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审计署揭开民企老板冯明昌骗贷74亿元内幕
(博讯2004年7月06日)
     新华网北京7月6日电(记者李柯勇、张旭东)光环下,是骇人的黑洞——审计署揭开冯明昌骗贷74亿元内幕(上篇)

       审计署审计长李金华6月23日在向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审计工作报告时披露:广东佛山民营企业主冯明昌累计从中国工商银行南海支行(下称南海工行)骗取贷款74.21亿元,至审计时尚有余额19.29亿元。经初步核查,银行贷款损失已超过10亿元。 (博讯 boxun.com)

      此案一出,震动全国。尽管有媒体去年起就对这个案子进行关注,但是冯明昌到底用了什么手段能骗到如此巨款?这些钱最终进了谁的口袋?为什么他长期作案未被发觉?幕后可有更隐蔽的黑手?这些核心问题始终笼罩着重重迷雾。

      近日,审计署金融审计司司长范鹏接受“新华视点”记者独家专访,人们终于得以看到“黑洞”深处的种种“神秘景观”。“审计模型”揪出“狐狸尾巴”

      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原南海市)的大型板材企业华光装饰板材有限公司(下称南海华光)曾被誉为“民企航母”,其董事长和大股东冯明昌头顶“镇、市两级人大代表”“广东省优秀民营企业家”的光环。假如没有2003年审计署对中国工商银行的全面审计,也许南海华光这艘欲坠的“航母”至今仍在摇曳而行。

      据范鹏介绍,近年来审计署探索运用计算机等现代先进科技提高金融审计水平。广州特派办在实践中摸索出一套“商业银行风险审计评价模型”,通过运用该模型对工行广东分行所有电子数据进行全面分析时,发现南海华光贷款风险高度集中且资金流异常。“狐狸尾巴”就这样被发现,这是在2003年三四月间。

      经过数月的艰苦工作,审计人员初步摸清了南海华光案的内情。审计署感到事关重大,于当年8月5日向国务院上报了“审计要情”。第二天国务院领导就作出批示,第三天中纪委开始与审计署衔接,第四天中纪委的人赶赴广东现场,第五天对涉嫌者布控。由此,由中纪委牵头,五大部委近200人组成的专案组正式对这起“惊天大案”展开调查。

      南海华光位于南海区沙头镇,号称占地1700亩,厂房面积77.4万平方米,年产各类板材120多万立方米,年贸易额达1.4亿美元,总资产46亿元,员工过万,被称作“亚洲最大的胶合板生产基地”。

      冯明昌本人,在外界看来颇具传奇色彩:小学学历,住房面积不到80平方米,从来都是加班到凌晨4点以后才睡觉,从未去过高档娱乐场所。他还是一个热心公益事业的人。在沙头镇,有他捐赠的以“华光”命名的学校、医院和公园。在南海华光办公楼里,有一间约200平方米的大会议室,墙上挂满了各种荣誉证书,以及各级领导、银行各级行长等前来视察的照片。

      真实与虚假间的差距之大令人瞠目

      事实比猜想来得更直接。南海华光以原南海市沙头镇华光装饰板材厂(1990年成立,注册资本230万元)起家,主要生产胶合板、中纤板、贴面板等。从1996年12月起,南海华光与南海工行建立信贷关系。

      南海华光真正发家是在1998年至1999年间。1999年4月,工商银行广东分行同它签订了《银企合作协议》,承诺给予5亿元授信额度,并将其列为该行重点支持企业。

      此后南海华光在南海工行贷款余额急剧增加,2001年为16.5亿元,2002年达到17.99亿元。截至审计时,南海华光共欠境内外8家金融机构贷款28.8亿元,其中南海工行贷款19.29亿元,占该行总贷款余额的15.26%。

      南海华光留存在银行的资料显示,2002年末,南海华光总资产46.2亿元,净资产19.8亿元,当年销售收入67.6亿元,当年利润7.2亿元,当年已缴纳增值税1.59亿元。

      但审计人员从工商、税务部门获取的资料表明,同期南海华光的财务状况远没有这么“辉煌”。真实与虚假间的差距之大令人瞠目:总资产虚增36.43亿元,净资产虚增18.63亿元,当年销售收入虚增64.38亿元,利润虚增7.31亿元,已缴纳增值税虚增1.55亿元。

      南海华光从注册资本230万元发展为净资产近20亿元,年均增长率接近100%,可是似乎从没有人对这些虚假增长表示过怀疑。骗贷手法让审计人员“大长见识”

      范鹏说,南海华光的骗贷手法,让资深审计人员都颇长见识。

      手法之一:提供虚假购销合同,虚构进出口贸易额。2002年南海华光以从香港华森公司购进原材料为由,向南海工行申请新增贷款4.09亿元。但根据原南海市外汇管理局提供的进口付汇数据,南海华光2002年进口付汇2705万美元,折合人民币只有2.24亿元,南海华光从中虚构1.85亿元的贸易额。

      手法之二:当地国土部门与企业联手造假向银行提供虚假抵押物。经审计,南海华光在南海工行的1723.3亩土地抵押物,只有76亩具有真实合法手续。其余1647.3亩土地中,1574.3亩是在没有土地使用证的情况下,由当地国土局出具国土证明文件,并由当地房地产管理局负责办理了房地产他项权证;另有73亩虽有土地使用证,但土地地址与房屋坐落地址不符,而当地房地产管理局却张冠李戴办理了房地产他项权证,并擅自将土地面积虚增至145.7亩。南海华光在各家金融机构的贷款,表面上看都有抵押,但绝大部分是虚假的,一座房产,经当地房地产管理局“合法批准”,可以出具多个房地产他项权证。

      手法之三:抵押物严重高估。南海华光在南海工行的土地抵押物普遍高估8倍左右。例如2000年南海华光向原南海市土地资源开发总公司沙头分公司购入位于沙头镇中线公路的土地387.48亩,转让单价每亩12.65万元,总价4901.62万元。而原南海市正平房地产评估所出具的评估报告,土地评估单价高达每亩109万元,是购入价的8.66倍。

      审计还发现,南海华光财务管理相当混乱:账证不全,部分关联企业甚至未设任何账簿。巨额贷款流向何方

      南海华光从银行获取的大量资金到底用到了哪里?从银行获取的资料显示,南海华光贷款大部分用于项目投资,如国内的中密度纤维板厂、胶合板厂、汽轮发电厂、自用码头、原木和装饰板材交易市场等五个项目,投资总额9.8亿元;收购某上市公司股份3.5亿元;海外投资1亿多美元。

      但审计发现,这些只是南海华光向银行申请贷款时冠冕堂皇的理由。以收购某上市公司名义获取的贷款3.5亿元,就有3亿元被挪作他用。所谓1.02亿美元的海外投资,如“马来西亚2500平方公里和新西兰1.5亿立方米原始森林采伐权”“运输船4艘,每只吨位8000吨”等,存在非常大的虚假成分:新西兰投资未见任何合同和付款资料,马来西亚价值380万美元的森林采伐权已到期失效,价值595万美元的飞机和设备并非属于南海华光所有。

      提到南海华光贷款资金的真正去向,必须提及这家公司的组织架构。“南海华光”其实并不是一个法律意义上的主体,它是对冯明昌成立的一系列关联企业的统称。对于银行,“南海华光”指的是其中三个贷款主体:南海华光装饰板材有限公司、南海粤华装饰板材厂、南海市华泰木业有限公司。

      范鹏指出,南海华光成立多家关联企业,主要目的实际是为了贷款和洗钱。一方面,通过虚假关联交易任意虚构现金流、虚构销售收入,达到随意编造财务报表以骗取贷款的目的。另一方面,通过多家关联企业在各家金融机构开设账户大量提现和公款私存,为将贷款资金非法转移境外提供便利。

      审计抽查2001年以来南海华光从南海工行取得的10.27亿元人民币、2500万美元新增贷款资金,发现转入个人储蓄账户或提取现金的资金达8.23亿元,其中直接转入冯明昌个人名下的有1449万元。部分资金通过地下钱庄流向境外。

     谁是幕后主谋?——审计署揭开冯明昌骗贷74亿元内幕(下)

      资深审计人员说,多数骗贷大案都是骗子与“受骗者”相互勾结的结果。冯明昌能够骗到74亿元的贷款,也绝非这个“优秀民营企业家”一人之能。

     休闲游戏一网打尽 UC立体声聊天 中国报刊广告推介年会 无限下载MP3作K王   这起震动全国的大案,谁是幕后主谋?冯明昌与原南海市财政局关系扑朔迷离

      审计署金融审计司司长范鹏指出,拥有“民营企业”之名的南海华光并非严格意义上的民企,它的发展与当地政府密切相关。1990年成立的南海沙头镇华光装饰板材厂,其实是一家集体企业,由沙头镇政府组建。1993年新成立的中外合资企业——南海华光装饰板材有限公司,冯明昌出任总经理,而法人代表、董事长却是沙头镇干部关联发。

      这或许可以解释为何沙头镇政府有关部门为南海华光提供包括出具虚假国土证明、出具虚假房地产他项权证等“便利”,却无法解释冯明昌为何与原南海市政府及所属财政局投资公司往来如此密切。

      审计发现三个疑点:其一,双方资金往来频繁。对南海华光银行账户抽查发现,2001年至2003年,南海华光与原南海市财政局下属投资公司和资产管理公司的资金往来总额高达11.31亿元。如2002年4月到6月,市财政局直接将财政预算外资金6300万元通过原南海市投资管理公司转入南海华光,南海华光将其中的3000万元全部转入个人储蓄账户,另外3300万元用于归还银行贷款。

      其二,双方股权债务关系异常。南海华光法人代表冯明昌的配偶卢碧茹是香港上市公司——中国兴业控股有限公司的第二大股东(第一大股东为梁绍辉代表的原南海市财政局),其购买股票的资金来源不明。“中国兴业”2002年在香港发行的10亿股价值2.7亿元的“可转换债券”,却作为南海华光的质押品,用于冲抵南海华光欠南海市财政局境外公司的2.3亿元债务。

      其三,双方人员关系复杂。原南海市财政局的前任局长孙伯宽既是“中国兴业”董事会执行主席,又是南海华光所属两家关联企业的总经理;原南海市财政局干部霍栩担任南海华光财务顾问。市财政局的如意算盘落空之后

      据知情人士称,冯明昌与原南海市政府攀上关系,取得一大堆令人眩目的头衔,源于其与原南海市政府及所属官窑镇政府关系密切,而香港上市公司——“中国兴业”的前任股东恰好为原南海市的官窑镇政府。

      上世纪90年代初的官窑镇政府,向当地有关部门、单位及社会大量集资,并投入到香港房地产等项目,通过“买壳”还涉足香港的上市公司也即今天的“中国兴业”。由于种种原因,投资项目失败、经营亏损,官窑镇欠下了一大堆债。为了偿还欠广东省国际信托投资公司债务,官窑镇打算拿“中国兴业”的股权抵债。于是,由原南海市财政局出面,替官窑镇偿还了广东省国际信托投资公司债务,从此,原南海市财政局成为“中国兴业”的第一大股东。

      但原南海市财政局入主“中国兴业”并非长久之计。不巧的是,由于亚洲金融风暴,香港经济出现低迷,原南海市财政局打算做高股价然后在高位脱手的如意算盘落空了。

      此后,原南海市财政局四处寻觅能够接替其成为“中国兴业”股东的合适人选,目标最后锁定为南海华光的冯明昌。正是在政企合作下,南海华光成了“明星企业”。当地金融机构纷纷向其“抛绣球”,而南海工行在胜出的同时,也注定了它所付出的代价。南海工行的最后招术是发放虚假贷款

      早在2000年9月,工商银行广东分行信贷管理处在对南海华光的《统一授信审批报告》中就指出:1、该公司为家族式管理,财务运作不规范,透明度不高,我行对掌握该公司真实财务状况有一定困难;2、该公司贷款真实用途难于监管,贷款回笼存在银行体外循环情况;3、该公司目前在我行系统融资总额高达近10亿元,风险较为集中,而且贷款抵押率为50%,贷款的第二还款来源落实不足。

      范鹏说,在这样的警告之下,南海工行仍继续采取种种违规行为:逆程序审批、超权限审批;违规发放流动资金贷款用于股本权益性投资和项目投资;短贷长用,未落实有效抵押;贷后管理严重失职,未按贷款用途监督贷款的使用。

      不仅如此,这家银行还严重违反储蓄管理条例和现金管理规定,对南海华光一路“开绿灯”,大量资金被公款私存和提现,致使大量贷款资金非法转移境外。

      或许,南海工行也曾想过要退出。当南海华光在交通银行佛山分行、中国农业银行南海支行的贷款已被列入呆滞(四级分类)或可疑(五级分类),在深圳发展银行佛山分行出现银行承兑汇票垫款,在南海工行的贷款已无法按期偿还,需要多次展期、利息被拖欠,而南海华光资金周转出现严重问题的情况下,南海工行无论怎样“力挽狂澜”都已无济于事了。

      南海工行被“套牢”,万般无奈下,使出的最后招术是——发放虚假贷款。2002年9月,这家银行以南海市伟怡纸业有限公司、南海市沙头镇迎宾馆、南海市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等12家企业名义,向南海华光发放虚假贷款1.95亿元。据查,上述企业中有4家企业在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批准成立的次日即取得了贷款,而贷款审批手续在企业成立前就已办好。

      当然,面对银行的“厚爱”,冯明昌是“知恩图报”的,他把一小部分的贷款资金返还给银行作“小金库”,有一部分流入个人腰包。10亿元去向不明,是谁捞到了好处

      在这起政府、企业、银行相互勾结的恶性案件中,受害的当然是国家,可谁又是最终的受益者呢?

      根据南海华光提供的资料,它在境内7家金融机构取得的28亿元贷款,约6亿元用于正常生产经营,约6.6亿元被挪用作固定资产、土地及股权投资,约5亿元资金通过关联企业互转后转入个人储蓄账户或直接提现并最终转移境外,剩下10亿元巨额资金去向不明。

      而据审计初步推算,南海华光在境内的资产不足10亿元,逾20亿元资金不知其踪。

      在审计调查过程中,原南海市财政局一再声称“自己也是受害者”。理由是:南海华光与原南海市政府境外企业存在贸易和借贷关系,南海华光欠原南海市财政局6亿元至7亿元的债务。据原南海市财政局提供的资料,2001年末,冯明昌欠原南海市政府境外自办公司代开证款约2200万美元,欠原南海市政府约4.2亿元。

      审计发现,上述说法存在很大疑点。其一,从抽查的6份信用证复印件看,开证人为香港国瑞发展有限公司和香港添雅投资有限公司,受益人为在刚果、独联体、法国、台湾、马来西亚等地的公司,开证用途是购买木材。而据审计人员从外汇局原南海市支局取得的数据,南海华光自成立以来进口付汇1亿美元,绝大部分是以货到付款方式结算。即使原南海市政府境外自办公司确实代冯开信用证以购买木材,但冯进口木材已向境外付汇,为何冯仍欠市政府信用证款?

      其二,所谓冯欠原南海市政府的4.2亿元债务,依据是冯与香港金怡国际有限公司签订的借贷合同,根据合同,除6000万港币是在境外划款外,其余的均在境内由原南海市财政局所属公司——南海投资管理公司划入南海华光。而据审计人员调查,南海投资管理公司的资金基本上是一进一出的,首先由冯将资金打入南海投资管理公司,然后再由南海投资管理公司将该笔资金打入冯所属公司。从资金往来看,冯在境内实际上并没有欠原南海市政府款项。

      目前,审计工作已基本告一段落,但对于此案幕后主谋的追查仍在进行中,人们拭目以待。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