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新疆女冯永记为夫上访 九次被抓(图)
(博讯2004年7月21日)
    

     (大纪元记者黎路兮报道)来自新疆石河子市冯永记已经是第4次进京上访。为了其被枉法判决的丈夫丁新民讨公道,她9次被抓,被戴上手铐,脚镣、腰铐并被注射毒针。 (博讯 boxun.com)

    据冯永记的妹妹介绍,几年前,冯永记的父亲开了一个厂子,厂子不景气,把房子租给一个养猪户。结果那两年行情不太好,养猪的亏了,就想耍赖,不交房租,这样就有点矛盾。这时,猪厂主的儿子陈永斌(音)被伤,头上有3公分长的口子,在没有经过任何公安机关指定部门的情况下,找人给作了8级伤残,住了15天医院后,后正常上学。因为猪厂和冯家有矛盾,就找了3个假证人做了假证,陷害丁新民,判了9年刑。从那时起,冯永记开始为其被冤判的丈夫打官司,至今已打了4年。虽然后来法院承认把这个案子搞错了,但是拒不轻易翻案子,现在不仅是冯永记和私人打官司,现在是民告官的案子了。

    当记者询问冯永记的妹妹时,她激动地说:现在,乌鲁木齐这边承认这是一个错案,就是不纠正,他们说了:要是把你的案子翻了,要影响很多人的政治生涯。但是为了别人的政治生涯,把一个百姓迫害成这个样子,我姐姐长期在外奔波,天天露宿在外,冬天都在桥洞底下睡,为甚么。谁都有犯错的时候,错了之后应该把它纠正。就这么一个简单的案子。再复杂的案子从上到下一件事一件事的解决,为甚么弄得到处都是打官司呢?如果不是真有问题,谁会多次到北京去,没有吃没有喝,没有住的地方。

    记者:他们承认错了,你姐夫放出来了吗?

    答:没有,他们还是叫我们承认我们打人了,然后叫人现在就出来,但是我们不愿意背这个黑锅,很难打这个官司,但是我们相信我们早早晚晚能把这个案子翻过来。

    记者:你姐夫现被关在哪个监狱?

    答:应该叫新疆西河子市农八师生144团。

    记者:你姐姐曾经多次被拘留,是甚么理由呢?

    答:无理上访。

    记者:那么她被注射甚么毒针?

    答:不知道,打完以后,脚上起了好多疙瘩,医生说是有病毒。那些人打完她之后还威胁她,问她还告不告了,我姐说:只要我还有一口气,我都要告下去,要是我死了,我还有两个儿子。(很激动)我姐去了很多次,她现在在北京,她都是住在外面的。她现在有两个儿子,都在我这里,大儿子有12岁,小儿子有7岁,小儿子到现在也没上学,他有先天性心脏病。要是正常的孩子,7岁再难我也要供他上学,但是他有心脏病,需要照顾,压力特别大。

    记者:小孩经常去医院吗?

    答:是,经常感冒,喘不过气的样子。

    记者:你姐姐经常去北京,那么她的工作和工资收入怎样?

    答:她现在没有任何工资收入。她现在出租房子,每月我帮她租300块钱,她的两个娃娃在我这儿,我们都在帮她,总得让她过得去。

    记者:被打毒针后,有没有医院的诊断证明。

    答:没有。她不愿意说,不愿意给我们增加负担。有一次她从北京回来,我们劝她,说这案子就算了,我们吃点亏。她气得头往墙上撞,说:我费了那么大劲,为甚么,就是为了翻这个案子。你们不但不支持我,还要畏缩。我们说太难翻这个案子了。她就说了她戴手拷,脚镣,被威胁,手和脚被拷在一块儿打毒针。

    谈到案子的进展,冯永记的妹妹介绍说:去年12月11号,北京最高人民法院说是给立案审查,到今年6月11号给答覆。到6月11号,他们去找,都说忙,不给见。后来找到刑厅厅长马迎新,说6月22号一定给答覆。到6月22号,还没给答覆,到6月23,24号,听说把案卷调到北京,才调卷,他们就这样拖。现在北京那边答应8月30号解决案子,我姐姐一直在那边等。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68名山东籍退伍军人因生活无着而进京上访被拘捕“下落不明”
  • 上访人士:「过去土匪在深山 现在土匪在公安」
  • 23名上访者自述为什么集体自杀(图)
  • 上海拆迁户陈修琴北京上访被抓(图)
  • 国务院信访办上访群衆人山人海 喊声震天
  • 北京20多上访群众跳楼自杀续:上百名警察拘捕了全部自杀者
  • 几千群众上访蓟县政府 警察大批出动
  • 北京20多上访群众准备跳下六楼自杀
  • 大片沿海防护林被砍伐 村民上访2年没结果
  • 中国上访冤民--冤!冤!冤!(图)
  • 高检厅长指挥殴打上访人士
  • 三百上访群众在中纪委前呼喊“我们要人权”
  • 北京公安部门前警察列队上访
  • 从上黑到下 在国务院上访被关进地方精神病院(图)
  • 西安出台措施规范上访秩序:煽动闹事依法处置
  • 打击越级上访失败 农民控告信送入中央
  • 北京上访群众遭高检处长和保安殴打
  • 吉林官员见死不救 上访少年延迟送医死亡
  • 上访被党委书记抄家
  • 官员单方面撕毁合同被夺走全部财产 六年上访陷囹圄(图)
  • 工讯:吉林省松原市石油工人上访100天的调查报告(5~6)
  • 村支书一人占有两千亩土地:上级不管,上访被抓
  • 上访二十年,八旬老妪泪涟涟厖
  • 抚顺一下岗职工进京上访归来暴死当地派出所
  • 公安拘殴上访妇女致其心脏病突发
  • 沪40余动迁户京城上访 部分与周案有关 /香港商报
  • 在没有泪的世界里──在京上访农民调查报告
  • 女教师上访被关精神病院四年多
  • "越级上访就是违法" - 比法盲更恐怖的是什么?
  • 为克扣工资四处上访 湖北一刚直教师被打死
  • 上访等同扰乱社会秩序?铁路职工铁道部上访遭刑拘
  • 中国青年报:强迫人们写“保证书”不进京上访属违宪
  • 墙上赫然写着一条标语:“严厉打击越级上访!”
  • 山西割舌案虐待上访者凶手是谁?
  • 民警履行职责惨遭毒打,含冤上访以七年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