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一国家级贫困县:100多家机关部门 近5000张吃喝白条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2004年11月01日)
    国家级贫困县宁夏同心县100多家党政机关单位和部门,在当地一家“新月楼”餐馆欠账吃喝,历时十余年,吃喝白条竟近5000张,拖欠金额高达80多万元。“新月楼”不堪重负,8月24日,忍无可忍的餐馆老板一纸诉状将欠款大户同心县发展计划与经济贸易局告上法庭。


  吃喝白条装满一皮箱

    “新月楼”餐馆的主人叫杨开礼,从1989年就在同心县经营餐饮生意。他的“新月楼”从一家不起眼的小饭馆,发展到如今拥有20多名职员、每年缴纳7万余元税金的大餐馆,在同心县城内颇有名气。然而,从1992年以来,同心县各个单位、部门的人纷纷来这里吃请,却很少有付现钱的,至今留下的欠账白条整整装满一皮箱!

    当杨开礼打开皮箱,密密麻麻的布袋和布袋里的白条让人大吃一惊!记者随手从中间抽出一个布袋,上面写着“宗教局”,拿出里面的白条一数,182张!每张白条的金额大都在一二百元。由于存放的时间太长,一些白条已经被折得皱皱巴巴。为了保存这些原始凭证以便催要欠款,杨开礼专门制作了一些小布袋,将不同单位的白条装在小布袋中分类保管。记者细数一下,发现这样的布袋竟达96个,白条近5000张!水利局、政法委、政协、人大、学校、乡镇、医院、兽医站……各种机关单位多达100多家。

    杨开礼说,欠账单位名称都清楚地写在白布袋上,刚才宗教局的白条只能算一般的,总共才3万多元,最多的一家欠了近10万元。

    谈及为何诉诸法律,杨开礼气愤不已,他说:“过去,拿着欠条找各单位要账,他们都认账,却是没钱,让我等。可是今年以来,有的单位干脆耍赖,说前任领导的白条子他们不认,谁签的让我找谁去!照此下去,我这80多万岂不是打了水漂?”

    这些年由于各单位欠款收不回,杨开礼也到处赊欠,现在外欠债务40多万元。“债主成天讨账,有时在我家排起了队,我的头发都愁白了。如果不是被逼急了,我们老百姓哪敢告官呀!”

    杨开礼称,之所以将同心县发展计划与经济贸易局告上法庭,是因为这家单位的欠条上盖有公章,要回款的把握大一些。“这只是开始,我要依法讨回所有欠款。”杨开礼说。


  贫困县难遏吃喝风

    为什么这么多欠款收不回来呢?记者为此走访了同心县宗教局、财政局、水利局等单位。

    同心县宗教局副局长宝永林说:“宗教局欠的钱主要是每年回族传统节日,如古尔邦节、开斋节,局里召集全县20多个清真寺的寺管会主任坐在一起吃个饭,为了工作方便。可是宗教局经费十分紧张,有时连工资都发不全,工作还得开展,只好先欠着。”

    据了解,同心县宗教局前任局长马彦福欠了几万元,新任局长来了根本没办法还,而且还在打白条。

    记者问宝副局长:“听杨开礼说,你们新任局长公开称不承认前任的账?”宝永林很缓慢地说:“好像有这回事。”

    同心县去年财政收入2788万元,而财政支出却高达23939万元,长期靠国家巨额补贴。由于地方财政困难,干部工资基本上靠收一点、欠一点、要一点、挪一点,欠发工资现象时有发生。即使这样,招待依然招待,吃请仍旧吃请,吃喝打白条现象更是司空见惯。

    在同心县财政局,王副局长告诉记者:“同心县是国家级贫困县,各单位的招待费财政几乎没有拨过钱,可是上级对口部门或者外市县来人了,不可能不接待,钱从哪里来,只能自己想办法。”

    谈到被告上法庭的同心县发展计划与经济贸易局,王副局长同情地说:“这个局接待任务最重,因为口子大,要接待多个部门。”

    同心县水利局副局长马涛说,接待靠赊欠现在是各部门领导很头痛的一件事。但他同时认为,新月楼老板自己也有责任,他本人可以拒绝白条,没钱不让吃不就行了,怎么会欠那么多钱。

    对于这个观点,杨开礼无奈地说:“都是国家干部,都是政府部门,哪个敢得罪!我也一直不相信他们会欠钱不还。而且这么多年,他们都是给一点,再欠一点,给得少,欠得多,但总让人感觉有希望。今年有的部门不认账了,我才着了慌。”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干部说,其实这么多年各单位都是靠挤占项目资金解决招待费,而现在项目管理越来越严,不好办了。再说以前拉下的亏空太大,根本就没办法,所以有的部门只好耍赖不认账了。


  “招待”白条何时休

    “新月楼”餐馆的遭遇其实只是冰山一角,目前地方政府各单位各部门无力改变的一个现实就是“来人招待靠赊欠”。

    据记者调查,宁夏各县市区都不同程度地存在类似问题,“招待”实际上已经成为压在干部群众身上的一座沉重的“大山”。干部普遍反映,现在最感头疼的是接连不断地来人吃喝接待,以及应付各种各样的会议和验收、考核、达标活动。一位干部说,他们的身体常被截成三段,三分之一用于吃喝接待,三分之一用于开会和陪同检查考核,三分之一用于正常工作。就在记者采访同心县财政局时,恰好有一家餐馆寻上门来索要前不久的几次吃喝欠款。记者从财政局工作人员口中得知,那是接待自治区某厅局,不知是检查什么项目,来的人住了一周,弄得县上没办法,只好让各部门轮流负担招待请饭。

    别说县上,乡镇一级吃喝招待费也十分惊人。宁夏灵武市原新华桥镇的接待费用从1997年开始在个体餐馆强林餐饮娱乐中心计算,不仅吃掉了强林餐饮欠镇上的10万元房费,镇里还倒欠强林餐饮24万元“吃喝费”,年均接待费高达5万元,全部打了白条。据宁夏农牧厅有关部门统计,截至2002年底,宁夏乡村两级债务总额达75124.9元,乡均137.2万元,村均12.4万元,其中招待费占了很大的比重。

    同心县一些干部反映,现实存在这样的矛盾,一方面没有招待费,一方面上级部门来人又必须招待。或许有一些看似能解决问题的规定,比如“四菜一汤”等,然而这早已变成好听不好使的名词了。而一些受政府欠账之苦的群众反映,过去以为政府“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现在才发现“政府的账最不好收”。(完)

     来源:新华网 (新华社“新华视点”记者周健伟、黄会清)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