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上访人士:「过去土匪在深山 现在土匪在公安」
(博讯2004年7月17日)
    大纪元记者赵子法报导,今天(7月16日)上午11点,到北京市政府上访的北京市民积聚了二百多人,其中市政府东门有五六十上访人士,西门有三四十上访人士,北面有五六十上访人士,在小花园里还坐著六七十上访人士。附近有二十多名警察,十多辆警车,保安,此外还有北京市各个区政府的车辆,里面坐著从各个区派来的截访警察。

     2002年因拍照强拆现场,被北京西城分局新街口派出所警察殴打致残的女律师倪玉兰今天也来到北京市政府门前上访求公道,她现在拄著双拐,记者询问倪女士:「政府没有人接待你们吗?」 (博讯 boxun.com)

    倪玉兰:「没有,除了他们自己说是党派来的警察在这指手画脚的欺负老百姓以外,没有官员出来和老百姓对话。」

    倪玉兰还介绍了她刚才的遭遇:「我今天九点到北京市委南侧门,刚坐一小会儿,还没有打开状纸,来了一个警号3009的警察,他上来一把就拽我的拐和状纸,还推倒了我,差一点没把我扔到马路中间上去。本来我被警察打的挺重,结果他又把我的颈椎给拧了劲了,因为这个,我一直感觉心跳和头晕。他还说我他妈的就治你们这些人。有一个个子高,脸比较白的警察还说,我们拿著共产党给我们的工资,每个月工资5000多元,共产党让我们作甚么,我们就作甚么,这是党派我们来做的。你再待在这里,我就弄了你。」

    倪玉兰向警察表示:我们是找领导来的,不是找你们的,你们没有权利这样做,你们如果认为抢老百姓的东西是合理合法,你拿出法律依据来,如果你拿不出法律依据来,你就是在做违法乱纪的事。警察依旧威胁纠缠,在上访人士劝说下,倪玉兰躲开南侧门,才摆脱了警察们的威胁。

    她说:「共产党在报纸上说给老百姓解决问题,实际上他们除了用暴力,没有任何迹象给老百姓解决问题,他们自己在煽自己的嘴巴。」

    倪玉兰还告诉我们:现在就在市政府和信访门口正中间的墙边上,躺著两位早晨被警察打伤的一男一女上访人士。

    包括倪玉兰在内,北京市政府门前的一些上访人士早晨先去公安部上访,他们介绍那里当时有五六十人,四辆警车,他们一致的介绍:公安部门前,有一位女上访人士被警察推倒在警车底下,她一直躺在那里,上访人士要举牌抗议,警察就撕掉他们的牌子。

    提起警察恶行,在场的上访人士纷纷气愤的谴责警察是『地痞流氓』。

    上访近三年的41岁北京上访女士张淑风说:「警察就是地痞流氓啊!我一家三口都吃不上饭了,我们去中南海(上访),中南海有五个警察打我们,拳打脚踢的,打的我爱人都吐了(其中三个警察的警号分别是:025391、025418、025163),后来120车把我们送到北大医院,我们有北大医院医生的诊断书,现在找他们没有人管,那哪是人民警察啊,纯粹属于地痞流氓!人们都说:过去土匪在深山,现在土匪在公安,还真是一点不假。我们中国真的是很黑暗啊,我一说就控制不住自己……,」她哭泣起来,「去年两会期间,他们还非法拘禁栽赃陷害我呀,把我拘了整整九天。」

    记者:「是谁陷害您啊?」

    张淑风还哭泣著:「警察啊──,两会期间,我们在家看电视,晚上,我去小卖部买了一把挂面,半路上警察就把我拽上车拉到派出所逼供,他们问我抽大烟吗?炼法轮功吗?他们哪里是作笔录啊,就想给我扣上个帽子,后来他们没有用警车,用一辆黑色桑塔纳2000把我送到拘留所。」

    「到了拘留所,他们还问我炼不炼法轮功,我不说,他们就掐住我的脖子,不让我吐痰,硬是让我把痰咽下去,他们哪里是人民警察啊,他们纯属地痞流氓法西斯。」

    记者:「他们是甚么地方的警察?」

    张淑风:「就是我们市分局的警察,他说是巡警队的,都穿著便衣,我问他们叫甚么名字,他们不说,说是领导说了,对你保密。」

    记者:「他们把您关在甚么拘留所?」

    张淑风:「就是北京市顺义区泥河拘留所,他们甚么拘留手续也没有,他们让犯人打我骂我,而且经常让我给他们擦地,伺候他们。两会3月14日闭幕,他们释我放时,就给我一个释放证明书,上面写著事实不清,证据不充分,经分局决定予以释放。既然是事实不清,证据不充分,你为甚么要拘我呀?你为甚么不查清楚啊?你这是非法拘禁啊。」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