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持续镇压上访人士 胡温新政人权未见改善
(博讯2004年9月26日)
    (大纪元记者赵子法北京快讯报道)

     * 访民前仆后继上京 警察镇压有方无所顾忌 (博讯 boxun.com)

    上访村「访民」,虽经多次「清理」但无法绝迹,近日又有新到来自全国各地的「访民」百余人。新到的访民讲:后面还有人将陆续抵达。

    一位高龄老人(老太太)讲:「我们不敢回家!回家后就被关押,受的罪,比现在流落街头还难受!让老百姓怎么活?」上访人只要看到警车就东躲西藏。

    24日下午4:05,高法门前抓走2车人,共16人。

    南站花园广场一中年男子被辽宁截访便衣打的口鼻流血,鲜血浸透了前襟。

    北京市政府门前聚集了约200上访人士,据说来自怀柔县的失地农民有150人,警察和保安组成人墙将农民们逼到墙根。

    目击现场的北京上访人士:他们的村子都被封锁起来了,不知这些农民是怎么冲出来的?警察象赶羊似的把他们赶到警车上,穿西服系领带的最后一个上车,警察对他连推带拽,说怎么了?我推你了,我拽你了,你能怎么样?将他扔上车。

    据说警察一共拉走三车怀柔上访农民,开车时,一个上访妇女在警车里喊:姑奶奶明天还得来!地上躺著一名被打伤的怀柔上访农民,现场的怀柔警察表示,他不是被我们打伤的,是被北京警察打的。北京警察还威逼对抓人现场拍照的女学生曝光胶卷,她喊著眼泪打开了相机后盖。

    * 『截访』官员自诩握教养大权 申冤被劳教全国各地比比皆是

    本月20日星期一,共11人在中南海门前抗议示威,其中4人当场服毒自杀,(生死不详)其中有一人是来自湖北大冶市的访民。据不敢透露姓名的知情人讲:「抓回去了!」都被劳教了!

    辽宁省抚顺市负责「截访」的刘强(负责政法委工作)讲:所有的接待人员都收了我们的钱!我们不让他们受理你们的案子,你们上访也没用!……没有谁会受理你们的投诉!还是乘乘跟我们回去好!。该人还说:我就是管法的,我说谁犯了法,谁就犯了法,我叫谁教养,谁就得教养,权就在我手里!

    据再度抵京的上访人员讲:辽宁抚顺市「六、四」被抓回的访民,已有12人被当地政府处以「劳动教养」!罪名是「冲击中央机关、扰乱社会公共秩序。,实际情况是这些人当天不过是去了一趟天安门,回来途径中南海门前,被辽宁「截访」人员发现而被抓捕。

    上海被抓回去的人中有17人被判劳动教养。

    * 枉法判决,上访被劳教三年的案例

    现在19岁的女学生纪晓宇原就读中专,现为申冤,独自一人漂泊北京。14年前,父亲惨死在车轮下,母亲为父申冤又被劳动教养三年,她孤独一人,没有生活来源,处境十分悲惨。上访人士呼吁:社会上有良知的、心地善良的人们救救可怜的小晓宇吧!

    《申诉状》

    辽宁省抚顺市政府你们为什么这么黑暗?为什么没有人权「没有诉权 ?刘强市长、主管司法的肖秘书长、李建国,你们为什么不叫我们申冤?你们太黑暗!!!

    紧急呼吁,世界各大媒体,世界上一切有良知的、有正义感的新闻记者,联合国人权机构负责人,中国人权委员会主席刘青先生,中国人权委员会负责人焦百固先生:请救救我母亲邵素杰!

    我的血泪控诉:

    我叫纪晓宇;女;学生,19岁;家住辽宁省抚顺市莲花区光明街六委九组。

    我是正在念中专的女学生,为父申冤,为母亲讨公道,被迫失学!!!

    我爸爸纪关民,不幸在1990年9月9日,被一辆灰色高级小轿车辗死在车轮下,被撞死的肇事现场就在抚顺市将军公安派出所附近。

    抚顺市交通二中队警察杨光,是整个这起案件办案人,一切过程都是杨光一手操作经手。详知一切内幕、内情。

    杨光利用手职权,包庇、袒护肇事者逃亡多年。13年逍遥法外,我们一家人,就在这种悲惨、灾难和痛苦中煎熬,艰难地上访到省市中央各有关机关申诉申冤,十四年来,无数次苦苦追踪,申诉,换来的是什么?

    我母亲邵素杰,单位领导乘人之危,按排别人冒名顶替,顶掉了工作,使本已贫困交加悲痛苦难的生活更是雪上加霜,自下而上权无理被剥夺……

    可怜我妈妈邵素杰为爸爸惨死申冤,十四年多而得不到公正地解决……不幸的灾难又一次降临到妈妈身上。

    抚顺市公安局、市政府败类混官,为了保住自己的乌纱帽,保住买官、卖得来的官位,互相勾结在一起,将我母亲连同一起在北京中央上访的关云(女)、(王素莲)李福成,于今年6月4日,同时,被从北京抓回来,关进看守所,随后被抚顺市,劳动教养三年,仅仅因为上访告状,母亲申诉、申冤,便被非法教养三年。

    你们看看:中国的法律在哪里?辽宁省抚顺市政府:刘强市长、信访办李建国、信访肖秘书长,你们为舒适这么黑暗得竟到了无法无天的地步???

    纳税人养活你们,你们的权力是用来镇压百姓?镇压申诉、申冤人、剥夺上访人公民的合法权益吗?

    公民的人权、诉权、自由权、你们就任意侵犯、践踏吗?

    还我人权!还我诉权!还我公道!

    中国辽宁省抚顺市光望花区明街六委九组

    申诉人:女学生;纪晓宇

    2004年9月24日;

    联系电话:13904931112身份证号码:210404198406032129

    纪晓宇母亲邵素杰申诉状录入如下:

    交通肇事身亡一案至今未结

    我叫邵素杰,年龄四十五岁,家住辽宁省抚顺市望花区光明街六委九组,无职业。因我爱人交通肇事身亡而申冤。反映抚顺市交通一队对我爱人身亡不作为,反而袒护肇事者逃亡一事,反映如下:

    一、我爱人叫纪关民,是抚顺一公司职工,我爱人纪关民在1990年9月9日晚间被一辆高级银灰色小轿车撞死身亡,肇事地点在将军派出所附近100米处发生,当时办案人员抚顺市交通二队警察杨光在现场测量,事发后第二天杨光对我说:「此车型在本市并不多见,可以在交通部门和车辆科档案室中查实清楚。杨光告诉我们放心,破案后立即通知我们。但是,此案已过十三年余载。至今交通二队和政府没有给我任何说法。此案有隐情。一切案情全部由交通二队杨光经手,杨光知道本案内幕。杨光利用职权袒护肇事者逃亡多年,至今肇事者逍遥法外,所以再次向市、省、京有关部门反映我爱人的冤情。

    二、因我爱人身亡后给一个美好幸福的家庭带来了巨大的痛苦、不幸和灾难,降临在我和6岁女儿的头上。一个美满幸福的家庭从此家破人亡。造成经神上受到巨大的刺激,生活上得不到任何支助,没有任何生活来源,最不可容忍的是单位领导利用职权冒名顶替。所以我至今没有工作,我和女儿就靠施舍活著,我为爱人到处申冤告状,舍家撇业,就连我都没有抚养孩子的能力,全靠姐妹抚养上学,这一切灾难是谁造成的,难道单位领导所作所为、冒名顶替我的工作就没有人问,没人管吗这一切严重的后果,难道政府官员就没有责任吗???

    所以今天要讨回一个公道、讨回一个明确的说法。

    陈述人:邵素杰

    2004年9月12日

    该申诉材料包括两件附件:

    1、抚顺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劳动教养决定书。(劳批字2004第0290号):劳动教养三年。

    2、北京市公安局顺城公安分局签发:拘留通知书:字[2004]52号。罪名是「扰乱公共秩序罪」。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共内部文件证实:用镇压对待上访(图)
  • 918大游行凌晨 上访村大搜捕(图)
  • 中南海门前四上访人士服毒自杀
  • 北京市顺义区腐败分子嚣张辛庄村非法抓上访村民
  • 蓟县对25万维权上访人士大拘捕行将展开
  • 惠州GP超霸公司隐暪工人中镉毒情况并扬言以治安条例对付上访工人
  • 上访冤民谈清理 政府对上访人员的大清理
  • 传美记者在两办被打昏 上访人走投无路近极限(图)
  • 投资中国受害台商拟组团上访北京
  • 博讯独家:呻吟五年之久的中国股市"上访村"终于怒吼
  • 清理上访群众后北京情况
  • 刚被劫访回烟台法院的赴京上访者--高峻华今天已经绝食第三天
  • 「清理上访」搜捕不停 石景山每天仍关押万人(图)
  • 北京公安围捕上访群众
  • 北京拘押申请游行上访人士
  • 四川省绵竹太极集团工人准备到中纪委上访
  • 北京疯狂大搜捕 一夜间石景山关押几千上访人(图)
  • 9月2日夜几十辆警车在北京上访村大搜捕
  • 『上访鬼门关』前被截访便衣狂暴殴打(图)
  • 黑心党官堵截上访 又见中国一大特色
  • 官员单方面撕毁合同被夺走全部财产 六年上访陷囹圄(图)
  • 工讯:吉林省松原市石油工人上访100天的调查报告(5~6)
  • 村支书一人占有两千亩土地:上级不管,上访被抓
  • 上访二十年,八旬老妪泪涟涟厖
  • 抚顺一下岗职工进京上访归来暴死当地派出所
  • 公安拘殴上访妇女致其心脏病突发
  • 沪40余动迁户京城上访 部分与周案有关 /香港商报
  • 在没有泪的世界里──在京上访农民调查报告
  • 女教师上访被关精神病院四年多
  • "越级上访就是违法" - 比法盲更恐怖的是什么?
  • 为克扣工资四处上访 湖北一刚直教师被打死
  • 上访等同扰乱社会秩序?铁路职工铁道部上访遭刑拘
  • 中国青年报:强迫人们写“保证书”不进京上访属违宪
  • 墙上赫然写着一条标语:“严厉打击越级上访!”
  • 山西割舌案虐待上访者凶手是谁?
  • 民警履行职责惨遭毒打,含冤上访以七年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