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新安晚报:与反腐败斗士李新德面对面
(博讯2004年9月16日)
     注:就在李新德拿到当天的报纸时,中国舆论监督网再次被封杀

     他只是一个自由撰稿人,却义无返顾地选择了与舆论监督同行 (博讯 boxun.com)

    为了“扳倒”下跪的山东省济宁市副市长,他悄然写好遗书

    他的“中国舆论监督网”屡遇“故障”,但他的声音却赢得更多的喝彩


与李新德面对面


人物印象

     李新德,安徽临泉人,“中国舆论监督网”站站长,军人出身,人高马大,快人快语。昨天,在合肥的一家旅馆,与记者聊天间,他手中的香烟几乎从未断过,烟火随着他言语的激愤或低沉而时起时落,在空中划过干净利落的曲线。李新德说,“扳倒”下跪的副市长李信后,我肩上的担子更重了,可我永远不会后悔。

     我们的对话,就从这桩震惊全国的“副市长下跪案”开始——


就算丢掉小命,也要扳倒“官场败类”

    记者:自从刊登那篇震惊全国的舆论监督报道《下跪的副市长——山东省济宁副市长李信丑行录》后,你的“中国舆论监督网”点击率一定飞速上升了吧?

    李新德:呵呵,是啊。我怎么都没想到,一桩当事人告了一年半均无头绪的案子,经过我的网站刊登后,竟然会在全国引起那么大的反响,并最终导致“下跪的副市长”被当地检察机关依法逮捕。而这一过程仅仅用了46天。

     伴随这篇报道的诞生,网站的点击率也是惊人上升,总量达到了170多万人次,访问者遍布60多个国家和地区。其中,仅〈下跪的副市长〉一稿就有10余万人次点击。这说明老百姓对于真正的舆论是很欢迎的。

     记者:你是在怎样的情况下接到这个举报的?

     李新德:去年4月份,我到福建省福州市采访,一天晚上,我按照惯例在旅馆里通过无线上网收取电子邮件,突然看到邮箱里有一封寄信人署名为“青春无敌”的邮件,其所写的内容让我震惊不已:山东省济宁市人民政府副市长兼济宁开发区主任李信涉嫌贪污、受贿、洗钱等多项违法行为,在得知自己的丑行将要被知情人揭露后,这位身居要职的副市长竟然“扑通”一声跪下,恳请对放“放过自己”。而后,却又不惜采用许多卑劣的手段去迫害知情人。“青春无敌”自称手中有李信下跪的照片。

    看完这封邮件内,我立即产生一种直觉:这些情况倘若属实,那绝对是条“大鱼”!于是我回了封信,并留下了联系方式。不久后,我接到了“青春无敌”的电话。这是名年轻的女子,真名李玉春。尽管说话的语气一直小心翼翼的,但对方却对电子邮件中的内容异常肯定,并表示愿意提供尽可能多的证据。心里有了这个底以后,我决定抽时间去一趟李玉春暂时寄身的北京。

    记者:你就那么相信李玉春所举报的情况?

    李新德:一开始我业是半信半疑的,并且总有点担心,毕竟李玉春所要揭发的这位副市长仍在任上。好在我是个好奇心强而又有点使命感的人,遇到了这样的事情,如果不去调查清楚,将来肯定是要承受良心谴责的。于是,我就在当年的5月底去了北京。

     记者:你还记得自己与李玉春第一次见面的情景吗?

    李新德:我一辈子都忘不了。当时,考虑到李玉春的安全情况,我们是偷偷在北京的一间小旅社里见面的,当时她的母亲也来了。老人家一见我句跪下了,泪水夺眶而出。由于当事人的情绪过分激动,我们的采访也是时断时续。

     李玉春拿出了很多材料与证据,其中就包括大家后来看到的那几张“副市长下跪”的照片。我仔细分析了每一份材料,觉得其可信度很高。不过,出于职业习惯,我并没有立即向李玉春母女承诺什么,我还需要进行进一步的调查。再说,我非常清楚地知道,我一旦要介入这件连许多国家级新闻媒体都不敢硬碰的事情,势必要承担很大的风险,我要做好各种应对的准备。

     记者:你有点怕了?

     李新德:没有!做了多年的舆论监督报道,我从来就没有怕过。我一直有个信念,就是丢掉小命,也要扳倒那些“官场败类”。不过,这种无所畏惧并不等于“凡事都可以硬来”,在具体的调查取证中,还是需要很多策略与技巧的。

    实际上,在调查“副市长下跪”这件事情上,我就听取了一些朋友的意见,没有“单刀直入”。最初,我准备直接与李信面对面“过招”的,不过李玉春的一番话让我打消了这个念头。她说。李信知道我在调查这件事情后的第一反应就是拿出100万元来买我的小命。熟悉李信为人的李玉春说,他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我考虑了一下,我毕竟只是个自由撰稿人,没有规范得自我保护途径。我只能通过其他的方式去调查事实的真相,幸运的是,我遇到了很多支持正义的人。他们给我提供新的内幕情况,帮我分析照片的真假,甚至陪我一起研究文章的写作。6月10日,在经过周密的调查与思考之后,我在我的“中国舆论监督网”上挂出了那篇后来震惊全国的文章,并贴上了李信下跪的照片和其他部分证据。

    记者:后来所发生的种种情况,是意料之中的吗?

    李新德:完全在意料之外。我根本就没有想到那篇文章会在国内引起那么大的反响。这么多亏了许多热情网友和媒体朋友支持与帮助。我的文章贴出来后不久,《南方周末》《北京青年报》等国内知名媒体都纷纷刊发了相似内容的稿件。“下跪的副市长”终于等来了法律的严惩。

     背景:家乡之行

    李新德此次回到安徽,主要是调查皖中某市一水库拖欠农民工工钱百余万元的情况。

    这座水库的游乐中心从1997年开始动土兴建,2001年投入运营使用,总投资达556。2万元。然而,这个占地大约41亩、建筑面积2200平方的游乐中心,并没有象决策者想像的那样繁荣昌盛,财源滚滚,而是门前芳草萋萋,游泳池无人游泳的尴尬局面。

    据投诉,在投入运营的四年中,这座水库管理处欠工资98。4万元,并拖欠三家建筑安装工程款达187。1万元。


我要把舆论监督做成一个品牌

    记者:在你享受惊喜的同时,我们似乎无法回避一个与之相关的问题,在那篇《下跪的副市长》被贴出来后,你的网站先后被屏蔽了四次。

    李新德:这恰恰印证了舆论监督的力量。真相面前,有人心虚了。在我将那篇文章公诸网络仅四天后,济宁市一些部门便通过特殊关系给有关方面施加压力,要求关闭中舆论监督网。不久后,我接到济宁网友的信息,说在当地益无法登陆中舆论监督网,其IP地址遭遇屏蔽。后来这种情况又多次发生。幸运的是,最终是我们赢得了胜利。

    记者:这种情况在你的舆论监督生涯中经常出现吗?

    李新德:怎么说呢,反正是遇到过不少次吧,有人甚至扬言要废了“李新德”。不过,你看,我不是还好好的坐在你的面前嘛。我总相信邪不压正。现在,我每天要收到200多封来自全国各地的举报信,如果我要是受不了这种挫折,那干脆就别干了算了!

    当然这也给我一个启示:对待每一个舆论监督的事件,都尽量做到证据充足、调查全面,不给任何一方留下“话柄”。尽管我只是个自由撰稿人,但我一样要坚守对事实负责的原则,不能屈服于权力、金钱或者欲望。

    记者:我发现,你一直很醉心于舆论监督报道,这与你的人生经历有关吗?

    李新德:应该说,与我的性格有关。我出生在一个军人家庭,父亲是军人,几个兄弟也都当过兵,说话办事喜欢直来直去,不喜欢拐弯抹角,更不喜欢搞“鬼名堂”。我真正下决心搞舆论监督报道,缘于我弟弟遭遇的一场官司。

    那是在上个世纪90年代末期。当时我弟弟李新民租用面粉厂的厂房,办了个食品厂,由于经营得当,生意逐渐红红火火。弟弟也因此而荣获“安徽省五一劳动奖章”等许多称号。然而,天有不测之风云。到了第二年,面粉厂的有关负责人竟然单方撕毁为期五年的合同,给我弟弟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没有办法,弟弟将对方告上了法庭。让人感到奇怪的是,尽管弟弟最后打赢了官司,但却没有得到一分钱的赔偿。

    这件事情对我的刺激很大。我当事正热衷于学习新闻写作,于是就根据这个情况写了篇《再就业明星望眼欲穿盼公正》,没想到后来竟在《检察日报》刊登了。这让我异常兴奋。舆论监督报道可以凸现社会公正,而这正是我竭力追求的。

    记者:你就从那时起决定将舆论监督作为主攻方向的吗?

    李新德:我也说不好,反正喜欢做舆论监督方面的稿件。为了做的更好,我还特意买了新闻理论、法律知识等方面的书籍,没事的时候就把自己关在屋里用心研读,收获真不少。

    当地一些老百姓知道我喜欢为他们说话,一遇到难解的问题就跑来找我,而我也总是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应承下来。在短短几年的时间里,我写了100多篇舆论监督稿件,有不少是在中央级媒体上刊登的,有的甚至被《大参考》等内参信息全文载用。

    记者:你就是从这时候起认识网络的?

    李新德:不,不,我认识网络的时间很短,就是去年9月份的事情。

    在此之前,我曾写过一篇反映临泉县宋集镇宋寨村村支书私藏枪支横行乡里的稿件,名叫《村支书动辄开枪,众村民日夜难安》,曾因网络的不断转用而引起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犯罪分子很快就受到法律的严厉制裁。这让我初次意识到了网络传播的巨大能量。

    去年9月,我遇到一位精通网页制作、维护技术的朋友,在他的鼓励下,我注册了这个“中国舆论监督网”,没想到还真的成功了,于是就一直用到现在。我很想将它作为一个平台,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坚持舆论监督报道,尽快形成一个品牌,帮助更多的老百姓说话。


我要留给儿女的,只能是这些精神财富

    记者:我听说你大多数采访都是自掏腰包,而你又没有固定的单位可以付你工资,你觉得这样做值得吗?

    李新德:我不跟你说什么大道理,就举个简单的例子。在我的旅行包里,有一个空玻璃瓶,我走到哪就把它带到哪。为什么?我曾经写过一篇舆论监督报道,当事人因此而获得了比原来多几倍的经济赔偿。他一再感谢我,并要送些礼物给我,我谢绝了。最后只接受了他一瓶咸菜。这空咸菜瓶子,实际上就是社会对我的最好回报。赢得了尊重,维护了正义,就是再苦都感觉是甜的。

    很多人都在担心我的采访经费问题,其实这并不是关键。我以前是做生意的,还有点积蓄,我现在还能吃老本。至于将来,我会想办法的。无论如何,我不会轻易接受别人的捐赠,更不会接受当事人的馈赠。

    记者:我能感觉到,你已经把舆论监督事业作为你生命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去看待了。

    李新德:是这样的。我是名党员,我始终坚信一个道理:一个李新德可能解决不了什么问题,但只要他在努力,就会有十个、百个甚至更多的李新德跟上来。这个社会也会因此而逐步变的更加美丽。

    记者:可是,这也需要你更多的付出啊?

    李新德:我早已做好心理准备了。我下半辈子,依然会舆论监督事业,尽管它可能是一种民间性质的,并且时刻面临难以预想的危险。

    记者:所有你就在自己准备“叫板”李信前写好了遗书?

    李新德:我并不畏惧什么,但我必须对我的家人有所交代。

    记者:你真的从来都没有后悔过吗,包括对自己的家人?

    李新德:没有。每个人的一生都又得有失,我作为一个父亲,不希望给儿女留下什么物质财富,而是要给他们留下珍贵的精神财富。所有我在遗书里甚至没有提到房子,只要一台手提电脑和数码相机,万一我有什么不测,电脑留给儿子,数码相机留给女儿,如果他们当中有愿意管理我的网站的话,密码就交给他,由他来管理。但一定要记住:要为群众说话。

    记者:你这样做,子女们能理解吗?

    一开始,我怕他们担心,什么都不告诉他们。后来他们知道了一些情况,对我倒是很理解。你看,我的女儿给我发的手机短信我还没删:爸爸,加油啊,你永远是我的骄傲!有这样懂事的孩子,我已经非常的知足了。

    记者:你就准备这样一直走下去?

    李新德:到了我这个年龄,做一件事情肯定不是凭一时的冲动。无论遇到什么情况,我都会继续努力的。

    让我感到非常欣慰的是,“中国舆论监督网”目前已有很高的点击率,可以为更多的人去服务了。现在我的脚步也不再孤单,有许多志同道合的人经常给我发来祝福的言语,或者干脆就陪伴在我的身边,与我一起为公平、正义、幸福摇旗呐喊。 _(博讯记者:泰山石)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