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愚笔:逃亡的日子(二)
(博讯2004年10月23日)
主人深深吸了一口浓浓的烟卷,猛地乎出来,好象要对人倾诉满肚子的冤屈 我认识李的时候大约在一九九二年,那一年我在广州做搭棚工,事情是那麽巧合;我所接触的竹篾比较多,一不小心被竹刺划伤的事情是经常发生的事情,这一天是中秋节的下午,我正在南大集团大夏工地搭排栅,因为心里惦记着家人无意中划伤了手掌(掌窝四寸长疤痕)血流汹涌,一个生得黝黑又瘦小的青年走到我面前关心地说:师傅快抓紧臂关节止血下来我帮你包扎。我当时见到血流如注也慌了神,见有个互不相识的人如此好心也顾不得许多了,我按黝黑者的指令下了排栅,黝黑者很快拿来了鲜草药用手捏烂,用自来水帮我冲了伤口后放草药压住伤口敷上,血止住了我的心情也安定下来,自然我们就相识了,他!就是和你一道来这里的黎生!

当年的春节我带着一条双喜烟探访李生,在广州郊区的一间四十来平方小屋里,李生正在搞实验,满屋的仪器用具满屋子的医学书籍着实捆得李生好难舒展,我当时好不惊讶;这就是一个好心人的住宅吗? (博讯 boxun.com)

对我这个初来探访的贵客李生真实热情有加,特意加了焖鹅招待,饭饱之余李生拿出稿纸边写边和我交谈,这一次交谈足足倾谈了两个钟,李生的稿件也写完了,起初我以为李生写的是实验记录,但偷看题目却是一篇关于集装箱脱落公路的标题新闻及内容,我甚觉奇怪问李生:你不是搞医的吗怎麽写新闻稿件,搞医学不是赚钱比搞新闻多吗?

李生苦笑摇头:你并不知道我的内心世界,我十五岁开始辍学在卫生所做制药学徒工,八十年代初期自费进修于广州中医学院,八十年代中期刚进修出来适逢卫生所改革承包了,我将承包主权让给了一个有残疾的赤医,自己设立了课题学人家搞研究了。

B生:那麽专心搞医学不是更好吗?李生:好是好得有钱养家啊况且进修于医学院的学历不是全日制的学历,一旦离开了单位是不承认的,我搞研究要钱啊、养育儿女赡养老人要吃饭啊,不是政府承认的你能开诊吗?

正当主人的话语正浓,门外突然闯进一个中年妇女用当地土语咿呀与主人说起话,打断了我和主人的交谈。主人伸头出窗外:阿黎有个燥热牙痛的入来拿点药给我。李满手邋遢进屋来对我吩咐:我手太妆了帮忙在我旅行袋拿几小包解毒散给这位阿姨止牙痛。我照吩咐在黎的旅行袋里翻出解毒散药,主人已倒好了开水,李对这位牙痛的阿姨说:你服完药在这坐半个小时好吗?妇女点点头吞下了药散。黎转身又走出去。

因为有第三者在场我和主人的谈话暂时中止,待过了大约二十分钟,妇女站起来:嘿嘿!真神不怎麽痛了舒服了。妇女从兜里掏出一个红包对主人说:三叔谢谢了。主人应声:我代你转给李医生吧,你回去照一天三次连服两天巩固一下吧,很多人服过都很少再有牙痛的。

主人对李的叙述继续:从那时开始我经常呼叫李的传呼机联系,每次都是听到他的会话我在外地采药采访。我记得李当时是在一个法制小报做特约记者,后来听说小报停办了,李就转到电视台做特约记者(注;特约记者其实是受制于记者名下的通讯员,他的工作一点不比记者舒服,反而有过之而无不及,记者是有工资的而特约记者通讯员完全靠微薄的稿费收入)

在我认识李以后不但经常探访李还着意关注他的新闻播出内容,印象中记得李在新闻稿中有那麽几条受到政府的关注新闻,好似罗定市分界镇木兰自然村几千亩山林被砍伐光秃,白云区竹料镇妇女抱着儿女春节投河自尽……听到这我的内心对黎的才干加深了百分之百的敬重。

主人的话继续:李不但好学善待家庭,一个人支撑着两个家庭还受尽了村干部的屈辱。

“怎麽黎也受到过村干部的迫害我怎麽从来没有听黎说过”?

主人:李的忍耐力是相当强的,一般与他还未深交的人是不轻易知道他的经历的。

对李的深藏压抑一面可能比我的更糟糕,了解出来内涵可能比我的经历有相似之处,亦会可能是我日后与李的交往同病相怜更加亲密的路丝。我催促起主人先讲李的受迫害事实。

主人应允了我的请求:大约在一九九四年,因为李的两位老人住在乡下的村里,李只好也在农村居住照顾八十多岁的父母,当年石马村说要搞一座变电站征地,村民对在这里搞变电站已经是不满意了,要求移出村子更远的农田建设,但村干部毫不听取民意一意孤行强行征地,一时村里满城风雨,民意百分百反对官层却又强硬,相方相持不下的时候村干部强词夺理,生硬地将本来是好事的建设扯向了政治事件对待,在毫无依据的情况下村干部抛出;有山地(祖坟)的村民阻碍国家建设,村民提的意见上访材料签名被几个村干部暗中作了手脚,那时村干部简直可以借着国家建设的名函指鹿为马,任意打压民意!黎的祖宗山坟刚好在被征范围内,因为李的家族人员在外工作的占大部分,对迁移山坟一事不能及时联系宗亲们而拖延了时间,但并不违反期限。在政府动用大批警力强行整地哪天,变电站工地发生了暴打暴抓村民的流血事件……

欲知后事请看下期

2004·10·23 凌晨于粤东某网吧 (博讯记者:愚笔) (Modified on 2005/1/27)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愚笔:逃亡的日子(一)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