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张文康孟学农今何在 「问责」震动中国政坛
(博讯2004年7月10日)
    2003年,包括原卫生部长张文康、北京市长孟学农在内,全国有近千名官员因防治非典“工作不力”被罢官去职;原海军北海舰队司令、政委也因海军361潜艇失事事故而降职。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追究失职官员责任的两大果断动作,在政坛引起极大震动!被认为“开了中国官员问责制的先河”。

     据南方周末报导,4月14日,温家宝总理主持国务院常务会议,听取监察部关于中石油重庆开县“12•23”特大井喷事故、北京密云县迎春灯会特大伤亡事故、吉林市东百 商厦 特大火灾3起责任事故的调查处理情况。在这3起事故中,共有68名责任人受到处理,其中移交司法机关处理13人,给予党纪、政纪处分及组织处理55 人。中石油总公司总经理马富才(部级)、吉林市市长刚占标、北京市密云县县长张文为此“引咎辞职”。 (博讯 boxun.com)

    4月底到6月初,国务院又先后责成严查江苏“铁本”案、安徽“阜阳劣质奶粉”案和湖南“嘉禾违法拆迁”案。包括常州市市委书记,扬中市市委书记、副书记,安徽阜阳市市长、副市长,嘉禾县县委书记、副书记,县长、副县长等23名政府官员分别受到党纪政纪处分。

    各地方政府也对一些重大事故相继实行问责:4月28日,湖北省监察厅通报该省去年下半年至今年初发生的18起重特大事故查处情况,110名责任人受到查 处。4月30日,浙江海宁市市长张仁贵因“海宁大火”事故引咎辞职;同日,川化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总裁谢木喜因“沱江特大污染事故”引咎辞职…

    有关学者指出:“问责风暴”的兴起,对中国因袭多年的官场文化和官本位观念无疑将产生巨大的冲击。有人形容,闻讯张文康孟学农二人被免职,各省省长“为之一惊”。“免了两个人,比发任何文件效果都好,起到震慑作用。都愣了,本来忙著抓GDP、招商引资,立刻都以防治非典作为头等大事、重中之重。”


张文康孟学农今何在

    每个工作日的上午9时,孟学农都会准时来到位于北京市宣武区南线阁的一幢砖红色六层小楼上班。这是2003年年底才正式挂牌办公的“国务院南水北调工程建设委员会办公室”。在SARS肆虐期间去职的北京市前市长孟学农,“尘封”5个月后,到此就任办公室副主任、党组副书记。在官方网站上,孟学农的职务后面加了一个括号,注明“正部长级”。

    2003年4月20日,孟学农与张文康一道被宣布免去党内职务。同一天,他提出辞去北京市市长职务,此时距他当选市长只有短短3个月。

    免职的消息立刻成了国际新闻,中国政府形象为之改观,而在国内政界则堪称引发了一场“地震”,被认为是新一届政府执政以来掀起问责风暴的开端,后来仅在SARS期间被问责的官员就达上百人。

    国务院南水北调工程建设委员会办公室属于国务院临时性机构,级别为正部级,承担工程建设期的行政管理职能,办公室的首任主任是温家宝总理。

    面对《南方周末》记者的采访申请,孟学农很坚决:“我不接受采访。至于何时能接受记者采访,孟学农面色一沉,“十年以后,”他说,“十年以后我就退休了。”

    “历史越久远越清晰”,这句话,他谢绝采访时前后说了两遍。

    相对于北京市市长,孟学农现在的职务无疑沉寂了许多,他的一位旧部说:“那叫什么事儿啊,比原来可差远了。”

    反差更大的是张文康。他于2003年10月就任宋庆龄基金会副主席以来,他的办公室总是空著,就连他的秘书也不坐班。

    “他是一个特殊的安排,”基金会秘书处一位人士说,“张文康在基金会里没有分管工作,有重要活动时邀请他出席。”

    宋庆龄基金会在社会团体组织中比较特殊,拥有“副部级”级别和事业单位编制,机构领导无论基金会主席胡启立还是副主席张文康,都是由中组部任命的。与孟学农一样,张文康到新的岗位后也没有接受过媒体采访。


吉林“2•15”特大火灾:辞职市长低调任新职

    今年2月15日发生在吉林市中百商厦一场大火,无情地夺去了54条鲜活的生命。两天后,吉林省省长洪虎通过媒体公开道歉。但事情并未就此了结。

    4月17日,刚占标引咎辞去市长职务,他同时还辞去了吉林市委副书记、常委、委员职务,成为继中石油总经理马富才、北京市密云县县长张文之后,在短短几天内“主动辞职”的第三位官员。在百姓眼里,他在一夜之间被“一撸到底”。

    办公室的门终于开了,刚占标最后一个走出来。“我还有事要办。”他冲记者打了一个手势,便飞快地跑下楼梯。这个组建才一个多月,只有7人编制的新部门设在省政府大楼三层,对外的 牌子是“吉林省重点项目建设办公室”,目前挂靠在省政府办公厅,负责全省重大项目的实施和协调。 刚占标的新职务便是这个“大项目办”的负责人。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说,省里已小范围传达了任命刚占标为“大项目办”主任的通知,级别与原来相同,还是正厅级,但正式的文件尚未下发。这使得很多人并不知道这位吉林市原市长的新去向。记者拨打省政府秘书处的电话,他们甚至不知道“大项目办”就在楼上。

    “这次火灾不是刚占标的个人问题,把责任都放在他身上是不公平的。”一位区委书记说,“他的辞职,给我们各级干部带来的震动非常大,现在我们每一天都有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的感觉。”

    吉林市委宣传部的一位官员更是直言不讳:“他就是点背,正好赶上‘四个不放过’这个大环境。”


阜阳劣质奶粉事件:媒体问责

    6月9日,监察部通报了对阜阳劣质奶粉事件9名责任人的处理情况。除了市长刘庆强受到行政记大过的处分外,另有6名官员被开除、撤职或责令辞职,他们分别是:副市长马明业、市政府副秘书长周云莲、市工商局局长周毅生、市工商局副局长杨伟、市工商局公平交易局局长杨树新、市卫生局副局长丁丽玲。这是继“王(怀忠)肖(作新)腐败案”后阜阳市最大的一次“官场地震”。

    4月下旬,几乎阜阳城的每个角落都遍布著为采访劣质奶粉事件而来的记者。记者们向遍布全国各地的媒体发出报道时,有一种声音异常的整齐而洪亮:问责。

    包括工商系统在内的很多当地官员都没想到,这次劣质奶粉事件会“拉下来这么官员”。“毕竟劣质奶粉的生产源不在阜阳。况且食品卫生质量监管属卫生部门职责,工商局承担的是协管责任。”当地工商部门的一位官员认为。可是媒体并没有因此放过“问责”工商部门。

    “‘杀人奶粉’能够长时间横行市场,工商部门如何能辞其咎?”一家媒体在报道中说。

    这次被撤职官员中职务级别最高的是马明业,阜阳市副市长,他受到的处分是“党内严重警告、行政记大过,责令辞职”。马明业认为“奶粉事件一分为二地看,对于市政府领导它是一笔财富,敲响了警钟”。

    马明业在接到处分决定之后第二天就办完了工作交接。最后一天中午,市里的几位主要领导在市政府对面的清河宾馆为马明业设宴送行,可饭桌上的气氛极其沉闷,没有人说话,也没有喝酒,只用了40分钟草草吃完后各自散去。


北京密云事故:离任的县长和“第38号”受难者

    2004 年2月5日,密云灯展发生踩踏事故,死亡37人;

    两个月后,4月14日温家宝总理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责成北京市对北京密云县“2•5特大伤亡事故”负有重要责任的人员作出严肃处理;

    第二天,4月15日,北京市委、市政府办公厅发出通报,张文作为安全工作第一责任人,因对事故发生负有重要领导责任,引咎辞去县长职务。密云县人大常委会审议同意张文辞职。

    从常理判断,如果是辞职是个人意愿,提出辞职请求的时机显然应该在事故刚刚发生、处理之后,而不是时隔两个多月后才做出决定。

    “应该不是他的真实想法,”一位认识张文的人士说,“是有关部门找他谈话,让他辞的。如果不引咎辞职,就可能责令你辞职,或撤职。引咎辞职还顾及点面子。”

    6月28日,记者几经周折联系到北京市密云县原县长张文,他刚刚出院。虽然辞去了职务,因为没有开除公职或降职,所以级别没变,工资没变,他还可以享受公费医疗待遇。

    无论如何,事故带给受难者的影响更为深痛、持续。2月5日晚上8点,袁成河从死人堆里扒出自己正在上高二的18岁的女儿,孩子挤得没了呼吸,在医院里休克了12个小时。

    醒来后她问妈妈:“我这鞋咋回事呢?”她穿的旅游鞋鞋帮上贴著“38号”。医生把她当成第38个死难者,没想到能救活。出院后女儿脾气变得暴躁,时常头晕,成绩下降了30多名。他们没有得到县政府赔偿。


问责风暴”背后的制度四问

    自卫生部部长张文康、北京市市长孟学农被免职以来,短短一年零两个月,中石油集团、北京密云、吉林省吉林市、浙江海宁、湖南嘉禾、安徽阜阳等地的一大批实权官员,先后又因重大责任事故、恶性违法事件而“下课”或遭严厉处分。舆论惊呼:“问责风暴”正在中国政坛掀起。

    但由于权力、责任划分不明确,对官员的责任追究是否合理,有不同的见解。国家行政学院吴江教授认为,不是行政首长负责制,却搞行政首长问责制,应该让有权力的人承担相应的责任。应松年教授认为,问责还没有真正地制度化,事故发生后追究到哪一级是不可琢磨的事情,官员无法预见自己行为的后果,也就无法从被问责者身上吸取教训。

    由此,以下四题就值得深思。

    一、问什么事的责?

    二、问哪个官员的责?

    三、由谁来问责?

    四、以什么程序问责?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建立问责制度:国家发改委应为中国缺电承担责任
  • 一党专制需要替罪羊 “问责”成中国政治新亮点
  • 中组部长倡问责惩失职官(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