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甘肃武威乡干部轮奸农妇案再审
(博讯2004年7月12日)
    兰州晨报武威讯 (记者张永生) 经过紧张的审理,引起全省乃至全国广泛关注的武威乡村干部轮奸农妇一案历经一波三折后,于7月9日在武威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涉案的王炳琪等六名犯罪嫌疑人因强奸罪名成立而各领其刑。

       身为乡村干部,利用手中职权,在光天化日之下轮奸农妇,此举一度引起强烈的社会反响。被告人樊义学、王炳琪、赵永胜、谢金寿、赵桂花、石生海强奸乡村少妇一案,武 威市检察院于2002年3月11日提起公诉,2002年11月14日武威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各被告人不服,上诉后省高院裁定撤消原判,以本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发回重审。2003年9月8日,武威市中院要求对本案补充侦查。2003年9月9日,武威市人民检察院函告凉州区公安局对该案补充侦查。 2003年11月27日,武威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该案补充侦查超过时限,建议撤诉。2003年12月1日,武威市人民检察院决定撤回起诉。 2003年12月8日,武威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准许武威市人民检察院撤回起诉,被告人不服提出上诉。2004年3月9日,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裁定维持武威市人民检察院撤回起诉。2004年4月14日,该案重新开庭审理。 (博讯 boxun.com)

      法庭重审认为,2001年10月31日上午10时许,武威市凉州区谢河乡党委政法副书记樊义学等人因为计划生育工作到谢河乡五坝村村主任谢金寿家。中午1时许,被告人赵永胜以被害人严琴(化名)乳房大为由,提出把被害人叫来,被告人赵桂花遂以帮助做饭为由将被害人叫到谢金寿家中后,赵永胜将赵桂花家门从里面锁住。其间,被告人樊义学、王炳琪、赵永胜、石生海、谢金寿要求被害人严琴给其敬酒,并当众调戏、猥亵被害人,后将被害人拉至谢金寿家的北书房,在被告人樊义学和谢金寿押住严琴的胳膊,被告人王炳琪、赵永胜、石生海依次对被害人实施强奸。期间,被害人向赵桂花喊“嫂子快来,嫂子快来!”请求救助时,赵未予理睬。下午4时许,被告人王炳琪、赵永胜、樊义学离开谢金寿家后,被告人石生海再次对被害人进行猥亵,至当日下午5时许被害人被放回家。

      法庭认为,各犯罪嫌疑人在羁押期间家人送的甜菜包子等食品中藏着“提审时你说的不合适,你就说什么都不知道”等内容的字条,间接印证了各被告人强奸妇女的犯罪事实和在羁押期间外面有人授意翻供。法庭认为上述犯罪嫌疑人违背妇女意志,采用暴力、胁迫 手段强奸妇女,后果特别严重,社会危害极大,应从重惩处,被告人王炳琪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其他犯罪嫌疑人判处无期和有期徒刑。

      相关链接

      各犯罪嫌疑人刑期一览表

      王炳琪,男,生于1964年,凉州区人,高中文化,捕前系武威市凉州区谢河乡计划生育辅导站站长,因强奸罪重审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赵永胜,男,生于1973年,凉州区人,初中文化,捕前系武威市凉州区谢河乡政府司机,因强奸罪重审被判处无期徒刑。

      石生海,男,生于1958年,凉州区人,高中文化,捕前系武威市凉州区谢河乡农民,因强奸罪重审被判处无期徒刑。

      谢金寿,男,生于1955年,凉州区人,初中文化,捕前系武威市凉州区谢河乡农民,因强奸罪重审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

      樊义学,男,生于1961年,凉州区人,大专文化,捕前系武威市凉州区谢河乡党委政法副书记,因强奸罪重审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

      赵桂花,女,生于1958年,凉州区人,不识字,捕前系武威市凉州区谢河乡农民,谢金寿的妻子,因强奸罪重审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

      记者 张永生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东莞10恶汉抽签 轮奸15岁少女
  • 湖南高中生遭轮奸惨死 官方封杀真相
  • 甘肃乡干部轮奸农妇案昨日重审 被告家属齐喊冤 (图)
  • 乡村干部轮奸农妇案今日开庭 受害者不出庭
  • 乌拉特前旗发生12名青年麻醉轮奸少女特大恶性案
  • 800份传单牵扯的莫玉萍轮奸命案
  • 甘肃“乡干部轮奸少妇案”被发回重审
  • 湖南衡阳县四名计生干部深夜轮奸女青年
  • 郑州一刑警索贿4万造伪证 轮奸案竟成嫖娼案
  • 湖南城管轮奸弱女子续:副大队长称与工作无关
  • 湖南耒阳4名城管执法人员轮奸醉酒弱女
  • 官子弟轮奸一高中女生致死,公检法应说是出交通事故
  • 警察把她送进“地狱” 被众多暴徒轮奸:发生逾三年 索赔之路何处是尽头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