《独立的悲伤》和《你根本吓不住人家》等文集,以及新闻史读物《名士风流──文化名人的报刊生涯》等。他的两本新着《回眸乡土》和《良知龙骧》,也即将在香港出版。

    尽管焦国标被北大停课,他并没有因被剥夺教学权利而改变观点,他不仅讨伐严控中国新闻媒体的中宣部,还呼吁中国最高领导人不要再费尽心机绞尽脑汁遴选接班人,应该放弃代代相传的世袭制度,由人民选出可以代表 13 亿人口的领导人。

    他说,作为中国第五代领导人,作为更新一代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或者炎黄子孙,应该有更高的行为诉求或行为标竿。这个民族有悠久的文明史及宽广的土地,中国领导人的行为应该体面,但目前中国最高领导人的遴选方式,「不配大门大户出身的子孙」。他认为,「非民选的国家领导人是国民公敌」。他呼吁中国大陆下一届领导人应由民选产生,应该是直接对人民负责的领导人。

    谈到大陆的新闻事业,焦国标认为,大陆媒体的开放程度远远落後世界其他国家,不符合大国形象。中国对媒体的控制历史长久、影响力大,民众得不到自由的信息,就连知识分子也受到禁锢。他强调,接受采访是公民的权利,发表个人看法并不应该有所畏惧,知识分子肩负民族的利益,更有责任发表见解。

    焦国标访美期间多次表示要做「阳光中国的阳光男孩」,此说源自梁启超的《少年中国说》。梁启超在此文中,引用岳飞《满江红》词句:「叁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自述「六岁时即口受记忆,至今喜诵之不衰。自今以往,弃哀时客之名,更自名曰少年中国之少年」。

    以梁启超为楷模的焦国标,套用「少年中国之少年」之说,以「阳光中国的阳光男孩」自勉。他要作言论自由的行为主义者,再也不怕黑暗中的操作势力。他说阴暗的东西放到阳光下就没有了能量,阳光有杀菌作用。现阶段大陆的阳光度还不够,民众都渴望阳光,任何阴暗的事物经过阳光的照耀,就不会那麽邪恶。他希望用实际行动做出表率,争取中国社会有更多的灿烂阳光,让世界变得更美好。

    目前人在旅途的焦国标,最想做的一件事就是「我要尽快回家」。

    (原载《世界周刊》11-21-04)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焦国标:「非民选的国家领导人是国民公敌」
  • 焦国标应邀访美 申请获北大顺利通过
  • 北京大学不准焦国标教书
  • 防引起激烈震荡 中宣部决定放焦国标一马
  • 美国之音采访笔伐中宣部的北大学者焦国标(2)
  • 采访笔伐中宣部的北大学者焦国标
  • 读《讨伐中宣部》,访焦国标教授
  • 纽约时报报道焦国标笔伐中宣部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