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中国千名贫困女大学生生存状况报告
(博讯2004年6月30日)
      在经过了3个月的细致调查分析以后,近日,中国扶贫基金会发布了专门针对“在校期间基本生活费用难以达到学校所在地最低伙食标准,且无力缴纳学费及购置必要学习用品,日常生活没有经济保障”的“贫困大学生”所做的调查,扶贫基金会公布 的《贫困女大学生调查报告》显示:

       38.1%的特困女大学生每个月从家得到的生活费在100元以下,每个月生活支出在100元以下的贫困学生占28.7% (博讯 boxun.com)

      15.7%的特困女大学生来自独生子女家庭,25.3%的来自城市家庭,随着经济的波动和城市下岗失业人群的进一步加大,这个数字有可能进一步加大

      非西部地区和西部地区来的特困女大学生一样贫困,她们都需要社会的关爱

      特困女大学生有三难,求学难,勤工俭学难,找工作难,甚至连恋爱都是一种妄想

      ……


  贫困女大学生生存报告


  油多了不好

      “油多了不好。”记者劝孟娜打一些油多一点的菜的时候,她这样说。她执意要记者多吃一些带肉的菜,而她却只要了一份一元钱的炒粉丝。

      这还是记者在场,她吃得好一些。如果是平时,她一般都只要8毛钱的豆腐、土豆或者6毛钱的白菜。那些菜一般都看不到油。

      她是中国农业大学车辆工程专业03级学生,她的家乡在河南柘城。她的父母很要强,在和村里的强大势力斗争不利下,他们发誓让自己的孩子成器。结果供养比孟娜大8岁的大大儿子上大专、找工作、结婚生子后,他们花光了家里的积蓄,家庭经济还几近崩溃。

      2003年,孟娜考上了中国农业大学车辆工程专业。父亲卖光了家里能卖的所有粮食,借遍了所有能借钱的亲戚朋友,才把她送到北京。

      孟娜所在的专业每年需交学费5000元的学费,在学校住宿每年需要较1200元的住宿费。孟娜没有那么多钱,她身上只有2300元。她拿出1400元交了学杂费,自己留下900元做一年的生活费用。没有交上的学费只能等待有钱了再慢慢补。

      学校每个月给每个学生发放107元的生活补贴,孟娜还在学校申请到了一个勤工俭学机会。在那个放了40多台电脑的屋里,孟娜每天花费半个小时进行清理,每个月能挣上80来块钱。而从家里带来的钱,她基本不敢用,心里老想着欠下的学费。

      她每吨只吃一两米饭,花费0.2元钱,再加上0.6元钱的白菜或者0.8元钱的豆腐,一般一顿饭花费1元钱就已经符合自己的标准了,如果超标了就意味着她别的活动受到限制。

      孟娜的专业需要经常上机制图。进机房的费用为每个小时1元钱,每次一进去就要呆上两三个小时,这花去了他手中和吃饭一样多的钱。在记者采访她的前几天,她上机温习C语言花费了9.8元,学制图花了4元钱,她心疼不已。

      孟娜家里一共有6个兄弟姐妹,还有一个70多岁的爷爷,加上父母,一共有9个人。但只有5个人的地。她的一个妹妹刚读完初中,就辍学了。好在家里人身体都健康,没有陷入到危机当中,但也的需要随时提防。

      今年家里能否替他交完所有的费用,她不清楚,只知道去年家里还可以给一点生活费,今年一分钱也没有寄来;全家9个人依靠5个人的地生活,再想多刨点东西也不现实。只有自己努力。结果就是她一方面勤工俭学,另一方面努力节约。

      孟娜不敢上街买东西,因为上街一要花车费,二来东西太贵。化妆品从来都不敢买。前几天实在太热,她花20元买了一件T恤;实在没有鞋穿了,她花30元买了一双鞋。春天买了一件外套,花了19元。

      不过,孟娜并不孤独。在中国农业大学以及其它农、林、师范类的高等院校,像他这样贫困的女大学生,根据中国扶贫基金会公布的《贫困女大学生调查报告》统计,就超过了学生总人数的15%,她们被称为“特困大学生”,他们“在校期间基本生活费用难以达到学校所在地最低伙食标准,且无力缴纳学费及购置必要学习用品,日常生活没有经济保障”

      在一般的综合性院校,特困大学生的比例也达到8%。


  只要给我们一个平台

      记者在中央民族大学校内的一个十字路口上,一个女孩走上前来,身体前倾,偏着头问:“你就是记者吗?”她的脸稍长,但红扑扑的,带着笑容,身上穿着一件有些发白的红色T恤,一举一动都充满了青春的活力。

      她把记者带到花丛中,采访就在轻松愉快的气氛中开始。

      张德丽来自山东沂蒙山区。父母辈的很多孩子大了还找不着对象,只有采取转亲的方式,张家的女儿嫁给李家的儿子,李家的女儿嫁给王家的儿子,王家的女儿又嫁给张家的儿子。张德丽的父母就属于转亲大队伍中的一员,虽然有时候也吵吵闹闹,但幸运的是,无论是他的父亲还是母亲,对他们几兄妹都很好。

      在张德丽小的时候,父母就有意培养她们的独立精神。9岁的时候,就开始让他们自己拿钱去买东西,如果价格偏高,就告诉他们买贵了。在孩子们遇到困难去找他们的时候,他们让孩子们自己解决。

      张德丽有一个姐姐,小学刚毕业的时候,就被迫辍学了。16岁的时候就被迫做了村里幼儿园的老师。后来经过精一部的学习后,在临沂市分配了一个工作,但工厂很快就倒闭了。最后她做了一名导游。在她能够挣钱之后,自己挣的钱几乎都给了妹妹。再到后来,虽然她谈恋爱,结婚,一直都无私地支持着妹妹的学业,从高中到大学,几乎年年如此。现在,张德丽每个月300元的生活费,基本上都是姐姐给的。“姐姐一直在物质上精神上支撑着我,以后我不知道如何感谢她。”

      她去年考进中央民族大学的时候,不仅向亲友借了钱,还向信用社贷了2000元,结果交清了第一年的学杂费和住宿费。今年9月份的时候,张德里还要向学校缴纳6000元的学杂费以及住宿费,但她手中却空空如也。

      张德丽还有一个弟弟,今年正在读高中,每年的学杂费和生活费3000多块钱。尽管如此,姐姐还是鼓励她,让她安心读书,父母还给她说,让她不要担心下一学年的学费和生活费,他们会想办法解决。

      虽然有姐姐的帮助,父母也一再让她不要对自己的学杂费过份担心,但面对这6000元的庞大的学杂费和住宿费以及下个学期的生活费,她不禁紧锁眉头。“去年借钱已经很困难了,今年再去借钱,肯定困难重重。”张德丽开始准备申请助学贷款,可助学贷款已经停止了,她只有计划暑期打工,能挣多少挣多少。

      张德丽很早就瞄准了家教、促销等行业,“不管他脑力还是体力,只要能够赚钱就行”。他现在就等期末考试结束。

      可是找工作并不是想象中的那样容易,张德丽说:“只要给我一个机会,只要能给我一个平台,我就能够充分地展示自己。”

      “如果有一个人一下子给你很多钱,你要吗?”记者问。

      “不要,我要的是机会,哪怕每天只能赚1元钱,我心里也踏实。”张德丽说,她姐姐给他说过:“贫穷不应当成为我们的桎梏,应当成为我们发展的平台。”她说:“今天我们一无所有,所以我们不怕掉身份,不怕吃苦,一无所有才是无所不有。”

      张德丽还有一个梦想,就是到退休的时候,到最边远最贫困的地方去,办一所学校,让所有的孩子都能上学。


这种债可能永远也还不清了

      “欠下的钱好还,但这种感情的债可能永远也还不清了。”张婷喃喃地对记者说。

      她今年20岁,是中国农业大学动物医学专业一年级的学生。她快要考试了,也在到处寻找勤工俭学的机会,希望暑假能够留在北京,自己赚自己 的学费和生活费。

      张婷来自山西交城县的一个小村庄,家里靠种地维持生存。2003年拿到中国农业大学入学通知书之后不久,父亲就抛下妻女撒手西去。母亲也患了病,经常头痛、喉痛不止。每次犯病,劝她到医院去,她都不愿去,只是用“脑宁”等简单药物稍微缓解一下自己的神经。

      办完了父亲的丧事,张婷背上行里准备踏上开往北京的车,她突然发现,学校要收取的5600元包括学费,书费和住宿费,就像一只拦路虎横在前进的路上。

      前进,还是后退?

      如果继续前进,张婷就有可能有一个美好的未来,但是前途艰难;如果后退,张婷的家庭就会没有负担,但张婷的前途就显得比较黯淡。

      这时,张婷的大姨出现了。张婷的高中生活就在大姨家度过的,当时大姨起早贪黑为她做饭,为她操劳。大姨夫如同自己的父亲一样疼爱她,关心她的学习和生活,经常与班主任联系询问她的学习情况。本以为高中结束了,自己以后可以少拖累他们了,没想到,家庭突然来了如此不可预测的灾难,压的她无法忍受。面对她的前途艰难,大姨又担起了继续供她上学的重任。

      大姨和大姨夫都没有高薪,俩人的退休金加在一块也只够全家人的生活费。即使这样,他们没有丝毫躲避的想法,他们动员自己的儿子、女儿和儿媳妇凑钱,虽然他们基本上都没有正式的工作。

      没过多久,大姨的大儿子拿来1000元,女儿拿来1000元,二儿子送来1000元,二儿媳也送来500元。令张婷想不到的是,二嫂的母亲也送来了200元。张婷的姐姐送来1000元,一个远房的老姨给她送来500元,一个远房叔叔给了她1000元,另一个给了300元,邻居也给了200元。

      60多岁的大姨将这些帐都记到一个专门的本子上,拿了7000元钱,就和张婷一起到北京来了。

      交了学费和住宿费之后,张婷手中剩下的钱就不多了,她必须要寻找一些增加收入的办法,才能维持自己在学校的生活。她向学院写了苦难补助申请,获得了400元的补助。但这始终不是办法,她试图找一些勤工俭学的活干,可最终没有得到机会。她只得又到处寻觅,结果多以失败告终。

      不能开源,就节流。张婷到食堂打饭,尽量节俭,她的生活费现在每天是6元左右。面值30元的电话卡一个月一张,主要给大姨和母亲打电话,偶尔也给同学打电话,打超了就不打了。

      因为没找到勤工俭学的机会,张婷几乎所有的时间都用在学习上。去年冬天参加了第一次大学的考试后,虽然她不知道排名情况,但感觉不错,她说以后会继续努力的。

      从贫困家庭出来的张婷没有谈男朋友,她的说法是对那件事情没感觉,“从我们这样的家庭出来的人,应当有责任感,不能耽误学业,不能对不起所有关心我、爱护我的人。”因此,她几乎没有化妆品。她在学校也从来都不买衣服,能省就省。

      今年春节,张婷回了一次山西老家,她生病在乡下的母亲也来到大姨家,两家人合在一起,过了一个快快乐乐的春节。当时大姨看她衣服都旧了,就拉着她到街上去逛,一下子给她买了很多很多的衣服。

      春节结束后,她揣上表哥表姐们给的700元钱,就回到了北京。她说以后“就是好好学习,然后来报答所有人的恩情”。她感觉身上有一种欠债感,“以后钱的债好还,感情的债不知道能不能还得清。”

      国家助学贷款政策已经取消,张婷从学校贷不到款,她今年秋天开学的时候,将面临近6000元的生存压力。她计划留在学校,这样可以找一点事情干,这样可以为下个学期攒上一点学费,也可以减轻亲人的负担。

      采访结束时,她一再地对记者说,“如果你那儿有什么可以赚钱的工作机会,一定要通知我。”


千名贫困女大学生的调查

      《贫困女大学生调查报告》刚刚完成不久,中国扶贫基金会新长城项目部的霍庆川就找到媒体,希望能够尽快将这份调查报告发布出来,原因是他们希望通过这种形式,为这些特困女大学生作一些帮助。

      新长城项目是一个以在校 特困大学生为主要帮助对象的一个公益项目,2002年9月1日启动。到2003年底,该项目累计筹集到资金925万元,帮助了特困大学生3671人,项目覆盖了全国28个省、市、自治区的321所高校。该项目的特点是,不仅仅对特困大学生提供经济上的资助,而且还精神上支持这些大学生的成长。

      一年多来,新长城发现了隐藏在大学校园深处的特困女大学生群体。人们很少注意到,也没有人专门关注过。这个群体的生存很难,至少在求学、勤工俭学和就业三方面都存在不同程度的困难。

      “我们这个社会对女性上学仍然存在偏见,很多农村女孩读了一段时间之后不能继续读下去了,这些特困女大学生就在这种偏见中经过了小学、初中、高中一直到大学这段经历,她们的家庭难以为他们提供学习和生活的最基本条件,进大学本来就不容易。”霍庆川对记者说。

      关于勤工俭学难。“社会留给大学生勤工俭学的机会本来就不多,男生找勤工俭学的机会本来就比较困难,更何况女孩子?同样在大街上,男孩子很容易就举起了勤工俭学的牌子,而女孩子则比较困难。如果女孩子找到勤工俭学机会以后,还受上班时间、路程远近等因素制约,而男孩子受这些条件限制比较少。”

      “社会用工还存在性别方面的歧视,特困女大学生毕业以后去找工作,很多用人单位一听说是女生,很容易就拒之门外。”

      中国扶贫基金会新长城项目部主任对记者讲了一个故事:“去年7月中旬,我在《北京晚报》上看到一篇报道,写的是陕西榆林地区的考生景艳梅高考结束后拿到了大学的录取通知书,结果她的父亲不但不高兴,反而自杀了。景艳梅不断地问自己:‘我为什么上大学呢?如果我不上大学,我的父亲就不会死了。’这件事情对我的触动很大,当时我拿着报纸整整哭了两个小时。从这个时候起,我就一直观察这个群体。”

      “今年春天,壳牌公司的有关负责人对我说,‘你们应当关注这个群体’,我们才正式决定做这个调查。”

      今年春天开学之后的第二十天,中国扶贫基金会新长城项目部启动了特困女大学生调查活动。新长城发放面向学校的问卷20份,面向学生的问卷1000份。调查范围主要是在不同地域的农、林、医、师、综合等20所不同类型的高校以及由这些学校推荐1000名。实际回收有效学校问卷14份,有效学生问卷759份,有效回收率分别为70%和75.9%。

      霍庆川介绍,根据新长城的标准,“特困生”的标准是每个月的生活费支出在120元以下,贫困生”的标准是月生活费支出在180元以下。但该标准在各地因地区差异而区别较大,“比如在北京,月生活费不足300元的就算‘贫困’了”。本次调查的“贫困女大学生”是依据各地提供的标准选出来的。


15.7%来自独生子女家庭

      接受调查的贫困女大学生中,19.4%来自农业大学,6.6%来自林业大学,6.6%来自医科大学,15.3%来自师范大学,52.2%来自综合大学。她们的父母每月能支付给她们的生活费为100元以下的有38.1%;100元到200元之间的有44.3%,在200 元以上的仅为17.6%。

      调查显示,目前高校70%以上的贫困生来自“老、少、边、山、穷”地区,农村经济不景气,家里缺少劳动力,致使收入只够维持温饱。同时,近几年城市贫困家庭尤其是下岗职工家庭数量日趋加大。整个就业形势还比较严峻,下岗职工的再就业率比以前有所下降,城市家庭供养大学生也面临很多困难。此次调查的高校贫困女大学学生中,有74.7%来自农村家庭,来自城市家庭的有25.3%。她们绝大多数都来自双亲家庭,只有11.9%女大学生来自单亲家庭,0.5%的贫困女大学生是孤儿。15.7%的贫困女大学生来自独生子女家庭,84.3%的贫困女大学生来自有两个或者两个以上子女的家庭。

      贫困学生的家庭普遍存在家庭负担重且经济拮据的情况。1996年以来,我国各类高校普遍“并轨”,尽管不同学校、不同专业的收费标准有所不同,但学生人均年缴费用大都在3000~8000元,一些重点院校热门专业则高达万元,再加上住宿费、生活费等,培养一个大学生年平均费用为1万元甚至更多。一般家庭尚难支付,贫困家庭则更难承担,从而导致高校贫困生人数不断加大。

      大多数贫困女大学生都认为,“上大学”是她们儿时的梦想,现在终于圆了梦,有了接收良好教育、提高综合素质、锻炼适应社会能力的机会,她们会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机会,努力学习,掌握各种知识、培养各方面能力。虽然她们现在生活困难,面临各种压力,她们仍然相信自己会找到一个好的工作,为社会贡献自己的一丝光热。中国新闻网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女大学生讲述四段情感经历及对性与爱的理解
  • 四川女大学生为救弟“卖身”征婚
  • 北大女大学生生命如此脆弱?(图)
  • 四川女大学生广东打工筹学费 被打可能成为植物人(图)
  • 女大学生生命如此脆弱?
  • 女大学生求职遭遇尴尬事:进公司要签怀孕协议
  • 女大学生找兼职惨死 被砍148刀高声呼救没人救 (图)
  • 湖北多名女大学生掉进3个小学文化男子网络陷阱(图)
  • 博讯投票新栏目:对女大学生卖淫的普遍程度的看法
  • 报道武汉女大学生卖淫记者被解职
  • 关于“女大学生卖淫”当事记者如是说
  • 报道女大学生卖淫现象得罪当局?青年参考主编被停职
  • 南宁一女大学生街头擦鞋挣学费(图)
  • 黄段子和荤笑话——女大学生的“酒桌恐惧症”
  • 舍身求学还是趁年轻捞钱 走进傍大款的女大学生
  • 当二奶的女大学生们
  • 女大学生手机被偷拨打号码 男青年裆部公鸡打鸣
  • 河南四民警逼迫处女大学生承认卖淫被判缓刑
  • 家产被夺,一个女大学生的悲哀呐喊!!!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