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中国楼市崩盘显端倪(图)
(博讯2004年6月28日)
    大纪元记者张文、王芳6月27日综合报道


高官玩失踪, 一年半内共有10位上市公司高管外逃, 造成百亿资金黑洞

    中国紧缩经济引发一些地区房地産楼市崩盘。炒楼崩盘恐慌首先在近年房地産市场最疯狂的杭州等地爆发。2004年第二季度以来,上海部分房産仲介首创一个月里的“零销售”纪录。香港有地産巨头开始撤离上海。5月16日,曾打造了浦西第一高楼恒隆广场和港汇广场的恒隆地産相关负责人表示,暂时不会再在上海有新专案投资。

    中国房地産是中国官员最后瓜分国有财産的领域。就中国房地産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个领域卷入的资金最多,贪污最大。楼市崩盘因此可能对中国金融业带来冲击。在民间,房地産“圈地”导致各地强行拆迁现象叠出,引发群衆大量上访。老百姓甚至挺而走险以自焚抗争。

    中国过多盲目的投资和重复的建设,造成设备和生产严重过剩,并使投资及经济成长率大幅下降,经济成长动能消失。面对“经济过热”的危机,中国政府宣布宏观调控,希望使投资慢慢减缓。

    降低过多投资,不是件简单的工作,紧缩政策很可能仍会让整个经济景气和投资忽然摔下来(也就是所谓硬著陆)。最近中国官员胡、温等纷纷访问欧洲、美国商务部长访华等,显示中共想稳定外资,解除外资对中国紧缩经济和经济“过热”的恐惧。有趣的是,随著中共官员携款外逃现象日益严重,资金又以各种方式流出国门。


大陆股民将2003年戏称爲“董事长失踪年”。


楼市崩盘显端倪

    中国经济紧缩政策波及房地産行业,楼市“崩盘”恐慌显端倪。

    中央在房地産行业采取一些列紧缩政策,严控金融信贷外,同时还加强对房地産开发土地的“监控”。政府类似的“调控”行爲,引发地産业恐慌,京沪杭等沿海城市的房贷全线收缩。

    炒楼崩盘恐慌首先在近年房地産市场最疯狂的杭州爆发。

    从4月底到目前,杭州几家大中型仲介公司的二手房成交量普遍萎缩了20%到40%,个别甚至达到50%。今年5月15日十一届杭州房交会开幕,10万套二手房抛出,但是接盘寥寥,成交比去年至少萎缩了一半以上。据悉,这是杭州市历次房交会最冷清的一次。

    上海是中国房地産市场的“蓝筹股”或者“龙头股”,房地産价格一但反转,可能带动中国房地産市场价格崩溃。近期,上海房地産市场供求关系扭转的信号,首先在仲介市场显示出来,出现了不同以往的拐点。目前上海的二手房市场,无论是成交价格、速度与数量也都在明显下降。出现一边是房价依然高居不下、一边是销售市场门可罗雀的现象。

    市场上最直观的反映是房産仲介纷纷关门。在静安区余姚路上,3家比肩而立的房産仲介,一家已贴出“店面转让”的告示,一家已关门,还有一家在勉强支撑。“半个月只做了3笔业务,”这家店的老板说:“买的卖的都少了。投资的少了,观望的多了,自住的更谨慎,今非昔比!”而此前,因爲中心城区的二手房交易异常活跃,房地産仲介日均诞生8家。 2004年第二季度以来,上海部分房産仲介首次创下一个月里的“零销售”纪录。

    香港地産巨头已开始撤离上海。5月16日,曾打造了浦西第一高楼恒隆广场和港汇广场的恒隆地産相关负责人表示,暂时不会再在上海有新专案投资。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开发商说:“这充分暴露了房産商对市场前景已由亢奋转向忧虑的心态。”在金融政策调整风声日紧,各种利空消息四处流传之时,开发商大多希望尽快回笼资金,规避风险。

    关于目前的热点城市的房价,著名经济学学者、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研究员易宪容博士称:“绝对是泡沫!这个泡沫肯定破裂。”


房産资金结构不平衡

    中国房地産业中民营资本占据重要地位,但整个房地産业的资金来源仍然比较单一。

    据了解,目前,中国房地産民营资本已占到整体的80%,但不管是民营企业还是国有企业,其资金来源有60%以上均来自银行贷款,这无疑增加了银行的贷款风险。一些房地産公司自有资金比例低,还不到百分之五。有理由相信,房地産市场的变化,会进一步增加中国大陆银行坏帐。

    中国各大银行平均不良资産率达30%以上。爲处理坏帐,死帐,银行资本准备金每年要损失2000多亿元人民币。


董事长失踪年

    中共急于稳定外资,解除外资对中国紧缩经济和经济“过热”的恐惧,胡、温等纷纷访问欧洲和美国商务部长访华等,希望能保留外资继续流入。然而有趣的是,随著中共官员携款外逃现象日益严重,资金又以各种方式流出国门。

    据不完全统计,从2003年1月份至今,共有10位上市公司的高管外逃,卷走的资金或造成的资金黑洞总计近百亿。

    民间有“高管失踪歌”,刻画股市逃亡分子的嘴脸,尤其真实、生动。


《高管失踪歌》:

    你我皆高管,身处股市间。

    终日圈钱苦,一刻不得闲。

    既然不是仙,难免有杂念。

    道义放两旁,利字摆中间。

    多少董事长,一逃爲金钱。

    多少好公司,已成将沈船。

    上市虽然短,不必苦苦恋。

    老总不见了,向谁去喊冤?


大陆股民将2003年戏称爲“董事长失踪年”。

    ST南华董事长何竟棠由于挪用公司资金7亿多元,于2003年1月“神秘蒸发”(后据称是出国就医不归)。随后是奥园发展(即原诚成文化)董事长刘波,在因涉嫌金融诈骗而被监视居住期间“金蝉脱壳”,于9月17日逃匿海外,身后留下了40亿的贷款黑洞。此外还有世纪中天的前董事长刘志远也在今年上半年失踪,也留下了4亿多的贷款。

    今年5月,琼胶市场总裁锺武剑在被海口市公安局监视的视线中突然消失,迄今爲止,琼胶市场以及交易商都未能找到他。与此同时,琼胶市场账户上留下5亿的资金黑洞。锺武剑失踪后,ST春都董事长刘海峰涉嫌挪用资金7000万;托普集团董事局主席宋如华给托普留下了7亿多的违规担保;河南高速公路公司原董事长童言白今年春节前外逃带走的钜款数目至今还没有一个明确的统计结果。


“圈地潮”引民怨

    近年来,国内房地産业一直呈现所谓的“大盘时代”,即大面积屯地、大手笔造镇、大规模开发。目前虽然国家采取经济紧缩政策,但整体産业过度发展的惯性一时仍难以控制。

    
中国北京。2004 年5月5 日,建筑工人正准备拆毁一居民楼。中国房地産开发商把金钱不断注入新的投资,达到狂热的程度。尽管几个月来政府努力阻止资本流入房地産市场,但是根据中国政府的最新报告,今年第一季度房地産投资还是飙升41.1%。地産业泡沫已成事实,硬著陆也许在所难免。

    一些地方政府仍然追求政绩,盲目扩大拆迁规模;有的城市拆迁补偿和安置措施不落实,人爲降低补偿安置标准;有的甚至滥用行政权力,违法违规强制拆迁。这些现象严重侵害城镇居民的合法权益,引发群衆大量上访,影响社会稳定,也造成一些地区和行业过度投资。估计一段时间内,此类现象不会马上消失。

    今年5月27日上午8时许,二三百名西安西北商务中心工程拆迁安置办公室的「工作人员」,推倒西安安仁坊居民小区的围墙和大门,闯入这个居民小区,成群结伙逐楼逐户或砸门捣窗,或攀楼翻越阳台,闯入居民家中,强令居民立即搬迁。

    因房屋被拆迁而导致人员伤亡的悲剧在中国并不是个别现像。根据中国官方统计,从去年一月到七月,全国因爲房屋拆除引发的三级以上的事故共有五起,造成26人死亡,16人受伤。与拆迁有关的投诉也越来越多。中央社援引中国国家信访局研究室专家朱颖的话说,去年前八个月,信访局收到了11641封有关拆迁问题的投诉信件,比去年同期增加五成,上访人数爲5360人,也比去年同期增加了将近五成。

    由于拆迁问题得不到妥善解决,老百姓无奈挺而走险自焚的现象叠出。2003年9月25日,北京朝阳区平房乡黄杉木店村35岁的居民王宝光,在被强行搬迁时自焚,大面积烧伤;2003年9月15日,被强迫搬迁而走投无路的安徽青阳县农民朱正亮,在北京天安门金水桥前点火自焚,大面积烧伤;2003年8月22日,南京市玄武区邓府巷居民翁彪在邓府巷拆迁办公室引火自焚,不治身亡。。。。。

    

逼迁事件最近在中国屡有发生,百姓上告无门,不惜以生命抗争。西安《华商报》6月22日对西安安仁坊小区居民暴力拆迁的报道(居民提供)

    中国审计署审计长李金华6月23日向十届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报告2003年度中央预算执行和其他财政收支的审计情况时说,通过审计和调查,10城市国有土地出让金管理使用情况,发现一些地方非法买卖土地、乱占耕地的问题比较严重;征地补偿政策落实不到位,侵害农民利益。

    据国土资源部调查,浙江省上虞市2000年土地出让收入2.19亿元,其中征地补偿费只有591万元,仅占2.7%。福建省莆田县城厢区城郊乡畅林村村民 反映,村里200多亩耕地被上面卖光后,村民仅得到每亩2000元的补偿款,现在生活无著。失去土地的农民说:“这完全是拿我们的命根子去发财。”

    浙江安吉县近几年出台土政策,擅自给当地经济开发区批地,甚至颁发国有土地使用证,使一个占地原本只有4.5平方公里的开发区,一下子翻了十几倍,膨胀成占地65平方公里,很多占用的良田是以“沙滩地”、“荒地”、“废耕地”等名义上报,导致当地近2万农民的利益受损。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地产 “崩盘”迹象袭中国楼市
  • 热钱急撤 上海楼市风险高(图)
  • 周正毅案影响中国楼市,北京九成地产商料被淘汰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