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愚笔:逃亡的日子(三)
(博讯2004年10月25日)
村民被抓捕了,更加激起了村民的愤恨,村民恨村干部的腐败无能,对建设毫无规划暗箱操作,直至暴打抓捕了村民那一天止政府从来就没有张贴过公告,明示过建设的规划目的及所需征用地域,所以村民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法》上访,告到省市国土厅局,认为这是村干部污龙卖地之举,省市国土厅局的官员对村民反映的情况相当同情,但最后还是不了了之,村民被无辜暴打及抓捕,听说有一位还被抓到派出所暴打后死于非命!

在村民抗争土地不明被征流血事件那一天,黎正在华东五市旅游,回到家里听村民说了村民抗争征地经过,以及听说了愤恨的村民在无辜的村民被抓捕后,围攻腐败无能的村长宫殿,打烂这个腐败村长的窗户泄愤,其时正是一九九七年的中秋节前夕。 (博讯 boxun.com)

这一下子不得了,这个一向阴险狡诈贪得无厌腐败无能的笑脸虎村长的宫殿被刁民围攻,政府、政法、公安、黑社会的各界蠢蠢欲动,造村民的黑名单材料,跟踪盯梢,捏造事实无中生有地冤屈村民,李的所有亲属也无辜被捏上围攻腐败村长宫殿的黑名单之中。兄弟几个也被腐败的镇政府腐败势力打压要挟迫害,各种各样的手段一起袭来,这一下李的家族在村里被腐败势力四处造谣中伤,形如阶级敌人对待。黎的两位兄长被无缘无辜革职。李被派出所所长无辜传唤到所长室恐吓要挟,李的临时工工作也被无缘无辜辞退了。

其实,李对征地是没有任何利益纠葛的,因为李的全家户口不在农村,李在没有迁出农村户口前所在生产队劳动创造价值被剥夺的荡然无存,农村的任何事物与李无关,这个石马村的村干部圈子风气是;户口一旦迁出石马的他她就是敌人,除非村干部圈子的人除外。所以李被村干部圈子纳入了敌人对待,包括言行和福利。

李在自己土生土长的村子里以三等公民的身份生存,目的是赡养父母以及潜心研究中草药新法提炼,这个不明不白的冤辱降临着实使李颓丧了一段时间,发闷时就来我这里散闷。有一件事令李的性格消沉了好几年。

李经过了近十日的调查,以人证物证证实在村民愤恨围攻腐败村长宫殿之日,其亲属根本没有参与村民的围攻队伍,李气愤地与堂弟一起走入村府找村治保主任申辩,这一天正遇上哪个被抓捕到派出所毒打的村民含恨辞世,其家属及有正义的村民一起也同时到达村府,这一下又被派出所的专区民警(该民警在村里横行霸道红黑两栖同村干部穿一条裤子假公济私)造上了李带领村民冲击村委的材料上报,李就成了基层政府的异己分子对待,成了一无所有的人,但凡村中有什麽民意不满对村干部发泄,首当其冲就怀疑在李的身上,你说冤不冤?

更冤的还在后头,李为了研究中草药新方法提炼凑集基金,除了做记者外还约了几个有兴趣的村民合资搞了一间化工厂专门生产电镀用的除油剂,在好友的支助下盖了一间简易厂房招商合作经营者,本来这样可以减轻李的毫无收入,猎取一点收入来帮补研究经费及赡养老人费用,但是在这个毫无人权的石马村,由一帮腐败无能的人的长期独裁统治,那容得下正直善良的李的生存!工厂在申请经营牌照阶段被强行煎掉电源,由腐败势力封堵通道,在抗争中合资者被黑社会(村干势力)打得头破血流,化工厂被迫夭折!李本人的简易厂房所招商的三个合作者在2002年先后被腐败势力强行驱赶,每次驱赶都是在李外出采访不在家的时候,驱赶前完全没有照会李知照,最令李的情绪频临崩溃的一次驱赶,正是李的太太因宫外孕大出血动手术的同时,李四处借钱抢救太太,而这边的村干腐败势力就同时砸烂生产设施强行无理驱赶李的合作经营者,晚上李简直成了怒吼的狮子,声言如果没有人出来对此负责将要同归于尽!后来有几个参与驱赶的无名走卒协于内心有愧到李面前强词夺理勉强认个错!李也暂时下了内心的怒火,但幕后的主使还在逍遥自在,李要对合作者赔偿三十万的损失!好在合作者敬重李的为人暂免了李的赔偿,其中的合作者有我一员,所以我这麽清楚。李在这次被迫害后整个人都呆了,负债累累,这边既要借钱医治太太,那边又忍受腐败势力的迫害,你说惨不惨?那段时间我们几个合作者生怕黎对此想不开寻短见,所以由我整日陪伴着他,李生就是李生,他越是受到迫害内心发泄过后很快就平静下来,除了每天煮好饭给小女儿,送汤水给住院的太太外剩下的时间就是呆在家搞他的提炼研究,我陪了他一个月都是这样,现在村中的腐败势力对他的迫害一刻也没有停止过,明明知道他被腐败势力迫害而导致他损失而交不起地租,在被无理驱赶的时候没有任何一个干部出来过问调停,而现在知道李被迫害得走投无路了,干部出来写材料告黎,逼迫李交地租了。就凭这一点足可以证明李受村干腐败势力迫害无疑了!

愚笔插话:原来李的经历这麽坎坷又这麽坚强有骨气,我真是自愧不如,哎!李怎麽不会利用记者身份伸冤?

主人:唉 !你不听当今的村干部腐败得出了面吗?村干部动不动就拿意见人士说;跟共产党斗是没有好下场的。连那些事是牵涉共产党那些事是与共产党没有牵连的都没有水平分清的村干部,那有让平民说道理的地方,李并不是傻子,他不会分清在大陆做编外记者也属共产党领导的吗?既然村干腐败势力共产党都理不清了,村干腐败势力口口声声口臭得动不动就拿共产党作盾牌,你一个小小的贫民拗得过铁帮吗?

愚笔:如果这些事摊在我身上我真得会崩溃的,最少我会逃避得远远的,哎!李用什麽来做精神支柱呢?

主人:研究,即将成功的研究,用秘方特效治好了顽症病人,每当他看到顽症病人吃他研制的药痊愈,李就开心地约我喝酒庆祝,不管病人封不封红包他都这样,哪怕是借钱买酒。

我告诉你;你在这段时间一定要时久吞一包李研制的解毒散,你将会没有什麽病发生的,我的大三阳就是吃了三个月的解毒散好了,我老婆的胃痛也是吃他根治的,今天不信你再跟李探访多几个被他治好的朋友你就知了,该煮饭了你先休息、、、、、、

欲知后事请看下期 2004、10、24

_(博讯记者:愚笔) (Modified on 2005/1/27)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愚笔:逃亡的日子(二)
  • 愚笔:逃亡的日子(一)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