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山东下跪副市长被双规 举报人被警方拘留(图)
(博讯2004年7月23日)
    

     李信曾在多个不同场所向李玉春下跪 (博讯 boxun.com)

    北京青年报:  今年4月,本报接到一封读者来信,信中有多张一名中年男子当众下跪的照片,其中甚至不乏涕泪交流的场面。令人惊讶的是,信中材料披露这名下跪的中年男子竟然是山东省济宁市副市长李信———一名堂堂地级市副市长为何会向人下跪?为何还会同意拍下这些照片?他究竟做了些什么?……记者随后对此事进行了核实采访。

      副市长“下跪”时涕泪交流照片在互联网上曝光后引起网民轰动

      在本报收到的这份读者来信中共有十余张照片,其中令人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几张“下跪”照———下跪的是同一位中年男子,中等身材,体态稍胖。他下跪时的表情非常不自然,有时还涕泪交流,这种场面与这位中年男子的楚楚衣冠形成了鲜明对比。

      最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这名男子的身份:这封来信中的材料称,下跪的中年男子是山东省济宁市副市长李信。记者随后登录山东省济宁市官方网站,从中找到一张李信在去年冬天视察当地某企业时的照片,两相对比后确认,“下跪”照片中的中年男子正是李信本人!

      今年6月中旬,一篇“济宁市副市长下跪丑态”的帖子被发到了互联网上,并且附上了李信下跪的照片。由于内容敏感,文章一上网便立即引起轰动,先后被国内多个网站转发,很快成了网民关注的焦点。

      记者从率先披露该文的某网站负责人处了解到,6月16日,济宁市高新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方面曾给他发去一封“辟谣”邮件。该邮件称,网站所登载的文章“内容纯属伪造,所附照片纯是个人拼接而成……李信同志作为济宁市副市长、济宁市高新区管委会主任,工作一直兢兢业业,作风公道正派”。该邮件还称,刊登文章和图片“对李信本人造成了极大伤害,同时在社会上产生了非常恶劣的影响,并将干扰经济社会的发展,该文作者和有关站点已经涉嫌诽谤罪,目前当地公安部门正在对该文章出处的网站进行调查,并将依法对有关人员以诽谤罪进行侦破”。

      然而就在6月下旬,济宁方面就传出“李信被有关部门‘双规’”的消息。记者日前从山东有关部门证实,李信是在6月24日左右被“双规”的,当时距离“辟谣”之声传出还不到10天。

      李玉春曾是李信公司“合伙人”

      公司所有资金由副市长投入

      李信,1954年2月出生在济宁;曾在济宁市建筑设计院担任院长,在此期间李信获得了颇多荣誉,例如“优秀科技工作者”,省、市劳模称号,山东省“十大杰出青年”等等;1994年济宁高新技术开发区成立,李信被任命为高新区副主任,其后不久就升任管委会主任。此后的李信更是官运亨通,先是担任市长助理一职,三个月后出任济宁市副市长,主持高新区的工作,分管科技、外事、侨务、对台事务等工作———以上内容部分来自今年4月济宁地方网站对李信的介绍,但是7月22日记者发稿前再次登录相关网站时,已经找不到有关李信的任何内容。

      在此之前,记者曾于今年4月采访了寄来这些照片的读者李玉春,仔细询问了有关照片的来历。今年30岁的李玉春是山东临邑人,她承认这些照片是她拍的,因为她“必须留下李信违法乱纪行为的证明”。

      她向记者仔细回忆了与李信相识的经过:“2002年1月,我到上海准备做服装生意,在一次聚会上认识了到上海出差的李信。当时他并没有说出他的官员身份,只是一再跟我说话、喝酒,通过各种方式暗示对我的好感。第二天,李信约我出来见面,说有项目要跟我合作。这时他才说他是济宁市副市长兼高新区管委会主任,并告诉我他的关系网如何庞大,工作能力如何强,想跟我合作开办公司。”

      由于缺乏对李信的了解,李玉春当时拒绝了他的建议。但其后李信回到济宁后仍多次劝说她,让李玉春渐渐改变了主意:“我不排除当时自己有占便宜的心理,因为李信说只需我的名字就能合伙,不用我出一分钱,而且跟官员合作在业务上也会有便利。”

      2003年3月,李信拿着自己儿子李昆的身份证和一张名为“李岩”、但照片却是李玉春的身份证来到上海,让李玉春以“李岩”的名义担任公司法人代表。李玉春表示不同意使用这个假身份证,但李信一再表示该身份证是“真的”,由济宁市公安局签发(李信弟弟李峰是该市任城区公安分局副局长),地址是李信家的住址,只是为了方便办理登记手续而已,因为李信身份特殊不方便出面。

      “当时李信还带来了济宁当地派出所、街道办、单位证明等盖有公章的空白介绍信和写好的鼓动协议,称‘李岩’占51%的股份为法人代表,李昆占49%;2003年4月2日,这个‘岩昆公司’在上海卢湾区工商局备案,注册资金50万元,但实际上我没有投入一分钱,所有钱都是李信拿的,我就用了个名字‘合伙’。”李玉春说。

      发现副市长涉嫌“洗黑钱”后举报

      李信带人绑架李玉春并将其打伤

      李玉春说,公司成立后她以“总经理”的身份工作,每月工资5000元人民币左右。“当时李信一有时间就到上海来找我,因为他的关系,公司很快有了几百万元的收入,那段时间我们的关系还不错。”

      但是事情很快就发生了变化。“从2002年底开始,公司连续收到了几笔汇款,其中一笔15万元,还有一笔是25万元。”李玉春告诉记者,“当时我觉得非常奇怪,李信告诉我说那15万元是一个化妆品业务的货款,另外那笔款子则是钢材货款,但是岩昆公司从来没有经营过化妆品和钢材的业务。”

      李玉春说,尽管有怀疑,但她还是接收了这两笔货款。2003年1月下旬,李信再次来到上海,同时带来了三张现金支票,每张100万元人民币,付款方为山东济宁中亿经贸集团有限公司,他让李玉春将这300万元入账。“这次连是什么生意的货款这些理由都没有了,就只有入账一个要求,然后要转成现金带走。”李玉春对记者说,“我这时才开始害怕起来,这钱没有正当来源,也没有任何凭证,这不是‘洗钱’是什么?300万元可不是一个小数目,而且所有手续都是以我的名义办的,一旦出事也得我承担,可我哪里承担得了这个责任!”

      有关“岩昆公司”这几笔收入,当时被雇为公司会计的戴正龙也向前去核实的媒体记者证实,的确有这几笔款项:“李信让我把这笔钱挂在‘应付款’上。懂行的人一看就知道这是在‘洗钱’,这种情况在审计的时候也很难看出问题,只有司法介入后才能把钱的来龙去脉查清楚。”

      此后李玉春决定退出公司,并开始向有关部门反映李信的情况。但是李信很快知道了李玉春在检举他,2003年2月23日,李信带着弟弟李峰和王兵(济宁中亿集团董事长),以及5名打手将李玉春绑架至济宁香港大厦,威胁其继续“合作”,并将其打伤。

      由于银行转账必须用李玉春的印章,她在被囚禁7天后被带到上海的银行转钱,发现公司账上已经被转走了360万元。她向银行求救,被上海警方解救。此后李玉春再也不敢回到济宁,“躲”到北京、上海等地继续反映李信的问题。

      今年5月,记者曾向上海瑞金警署和刑侦六队核实过李玉春所说的情况,对方干警向记者证实当时的确是接到银行报警后将李玉春救出来的,“当时她身上还有明显的伤痕”。

      纪检部门开始调查,李信开始“下跪”

      “自愿”接受拍照并支付百万“封口费”

      在李玉春提供的材料中,记者看到自2003年3月起之后的一年中,她先后到山东省检察院、省反贪局、省公安厅、省纪委、中纪委等多个部门反映李信的问题,并提供了相关证据。去年5月,山东省公安厅方面开始调查李玉春所反映的情况,省纪检监察部门也派人到济宁对李信进行调查。

      有关部门的这些行动使李信感觉到了“危险”,他对李玉春的态度开始“由硬转软”,“下跪”成了他最常使用的“武器”,其中至少有4次是在不同场合对着相机“下跪”:2003年6月23日,李信在上海找到李玉春“谈判”被拒,结果就跪在她家楼梯口哀求,这是他第一次下跪“忏悔”;2003年7月13日,李信在上海天诚大酒店1905房间,当着李玉春弟弟的面再次下跪;此外去年9月11日、12日两天,李信又多次下跪。

      “因为知道上面在查他,李信来求我时的态度跟绑架、殴打我的时候完全像变了一个人,说跪就跪,说哭就哭。我为了留下证据,提出拍照,他也表示愿意,就这样,我拍下了那些照片。”

      此外,记者还得到了一份由李信写的“保证书”:“我李信(山东省济宁市副市长)向李玉春全家保证,再也不做任何一点伤害李玉春的事……如果我弟弟李峰(山东省济宁市任城区公安分局副局长)和畜生王兵(济宁中亿集团董事长)再做一点伤害李玉春的事……就让我全家死光,断子绝孙,让我丢官丧命,不得好死……我2003年2月23日做了伤害李玉春的事(即绑架),我李信罪该万死,我不是人,我向李玉春全家跪(原文如此)头赔罪……”

      此外,据李玉春说,李信还找到李玉春的大姐李玉娟和姐夫董强,拿出20万元交给董强做“活动经费”,让他劝说李玉春不要告他诽谤、非法拘禁的犯罪行为,后来李信还拿出100万元给李玉春做“封口费”。

      “李信作为一个地级市副市长,仅靠每个月的正当工资收入,要多久才有这100万元?那300万元的来历他更说不清了!”后来李玉春将这笔钱交到了山东省检察院。

      面对记者核实李信说法前后矛盾

      有关方面鉴定照片等物证并非伪造

      在向有关部门反映情况的同时,李玉春也在不断寻求媒体帮助。今年5月上旬,记者曾就“下跪”一事致电李信本人,核实相关情况。

      当时记者问他是否曾在2003年7月13日到过天诚大酒店,李信予以否认;记者又问他是否认识“李岩”或“李玉春”,他也表示“不认识”。记者追问:“那现在李玉春手中为什么会有您下跪的照片和保证书?”

      李信回答:“那些照片都是假的,是用电脑做的,‘保证书’也是伪造的,是李玉春别有用心,想敲诈我……”记者说:“从您的回答判断,您还是认识李玉春的?”对方立即挂断了电话。

      此外还有同行曾经采访到李信,采访内容如下———

      问:“李玉春你认识吗?”答:“不认识。”

      问:“李昆是你儿子吗?”答:“是,在读书。”

      问:“李岩是谁?”答:“我不认识。”

      问:“岩昆公司你听说过吗?”答:“不知道。”

      问:“那么李岩的假身份证的地址为什么是你家呢?”答:“那些都是伪造的,盗用的。”

      问:“你的照片怎么会流失呢?”答:“不知道,那些照片上的人也不是我,那是伪造的……别问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为了核实“保证书”的真假,记者设法找到李信一封写在两页印有“济宁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理委员会”字样的稿纸上的书信,把它跟“保证书”进行对比,字迹完全一样。而李玉春为了证明那些照片的真实性,将其送到有关司法机构做过鉴定,结论也排除了照片是由电脑合成的可能。

      “下跪”副市长未逃过“双规”

      同时,李玉春竟被警方以“包庇”罪名拘留

      6月中旬,“副市长下跪事件”在网上被披露后,迅速引起网民关注。当时记者登录济宁官方网站,看到了一条“今年5月19日李信副市长出席高新技术产业发展调度会议”的头条新闻,文稿中有“副市长李信作重要讲话”的字样,并配有会议照片。

      但是仅仅过了两天,再次登录该网站时,这条消息已经点不开了,总是“该页无法显示”;又过了一段时间,记者再次查阅这个网站,发现头条新闻依然是5月19日那条高新技术产业发展调度会,然而“副市长李信作重要讲话”等部分内容都已经删除不见———这也是这位副市长最后一次出现在公众场合。

      7月21日,记者来到济宁采访,发现这里连出租司机、宾馆服务人员都知道“副市长李信出事了”,但是在与济宁市政府办公室、济宁市纪检委等部门联系采访时,对方的回答却颇为有趣:“关于李信的事情,我们什么都不知道!”

      同一天,记者从山东省纪检委得到确凿的消息,早在6月24日,李信已被有关部门进行“双规”,但是具体细节对方表示由于案情复杂,牵涉多方关系,彻底查清需要一段时间,目前无法透露更多的信息。至于记者询问的“李信被‘双规’与李玉春反映的情况是否有关”等问题也无法给出确切答案。

      记者在济宁采访期间还了解到,与此案有牵连的李信的弟弟、济宁市任城区公安分局副局长李峰和济宁中亿集团董事长王兵现在都已暂停了职务,正在接受有关部门的调查。

      同时,记者也获悉了一个令人没有想到的消息,就在李信被省纪委“双规”的同时,李玉春也被山东临邑县警方从北京以“涉嫌包庇”刑事拘留。而记者从当地警方出具的“拘留通知书”上看到,李玉春是6月23日下午3点被正式宣布拘留的,这个时间竟然比她一直检举的李信被“双规”还要早一天。从那时至今,李玉春一直处于失去自由的状态。

      有关此事的进展,本报将继续予以关注。

      文/本报特派记者 曾鹏宇  摄影/晓刀 更多下跪照片:下跪的副市长—山东省济宁市副市长李信丑行录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山东省济宁市副市长下跪事件的跟踪报道!李玉春的呐喊 --血性女子李玉春告状真实录(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