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信访制度为中国政府把门
(博讯2004年11月20日)
    VOA亚薇 报导:中国政府最近加快了“信访”改革的步伐,以缓解上访洪流给政府和社会造成的压力, 有人甚至主张取消“信访”部门。所谓“信访”,是指普通民众通过来信以及到上 级机关反映情况的方式披露一些情况,申诉自己的怨情。那么,老百姓为什么不通 过正常的法律程序到法院上提出诉讼,而要通过古老的上告方式来诉说冤情呢?所 谓“信访”制度究竟能不能解决老百姓的问题呢?

     草民百姓,进京上告,在天子脚下击鼓鸣冤。这种古老的戏曲,继续在当今的中国 上演。近年来,北京市聚集了一大批来自全国各地的“上访”人员,这些人到全国 人大常委会办公厅信访局、国家信访局、中纪委、公安部、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 员检察院以及新闻机构申诉自己的冤情、反映地方存在的问题。 (博讯 boxun.com)

    俄亥俄州莱特大学政治学教授罗曼谈了上访制度的目的。她说:“从政府的观点看, 他们可以通过老百姓反映的情况,发现他们的问题所在,并了解有关地方官员的信 息。中国政府面临的主要问题之一是,他们并不象自己所希望的那样,可以对地方 官员进行直接控制,而且体制内也存在很多腐败问题,上访是把体制内的问题向省 和中央一级上报的众多渠道中的一个。从上访者的角度看,如果他们有冤情,就必 须把问题讲出来,这是世界上每个政府都面临的基本需要。”

    *李国柱沦落街头多次被关押*

    在进京上访的人员当中,有一位叫李国柱,来自黑龙江省。李国柱告诉记者,他因 为揭发当地官员的贪污腐败问题而遭到打击报复,并且被扣上各种莫须有的罪名。 他跑到北京的司法部寻求解决。但是,司法部却把他的申诉推给地方政府。李国柱 多次进京,多次被抓回原地关押,获释后他又重返北京继续上访。现在,他被所在 的政府单位开除,工资停发,成为一个沦落北京街头的流浪汉。李国柱说:“我从 2000年开始上访,到现在已经有四年了。我一直住在北京,现在靠乞讨为生。我平 常的生活就是靠拣垃圾和市场剩下的菜棒子和菜叶,来维持简单的生存。我的家是 妻离子散,政府还对我进行了抄家。”

    李国柱说,他之所以走“上访”这条路,是因为他对通过法律渠道解决他的问题不 抱希望。 “第一,中国根本不讲法。第二,权大于法,法律和法院都在政府的领导之下,根 本不象宪法所说的那样,行使独立的司法权力,而是权大于法,政府说了算。所以, 走法律程序是没有用的,我根本不抱有什么希望。 ”

    *杨灵怀疑弟弟被警察打死*

    除了在首都北京以外,各省市也有一大批上访者。河南的杨灵就是其中一位。杨灵 对记者说,1999年,她弟弟杨涛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给同学介绍了一辆偷来的车子, 因此被警察拘留,但是因证据不足又被无罪释放。2002年,在偷车人被抓之后,杨 涛再次被所在市公安局关押了5个月,并且在关押期间死亡。杨灵指称,她弟弟是因 为家属交不出赎金才被警察活活打死的。但是,法医判定杨涛是因为得了猝死综合 症而死的。对此,杨灵深表怀疑。

    杨灵说:“我们多次上访,在河南省省检察院、人大和政法委等各个部门全都上访 了,一直要求第二次尸检,我们要求自己找国际级的有资信的法医自己进行尸检。 但是,他们一直都不同意,一直拖到2004年2月,才进行了第二次尸检。这次尸检是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检察院、国家公安部,还有河南省省检察院三家联合尸检 的,直到现在我们还没有得到尸检报告。” 杨灵说,后来政府在没有家属同意的情 况下把杨涛的尸体火化。由于拿不出证据到法庭上控告政府,所以她只好上访。

    象李国柱和杨灵这样的上访者在中国不计其数。据中国官方统计,2003年全年“信 访”超过一千万件。“了望东方周刊”说,2003年6月25号到9月30号期间,国家信 访局的群众信访数量增加了近60%,全国人大去年的信访数量比2002年增加了三分之 一。中国国家媒体称,2004年上半年的上访人数继续保持上升的趋势。

    北京“三春大地社会研究院”是一个专门研究农民问题的民间研究机构。研究院院 长牛玉昌谈了上访所反映出的社会问题:“它反映了社会失衡、贫富不均,这个社 会问题是地方武力、权力和财力综合起来组成的强势集团,对分散的边缘群体无休 止的损害所造成的。”

    *各级信访为政府把门*

    但是牛玉昌对通过上访解决实际问题表示怀疑。他说:“国家有这么一个政策、法 律、信息反馈的渠道。但是,按照现有的情况,这个渠道已经失去了原来的功能。 各级信访等于政府的把门人,他们把一切问题排除在外,和政府是同一目标。所以 它只能是维持政府原状,并没有起到反馈的作用。”

    2004年5月,中国社科院农民问题专家于建嵘等人对中国的信访制度进行了专向调查 研究。调查发现,实际上通过上访解决的问题只有千分之二。

    那么,老百姓为什么不上告法庭,而要通过上访来解决他们的问题呢?俄亥俄州莱 特大学政治学教授罗曼分析了其中的原因。“今天,中国老百姓的权力意识增强了, 这一方面要归功于中国法治的发展,虽然这一发展还尚未成熟,另一方面是因为抗 议示威的增加造成的。自从20世纪90年代以来,示威活动以及参加示威的人数每年 都在增加,人们越来越有信心反映和上报自己的问题。”

    *老百姓不信任法院*

    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资深法律顾问明克胜(Carl Minzner)说,老百姓中 流传着这么一句俗语,大闹大解决,小闹小解决,不闹不解决。老百姓之所以“闹” 是因为他们对法院制度不信任。 明克胜说:“很多人对法院没有信任,他们上访是因为他们对法院的判决、已经判 决的公正性表示怀疑。另外,由于中国政府的特殊制度和状况,有些问题如果能够 迫使高级领导注意,还是能够通过他们的介入来迫使下级机构,包括法院来改判和 改变他们原来的决定。”

    *信访制度弊端丛生非改革不可*

    但是,中国社科院于建嵘等人的信访调查指出,实行了长达50年的信访制度弊端丛 生,到了非改革不可的地步,如果不进行彻底的改革,将会产生十分严重的政治后 果。报告提出,正是由于地方司法权威遭到质疑,才加剧了信访洪流。

    鉴于上访制度的局限性,有些专家乾脆提出,彻底取消“信访”制度。对此,美国 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资深法律顾问明克胜表示怀疑。他指出,目前中国老百 姓靠上访解决的问题有些不是纯粹的法律问题,而是一些政治问题,因此把这些问 题转到法院无济于事:“上访的问题带有一定的政治色彩,如果没有进行一定的政 治改革的话,一下子取消信访制,说不定人民就会失去一个表达他们意见的渠道。 但是,从宏观的角度来看, 这个制度可能会慢慢地消失。”

    俄亥俄州莱特大学政治学教授罗曼认为,信访制度应该继续存在下去。“很多时候, 一些通过上访提出的申诉,无法通过法律制度和法庭解决。另外,由于中国法律制 度和法庭系统的迅速发展,法庭案件积压以及法律体制内的官僚主义,使法庭不可 能处理近年来老百姓通过上访提出的所有申诉。”

    信访危机目前已经引起中国高层的关注。2004年8月,在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的亲自 过问下,最高当局建立了“联席会议制度”,汇合多个政府部门,协调和敦促有关 部门和地方处理信访突出问题和群体性事件。看来信访制度的改革已经势在必行。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小女孩询问被捕爸爸的下落,在胶州上访办门前遭绑架
  • 北京信访局门前200多人跪著集体上访
  • 胡锦涛下令检讨现行上访制
  • 胡锦涛下令检讨中国现行的上访制
  • 两办截访如同畜牲 上访老汉鼻青脸肿生命垂危(图)
  • 六月雪:月工资最低百多元 湘乡十二名幼师因上访被拘留
  • 北京上访人数反弹 传接待的30位官员将受罚(图)
  • 吃剩饭河南遇难矿工家属受辱上访申诉
  • 北京警方带走二百名准备向市政府抗议的上访人士
  • 北京数百警察抓走在市政府上访抗议的百余名访民
  • 10月上访北京现状 政府誓死截访
  • 无辜村民被警方超期羁押 上访50次无人答复
  • 浙江富阳农民聚众上访
  • 上访:“十一”背后血泪多
  • 北京近二日上访快讯
  • 传28日凌晨 警察将再度搜捕上访村
  • 北京快讯:新疆上访人大代表 被刺十几刀死亡
  • 持续镇压上访人士 胡温新政人权未见改善
  • 中共内部文件证实:用镇压对待上访(图)
  • 廖亦武:寻访北京上访村
  • 抓捕上访者的陷阱:中国信访制度
  • 民众上访遭堵截,百姓冤屈何处伸?
  • 黑心党官堵截上访 又见中国一大特色
  • 官员单方面撕毁合同被夺走全部财产 六年上访陷囹圄(图)
  • 工讯:吉林省松原市石油工人上访100天的调查报告(5~6)
  • 村支书一人占有两千亩土地:上级不管,上访被抓
  • 上访二十年,八旬老妪泪涟涟厖
  • 抚顺一下岗职工进京上访归来暴死当地派出所
  • 公安拘殴上访妇女致其心脏病突发
  • 沪40余动迁户京城上访 部分与周案有关 /香港商报
  • 在没有泪的世界里──在京上访农民调查报告
  • 女教师上访被关精神病院四年多
  • "越级上访就是违法" - 比法盲更恐怖的是什么?
  • 为克扣工资四处上访 湖北一刚直教师被打死
  • 上访等同扰乱社会秩序?铁路职工铁道部上访遭刑拘
  • 中国青年报:强迫人们写“保证书”不进京上访属违宪
  • 墙上赫然写着一条标语:“严厉打击越级上访!”
  • 山西割舌案虐待上访者凶手是谁?
  • 民警履行职责惨遭毒打,含冤上访以七年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