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重庆贪官张宗海选择情妇的三个标准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2004年8月01日)
    张小川被“双规”充满戏剧性。这位前重庆市委宣传部副部长、重庆广电局局长当时去参加市委宣传部会议,大家注意到这次会议有市纪委、广电局、市委的车,张小川也注意到了。结果,他的司机一直等他出来,却总等不到。纪委的司机便跟张小川的司机说:“别等了,你可以回去了,根据我的经验,你们局长肯定犯事了。”

       张小川的双规是由宣传部长张宗海宣布的。此后,张宗海还专门召开全市中层以上宣传干部会议。在会上,他“义正辞严”地讲了三点意见,一是不要轻信谣言,二是不要乱传,三是安心做好本职工作。 (博讯 boxun.com)

      但仅几个月后,张宗海自己也被“双规”。

      在被双规的省部级官员里,张宗海之所以被广泛重视,是最初传言他的豪赌。结果记者调查发现,赌并非张宗海的特色,而是他的卖鳝鱼朋友的爱好。张更真实的爱好是“伟哥”。

      不是张宗海,谁是豪赌客?

      据介绍,张宗海是重庆近年来查处的级别最高的干部,在重庆官场震动相当大。张宗海落马的原因,很多人认为是他参与了澳门豪赌。最初的消息发布也是“张宗海多次同张小川挪用公款到澳门赌钱。他们共动用2亿多元公款,在葡京赌场贵宾厅一掷千金,共输掉1亿多元,其中有一部分是张宗海亲手输掉的”。但几天后,某权威媒体援引中纪委官员的话解释说,张宗海的问题“主要是受贿300万元以及生活腐化问题,尚未发现其在澳门豪赌的事实”。

      记者在重庆采访期间,并没有听到有关张宗海好赌的传言。几位与张有过多年接触的人士表示,张对赌博其实并不感兴趣,最多在闲暇时候与下属和朋友打打纸牌,但赌资很小,只是“意思意思”。

      真正好赌的是张宗海的一个卖鳝鱼出身的朋友雷世明。有知情人说,雷是璧山县养黄鳝出身的个体户,后来做起水泥生意,而张宗海的仕途也从璧山县起步。喜欢吃黄鳝的张宗海与黄鳝养殖大户雷世明在璧山时就成了好朋友,两人的交往持续了十几年。

      雷世明是重庆商界一位并不出名的人物,但认识他的人都说他好赌成性。

      一位熟悉他们之间关系的人士向记者透露说:去年的一天,张宗海与雷世明等在一起吃饭时大发感慨:“我们俩一个从政,一个经商,你过了60岁,钱还是你的,但我现在虽然在仕途上做到了副省级,可一旦过了60岁,就要去人大工作,权就不在手中了。”

      显然张宗海很清楚钱与权的关系。有知情者描述,“张宗海做主,把上市公司乌江电力的部分股权卖给了雷”。张希望雷的那些钱里有自己一份,在他任重庆宣传部长后,雷世明又低价获得了市内一些路段(省道和国道)的电线杆广告权,而这是“利润很大的”。

      他们之间的关系如此亲密,雷的好赌自然容易被人误解张宗海也是豪赌客。

      张小川与张宗海

      现在很难猜测张宗海在宣布张小川双规时心情如何,但从他们的关系而言,多数知情人的疑问:张小川之后,张宗海还剩多少时间?

      从记者的调查可以表明:雷世明最先事发,他经常去澳门豪赌,经检部门从他那里挖出了张小川,然后由张小川带出了张宗海。

      张小川,山东新泰人,他的个人简历上显示,1970年至1993年任二九六厂人事科副科长、党委书记等。二九六厂军转民后,生产建设牌摩托,与嘉陵摩托一起,成为当时重庆年产量过百万辆的两大企业,张小川也因此而被调到广电系统工作。据知情人说,他主政重庆广电系统后,先后带来了100多名原兵工厂的旧部下,这些人绝大部分被安插在财务室、总编室、办公室等要害部门,刚上台就招致很多投诉。

      一度最令人关注的是张小川父子。据重庆广电系统人员介绍,张小川的儿子原在重庆电视台工作,染上了吸毒的坏毛病,毒性上来时,人经常神志不清。每当他无钱买毒品的时候,就会在广电局大院里大骂父亲。“骂的次数多了,我也记清了,无非是‘你这个贪官,不给我几十万,我就把你的事情都说出去’之类的话。”后来张小川的儿子意外死亡,这对张小川的打击很大,精神一下子垮了,很多职工发现他们一向重视外表的局长开始不修边幅。为了散心,喜欢出国旅游的张小川出国的次数更多了,“三天两头往国外跑”。

      出国是需要钱的。有知情人告诉记者,张小川曾把沙坪坝区一块地以2亿元的价格卖给自己的一个朋友,而根据市值,这块地皮至少值3亿元,国有资产就这样流失了一个亿。

      一个可以确定的说法是,是张宗海介绍雷世明给张小川认识,然后雷世明出资与张小川共同成立重庆广电网络公司,后来这个公司年营业额达4亿多元,当然,这里也几乎成了张小川的“个人银行”。

      不是赌,而是“伟哥”

      记者在重庆调查,被众多采访对象反复提及的一个事实是,张宗海被宣布“双规”时,办案人员在他的公文包里发现了三样东西:避孕套、“伟哥”和钞票。

      有说法称,张小川向办案人员招认的情妇就有8人。在这点上,知情人称,“张宗海、张小川一个毛病”。酒量颇大的张宗海虽然在重庆有家,但他在重庆的五星级饭店希尔顿饭店长期包房,并且经常带不同的漂亮女人回去过夜。据说张宗海选女人有三个标准:一要大学本科毕业生,二要漂亮,三要没结婚。即使在中央党校一年学习期间,他也不甘寂寞包养了一名女大学生。他还与黔江区某高级酒店总经理等多人保持着不正当两性关系,这些都是“公开的秘密”。

    《三联生活周刊》的记者在重庆调查, 被众多采访对象反复提及的一个事实是,酒量颇大的张宗海虽然在重庆有家,但他在重庆的五星级饭店希尔顿饭店长期包房,并且经常带不同的漂亮女人回去过夜。据说张宗海选女人有三个标准:一要大学本科毕业,二要漂亮,三要没结婚。即使在中央党校一年学习期间,他也不甘寂寞,包养了一名女大学生。他还与黔江区某高级酒店总经理等多人保持着不正当的两性关系,这些都是“公开的秘密”。

      显然这还是冰山一角,在更为详细的“公开的秘密”被披露之时,相信还会有大量的丑行会公诸于世。笔者所关注的是,一个省部级官员既贪权又贪色,俨然已成 “公开的秘密”,显然不是短期内所为。如此官场毒瘤能够长期寄存于体内,是免疫系统出了问题,还是因为某种原因而讳疾忌医,非到等到其流脓化血,满目疮痍再动刀?这着实反映出官场某些潜规则在起着不应有的作用。

      官员的性取向越来越淡化成不足轻重的花边新闻,如果排除贪污受贿等重大犯罪情节,事实上,直接因为生活作风问题而被摘去乌纱的官员少得可怜,生活作风问题也早成了不成问题的问题。换言之,只要不碰贪污受贿的高压线,官员们在政绩之外风月一把,维持官场的持续生存完全可以成为现实可能。

      但自古风月场上无真情,这是谁都明白的道理。要维系这种危险的游戏,必须有金钱作支撑,而要满足这种贪欲,仅靠薪水是远远不够的。到底是因为“祸水”而伸手,还是是因为手上有了攫取来的大量现金才使贪官们纵欲,这实际上是个伪问题。人的渐变需要一个过程,贪官们的人格分裂既是原因,同时又是结果。当他们在台上时,可以振振有词地痛斥腐败的可憎,那种道貌岸然威风凛凛远非一般人可以比拟。贪官们的疯狂潇洒其实反映了他们内心世界的空虚,从张二江、胡启能,再到眼下的张宗海,无不暴露出贪官们“爱江山更爱美人”的共性,当他们的更大权欲得不到满足的时候,他们就会寻求另一种发泄的渠道,把拥有金钱和女人的多寡作为衡量人生成功的标准,而“做官”恰好能够达成这一目的,因而也就会有那么多人不惜成本不顾廉耻削尖脑袋往官场里挤。

      张宗海的“伟哥”神话,正反映出贪官们的精神矮化,成了欲望的奴隶,以至于每年需花费几十万元在华严寺等名寺烧第一炷香也要抢着去,连家里都供着精美的神龛。普通人易犯的毛病,作为一个省部级官员走在了前列,在特定的“场”中表达了一种高层面的普遍价值取向,这就相当危险。因此,对官员们变态的性取向,也应该有一套完善的约束机制,这已不单纯是关系到官员们的形象问题了。

      因此爱好,找到张宗海商量工作并不容易,尤其是晚上。

      除了“伟哥”,张宗海对神佛的兴趣也很大。每年在华严寺等名寺烧第一炷香,需花费几十万元,但还有人抢着去。张宗海也不例外地信神佛,在就任重庆市委宣传部长前几天,他还在某风景区写下了“谒真武观原知万物皆循道,朝观音阁顿悟众生可成佛”的联句,也有传说称,办案人员除从张家搜出数百万元现金外,还在他家里发现了精美的神龛。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