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湖南望城失地农民揪心之痛:千亩良田被建球场
(博讯2004年6月25日)
     中国经济时报记者 王晓红 实习记者 喻向阳

       湖南望城,曾被江泽民主席誉为“希望之城”,素有“鱼米之乡”、“陶器之乡”的美誉。但自2003年以来,该县黄金乡在建设一个占地2000多亩的高尔夫球场,良田被大量侵占,该乡相当一部分农民在贫困线上苦苦挣扎。 (博讯 boxun.com)

      今年春天,中央再次把农业和农村问题作为“中央一号文件”下发,而黄金乡失地农民却眼巴巴地看着中央的政策,只能做着一个个“种田梦”

      高尔夫球场“蚕食”希望之城

      在一块狭长的延绵数公里的黄土地上,有许多大小不一的深水池和形状各异的小山坡,以及一块块重达数百斤的大石头,一些不知名的树木被移栽在高低不平的小山丘之间,被推土机翻出的千亩沃土裸露在滂沱大雨中。黄土地两边是金黄的油菜花和绿油油的草地,一片生机盎然的景象。强烈的反差在整个春天的色调中显得极为刺眼。

      这就是2004年3月26日,记者在湖南望城县黄金乡看到的正在建设中的湖南龙湖国际高尔夫球场。

      据望城县黄金乡香桥村刘树奇、刘季学等村民介绍,由湖南电信投资兴建的湖南龙湖国际高尔夫球场早在2002年11月份就已奠基。建设龙湖高尔夫球场涉及到黄金乡香桥村、金塘村、坪塘村和金沙村2000多亩土地。其中香桥村被占土地最多,共涉及到何家湾、田边湾、芽塘、姚坡塘、杨家咀、乌龙塘、泉虾塘全部的七个小组。而何家湾的田地几乎是“全军覆没”。据介绍,近1000亩的观音岩水库也在湖南龙湖高尔夫球场规划范围内。

      如此浩大的一个工程给黄金乡最直接的冲击就是部分农民世代相依的良田没有了。

      总面积87km2,人口近4万的黄金乡已纳入长沙市区规划范围,是望城县实施融城战略的桥头堡。地处湖南望城国家级农业科技园核心产业区、全省现代农业试点乡、生态农业示范乡、农村能源开发利用乡,该乡生产的“黄贡”牌无公害优质米和“黄金园”牌湘粉等无公害绿色系列食品畅销全国,并且分别获国家星火科技项目金奖和省农博会金奖。无公害绿色食品开发一直是黄金乡农业发展的重点,目前正在努力打造全省无公害生态农业第一乡。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长沙一个200万人口的城市,周围居然“盘踞”数个高尔夫球场:湖南益阳梓山湖国际高尔夫俱乐部离长沙只有50分钟左右的车程,长沙佳辉高尔夫球场离市区只有4分钟左右的车程,长沙青竹湖高尔夫球会离长沙市区只有15公里,仅10分钟车程,在建的湖南龙湖国际高尔夫球场离长沙市区只有8公里左右。而更具讽刺意味的是,长沙佳辉高尔夫球场和已经立项计划征地5000亩的长沙高尔夫园仅相隔一条浏阳河?而两者与长沙青竹湖高尔夫球场“紧密相连”,呈“品”字形结构“盘踞”在长沙之北。

      湖南是一个以农业经济为主要特征的农业大省,人多地少。粮食、生猪、淡水产品、甘蔗等主要农产品的产量多年来一直位居全国前列。其中稻谷总产量常年居全国第一位,人均粮食占有量达880多斤,高于全国平均水平10%以上。2002年全省人口6628.5万人,其中农村人口为5420.79万人,占全省总人口的81.78%。目前全省农村劳动力资源有3680多万。湖南全年粮食作物播种面积为4529.79千公顷,占农作物总播种面积的58.6%。

      用“寸土寸金”来形容湖南的土地一点都不为过。

      失去良田之痛

      “这是黄金乡一场史无前例的对土地的大浩劫啊!”年近古稀的李国良大爹站在黄金大道上颤巍巍地指着前面的一大片土地,痛心地对来采访的记者说。

      2003年2月27日,湖南龙湖国际高尔夫俱乐部有限公司和望城县黄金乡香桥村村委会签订了《土地租赁协议书》。《协议书》的大概内容是:龙湖高尔夫租用香桥村590亩田塘作为球场草坪种草、种树、绿化等项目,租期为20年;龙湖高尔夫按每亩每年500元为基价每年递增4%包干(农业税自付),租金每年3月15日前将当年度租金一次性付清。

      据部分村民介绍,他们仅有的一点点土地和山也被征用了。

      望城县副县长李佑松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一再强调:“500元一亩,绝对是最高的,我可以肯定!其他地方还没有这么高!我是农民出身,除去生产成本,哪个农民一亩田能产出500元来!”

      而在采访中,残疾人李伏英就用树枝在地上给记者算了一笔家庭账。

      “我家四口人,有两个小孩在读书,大孩子在读中专,小孩子还在读初中,大孩子每年的学费和生活费要7000元多,小孩子每年的学杂费加上零钱要1000多元,就算是一年四季不生病,两个小孩上学的费用每年就要9000元左右。”

      “我家主要是靠田吃饭,我是残疾人,我爱人没有什么手艺,他农时就下田干活,闲时就到附近打零工。我就在家喂几头猪,做些家务。”

      “湖南龙湖国际高尔夫没有征田之前,我们家种了4亩多田,早稻和晚稻平均有1700多斤一亩的收成,一年能产出3400多公斤稻谷,按照50公斤稻谷能碾35公斤大米,那么4亩多田能产2380公斤左右的大米,而我家一天大约平均吃2公斤米左右,一年大概要吃730公斤左右大米,那么我家一年就能剩余1650公斤大米,按照现在1.3元每斤的米价,那么一年就有4290元左右的收入,我在家能喂几头猪,一年能喂两批,除了粮食和饲料,一头大约能赚100多元,一年下来也能赚1000多元,全部都把这些收入加起来,我一年就有5300多元的收入。

      “田被租用之后没有田就没有粮食了,也就不能喂猪了,自己吃的粮食要买。湖南龙湖国际高尔夫球场每年只能给我发2000多元,按照1.3元每斤的米价,只能买769公斤大米,正好是全家一年的粮食。一年就要白白少5300多元的收入。并且现在没有了土地,也要像城里人一样买菜,乡里人不像城里人一样每餐要营养搭配,只要吃饱就可以了,节约着吃,就算每天吃10元钱菜,一年就要3650元,这3650元钱硬是要从口袋里掏出去哩!小孩子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还要适当补充营养,原来有田地的时候,至少每年都能种菜,不要花钱去买菜,失去了田地每年就失去了将近9000元的收入……”

      记者在采访过程中告诉这些村民,中央一号文件出台,给农民带来了很多实惠。今年湖南省有4.34亿的粮食直接补贴资金和5亿元良种补贴,1.76亿元早稻良种补贴资金已全部下拨到各地了。此次粮食直接补贴包括两个部分,一是粮食直补资金,每亩实际种植面积可获补贴11元;二是水稻良种补贴,农民种植了省级农业部门公布的水稻优良品种,每亩早稻可获补贴10元,中稻可获得补贴15元,晚稻可获得补贴5元。

      但这些农民在听到这些消息之后,只能是无限地失望与长久的沉默。

      一年之计在于春,春天里农民们在田间忙着农活时,这群失去了田地的部分农民只能眼巴巴地望着高尔夫球场上运转的机器。一位叫李文兵的村民对记者说,现在中央政策这么好了,农民对种田的愿望比任何时候都强烈。

      补偿不到位之痛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令农民感到非常不满的是他们的土地费分别被黄金乡和香桥村扣除10%和20%,并且土地费到现在还没有发放下来。

      记者用电话联系上了香桥村村长朱铁强,他则说了一句:“胡说!”就挂断了记者的电话。

      香桥村村民刘小群向记者反映,香桥村有一部分村民是靠观音岩水库尾头的“甩亩”吃饭,自从龙湖高尔夫租用了田之后,黄金乡党委书记张权曾许诺,一年每亩补偿500元,但是到现在还没有兑现。

      土地对农民具有生产资料和社会保障双重功能。农民一失地,就成为“三无”人员:种田无地、就业无岗、社保无份。现在有很多村民日常开支用的是青苗费,而这有限的钱用完了之后,农民就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失业者了。

      2004年初,湖南省政府新一届领导班子就给老百姓承诺今年实现8大实事,其中第四条就提到了依法解决失地农民和城镇拆迁户的补偿、安置问题。采取切实措施落实失地农民安置政策,确保征地补偿不低于法定标准,征地补偿费用不拖欠、不侵占、不挪用等。

      早在2003年11月3日,国务院再次下发《国务院关于加大工作力度进一步治理整顿土地市场秩序的紧急通知》。通知指出,要切实解决农民失地失业问题,要严格按照法定程序征用农村集体土地,并按照法定标准给予农民合理补偿和妥善安置,严禁拖欠、截留和挪用征地补偿费用。通知还进一步指出,凡是拖欠或少付的征地补偿费,必须限期补偿到位。

      违规用地,忧患重重

      记者通过多方途径得到了望城县人民政府(甲方)和湖南省邮电管理局(乙方)于1997年12月4日签订的一份《望城县黄金乡观音岩水库库区土地征用协议》,其中第一条是这样描述的:经甲乙双方多次现场勘察和协商,决定项目选址在甲方所辖黄金乡观音岩水库周边地块,占地面积约1000亩。

      望城县国土管理局与望城县黄金乡人民政府于1998年4月20日签订了《征用土地协议书》,黄金乡人民政府与黄金乡香桥村于1998年4月18日签订了《征地协议》。

      但记者随即发现了《湖南省人民政府国家建设征(拨)用土地审批单》(〖98〗政土字第771号)、《长沙市人民政府国家建设征(拨)用土地审批单》(〖98〗政土字第247号)、《望城县人民政府国家建设征(拨)用土地审批单》(〖98〗政土字第080号)、《湖南省人民政府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审批单》(〖98〗政土字第84号)上“建设项目及建设规模”一栏均标明为“职工疗养院综合用地”,并且征地面积只有336.96亩。

      时隔7年之后,这块“职工疗养院综合用地”变成了一个名叫“湖南龙湖国际高尔夫球场”的用地。

      4月2日,湖南龙湖高尔夫一桂姓负责人在记者问到336.96亩的“职工疗养院综合用地”为何变成占地2000多亩的高尔夫球场时,只说了三个字:“不知道。”

      当记者问到龙湖高尔夫球场的具体占地面积时,他却说:“我也不知道龙湖高尔夫占地多少,我们想建多大就建多大,等到建好了再测量一下就知道是有多大。”

      记者还是就此问题采访了湖南龙湖高尔夫俱乐部总经理张自安,但他拒绝向记者透露关于龙湖高尔夫球场的任何情况。

      记者不甘心,决定打破沙锅问到底。

      336.96亩的“职工疗养院综合用地”黄金乡香桥村被占了土地,对此事最清楚的莫过于该村的村委会了。记者决定从村委会开始入手。从村民处得知村支书李梦强和村长朱铁强的相貌后,记者来到了李梦强家,看到了村支书和村长在聊天。当记者对他们提出采访时,他们都否认自己不是村支书和村长,更不认识香桥村的村委会成员。然后两人耳语一番,就匆匆躲避了。

      4月2日下午,记者来到了望城黄金乡政府,党委书记张权在接受记者的电话采访时说,望城县有一个指挥部,黄金乡无权接受采访。

      随即,记者找到了负责招商引资的副县长李佑松,李佑松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湖南龙湖高尔夫球场经过了省市相关部门的批准,望城县是站得住脚的。

      后来记者又联系上了县长罗衡宁,但他拒绝就龙湖高尔夫球场透露任何情况。也三番五次联系不上县委书记王武亮。

      4月21日,记者在长沙市计委投资处了解到的情况与李佑松副县长的说法截然相反,湖南龙湖高尔夫球场没有经过长沙市计委的批准。长沙市计委投资处处长伍进说,应该要一级级上报才合法。

      湖南省发改委投资处副处长李文景肯定地告诉记者,湖南龙湖高尔夫球场肯定立了项,关于336.96亩的“职工疗养院综合用地”为何变成占地2000多亩的高尔夫球场,他说对此不是很清楚。但又肯定地对记者说,假如没有经过批准,那就属于违法。

      湖南省国土资源厅规划处处长金勇章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湖南龙湖国际高尔夫球场是以湖南省邮电管理局职工疗养院名义审批了800亩土地,长沙青竹湖高尔夫球会以医药工业园的名义审批了900亩土地,并且都经过了省国土资源厅的批准。”

      当记者把336.96亩的“职工疗养院综合用地”的档案资料给他看时,他说他也不是很清楚,具体数目应以档案资料为依据。并且他对336.96亩地为何“膨胀”成2000多亩的高尔夫球场也搞不清楚。他说,如果确实违规了,可以报告国土资源厅执法大队,由他们去查处。

      金勇章最后对记者说,关于高尔夫球场批地的权力,早在2002年左右的时候就从国土资源部下放下来了,但他给不出相关的文件。

      金勇章发表此番意见的三个月前,也就是2004年2月27日,国土资源部副部长寿嘉华在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谈到?截止到今年1月,国土资源部共审批了10个高尔夫球场建设项目。寿嘉华说,我国对高尔夫球场的建设一直持谨慎态度,其建设和审批历来有严格规定。早在1997年,中发11号文就规定了对高尔夫球场的建设不能用耕地、集体农民的用地以及有关的地。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五章第四十五条规定,征用下列土地由国务院批准:一、基本农田;二、基本农田以外的耕地超过35公顷的;三、其他土地超过七十公顷的。

      第三十一条规定:国家实行占用耕地制度。非农业建设经批准占用耕地的,按照“占多少,垦多少”的原则,由占用耕地的单位负责开垦与所占用耕地的数量和质量相当的耕地;没有条件开垦或者开垦耕地不符合要求的,应当按照省、自治区、直辖市的规定缴纳耕地开垦费、专款用于开垦新的耕地。

      根据《望城县人民政府关于维护湖南龙湖国际高尔夫球场工程建设秩序严厉打击违法犯罪行为的通告》(望政发〖2004〗12号)第一条说明:湖南龙湖国际高尔夫球场的建设是经省、市、县批准的重点建设项目。这并没有说明经过了国务院的批准。

      据业内人士透露,为了逃避国家审批,有的球场采取租赁农民土地的方式建设;有的地方政府采取先将某片土地规划为绿化用地,然后作为绿化项目由开发商建设高尔夫球场。巧立名目,逃避国家审批,成为高尔夫球场建设的一种通行做法。

      湖南龙湖国际高尔夫球场就是以租用的名义建设的。并且,黄金乡党委书记张权向村民承诺,建设高尔夫球场不会毁坏良田,20年之后,农民还可以种田。

      “田被挖成几米深的水池,土上铺了一层厚厚的沙子,放了许多几百斤一个的石头,这还能种田吗?”村民刘树奇指着面前正在建设中的球场愤慨地对记者说,脖子上的青筋涨得很大。

      记者在采访望城县副县长李佑松时,他曾表示:“我们极有可能在这20年中,把租用改为征用。”

      湖南省社科院经济研究所刘险峰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失地农民就业难成为另一个焦点。就业难的原因除自身素质不高、技能单一外,还包括来自城市下岗职工的竞争。大部分地区未将农民纳入低保对象,而养老保险、医疗保险等也因门槛太高而使农民基本无法进入。农民一旦失地,说是农民却没有田种,说是市民又不能享受社保。而且生存压力增大,失地农民从事的大多是低层次的、不稳定的工作,收入较低,失地农民离城市近,群体性强。特别是离长沙很近的望城县和长沙县的失地农民,他们的问题若解决不好,很可能引发社会矛盾。”

      谈到政府方面,刘险峰认为,作为政府部门应当代表公众利益,要使之代表公众利益,就要有一个监督机制,现在主要就是缺少一个有效的监督机制。作为新闻媒体,舆论监督作用有限。

      刘险峰还对记者说,政府不应该只看到招商引资带来的效益,而要看到所付出的成本,比如说建高尔夫球场,政府不应该只看到建设高尔夫球场带来的效益,而忽略了粮食安全、社会风险、农民的利益受损等等。政府也不应该为了政府间招商引资的竞争而牺牲群体利益,这是一个恶性循环的竞争。

      湖南师范大学资源与环境科学学院土地管理系副教授罗士军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中央一号文件的出台给农民带来了很多优惠,政府部门应该严格控制高尔夫球场的建设。建设一个高尔夫球场,应该要从社会效益、经济效益、生态效益三个方面考虑。政府不能盲目投资,要切实保护好耕地不得随意被侵占。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农村部部长韩俊曾提供给媒体记者这样一组数字:“新中国成立初期,人均耕地0.18公顷,每公顷耕地养活5.5人。2000年人均耕地减少到0.105公顷左右,每公顷要养活9.6人。我国耕地供养人口数,远远大于世界平均值,人口对土地的压力越来越大。因此,必须实行最严格的耕地保护制度,来保护我们的民生之本。”所以,土地问题不仅仅是中国农民的问题,也是中国人民的问题,也只有在这个意义上我们才能正确理解如今掀起的土地监管风暴。

      据国土资源部的一份资料显示,2003年上半年群众反映征地纠纷、违法占地问题,占信访接待部门受理总量的73%?其中40%的上访人诉说的是征地纠纷问题,这里面又有87%反映的是征地补偿安置问题。而另一份来自国家信访局的资料显示,国家信访局2002年受理土地征用的4116件初信初访,大部分聚焦在失地失业问题上。而这正是我国社会稳定的巨大隐患和社会经济发展的重大难题。

      而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在雷锋大道通往湖南龙湖国际高尔夫球场的交叉路口,原来树立了一块“龙湖高尔夫一公里”的牌子,一夜之间变成了“保护环境,绿化家园”,树立在高尔夫球场建设工地旁的招牌也同时撤下来了。5月10日,据村民朱美霞和刘季学介绍,这是在4月22日晚上撤下来的,主要是为了躲避检查和媒体的视线。记者注意到,湖南龙湖国际高尔夫俱乐部原来树立在长沙五一大道和芙蓉中路交界处的一块巨幅广告牌也在4月中旬消失了。

      相关链接

      湖南已建、在建、拟建的高尔夫球场:

      一、湖南益阳梓山湖国际高尔夫俱乐部

      据称是湖南省第一家,也是目前惟一一家经过国务院和国土资源部批准的高尔夫球场。位于益阳市中心梓山湖生态公园内。占地2400亩。由香港天英国际(集团)有限公司与湖南广播电视产业中心合作投资兴建。总投资10亿元人民币,是国内罕见的城市高尔夫球场。

      二、长沙青竹湖高尔夫球会

      青竹湖国际高尔夫俱乐部占地2390亩,青竹湖高尔夫商务新区占地面积3380亩,位于长沙市开福区青竹湖畔,隶属湖南外商国际活动中心有限公司,由上海爱建信托投资有限公司与加拿大富信国际投资有限公司联合投资兴建。是湖南省16个省级定点旅游度假区之一。

      三、湖南龙湖国际高尔夫俱乐部

      位于湖南望城县黄金乡,占地2000多亩。由湖南电信公司和深圳两家公司投资兴建,湖南电信是最大的股东,已于2003年3月开始动工兴建,总投资10亿元。将于2004年建成18洞,并开杆。明年将建成国际标准的27洞。

      四、长沙高尔夫园

      位于长沙市浏阳河大桥东金鹰影视文化城,高尔夫是金鹰城内规划的一个以高尔夫运动带专家别墅村和医疗中心的项目,该项目已于2001年报省计委以湘社会【2002】164号文件批准立项,并已列入省重点工程。该项目计划征地5000亩,总体房屋建筑面积17.2万平方米。总投资概算9.72亿元。

      五、湘潭高尔夫球场(未命名)

      位于湘潭市,属香港中华集团独资经营的高尔夫球场。占地2000亩,总投资3000万美元。

      六、郴州高尔夫球场

      位于郴州市苏仙区桥口镇,预留地3000亩,属低丘地貌。属于湖南招商引资项目。

      七、宁乡温泉高尔夫球场

      设计18洞,已批准立项,占地控制在1300亩。

      八、武陵源高尔夫球场

      规划用地2150亩。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