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陕西一对夫妇因“冒犯”公安局长被游街示众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2004年5月31日)
    

     三秦都市报记者 辛 言 (博讯 boxun.com)

      只因驾车从公安局长身边驶过,竟遭殴打、游街、拘留。近日延安市子长县一对夫妇向吐露两年前一桩屈辱事。

      “其实我们的遭遇比农妇白彩珍惨多了!”近日,延安市子长县一对夫妇对吴旗县 农妇骂公安局长一句被拘7天的新闻予以非同寻常的关注。当看到事件向良性发展时,他们终于鼓起勇气,向本报反映两年前的一桩屈辱事。

      因为开车时一个“不礼貌”行为惹恼了子长县公安局局长姬某,被“冒犯”者大耍威风,亲手打人,并一手导演了一出特权欺人的丑剧——同样以谩骂抗争的夫妻俩被打后,遭2次游街,还分别处以行政拘留30天和21天的处罚。

      营运路上“冒犯”公安局长

      时年35岁的宜爱荣日常驾驶一辆“昌河”车搞客运,丈夫王向前负责售票。2002年7月9日上午10时,宜爱荣驾空车向寺湾乡方向行驶,途经石家川村时遇到堵车无法前行。这时,从后面驶来一辆“桑塔纳”警车也停在路中,车上下来的是县公安局局长姬晓武和办公室主任郝宏珠站在车旁。宜爱荣见有4名客人上车就调头返回县城。

      当时刚发生过洪灾,路很窄,宜爱荣将车从离姬某身边五六十厘米的地方开了过去,开出十多米,宜爱荣从后车镜看到姬晓武扬手指着自己的车,一副很生气的样子,可能是在提醒自己开车要小心,宜爱荣和丈夫也就没在意什么。

      半个多小时后,“昌河”车载着一位乘客由县城再向寺湾乡方向行至刘家硷村时,那辆“桑塔纳”警车迎面驶过,这时宜爱荣将车交给了丈夫王向前(无驾照)开,就见“桑塔纳”警车掉头追来,并喊话让停车。姬晓武上前大声问:“刚才是谁开的车?”宜回答是自己开的,姬便骂:“什么瞎东西!往人身上开,把驾照拿来!”接过驾照姬又说:“我一把就给你撕了。”宜连忙道歉:“是不是刚才石家川调方向的事,实在对不起。”姬还是火冒三丈:“他妈的,拘留了!”

      当众悍然拳脚相向

      在众人的围观中,王向前插话,姬晓武问:“你是哪里的?”“我是绥德的。”王向前答道。郝宏珠骂道:“绥德的给老子扎什么势?”后随手在王向前左右脸上打了两拳。宜爱荣见打了丈夫,忙挡在中间:“警察打人,让大家看看你们的行为,你当老百姓都是次品?”宜爱荣用当地很重的话骂着。郝给宜爱荣又是一拳。宜爱荣不依不饶,姬晓武的司机将他们往开拉,郝一把将宜爱荣甩在地上,用脚朝宜的腹部踩,宜就地一滚闪到路旁的泥潭里,两只鞋也掉了。夫妻两人很委屈同时高声叫骂,围观的群众也越聚越多。这时姬晓武用手机给寺湾派出所打电话,一会儿,所长吴某等民警赶至现场。姬晓武吆道:“铐住,什么瞎孙,这个女人太恶劣了,拉到所里去。”夫妻两人被带上手铐,往警车里塞,宜爱荣想拣鞋,“穿你妈的×哩!”郝骂着把宜的鞋踢到路壕里。

      宜爱荣被铐在寺湾派出所院内的栏杆上,王向前被带进一个房子,姬晓武和郝宏珠也跟了进去,郝继续用皮鞋在王向前的腰腹部猛踢,王向前夹杂着叫喊声继续叫骂,姬晓武上前用脚“修理”了王向前3下。

      姬晓武临走时吩咐,要民警马上按暴力妨碍罪来整材料,他在县里等着,完后通知。

      两次被迫游街

      几个年轻民警在做笔录时,又掴宜爱荣耳光,宜爱荣称,当时自己豁出去了,也不想活了,也就越骂越凶,最后的笔录也没叫看,她被拉过手强按了手印。

      当日下午17时左右,宜爱荣、王向前戴着手铐,脖子上分别挂了“暴力妨碍公务宜爱荣”、“无证驾驶妨碍公务王向前”的大纸牌,被警车拉到县城南门口。这时姬晓武已坐着他的那辆警车等在那里,两人被拉下车,有人当场宣布他们被刑事拘留,接着由姬的车开道,一个小时内,宜、王夫妇分别由两名警察押着从南门经中山街、农民街,游街长达2公里,王向前仍在破口大骂。

      游完街,寺湾派出所指导员刘某告诉宜爱荣,他给局长和检察院说了好话,考虑宜有两个孩子,改为行政拘留,让宜爱荣在一堆材料上摁了手印。最后,宜爱荣、王向前以拒绝国家工作人员依法执行公务等分别被判行政拘留31天、21天。

      希望早日洗冤

      当晚,县电视台播放了《王向前、宜爱荣夫妇受严惩》的图文新闻,之后又和其他新闻连播了一周。拘留期间,宜、王夫妇俩又被拉出去挂牌游了一次街。被拘后他们正在上学的孩子由亲戚照看着。

      重获自由的第二天,宜爱荣就到县公安局“评理”,两个民警说:“你是不是还想坐禁闭?”她越想越不服气,几天后,又找到延安市公安局,有位领导答复:已经关过了,迟了,你哪里都不要去,谁也不要找,没用。半年内,夫妇两人不敢上街,因为他们“和局长闹”很出名,原本上座率不错的“昌河”车也没有多少人坐了,他们只好将车变卖了,整日在家里呆着。

      他们的遭遇已影响到孩子的学习,儿子王振和学生发生矛盾,大家就拿他父母游街的事讪笑他,王振哭着说不愿上学了。短短时间里,因为身心受挫,宜爱荣的体重由54公斤减至43公斤,王向前被打后留下后遗症,只要干重活就腰痛。

      去年,宜爱荣为了养家糊口,贷款购置了一辆“长安奥拓”跑营运,一天两位乘客议论吴旗县农妇骂公安局长被拘7天的新闻,她和丈夫找到相关报纸细细看起来,他们和白的遭遇很相似,但白的勇气和执著令人叹服。最后他们不顾亲戚朋友的劝阻,决定向媒体披露曾经悲愤的一幕。

      “我们精力不能集中,至今时常做梦还在和公安局长打架。一看到警车就浑身发软。”宜爱荣和王向前说到激动处啜泣起来:“我们不要报复,我们要把欺负我们的人告到底!”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