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几百人聚集蓟县信访 孙秀英自杀未遂(图)
(博讯2004年7月19日)
    (大纪元记者赵子法报导) 今天(7月19日)是县长接待日,早晨八点,几百上访群众聚集在蓟县信访门前排队等待上访。到上午十点,上访人数激增信访门口容纳不下,有几百名上访群众移动到蓟县县委门口等待县长接待上访。

     十点左右,县政府刘安军(音)秘书亲眼看见孙秀英自杀,他和旁边的上访人士宋素玲、吴秀敏、郑明芳等一起夺下孙秀英手中的剧毒农药『百草枯』,孙秀英坐在地上大哭,没有任何官员出面解决她的上访问题,警察趁机散步谣言说是郑明芳让孙秀英自杀,郑明芳把电话递给孙秀英,我们采访了现场大哭的孙秀英。 (博讯 boxun.com)

    

    孙秀英 (图片:大纪元资料室)

    孙秀英是天津蓟县上仓高家套村(音)的人,她哭述丈夫被村里姓高的人殴打,反而被扣上『故意伤害』罪判刑一年半,现在被关在天津渔港监狱。“

    孙秀英:他们有权有势,我上访县委百次以上了,都不管事,他们都是往外推,问他们县政府管事吗?管啊,什么时候管啊?处理意见2000年就下来了,从2000年推到现在2004年,四年了也没有解决,他们不但不执行,又打出两米的台阶来了,县政府也不管,两个孩子失学了,到北京上访又被蓟县公安截住,不让去,上这儿人家又都不管你,我都没法活了。”

    记者:你自杀了,孩子怎么办?

    孙秀英:管不了那么多了。

    记者:你不能自杀啊,你忍苦活着,会有出头露日那一天的。

    孙秀英:我们就没有出头之路了,叫县政府给逼的。

    郑明芳:警察指着我脑门说是我叫孙秀英死的,我也没逼她,孙秀英的丈夫又不是我给送到大狱里头的,我怎么能逼她呢?大家谁都不知道她今天带着农药来的,我儿子和我全家都遭到政府的迫害,都是政府造成的,都是政府行为,昨天我到县政府,县政府的秘书和政府官员用低级下流的话谩骂我,他们还打110叫来两个警察,警察来了不言声就离开了,警察中还是有一部份有良知的。后来县政府办公室李洪业(音)让我回去说今天他接待我,但是今天他也没有接待。他们就是耍流氓。

    上访人士描述现场有许多便衣公安、国保、政府官员等。但没有人出来接待。

    蓟县截访警察之一的马卫说:“蓟县有83万人,上访人才几千。”表示上访人数比例还太小,说明不了问题。他曾经拖着上访的郑明芳的辫子从二楼拖到一楼,又拖过长安街扔到车里,同车人摸着郑明芳生的脉搏说她不行了,马卫说:“哪怕成了死尸,过一会儿只要仍到上仓派出所咱们就没事了。公安警察马卫没有人性歹毒异常。

    郑明芳还表示昨天被蓟县截访警察马卫等跟踪软禁后逃出,马卫等警察为了防止郑明芳上京,仍然昼夜跟踪郑明芳到上访人士宋风珍家中,据说警车打开照明灯,按着汽车喇叭,踹开房门径入内室骚扰,扰的连孩子都没有睡好觉。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