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青岛村吏夺地打砸抢 农民血溅果园!失地3000亩
(博讯2004年11月05日)
    (大纪元记者赵子法、一公报道) 来自山东青岛的63岁农妇张秀云拖著一条被村干部打残后僵直的腿,一步一拖的蹒跚在北京各个上访部门。她上告当地村镇官员利欲熏心,打著开发建工业园的旗号,强逼农民卖地,没有人性,无法无天,他们三个人架住一个农民,强拉著农民的手在卖地契约上按手印,对抗拒不卖地的农民施以打、砸、抢、夺、铲、挖,他们夫妇被打得满身青肿昏死过去,血溅果树园!如今她的右腿不能弯曲终生残废,和全村其他5000多失地农民的处境一样悲惨。

     她上访北京一年多,到中纪委填表上访,中纪委给推到高法,上访高法又被推到当地政府。 (博讯 boxun.com)

    地方政府互相勾结胡作非为,访民无奈上告北京,中央政府不作为,默许截访便衣随意殴打访民。两办前每天都可听到访民们被打得哭天嚎地,惨叫声声。

    张秀云,女;63岁;丈夫陈象才,73岁,家住山东省青岛市城阳区夏庄镇丹山村。

    ※现代杨白劳:乡镇干部架住农民强按手印逼卖地谋巨利

    2002年7月,山东省青岛市城阳区夏庄镇丹山村的村委出卖土地建设开泰奥园经济小区,他们大量征用村民的果园。征用农民耕地千亩以上,应有国务院批件,但村镇没有拿出开发征用土地的合法批文。

    在抢夺农民土地搞开发时,镇土地所的干部王树贤说:“江泽民的《土地法》不好使了,我们的土地政策好使,棍棒打打杀杀,当今社会是最好的办法,对付农民打、砸、抢最好使……”。

    村民张秀云:这些贪赃枉法、欺侮农民的恶霸、骑在村民闲上的“土皇帝”们,逼迫农民签字,三个人按倒或架住农民,强行由两个人把著农民的手按上手印,逼迫手无寸铁的农民同意低价抢夺去3000多亩土地,他们以每亩七千到一万二的低价从农民手中抢走土地,恶霸们再以每亩23.5万元的高价倒卖给上级政府,搞“天泰奥园”的开发建设,而开发商又以每亩50万元的价格炒卖。

    这次倒卖千亩地,村里收入2亿3千5百万元,而给村民的补偿不到3千万元,其余的2亿元人民币却不知去向,还有大量卖地款,用于他们吃喝玩乐,下酒店、挎小姐、泡小妞,请客送礼,……

    ※老夫妇抗拒卖地 被乡镇书记干部公然殴打致昏致残

    15年前,经夏庄政府的批准,张秀云夫妇历时四年的开垦耕种,开发荒地6亩3分地。这块地历经两轮承包,均属于她们耕种,“我们拥有合法的使用权。”

    张秀云:十五年来我和老伴陈象才开荒种植果树,辛辛苦苦用血汗建成了果树园和养猪场为生。我们要求按排相应的饲养地方,荒地也可以,村委会主任招吉辉拒不答应。2003年7月8日下午2点半,镇土地管理所和村委会派人送拆迁通知限期两天搬迁腾地,由于村委会不给安排养猪地方,我家养的130头猪没地方放,两天的时间,我们正在日夜围墙,以防搬迁时猪羊跑丢。

    2003年7月10日上午8点,不到拆迁期限,村委会书记招吉辉就指挥安排了保安联防等黑社会人员30多人,伙同镇土地管理所的王树贤等人,利用铲车,挖掘机等机器,铲平房屋,推倒围墙,并将在猪圈中的猪也砸在墙内,127头猪惊叫成一片,有的被当场砸死,有的被砸伤乱窜,满山都是受惊的猪。

    6亩地栽种的已经开花结果并在盛果期的苹果、梨树、枣树、杏树、桃树(其中不乏树围40多公分的大树),总计500多株,全部被横遭砍伐(铲掉)。

    9头精心饲养的老母猪,1头种猪;小肥猪118头,蛋鸡20只,5头羊,被打死的死,惊跑的弄丢的,砸死的,所剩无几,只有4只羊,10来头猪,勉强活下来。其余全部被毁。

    猪圈,猪舍、围墙、六排、房屋5间;电线杆3根,2个10多米深的大眼井,自修30余米路排水沟120米长,料池3个,还有专门养种猪地设施等等;总价值约30万元的私有合法财产,全部被强取豪夺,掠夺一空。

    十五年时间浇灌的血汗辛勤成果,被他们这帮土匪、流氓、恶棍,打的打、抢的抢、砸的砸、铲的铲、挖的挖、死的死、跑的跑、丢的丢,被捣砸个稀巴烂。

    张秀云要进屋拿家里的东西时,被联防人员推拉架打,致使头部等多处受伤,有医院病历做证,但在城阳区做法医鉴定时,没有做出正确结果。

    丈夫陈象才被架上汽车拉到夏庄派出所拘留,在派出所里,一个人从后面抠著腰,一个人抓住胳膊,一人人抓住举报人的手强迫按上“同意征地”的手印,他们夫妇全部合法的几十万私有财产,才给了6万余元补偿。

    举报人的女儿、女婿拍照现场时,却被他们抢去相机,抽出胶卷撕毁证据;

    老夫妇上前与这些打、砸、抢的干部们论理阻拦时,便惨遭招吉辉、王树贤等人的毒打,被打得满地打滚,遍体鳞伤、浑身青肿,各软组织严重受损,右大腿根、左腿膝盖、后脑袋、后腰部等多处遭受严重创伤,张秀云被打得昏死过去,留下严重的后遗症,时过一年多了,走路腿也抬不起来,右腿根和左膝盖关节还时时隐隐作痛。精神方面的打击也十分沉重。

    村委会乡土地管理所等人将举报全实家当装车拉走,由于举报人没有人未料到他们会提前来强制拆迁,家中的现金放在一个铁制的合子里,举报人的现金为玖万多元,都被他们抢光,拿走,两举报人全部家当财产放在丹山村村委会,两举报人从没去拿过自己的东西,始终要等到官司打赢了再去要回东西。

    ※血泪控诉又遭腐败官员镇压 黑社会恐吓

    开发园,搞项目就是建立在任意践踏党纪国法、侵犯农民利益,鲸吞农民血汗、贪赃枉法。把农民赖以生存的土地抢去强买、倒卖、炒卖,的得几佰万倍的高额暴利流入个自高官、中官、小官的腰包。

    我们村的农民永远的失去了土地、失去了生存、生活来源,农民的集体土地、财产全卖光了,世世代代什么都光光了,什么都没有了,农民们也被赶尽杀绝,逼上了绝路了。

    张秀云到城阳区人民法院信接待处,田有赫副院长出面接见后承诺调查,给以解决,没有解决;

    张秀云后又去北京上访,区法院于2003年农历腊月二十五日将张秀去从北京信访处接回,田有赫再次许诺给解决困难,依法惩治不法行为和腐败分子。

    2004年9月初,举报人再次到区法院田有赫那里,举报丹山村村委会等人不法行为,他继续空头承诺,欺骗举报人。

    举报人在区法院的不幸遭遇是在财产全损后的又一次打击。至今她靠吃药治疗保健。

    维权人士:两举报人均为六七十岁的老人,一生忠厚勤劳俭朴,用血汗挣的钱却被他们一抢而光,遭受打骂,天理不容,现如今如实举报,并且在丹山村行原任主任招吉辉去世后,他的妹妹招吉香不经村民选举,直接任要委主任后,对此事曾经做过答复,在党委会上表示要偿还两举报人的财产及现金九万元多,但至今未兑现。

    张秀云夫妇依法举报,希望有关部门立案调查,还国家法律尊严,还百姓的基本生存权,惩治腐败。山东省青岛市城阳区夏庄镇丹山村农民:陈象才、张秀云电话:0532─6087260; (女儿家电话):0532─6087438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