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3000万热电厂"卖"了48万 透视国有资产如何缩水 (图)
(博讯2004年11月02日)
      

     一家年发电1.5亿度、供热50余万吨、年上缴利税上千万元的热电厂,竟以48万元的价格被卖给了少数干部和企业经营者,这一耸人听闻的国有资产严重流失事件发生在浙江绍兴。它的曝光,是在最近一桩连环官司的审理中被透露出来的。 (博讯 boxun.com)

    
 

     这家热电厂叫绍兴皋埠热电厂,位于绍兴市区东郊约10公里,占地面积5万平方米,固定资产1亿元,现有员工225人。据悉,该企业多次被授予省市级乡镇管理示范企业、浙江省行业最大工业企业、最佳经济效益企业、AAA级信誉企业和纳税大户等荣誉称号。

     据了解,皋埠热电厂建于1986年,系浙江省信托投资公司和绍兴县皋埠镇(现划归绍兴市越城区)各出资50%成立的国有与集体合资的股份制企业。一位知情者回忆说,在该镇未改制前,热电厂是效益最好的企业,1999年即热电厂转制前一年,企业实现销售收入6000多万元,其中上缴税收、折旧提留及利润就达1300万元,但就在2000年,这家效益明显的热电厂就在转制中以48万元的价格“卖”给了19位个人。

     据介绍,当时,皋埠镇领导出面说服了浙江省信托投资公司全部退股,并将热电厂的筹建者、在职工中颇具威信的老厂长撤职,从外面调入陈某等人组成新的经营班子。2000年5月,在时任皋埠镇党委书记张金林的主持下,热电厂开始转制。

     据皋埠镇政府(2000)41号《关于绍兴皋埠热电厂转制的会议纪要》:经评估后的热电厂资产为6024.66万元,总负债2881.98万元,净资产3142.68万元。扣除热电厂为溢华电子公司的担保贷款2822.22万元后,划出218.51万元弥补皋埠镇原绍兴联营染整厂的亏损,再划出20万元作为镇资产管理公司的投资股金,剩下81.95万元净资产作为镇里对热电厂的债权,每年收取10%的费用。同时,镇资产管理公司出资10万元、陈某等19人出资48万元共计58万元,共同注册组建有限责任公司。

     案中案才现资产转制缩水

     这一方案的制定与实施一直未曾公布,热电厂的职工也大多蒙在鼓里,后来因一起热电厂涉及担保的官司才慢慢透露出来。

     这桩官司涉及的绍兴溢华电子有限公司是皋埠镇下属的一家集体企业,时任镇党委书记的张金林兼任该公司的董事长,在历年的生意交往中,累计欠下了宁波优利高公司和中行宁波分行1200万元的债务。该笔债务的担保人即皋埠热电厂,也因此,热电厂在转制中预留了2822.22万元用于偿付担保的资产,但事实上转制后的皋埠热电厂并没有偿付该笔担保债务,而是一直在使用这本不属于其的2800多万元巨资,并使原本清白的预留变得不清不白。

     之后,溢华公司倒闭,该公司总经理胡云明、作为债权人的宁波优利高电子工程公司法人代表王继英却先后为这1200万元付出了惨重代价,2003年7月胡云明被绍兴市越城区法院以信用证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12年,王继英也被指控涉嫌“伪造金融票据罪”,被判刑3年6个月。

     2800万资产演绎一出“帽子戏法”

     记者采访了原溢华公司的财务部副经理胡传心。他说,溢华公司与优利高两家公司早有业务往来。在双方合作过程中,常有相互垫款之事,这笔1200万元的款项,均是绍兴农行承兑信用证下的远期汇票担保还款,系宁波优利高公司为溢华解决流动资金所引发。

     1999年初,溢华公司因不能到期还款,与优利高商量由银行承兑新汇票来延期付款,优利高表示只要外管局同意,银行能承兑汇票,优利高可以配合。优利高经向其开户的宁波市海曙区中国银行贷款,帮助绍兴农行还清到期票款。在“开新还旧”几次循环后,1999年6月份该企业停产。两个月后,也就是1999年8月份其所有承兑汇票到期,但都未付款,加利息共计折合人民币1200万。

     据了解,当时溢华公司在绍兴农行尚有260万左右开证保证金存款,而一笔承兑汇票到期是333920美元,计人民币276万,基本够支付一期款项。按照有关规定,保证金只能支付票款,但绍兴农行将此付款保证金,扣去归还了自己的贷款,造成第一笔款项到期不能支付。1999年12月13日,当时绍兴县一位领导主持召开协调会,绍兴农行副行长、支行行长和时任皋埠镇政府党委书记兼溢华董事长的张金林,协调解决了还款事宜:由溢华付第一笔,第二、第三笔由农行和县政府帮助筹措,第四单与宁波中行协商。据溢华总经理胡云明笔供,事后自筹了300万人民币,准备支付到期票款,但时任皋埠镇党委书记的张金林却把这300万元给了承担担保还款责任的热电厂使用,收购了省信托公司在热电厂的50%股权。也因此,使此协调解决方案无法落实。

     中行宁波分行和优利高公司成“冤大头”

     因绍兴农行不兑付承兑汇票而不能归还宁波中行贷款,王继英开始了漫长的诉讼。2002年7月,绍兴农行向绍兴公安部门报案,并以涉嫌信用证诈骗将法定代表人王继英于8月20日拘留,经移送到越城区检察院审查,否定了王继英信用证诈骗罪。而绍兴市检察院又指令越城区检察院,以伪造金融票据罪重新起诉。

     对王继英而言,讨钱诉讼进行了五年,自己却进了监狱,而经宁波、绍兴、杭州三地两级中、高法院判定的债权人王继英,向宁波中行为绍兴溢华公司所借的1100多万元款项,分文未获。但负责担保的皋埠热电厂占有了王继英300万元,将省国托50%的股权即1500多万的净资产买下,改制以48万元卖给个人。

     正是在这一连串的官司中,热电厂的改制方案才慢慢被大家所知悉。经群众举报,皋埠镇两任党委书记相继落网,以受贿罪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6年和13年。

      绍兴民营经济发达,很多人盯着热电厂,但绍兴市和皋埠镇在热电厂的转制中并没有公开拍卖竞标。一些职工说,这简直就像是在抢劫国家和集体的财产。

     职工表示,欠债还钱天经地义,真的是因为镇党委书记经营失误,欠了人家近3000万元债务,把热电厂担保的资产拿出顶债也是应该的,但实际并非如此,而是张金林等人设计向法院起诉,将优利高公司与溢华公司的业务往来变成信用证诈骗,债主优利高公司法人代表王继英追债不成反被抓进监狱坐牢。对此,尽管浙江省高院有明确意见,此案不能成立,要求发回重审,但绍兴中院至今没有改判,这样中行宁波分行和优利高公司就成了冤大头。

     顺着热电厂转制的蛛丝马迹,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这样一个迷宫般的路线图:先是将上亿资产的企业低估成6000余万元的资产,接着以履行担保的名义,切出2800万元的巨资说是用于偿还担保款,在中途又变卦不认账,乘机将巨额集体资产攫为自己的“囊中之物”。知情群众说,这才是拥有数千万元净资产的热电厂只卖48万元的真正奥秘。来源:工人日报 (博讯 boxun.com)


(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