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中关村饿死牛却让美国取蛋
(博讯2004年7月31日)
    7月20日,在北京召开的“投资中关村”——“胡晖现象”研讨会上,留美博士胡晖虽然缺席,但是他在中关村以15万美元创办的海纳维盛公司被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公司以1800万美元并购,两年增值120倍,一时被称为“胡晖现象”,引起社会广泛关注。

     而在“胡晖现象”频发的中关村,却凸现“捆着草饿死牛”的尴尬。专家认为,中介科技园等配套措施的建立,是化解各种矛盾的有效途径。 (博讯 boxun.com)

    投资中关村两年增值120倍

    “胡晖博士是北京大学的毕业生。”7月20日下午,北京中关村管委会副主任夏颖奇在接受千龙网记者的采访时介绍说,1984年,22岁的胡晖考取李政道赴美留学物理奖学金,从北京大学物理系到美国犹他大学继续深造,并在1989年取得博士学位。

    此后,1989至1998年的9年中,胡晖在美国成为CT领域的专家,并有30多项专利。1999年的某一天,胡晖在与一个教授聊天中,谈到了远程医疗图像传播的话题。他突发灵感——做一套软件,帮助医生利用电脑网络安全获得三维和四维医疗图像。

    于是,2000年6月,胡晖在美国创立了Hinnovation Inc公司(简称HI)。HI自创业之初,就主打远程医疗图像传播诊断与会诊系统。使用这套系统,医生坐在电脑前,就可以为世界上任何一个角落的患者看病,且显示图像为三维和四维的效果,既可使诊断更加准确,也缩短了诊治时间与距离。而此前,国际上最先进的远程诊断技术,仅能够达到二维图像的水平。

    “但是,2000年,美国股市低迷,硅谷的投资下跌、网络泡沫再加上美国‘9·11’事件的打击,整个硅谷的高科技并不景气,HI公司财务很快就出现了紧张,作为CEO的胡晖也经常以停发工资、支借个人资金来补给公司财务。”夏颖奇说,因此,胡晖也开始考虑回国创业发展他的技术。

    一个偶然的机会,胡晖遇见了中关村科技园区驻美国硅谷联络处的主任王鸿佳博士,王鸿佳向他介绍了中关村的政策和形势。当胡晖一看到研发成本的优势,就决定回国设立跨国机构。2002年6月,胡晖以15万美元注册资金在中关村国际孵化园创建海纳维盛(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从事产品开发,而美国的公司主要负责市场开发。

    “我到该企业调研的时候,我看到他们几个创始人已经停发几个月工资了。”夏颖奇解释说,虽然胡晖在中关村的办公室都是免费使用的,但是经过一年左右,该公司资金基本耗尽。当时,中关村管委会经过研究,用扶持专用资金为他提供了8万元。

    后来,该公司远程医疗项目研究获得了成功,就到国内的几家医院推销,这些医院试用后认为,由于目前国内网络发展不够成熟,现在还不能买。在去年“非典”期间,胡晖给北京捐赠的6套远程医疗会诊系统,医院也没有积极将它派上用场。

    随着产品在美国各种展会上的频频亮相,HI公司引起了包括Vital Images公司在内的数家美国公司的注意。Vital Images公司是一家纳斯达克上市公司,主营医疗影像软件开发。因此,它更能认识到海纳维盛公司的价值。

    “经过艰苦谈判,2004年1月8日,双方签下并购协议。” 夏颖奇微笑着说,并购协议于2月18日已正式生效,Vital Images以1800万美元成交买下海纳维盛公司的公司所有权利,包括知识产权、专利权等等。

    社会各界反响热烈

    海纳维盛被美国Vital Images公司1800万元并购的消息传出后,不仅轰动了全北京,在社会引起广泛关注,更在金融界引起强烈的震动。而国内的一些风险投资家对此的意见,却存在分歧,有的认为胡晖的项目在国内没有市场,不值得投资,有的却后悔没看过胡晖的项目。

    “Vital Images公司的总裁来到了中关村,我也跟他谈了话。”夏颖奇回忆说,当他问该公司的总裁这1800万美元花得值不值,这位美国总裁直言不讳地告诉他, “我在全球找了1500家医院,我把这些设备销售给这些医院,扣除各种成本,赢利至少是1亿8000万美元,这样转手就可以赢利十倍。”

    “同时,由于并购成功,在纳斯达克股市上,我的股价长了13倍。”这位美国总裁还向夏颖奇表示,第三,在全世界不只有1500家医院,他仍然可以将产品提供给其他的医院。第四,提供给医院的应用软件每年要给他分成25%……就这样,美国的这家纳斯达克上市公司把国内非常成功的技术拿走了。

    “我不觉得这值得惋惜。胡晖公司的产品面对的用户,在中国并不多,没有很大的用户市场。美国公司看中了,是因为它在全球有1500家医院客户。”7月20日下午,北京信中利投资有限公司总裁汪潮涌在接受千龙网记者采访时说,假如他当时看到这个项目的话,他觉得投资的可能性不大。”

    汪潮涌表示,尽管这个项目从15万美元起步,被1800万美元收购,企业价值增长了100多倍。但对风险投资商来说,回报率没有这么高。因为找风险投资的时候,其需要投入的资金绝对不是15万美元,可能已经是500万美元或者800美元,这样算回报率也只有两倍多,这样的回报率风险投资很难看上。

    清华科技园发展中心主任梅萌也表示了类似的看法:“我对这个项目态度也非常明确,如果找到我们,我们也不投。风险投资不仅要给项目带来资金,还要带来市场。中国有没有远程医疗诊断这个市场需求?目前没有这个需求,有也只是潜在的市场。”

    “如果胡晖来找我,我可能投50万,拿他的30%,我可能在大概不到一年的时间赚十倍,何乐而不为呢?假如我看过这个项目没有投,今天我会感到耻辱。”IDG创投合伙人李建光则认为。

    “所以我觉得‘胡晖现象’给人最大的鼓舞是告诉我们这些做风险投资的人,有一些小的项目,一些刚起步的事情往往是非常有前景的。”李建光说,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整个社会,包括法律、经济环境还是要创造更好的机会,勇于把钱投到风险大的基金上,使他们有机会赚钱,从而化解中小企业的融资瓶颈。 “胡晖现象”频发中关村

    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胡晖现象”几乎就是“中关村现象”,北京中关村国际孵化器成立3年,吸引留学人员企业310家,成功地实现了立足中关村、跨国研发、海外融资、走向世界的战略。

    近日的孵化园中喜讯频传,先后有8家留学人员企业成功实现海外融资共计5650万美元(约合4.7亿元人民币),有的是因产品打开了市场,有的是因敬业获得了认可。

    继胡晖的海纳维盛被境外公司成功并购后,莫伟的威迈特成功从香港融资100万美元。据介绍,2002年9月,留美硕士莫伟归国创业,入驻中关村国际孵化园,创办北京威迈特高新技术有限公司,注册资金12万美元,主要从事实效广告媒体的研发与经营。

    该公司创业之初,得到了中关村创业扶持专项资金8万元支持。2003年12月,香港新世界集团慧眼识珠,决定先期给该公司投资100万美元,由双方共同设立“新世界威迈特高新技术有限公司”。

    香港新世界集团的加盟激活了该公司的产品市场,不仅实现了与中国工商银行进行合作,其产品还成功进入花王、诺基亚、娃哈哈、可口可乐、上海大众、康佳、松下、宝洁等国际知名公司。

    此外,还有曾因新浪网而一举成名的王志东,也是以高科技产品项目成功融资1300万美金。据悉,王志东离开新浪网后,2001年12月应邀入驻国际孵化园,创办北京点击科技有限公司,注册资金50万元人民币,主要从事协同软件的开发,随后融资成功。

    与之相比,还有一类公司则是以自己的团队精神折服了投资商。2002年2月,由韩少云等7名清一色留学生组建的创业团队入驻中关村国际孵化园,在不足20平方米的小房间内开始了创业梦想,共同创办了北京达内科技有限公司,注册资金15万人民币,主要从事IT的培训与资讯。

    该公司将仅有的一台空调让给学员培训使用,而管理者则忍受酷暑办公。当美国风险投资商来到该公司,深深被这些能忍受艰苦条件,但胸怀远大理想、积极奋发向上的海归们所感动,同时也为这支具备犀利、敏锐市场眼光并能准确市场定位的创业团队所折服,美国风险投资商IDG公司果断决定投资50万美金。北京达内科技有限公司在18个月内增值100倍,资产达1500万元人民币。

    如今的达内公司已令人刮目相看,它已经成为拥有300台计算机、累计培训了近千名中关村IT精英的培训基地,它的毕业学员在中关村的软件公司供不应求。韩少云们在中关村的梦想才刚刚开始,他们的目标是要打造中关村IT培训业的“新东方”。

    中关村“捆着草饿死牛”?

    “胡晖现象”一方面显示了中关村的人力资源和政策优势,一方面也从根本上反映出中关村“一边捆着草一边饿死牛”的矛盾——体制和市场信息的矛盾、生产力和传统管理模式的矛盾、创业文化和保守文化的矛盾等等。

    “中关村应该深思,为什么这样能够给社会带来极大效益的技术,在我们这里没有人识货,没有得到更大的发展?”7月20日下午,科技部秘书长石定环向千龙网记者介绍说,他前几天去沈阳,在东软见到了刘积仁先生,他们现在正做大型软件的远程医疗,实际上胡晖这个技术是可以提供给他们的,但是由于信息不通,刘积仁不知道北京有这样的公司,现在还要自己开发。

    事实上,北京的上市公司也是比较多的,构成了北京经济的重要力量,其中也有不少是高科技公司发展壮大以后成为上市公司。这些公司有一定的经济实力,他们也希望找到项目,但是往往得不到信息,不了解情况。我们缺乏专业型的中介机构,专门向有关的行业进行推销和介绍,

    “胡晖现象”说明中关村乃至中国整体的市场经济环境有不足之处,资本市场显得尤为突出。着名经济学家、北京大学经济学院萧灼基教授认为,中关村的优势和潜力还没有更好地释放出来,关键在于机制体制上不能理顺,无法形成最好的模式将这些潜力合理释放出来。

    “这种体制束缚表现为新的生产力与传统的行政、工商财税的管理模式的冲突;高新技术中小企业的资金需求与金融环境的不和谐,以及新的创业文化与旧的保守文化之间的矛盾等等。”萧灼基建议说,中关村应该成立中关村发展银行,如同深圳、浦东发展银行;中关村应建立中关村大学,通过大学来凝聚和创新文化。那时,中关村的贡献不仅仅是模式,还有巨大的经济、文化力量。

    一直以来,中小高科技企业融资难的问题被称为中关村高新技术产业发展的“哥德巴赫猜想”,即如何实现“技术十资本=财富”。中关村管委会常务副主任戴卫认为,胡晖通过海外并购取得创业成功的模式,在中关村是有开创性的,为破解中关村的“哥德巴赫猜想”开辟了一条新的思路和途径。

    “‘胡晖现象’表明国内高新技术产业发展的一些配套机制发展滞后。” 戴卫认为,例如缺少权威的风险分析系统;缺乏通畅的资金退出渠道;企业与投资人信息不对称,如果社会的信息服务体系健全,这种“一边捆着草一边饿死牛”的概率就会大大下降。

    “最近,我们急于在中关村搞一个中介科技园。”戴卫介绍说,我们需要大量的律师、会计师、风险投资家,以及产权交易、金融、保险、担保这样的机构,准备把他们聚集在一块儿,能够为市场经济条件下国际化运作的公司提供高效率的服务。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