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聚焦凤凰卫视前副主席周一男灭门惨案三大疑点
(博讯2004年9月26日)
       9月13日,深圳市中级法院对周一男灭门案7名被告作出一审判决。罗军、张涛、郑安、胡钢、吴远翠5被告犯抢劫罪,均判处死刑。除吴远翠外,其他凶手都没有上诉。昨日,经有关部门许可,记者进入牢房面对面———

       罗军:我策划了这整件事 (博讯 boxun.com)

      直到记者问起远在家乡的女儿时,罗军的情绪才开始出现波动。他用上身抵住椅背,脚掌不停地摩擦地面,脸上现出痛苦的表情。

      记:你知道了判决结果,当时心里是什么感受?

      罗:没什么感受,结果我早就预料到了,没什么好奇怪的(接过记者递过来的烟,罗军的表情显得很平静)。

      记:你最早起这个念头是不是因为认识了吴远翠,她提供给你信息让你做的呢?

      罗:也不是。其实我来深圳后,一帮老乡一直住在我这里,好几年了。

      记:就是说你在养着他们,经济出现了问题?

      罗:对。

      记:这次一下子杀了那么多人,你犹豫过吗?

      罗:当时没想过要杀人。杀人的时候我不在场。

      记:但你们曾经约定如果抢到的钱超过100万就杀人灭口。

      罗:没有,那是媒体的报道。

      记:那你是怎么跟吴远翠认识的?

      罗:我1999年被公司派到深圳。我们一起来的有两个人,吴远翠正好是他的姨妹。然后我们就到了她家,发现吴远翠的老公是我原来的朋友。

      记:那她是怎么提到周一男家有钱的?

      罗:吴远翠说她那个香港男朋友几个月没给她钱了。她想找几个人敲香港人一笔钱然后离开他,也不是绑架他。吴远翠原来做过妈咪,我就问她知不知道谁有钱。她说周一男家有钱,他们住在一楼,而且没有防盗网。

      记:听说后来你去踩点摸底的时候还去过周家。

      罗:有一天8点多的时候,吴远翠打电话叫我去“斗地主”,我说没钱,她就说借钱给我。后来就在他们家打了3个多小时。

      记:见到周一男了吗?

      罗:见过,但没有说话。

      记:你当时估计周家有多少钱?

      罗:他们家很平常,不知道有多少钱。

      记:你对这次行动有什么预算吗?准备抢多少呢?

      罗:没有。是吴远翠说他们家很有钱。后来一段时间我们就放弃了,我们回湖南去了。

      记:那为什么在26日下午到他们家行动呢?

      罗:吴远翠打电话给我们说有很好的机会。周一男去武汉了,只有向永进和孩子在家。我们23号从株洲回到深圳。

      记:那天你听说有机会,就和张涛带着刀撞开门进去?

      罗:不是撞开的。吴远翠打电话给我说只有保姆在家,向永进和孩子去医院了。她给了我他们家的电话,让我假装是向的朋友,给她送东西,就这样进去的。进去之后,保姆就给我们倒水。张涛掏出刀抵住保姆的脖子,用封口胶封住她的嘴,跟她说我们是找她老板的,不关她的事。

      记:你当时为什么留在门口,而让张涛去杀人呢?

      罗:之前没有想过要杀人。我拿了银行卡,告诉他们有很多钱。他们就收拾东西准备离开。后来张涛发现姓党的老头一动不动,身体已经冰凉了。张涛就问怎么办,郑安说“一不做二不休”,他们就把人都杀了。

      记:当时你不在现场,这个情况你是怎么知道的?

      罗:他们后来告诉我的。

      记:你是说你一点责任都没有吗?

      罗:我有责任。我的责任是策划、组织了这个事情。

      记:你在逃亡的过程中见过你太太?有跟她说什么吗?

      罗:见过,什么也没说。

      记:听说还有一个女儿,她多大了?

      罗:13岁。

      记:这件事情对任何一个家庭来说都是一个灾难。你也有一个女儿,在听说向永进的女儿也被杀之后,心里有没有什么触动?

      罗:我当时说过女儿不要杀的。

      记:这么说你确实曾经考虑过要杀人。

      罗:我只是同意(同意必要时杀人)。

      记:如果现在可以回到开始,你还想做这件事情吗?

      罗:不想做。

      记:生死对每个人来说都是个大问题,现在你即将面临这个问题,有什么感受?

      罗:没什么感受。每个人都要死,我这样死是不值得,但总要为做的事付出代价。

      记:你不想你的女儿吗?不想给女儿留下什么话吗?

      罗:(沉默)

      记:有没有亲人来看你?想不想他们来?

      罗:(沉默片刻)不想。

      吴远翠:我罪不至死

      吴远翠一见到记者就表现出相当的敌意,靠着墙不肯过来,一边说“问什么,我觉得没必要”,一边向门口退,后来就干脆蹲到地上嚎啕大哭,喊冤枉。在整个对话过程中,她都是边哭边说。

      记:你上诉的理由是什么?你什么地方是冤枉的?

      吴:我冤枉,我罪不至死。他们的事我不知道。现在一口咬定是我和罗军密谋的,没有的事!

      记:你是怎么向罗军提起向永进的?

      吴:我们一起打牌,罗军打电话给我,问我在哪里。我说在朋友家打牌,向永进就问是谁,让他一起来打牌。我说不要了,是个男的,向说没关系。后来就叫罗军过来了。

      记:26日罗军到周家你知道吗?

      吴:这是后来的事了。后来罗军就问我他家是不是很有钱,我说不知道。

      记:听罗军说你还讲不要杀她的小女儿?

      吴:这是不可能的事,我没看报道,不知道怎么写的。后来的事,我是拦不了的。

      记:罗军他们在周一男家的时候,你在哪里?

      吴:在家里。

      记:你们通电话了吗?

      吴:所有人都问这个,我说出来没有人相信。他一直让我问情况,那天我还在睡觉。罗军说你给我搞清楚,那口气就是在逼我。那天我一直都没有去过周家,是向约我去买菜的。

      记:你什么时候知道罗军他们杀了人?谁告诉你的?

      吴:27日下午。罗军说的。

      记:当时你是什么感觉?

      吴:怕。我第一感觉是他们可能杀我灭口。

      记:你说不知道他们做的事,但为什么参与了银行卡的消费?如果没有关系,他们怎么会把抢来的东西分给你?

      吴:不是分的,真的不是。他说要还我钱,那钱也没写着赃款,我就收下了。罗军还说买些礼物给我,有戒指、项链和手链。我看得出来很贵重就不要。罗军说是自己买的,让我拿着,我没要,放在桌子上了。

      记:当时为什么不报案呢?

      吴:我害怕。他们已经杀了人,这件事只有我一个人知道。他让我去他家时,我就有预感,但当时他们没有动手。

      记:他们杀人之前你已经知道情况,你跟向关系很好,她的女儿还叫你“小翠阿姨”,那知道他们被杀你心里有什么感觉?

      吴:那种感觉我说不出来。我一般很冷静的,可这次我冷静不下来。罗军让我一起去给他老婆买东西,我就怕他带我出去杀我灭口。

      记:你现在是在上诉,你觉得上诉有多大希望?

      吴:有政府。

      记:那你就没有罪恶感吗?

      吴:我自己……(沉默)

      张涛:是我决定把他们全干掉的

      浅褐色眼睛,长鬓角,嘴角下垂,虽然形象平常,但脸上却显出一股狞厉之气,这是张涛给记者的第一印象。而在后来的对话里,印象最深的是问及谁决定对周家全部下毒手时,张涛眼睛盯住地面,坚决地说:“我。”

      记:5月26日3点多是你和罗军进了周一男家吗?

      张:对。

      记:进了之后,为什么罗军出去放风,却把你留在周一男家里呢?

      张:他进过周一男家里,熟悉他家。

      记:向永进和她女儿5点多回家,从3点多到5点多这段时间有2个小时,只有你和小保姆在家?

      张:是。

      记:在这两个小时,你们在房间做了些什么?

      张:看电视。

      记:周一男是在7点多回来吗?

      张:反正是天黑后半个钟头左右。

      记:他一进门看见你们,你们就上前把他们制住的吗?

      张:他身上带着包,等他把包放下来。

      记:你们躲在哪里呢?

      张:躲在一个小柜子那里。

      记:他有没有反抗?

      张:没有。

      记:你们当时有没有和他对话?

      张:当时具体细节记不清楚了。

      记:那到傍晚时,党振江回来了,你们怎么处置他?

      张:就是把他绑住了。

      记:他当时有反抗?

      张:有。

      记:后来是在什么时候你们打算把他们都杀死呢?

      张:大概在10点,罗军把周一男的密码拿到,我问是不是在里面呆多一会,他说随便。后来发现老会计不动了,他(党振江)已经死了。当时不知道,发现时他身子已经凉了,发现他死后,我说那就没意思了,不用在房间呆太多时间了。

      记:最后是谁决定把他们全家都杀死的?

      张:我。

      记:我知道你以前犯过案,但好像还没犯过命案。你这次做这样的事情,心理上能下得了手吗?毕竟这是你第一次杀人?

      张:没办法的,人已经死了。

      记:听说是你杀害了小女孩,当时她还在睡。你是怎么杀死她的?

      张:用布带勒死的。

      记:那在逃亡路上这个情景会不会经常想起?

      张:没有。

      记:你们从下午3点多到凌晨2点多一直在周一男家里,跟他们有什么交流?张:没有,我在看电视,他想跟我说话,我没理他。他们全给堵上嘴。

      记:你还记不记得他们当时有什么表情?

      张:我们打那个老会计的时候,周的意思可能是说不要我们打他。

      记:当时你们为什么就那么狠?一般人都很难理解。

      张:没什么好回忆的,反正什么也没想。

      记:有没有想过不杀人逃跑的可能?

      张:那不是杀不杀人的问题,本来就死了一个嘛。

      记:你在消费、住店的时候,为什么用真名?没想过公安正在抓你吗?

      张:没想过那么多,没想到公安这么快。

      记:你现在后悔吗?

      张:(笑了一下)那没用的。

      记:那你后悔什么?

      张:(沉默了片刻)不该做。

      记:听说你跟家里关系不大好,16年没回家了?

      张:我16岁去了监狱。反正我……(没有说下去)

      记:现在即将离开世界了,你有什么想法?

      张:没有。

      记:你连小孩子都杀,现在想来有什么感受?

      张:(看着自己的脚镣)毕竟是不应该的,有点后悔。

      记:为什么跟罗军一起逃亡呢?

      张:我们都准备回家,就一起了。没想到这么快吴远翠就都说出来了。

      记:你对吴的印象怎么样?听说你还说过后悔没干掉她?

      张:笑话,没有的事。我以前没见过她。

      记:这些天休息好吗?

      张:我一直在看书,看杂志。

      记:想到要执行死刑了,会不会感到不舒服,还是很平静?

      张:不会,也不会很平静。已经做了,总是要付出代价的,想开了。

      周一男灭门案3个主要疑点

      1.“超过100万就杀人”子虚乌有?

      此前媒体报道,凶犯在策划这次惨案的时候曾经约定,如果抢到的钱超过100万就杀人灭口。在公审中,凶犯一直为谁直接指示杀人这一点而互相推诿。从前期报道来看,是罗军在知道银行卡里有600多万人民币时,电话通知张涛等人,促使他们下了毒手。而看守所里的罗军不停地强调,他们在行动前没有想过要杀人,他也没有打电话暗示他们下毒手,是张涛等发现党振江在被毒打意外死亡之后才一不做二不休,制造了灭门惨案。

      2.吴远翠受到人身威胁吗?

      吴远翠是5名主犯里惟一对判决不服并且提出上诉的。在开始的几分钟里,吴远翠反复哭喊:“我罪不至死。”她说罗军作案后告诉了她整个经过,并且到了她家楼下,当时她预感到他们可能想杀她灭口。刑警在抓获张涛时,张称只后悔“没有把她(吴远翠)一起干掉”。吴远翠真的受到威胁吗?

      3.吴主动提供线索还是被逼问?

      在这一点上,吴、罗二人的说法截然相反。根据罗军的说法,他们是在湖南被吴远翠的电话召回来的,而且他们也没有做任何准备,完全根据吴的信息来选择下手机会。而吴远翠则辩称是罗军一直在逼问周家人的行踪。案发当日他们通了电话,就是在电话里罗军等人意识到机会的来临。关于这几个关键电话的内容,他们各执一词。

      南方日报供稿

      《江南时报》 (2004年09月25日 第十二版)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河南省艾滋病村现状恶化,凤凰卫视采访遭遇暴力阻挠
  • 凤凰卫视前副主席“灭门”案7名疑凶全部落网
  • 与凤凰卫视前副主席同时遇害女子是其新女友 (图)
  • 香港凤凰卫视前副主席遭灭门案警方已拘捕7人
  • 凤凰卫视前副董事长遭灭门 深圳警方已拘捕七人
  • 凤凰卫视前副主席深圳遭灭门 与政治有关?
  • 凤凰卫视和钓鱼岛上的保钓人士电话连线
  • 凤凰卫视:北京有反台独异动
  • 凤凰卫视,中新网伊拉克新闻报道信口雌黄!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