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愚笔:逃亡的日子(四)
(博讯2004年10月25日)
我正要求主人给我稿纸,李就满头大汗满脸通红进来呼气:到底搞完了艾也我成了污煨猫了“快清洗一下吧”我用惊叹的口吻劝李,李从厨房端来一盆清水,用双手捧起水来泼脸清洗;余生你刚才与B生谈论我什麽?“啊!我们的谈话你也能听到”李笑笑;我不是兜风耳没那麽本事听到你们说话但我从你的神色里判断你们一定在谈论我的事情了。我真是佩服李的洞察力,可惜他生正在这种腐败体制的社会不然李这种正直人在宽松体制的氛围他的研究一定能发挥得淋漓尽致,对人类做贡献的。

“你的事情怎不上访申诉啊”李用毛巾擦着脸:这些事不说了、那麽你又为什麽要逃亡啊? (博讯 boxun.com)

两人对视着苦笑,主人从厨房出来:快有饭开了。我们同时兴奋起来。

我突然若有所思地问李:“你的父母双亲接近九十了,他们的身体好吗,你这样抛家弃子放下他们不管陪我出来逃亡,我心里真过意不去,待有机会一定得拜访他们作个答谢”

主人抢过话题:“哎 你提起黎的父母我又有话说了,李的家族真是虎子无犬父,他的父亲也有默默无闻的创举,李捅捅B生示意不要说了,B生会意笑笑走入厨房。

第三天我们又转到粤西郁南的一个小镇。C生原是一个机修工,因太太患高血压经常昏阙不得不将县城的店铺搬回小镇开档,目的为照顾太太,自从去年十一月由B生介绍与李相识后,开始服用李自研的解毒散,C生说;这一年未见过太太发生过昏厥,血压也很少超高。C太太一入门发现李和我们高兴得连连大叫:哎若哎若原来贵人临门怪不得我昨夜左眼眉跳个不停,原来贵人大驾光临失迎失迎!李直率地:阿姨这段时间没什麽吗好久没听到你的电话了?C太太:没我电话就证明我身体没什麽事了(喜笑)C生:别净顾自各说话招呼人啊C太太应允着喜笑不停地给我们斟茶,C生:现在就究开心,当初发现李生的解毒散包装简陋还恶意中伤李生是骗子呢、无脑!李听到C生这麽说脸上一阵发红惭愧地低声说:包装是简陋点也难怪阿姨怀疑的。

因为找C生修理马达的顾客特别多,我们在C生的招呼下草草地在大排挡吃了一个火锅,李留下了三个月量的药散给C太太,我们就告辞了C生,虽即C生夫妻执意挽留我们住上一段日子,但我们还是坚持离开,李接过C生送上的三百元转手全数交给我,两人又转道向邻近的怀集县城进发。在怀集县城李找到了同性宗兄D君,D君在县城车站对面开了一个酒吧,生意也比较红火,入夜我们混杂在进进出出的顾客中走上酒吧二楼,D君正在埋头招呼顾客看不到我们的到来,李一个搞笑用普通话向正在柜台内开单的D君发话:老板请帮我开一间低价到不低价的套房。D君低着头:只有最低消费没有低价的、、、、、、猛一抬头;啊!老兄怎麽是你怎麽不先通个电话让我去接你?欢迎欢迎,阿莲今晚你看档。D君走出柜台忙抢过我们的行李,引我们到自己的住房。一翻客套斟茶倒水自不必说,D君那兴奋劲也是当然的事。

晚上D君在李洗澡的空挡向我介绍了与李相识的过程,在一九九八年南雄珠玑巷李氏垦亲盛会,频频寻找卫生间的我在走出卫生间时碰巧碰到了正在全神贯注拍录象的李的摄象机,两人一翻客套互换了名片就这样相识了,当我时隔三十分钟又找寻卫生间时,李叫住我,问我是否得了前列腺炎,我甚觉惊讶直点头并邀李到安静处说话,我一面苦恼向李诉说;自己在广州的某酒家做工时,经常找‘哪个’惹上急性转慢性前列腺炎有四年多了,钱花了十多万医治,找了几十个医生就是根治不了,反反复复好伤神。李听到这随即在行李包取出了两包药对我说;如果兄台信得过我的话你照说明每天三次冲服,两个礼拜后你就有很大好转不会尿频了,服三个月巩固后就痊愈了,但对‘哪个’一定要割频有节度一点。当时我将信将疑但还是照服了,其实服了一星期就没有尿频了,两包全部服完也再没有继续服药了。

李放在茶几上的手机频频响起信息,我摁下显示;发现信息都是找寻李的去向的患者。其实自从李陪我流氓的第一天开始,找寻李的手机就频频响起。这一晚李对D君着重交代;要求D君一定要代他招呼好我这个落魄之人,D君一拍胸脯;兄弟如果我对兄弟的朋友有半点不周的天地不容,就只要余生不嫌弃粗茶淡饭就行了,三人碰杯一饮而尽!

第二天李从口袋里掏出200元交给我,我坚持不收,D君看到亦制止了李;在我这里该我花钱的,兄弟不必牵挂!就这样李和我暂分手了。

2004、10、24于粤东某网吧

_(博讯记者:愚笔) (Modified on 2005/1/27)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愚笔:逃亡的日子(三)
  • 愚笔:逃亡的日子(二)
  • 愚笔:逃亡的日子(一)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